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曉柔這小妮子總算出門去參加她的慶生舞會,我看著手上的懷錶,被曉柔一提醒,我忽然也很好奇這支懷錶到底是屬於哪一個年代。

看著錶面那層薄霧的模糊感,我伸出手指頭細細摸著,冰冰涼涼的觸感,摸起來很舒服,也不知道是因為材質的關係,還是因為錶內那層水氣的原因。

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還是很想要將懷錶內的白色水氣處理掉,但是我又不想將懷錶拿去鐘錶店修理,這種樣式更加古老的手工藝精品,這個年代恐怕已經沒有人可以保證在完全不毀損壞懷錶的情況下,將錶面的白色霧氣處理掉。

我看著手裡的懷錶思考了好久,遲遲沒有辦法下決定。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還是大學生的那些年的慘痛記憶。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晚上吃完大餐又買一個小蛋糕在餐廳裡幫曉柔慶生,似乎惹來一堆雄性動物忌妒的眼光,從他們的眼神中我可以看見,他們眼裡熊熊燃燒著妒忌的火燄。

曉柔平常出門或者上課,都是簡簡單安一條牛仔褲搭配一件襯衫,再戴個大大的厚重眼鏡然後綁個馬尾,就這樣出門一整天。整體來說,就是那種走在路上不會被注意,就算被注意也會被馬上忘記的那一型。

昨晚也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穿起小洋裝,然後在臉上塗塗抹抹還擦了口紅,放下馬尾在頭髮上別了個大大的蝴蝶結,甜甜一校笑,頓時搖身一變成了一位甜美可愛的小公主。

尤其是她的皮膚又是非常白皙的那種,穿起小洋裝露出修長美腿的她,頓時吸引了一堆雄性動物的眼光,走在路上我都覺得被灼灼的目光次的後背生疼。

道是曉柔就像沒感覺一樣,吃完飯看完電影拉著我繼續「續攤」逛夜市和百貨公司,說真的台中什麼最多?就是夜市和百貨公司最多。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喂,你別走那麼快,等等我啦!」宜靜在後頭氣喘吁吁的追著大喊。

我停下腳步,等她到了我的旁邊,才一邊走一邊說道:「怎麼了?我要趕去學校上課,快要遲到了。之前翹課翹太多,再不去點個名我這學期就要被當掉了。」

「你等我一下下就好了嘛!好不好?」宜靜撒嬌的抱住我的手臂。

「好啦!妳想要做什麼?」 我停下腳步,看著她期待的眼神。

「嘻嘻,這個給你。」 宜靜攤開手掌,掌心上放著一支看起來古色古香的懷錶,錶蓋在陽光的照耀下金光閃閃。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天一晚上沒有睡好,一大早醒來又發現自己跑錯屋子,現在醒來又聽到被找上門來,不禁讓我差點欲哭無淚。

我趕緊扯開話題,「哪裡有時間卻約會 ?昨晚跟公司的經理去見客戶談一件大案子,結果一不小心就喝醉了。」

曉柔皺了皺眉頭,捂著鼻子說道:「難怪你渾身都是酒味和酸味,很噁心耶!還直接就睡在床上,你快點去把身體洗一洗,一整個早上都聞你身上的怪味,我都快吐了。」

我聞了聞自己身上的衣服,果然是一股酒味還有一股酸酸的味道,我趕緊拿了衣服要進去浴室沖洗一番,卻又被曉柔給叫住。

「等一下,我忽然想到有個問題還沒問你耶...」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什麼叫做我不用擔心?你知不知道我擔心的睡不著,你從來沒超過十二點回家,你不回來也不打個電話跟我說一下。」曉柔自顧自的說個不停。

「都買了你的宵夜,不回來也不說,放到都涼了,害我一個人吃雙人份。」

她雙手插腰,嘟著嘴說道:「你會害人家變胖的啦。」

「喔!妳是該增肥了。」我敷衍的應了一聲。

曉柔機哩瓜啦的說了一堆,也沒聽清楚她在說些什麼,我將被子蓋住頭上,不去想剛剛發生那令人難堪的事情,整個人昏昏沉沉的又睡了過去。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別怕,我會救妳!妳不可以放棄,我這就把妳拖上來。」我用力伸出另外一隻手緊緊的將她抓住。

「謝謝你,但是請你放手吧!」

她雖然如此說,我卻還是不死心的抓住她的手,我怎麼可以再次看著我深愛的人從我眼中死去?

「我不放,妳不可以放棄!」我臉上的淚水一滴滴的滴落。

我用力的咬緊牙根,使盡全部的力氣用力的抓著她的手。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黑雲的速度非常的快,須臾之間,灰濛濛的天空已經成為黑壓壓的一片,僅剩的一點光芒完全的被隔絕開來,溫度彷彿瞬間下降好幾度,冷風颳過,帶著一絲血腥的臭味和腥羶。

突然「轟隆」一聲,一道赤色的閃電蜿蜒而下,在我身旁不遠處炸起血紅的電光,我嚇得狼狽的趕緊拔腿狂奔,躲到前方一棟還亮著燈光的建築物裡頭。

「奇怪,怎麼會突然天黑?難不成是日全蝕?」我喃喃自語,看著外頭一片漆黑,心裡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愈來愈重,似乎又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果然好的不準,壞的都特別靈。

大地突然開始顫抖,建築物發出難聽的「吱吱歪歪」的聲音,我第一個反應是拔腿向外狂奔,畢竟從幼稚園開始老師總教導,地震的時候要躲到堅固的桌子底下或者往空曠的地方移動。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想喝醉酒真的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不但頭痛的非常厲害,除了頭暈以外,整個人更是想睡的厲害,眼皮沉重的根本就是有力氣閉上卻無力睜開。

但是迷迷糊糊之中,卻又好像有個聲音不斷的呼喚著我,一直一直像是在耳邊喚著我的名字。

我努力的試著睜開眼睛,好幾次都只是讓眼皮抖了抖卻沒力氣撐開眼皮,最後努力了好幾次之後總算顫抖著撐開了眼睛,但是周圍卻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一點隱隱約約的月光從窗外照了進來。

我想我聽錯了,迷迷糊糊的又閉上眼,這次很快的又進入睡眠,那細細碎碎彷彿在耳邊輕喚的聲音卻又開始出現。

我一時以為是因為我太晚回來,所以曉柔不高興的故意在一旁碎碎念,我奮力的睜開眼睛,用力坐了起來,朝著身旁大聲說道:「曉柔你不要一直在我耳邊碎碎唸,吵死人了。」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也不知道是等了多久,我站在電梯門前等了老半天,就是不見電梯的門打開來,晚上的天氣又特別寒冷,尤其是冷風一直不斷從背後吹來,讓我尿意不禁又跑了上來。

我趕緊跑到一旁拉下拉鍊,朝著陰暗的角落旁又撒了一拋尿,這才又搖搖晃晃的走回了電梯門口。

電梯的門依然緊閉著,這下我真的是氣打從一處來,忿忿的踹了鐵門幾腳。

「碰碰碰」的聲響,在這夜裡顯得特別的大聲,還隱隱的傳來回音。

幾隻夜鳥似乎被著巨響下了一跳,啪啪啪啪的怪叫著從樹上飛了去,只剩下樹葉沙沙亂響的聲音。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有點哭笑不得,這個問題真的難倒我,如果要問我茶是什麼味道,我可以從茶葉的摘採、烘培到泡茶的手法,我一定可以回答的出一篇文章來。

但是,你問一個對酒完全不懂的人,酒好不好喝,就好像跟問一個瞎子,你覺得風景好不好看一樣。

我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我只好隨口說道:「若你真的要問我這杯酒好不好喝,我就只能跟你說,這杯酒跟妳的美一樣令人心醉。」

她一聽我的回答,咯咯直笑道:「油嘴滑舌的,但是你真會說話,一定騙過不少女孩子喔? 」

我尷尬的笑了笑,她這麼一說,我忽然感到尷尬起來,自己怎麼也開始油嘴滑舌起來?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林總奔出去的速度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快,只不過他這麼緊張卻讓我愣了好一會兒。

但是要我坐著等?那隻豬正在發情欸?

我瞥了眼在沙發上幾乎可以說完全躺平的王爺 ,小小聲咕噥著道:「要我看那隻豬發情,這麼噁心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坐在這裡等?」

我也趕緊起身跟在林總的身後跑了出去,包廂裡就留下了王爺和她身邊的幾個女子,我則快步追上林總朝著服務櫃檯走去。

一邊走我一邊對著林總問道:「老總,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怎麼我去繞個一圈回來就出了事情,而且你怎麼還阻止我?」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走過來的途中,媽媽桑早已經叫人查了一下這間包廂是由哪位客人在使用,使用的人又是什麼身分地位?

這間運用高科技打造的頂級鑽石VIP包廂,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能力使用,除非有身分地位否則就算有錢也別想要見識到這超越想像的高科技包廂。

光是這間特殊包廂的承租價格,一小時優惠價就要台幣一百萬左右的價格,也不是一些第二代少爺公子有能力可以玩的起,所以她心底大概也有了些大概,無論是什麼人物她都得妥善應對。

所以當她一接到小姐通知有客人擾亂的時候,就趕緊趕了過來,這裡的小姐可都是他的姐妹,雖然在自己旗下做事,她卻是容不得她們受了一點委屈,這裡是她們的家也是其他女孩可以避風的港灣。

況且來這裡的大客人她幾乎都認識,每個人都會賣他點面子,就算真的是些毛頭小子來耍流氓想打架鬧事,也都會被她輕易的給擺平下去。

文章標籤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王爺原本半瞇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兩顆綠豆眼目不轉睛的盯著幾個穿著清涼的陪酒小姐身上亂瞧。

看見成功轉移王爺的注意力,老總似乎鬆口氣,連忙招呼小姐往王爺的身邊坐去。

王爺呵了口菸說道:「林總,你可要考慮看看我的提議,我可是認真的,你知道我這個人有什麼說什麼,最不喜歡就是拐彎抹角。」

王爺的口氣很正經,眼神卻是已經飄到身旁穿著性感的陪酒小姐身上去,我在一旁看的都覺得好笑。

林總慌忙說道:「王爺提出的條件我們一定會慎重考慮,請放心。」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