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下子止不住向前衝撞的勢頭,眼睛一閉,「碰」的一聲。

就像是撞到一堵牆一般,整個人反而向後彈飛的跌坐在地板上,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眼冒金星,一時半晌竟然說不出話來。

「臭小子走路長不長眼睛啊?你眼睛瞎了是不是?沒看到前面有人?撞到我們老闆你賠的起嗎?」一個長的橫眉豎目的大漢,雙手環胸,站在我面前惡狠狠的吼道。

我這下子可嚇的夠嗆,腦袋還七暈八素,就聽到有人在我面前大喊,茫茫然抬起頭正好看見好幾個大漢凶神惡煞的對著我怒目而視。

我心裡只那個叫屈,看著這些凶神惡煞的臉孔我的小心肝撲通撲通的狂跳不已。

莫說是因為那一摔還讓我驚魂未定,眼前這幾個濃眉大眼,虎背熊腰,粗胳膊能跑馬、粗腿子能撐船的大漢,那副兇神惡煞的模樣同樣是讓我的小心肝不爭氣的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今天還真是有點事是不順,不停的有麻煩出現,一下子是個花痴的女人,現在又跑出一堆凶神惡煞,我今天的運氣還真的不是普通的糟糕!

無數個如何解決的念頭在我心中經轉過,但是現在我只能低著頭一個勁的道歉,只希望他們不要對我太過為難,否則在這種龍蛇雜處的場所,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都有可能丟了小命。

雖然想是這樣想,但是偏偏不好的事情好像都會特別靈驗,兩三個大漢已經占據我的四周將我團團圍住。

「你們要做什麼?」我慌張的問到。

其中一個一手抓住我的衣領,表情猙獰的說道:「我們要做什麼?你以為道歉就可以沒有事情嗎?你知不知道你剛剛那一下,可是把我的兄弟撞出個內傷來了,你以為一句道歉我兄弟的傷就可以好了嗎?」

敲詐!這絕對是敲詐!

大漢指了指身旁一個塊頭比他高大,身材更加壯碩的的男人,那男人捂著胸口點了點頭,一副就是他很痛苦的表情,我看了不禁直冒冷汗。

「這幾位大哥,真的很抱歉,小弟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去撞到你們,這一切都是意外,就請你們別計較了。」

「別計較?我們哪裡是跟你在計較?我們這是討公道,公道是什麼你知不知道?就是要一個道理而已,我們看起來是會計較的那種人嗎?」

說話的那個大漢擺了擺手,看著他身邊的幾個人唧唧哼哼的說道:「你們說,我這是在計較嗎?我是個會計較的人嗎?」

捂著胸口的那個大漢說道:「大哥當然不是在計較,是為了一個道理,為了正義和公理。」

我頓時感到有點無言,現在是在演哪一齣戲,他們的口音聽起來很特別,都帶著捲舌腔,聽起來就像是對岸來的,不太像是本地人的口音。

我怎麼覺得他們這幾個大漢像是吃定我一樣,剛剛逃離了那個女人,沒想到馬上又遇到一群外來的流氓了,我真的是覺得欲哭無淚。

「都在幹什麼?」大漢們的身後一道吼聲傳過來。

大漢們一聽,只見他們臉色一變,立刻轉身過去,齊聲喊到:「老闆好。」

「老闆?你們還有臉叫我老闆?你看看你們是在做什麼好事。」

適才帶頭大漢委屈的說道:「老闆,這個臭小子走路不長眼兒,剛剛撞到了其他兄弟,所我們只是要他給我們一個交代而已。」

「是啊是啊!老闆,我剛剛被那小子撞的胸口還在發疼呢!」

被大漢們稱做老闆的肥胖男子,氣急敗壞的吼道:「你們當我眼瞎了來著?我來談生意,特地帶你們來參觀參觀台灣的夜店,不是要你們來鬧事耍流氓的!」

他講沒幾句話似乎就氣喘吁吁,他伸出手指頭一邊繼續吼道:「這話兒要是傳回去鬧笑話,你們幾個就給我滾蛋,我不需要你們來丟人現眼。」

他一頓劈頭狂罵,大漢們被罵的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一句話也不吭。

由於被他們這幾個粗脖子粗大腿的壯漢給擋住視線,我也沒看清楚到底是什麼人在罵他們,只知道自己應該沒事了。

我偷偷從地上站了起來,這才從縫隙中看清楚罵人的男子,是一個戴著一副墨鏡,嘴裡含著一根雪茄,穿著花襯衫的大胖子。

也不知道他是什麼來頭,但是我趕緊趁著這個時候,偷偷的又溜進了舞池,從原本進來的那一側入口走了出去。

.......

我看了看時間,早已經超過了林總交代的時間,我趕緊撥了通電話給阿倫叫他先問看看櫃檯是不是有登記到林總交代的客戶名字。

但是電話響了老半天就是沒人接聽,我趕緊撥電話到服務檯詢問,服務台的小姐查了一下登記的客戶名單,才確定沒有林總說的那位大客戶還沒有到達。

我真的搞不懂,老總怎麼會是選在這種地點談公事,光是這些震耳欲聾的音樂,和搖著頭晃著腦袋的年輕人,進進出出的人員就非常複雜,也不知道他們這些老人家怎麼會願意來這種地方。

不過,這間位於台中中興路上著名的複合式的夜店酒吧,真的跟一般夜店或者酒吧比較起來,就跟他的名聲一樣亮眼。

「Shining Pub」閃亮之星。

Shining Pub室外擁有大片的水簾瀑布,水簾內五顏六色的燈光不斷交叉變換,看台前方每天都會有一位美艷動人的美女,用手指輕輕滑過琴鍵,慵懶舒適的樂曲在水簾廣場前悠悠迴盪,讓整座Shining Pub籠罩在一種迷離的浪漫之下,光是站在室外就是一種美好的享受。

室內擁有三座分別可以容納兩百人的廣大舞池,每區皆由不同的DJ播放著電子舞曲區、藍調舞曲以及現下年輕人最愛的搖頭舞曲區,迎合各種客人不同的口味需求。

此種經營方式讓三個舞池都擁有其忠實的愛好者,也是此家夜店廣受年輕男女喜愛的地方,也因此成為他的特色之一。

而三座舞池包圍的中間部分則是酒吧的吧檯,不想要隨著音樂扭動身體的客人,可以點杯調酒,看你是要帶著淡淡咖啡香味的「Black Russian 黑色俄羅斯」還是濃烈的「Rob Roe 羅伯羅伊」或者帶點水果香味的「Margarita 瑪格麗特」這裡調酒絕對應有盡有,而且平價,有些客人就專門來這裡喝酒,而不是來跳舞。

一樓和二樓都設有包廂,包廂分為開放式和封閉式,開放式就是沒門的,直接坐落在舞池外為四周,包廂和包廂之間可以分別看到彼此,想要把妹吊凱子的通常都會在這種包廂。

另一種封閉式的,就是有門的,關起門來,從包廂內可以看的到包廂外的人,但是外頭的人是看不到裡頭的,而且門一關,也順便將聲音隔絕在外頭。

這也就是這家夜店擁有形形色色的客人緣故,除了年輕人之外最多的就是一些上班族,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喝著酒聚在包廂裡啦啦咧咧,看著包廂外的年輕辣妹,熱烈討論著哪個妹胸部很大,哪個妹腿很長皮膚很白,似乎也已經變成了一種常態,這真的是其他夜店看不到的地方。

因為老總說這次的客戶非常有來頭,是公司的大客戶,因為在路上耽擱點時間,所以會晚一點到達,就算晚一點到達也務必要我嚴陣以待,將所有的準備做到最好,不可以擔擱了客戶的時間。

老總的晚一點到達,讓我和阿倫從六點,一直等到了十點,整整四個小時,而阿倫跑去吃個飯吃到現在也不見個人影。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白襯衫黑領帶再加一件燙的筆挺的黑色西裝褲,手裡提著黑色的古馳公事包,配上一副黑框粗邊眼鏡,我就這樣站在舞池之外,站了四個小時,站到服務生都不斷的走過來詢問是不是有什事情需要幫忙,甚至遇到了美女搭訕。

「我回來了。」阿倫手裡提著一個7-11的袋子。

「你是跑去哪裡吃飯,吃的這麼久?」

阿倫嘿嘿的笑道:「我就去附近吃個麵,又去幫你買個吃的,結果不小心迷了一下路所以現在才回來了。」

「這個給你吃。」 他將手裡的袋子交給了我。

「謝啦!」我接過阿倫買的御飯糰和牛奶,趕緊大口咬下。

阿倫朝著不遠處的包廂望了望,問道:「那個大客戶還沒來啊?十點多了,會不會太扯了一點?」

我嘆了口氣,「是啊!明明說好六點鐘會有個重要的大客戶,到現在還不見人影,林總人也還沒有到。」

阿倫搖了搖頭,說道:「我去服務檯外面等看看好了,這裡面真吵,有看到人來我立刻通知你。」

我點了點頭,還在趕緊把飯糰塞進我的嘴裡。

不是明星會耍大牌而已,就連大老板也是一樣,雖然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才遇見這種情況,但是還是常常會在公司裡埋怨一下。

記的有一次,在公司裡聽到阿倫在跟其他的同事討論某些客戶以及某些大老闆的行為的時候,我插進去一句話,「哪天要是我做了大老闆肯定不會這樣。」

「那你一定做不成大老闆囉!」小芸笑笑的說道。

阿倫看了我一眼,「大老闆就要你幫他當做大明星,名星就是要擺架子啊!架子擺的愈大代表他的身分地位愈高,所以你要用看待你喜愛的偶像的眼光去對待你的客戶,尤其是那些大老闆。」

我聳了聳肩,「可惜我沒有偶像,沒有辦法體會粉絲愛慕偶像的心情。」

「那你可以把它當做你最喜歡的超『萌』系列美少女,你就會發現它是多麼的可愛,就算是要你等三天三夜你都會心甘情願喔。」

阿倫裝出一副噁心的可愛模樣,我狠狠摜了他一拳,唅在嘴裡的咖啡一不小心,朝著正好經過的女同事噴了出去,害的我連忙趕賠不是,小芸則是在一旁笑的前翻後仰。

這是什麼爛主意?不過現在卻好像可以用來平復我等的焦躁無奈的心情。

吃掉最後一口飯糰,我又看了看時間,漫長的等待我只好自我催眠一下,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裡喃喃的嘀咕著道:「我等的是超萌美少女...超萌美少女...不然迷死人可愛正太也行....我等的是正太...是羅莉...」

我已經陷入自我吹眠的幻想之中.....

這種生活,對於喜歡安靜的我來說,每一次都是一種煎熬,但是這是工作,我不得不陪著總經裡應付每一攤的生意和應酬。

原本這是李威廉要做的事情,但是因為李威廉被公司派到國外進修考察,所以老總的手就在開會的時候指著我大聲的宣布了讓眾人都無法相信的命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恩....
    看得出小草為了這篇小說曾經潛伏夜店一段時間了解生態....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