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為了工作,其實是為了老總的知遇之恩。

雖然我不喜歡這種交際應酬的場合,但是不喜歡卻也只硬著頭皮上陣,畢竟能夠愈到像林總這種好老闆實在是我的好運。

雖然每一次都會被閃燈刺的眼睛目眩,下班回家總要拿個冰袋敷著眼睛敷小時,才可以減緩眼睛灼熱的刺痛感。

但是這種小痛卻還是要忍耐,老總對我的恩情卻是不能不報,他對我如此的信任,我總不能讓他失望。

我轉頭看著舞池裡瘋狂扭腰擺臀的年輕男女,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穿著得西裝,無論怎麼看自己,就是覺得真的非常的格格不入。

我抬起手腕來看了看時間,離林總說到達的時間已經晚了幾個小時,我也只能嘴裡頭唸唸滔滔繼續的等待下去。

舞廳的大門開開關關,愈晚人卻是愈來愈多,直到舞廳的大門再度開啟,我突然瞥見進來的人赫然就是林總,整個人瞬間清醒過來。

林總的身影很好認,一頭花白的頭髮,標準的西裝打扮,在這種場合特別的突出顯眼,他的身後跟著一群人,而他身邊的那位肯定就是林總口中的大客戶王爺先生。

我頓時來了精神,所有的倦意,所有的不耐煩統統拋到九霄雲外,這位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大慈善家,風評雖然兩極化,但我對他的所作所為到目前為止卻是擁有不錯的好感,我對願意做善事的人,都有一種莫名的感激。

我將視線轉移到林總總身邊的人群,這一看倒是讓我傻了眼,我覺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林總身邊身材發福的中年人,怎麼看起來特別的令我眼熟,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面?

想著想著,一時之間我也忘記上前招呼,直到林總帶著王爺和他身後的一票人走到我身邊,這才回過神來。

林總對我招了招手,「燁嵐,來來來。這就是我們公司的大客戶,他就是整個亞洲地區的貿易大亨,瑋達集團總裁,王爺。」林總熱絡的介紹。

我有點呆住看著眼前這位穿著寬鬆橫紋花色大衣,披著件碩大的黑色大衣,穿著寬鬆的白色卡吉短褲,卻配上一雙黑的發亮的伯魯提(Berluti)皮鞋,滿臉的絡腮鬍,嘴裡叼著根雪茄的肥胖中年人。

不管正的看歪的看,怎麼看就是不像所謂的總裁。總裁不是都是穿西裝打領帶,走路之間不乏生風氣宇軒昂,自然有一股氣宇軒昂的氣勢

這位總裁怎麼看起來倒像是菜是場裡賣豬肉的老闆,而且穿著怎麼還帶有點猥褻的感覺。

這和我的幻想實在有太大的差距,都是阿倫那傢伙亂教的什麼自我吹眠法,只要想著自己心裡最喜歡的東西就不會覺得等人是閒無聊事。

我的心中「啵」的一聲,幻想破滅的聲音在我耳際蕩漾,殘酷的事實狠狠的重擊在我的心臟,我的心裡正在嚎啕大哭:「我的正太,我的羅莉,我的超萌美少女啊~~~」

也不知道是站的太久太過勞累還是受到打擊,我的雙腿不自覺的軟了一下,重心一個不穩不受控制的向前撲去。

「幹什麼?」王爺身後的保鏢大吼。

「保護王爺。

「護駕。」

幾堵黑影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忽然有人大吼:「亢龍有悔。」

一道莫大的力量排山倒海而來,將我向後一撞,我只覺得五臟六腑像是翻了一圈,踉踉蹌蹌的向後倒飛而去,但是所幸有人拉了我一把我才安穩的落了下來。

舞廳裡的喧鬧突然好像安靜下來,只剩下舞曲依然瘋狂的再播放著。

這一撞撞的我七葷八素,有點搞不清楚東南西北,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耳朵就傳來王爺大吼的聲音。

「你們幹什麼?我們是來找別人談生意,不是叫你們來動粗的。」王爺怒氣沖沖。

人群紛紛看向了了我們這邊,林總趕緊叫幾個副理驅散聚集過來看熱鬧的人群。

帶頭的大漢扯著大喉嚨慌忙說道:「老闆,就是他,這就是剛剛那個撞到我們的臭小子,我沒有騙你。」

這聲音非常耳熟,我抬頭看了眼站在眼前的大漢,心裡喊了一聲糟糕,難怪這些站在王爺身後的大漢感覺有點眼熟,就是燈光昏暗有點看不太清楚,一時之間沒有認出人來。

「閉嘴!這裡輪的到你們說話的地方嗎?全部給我滾出去。」王爺似乎發了火。

「老闆,不行吶!我們兄弟要負責保護你的安全,你不可以趕我們出去啊!」

「是啊!老闆,我們要負責保護你的安危。」

「叫你們出去就出去,廢話什麼時候便那麼多了?再多說,你們統統就不用待在我的身邊。」

王爺這下話說的重了,幾個大漢頓時沒人敢吭一聲,默默的轉身走了出去。

王爺臉色緩了緩,走過來對我說道:「哎,小兄弟你沒事吧?怎麼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有沒有傷著?」

我搖了搖頭,「王總裁,我沒有事情,謝謝!是我不小心去撞到他們的。」

「哈哈哈,小兄弟你這樣說就太折煞我了!我這幾個保鏢個性我最了解,你不用替他們說話,他們那種塊頭就算再來十個你這種體格也撞不傷他們。」

我摸了摸頭感到有點尷尬,一時之間到不知道怎麼回應王爺的話,躬了躬身說道:「王爺、林總,包廂已經準備好,不如請先進入包廂在談。」

王爺進入包廂之後,又轉頭對著林總問道:「對了,對了,林總經理,怎麼沒跟我介紹介紹這位英俊的小哥,會放在林總經理身邊的人,肯定也是不同凡響的人物。」

林總笑了笑趕緊說道:「這是我們公司企劃部經理,企劃和接待的案子都是由他負責,是我身邊的得力助手。」

我聽林總如此誇我,趕緊行了個九十度的彎腰禮,恭敬的說道:「您好,王總裁,我是博克集團企劃部經理,敝姓尹,火華燁,山嵐的嵐,還請王爺多多關照。」

王爺聽了林總的介紹,又看到我如此恭敬,不但沒有年輕人那種輕浮囂張的氣焰,身段倒是柔軟的緊,不禁心下開懷,高興的呵呵大笑。

「喔,好名字,好名字。」

王爺伸出他厚實的手掌,我趕緊也伸出手來臥了渥王爺的手。

王爺叼著雪茄一邊說道:「很有才華的名字,難怪年紀輕輕就當上企劃經理了,企劃經理可以說是掌握了公司生命方向。不錯,不錯,有前途有前途,這個年輕人好、好、好。」

連說了三個好字,王爺的手卻是緊緊握著我的手不放,似乎對我十分滿意,握著我的手不斷的像林總誇獎著這我很懂事,東問西問問個不停。

我尷尬的滿臉通紅,卻又不好意思將手抽回,只能尷尬的任王爺將我的手握住,嘴裡叼的菸不斷的噴到我的臉上。

我只能繼去說道:「哪裡,王爺您太抬舉我了,這都是我們老闆看的起我。沒有總經理,哪有我這不成材的小子。」

王爺大笑:「年輕人,謙虛好,謙虛好!這種年輕人我就是欣賞你,有實力肯做事又不驕傲,跟當年的我很像,哈哈哈。」

「過獎了,過獎了!是王爺不嫌棄。」我試著抽回自己的手,卻沒想到王爺握的可緊,我的臉憋的滿臉通紅。

王爺似乎沒發現我臉上的異樣,繼續說道:「企劃部不錯,不過就是壓力大了點,我看你臉色不好哪!忽白忽紅,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了?我可是對身心疾病這方面也蠻有研究的,我看你胸口起伏不定,呼吸短而急促,面色發白,嘴唇發乾,但精神又略顯興奮,小兄弟你肯定心臟方面有些毛病。」

「有,好像是有一點心臟病,不過不打緊,能夠和王爺共同合作什麼病都不重要。」

我一邊打著哈哈,一邊想著,這王爺什麼時候還學會「隔空段診」?

用看的就可看出病來,剛剛被撞飛的時候,我還好像聽到「亢龍有悔」?

難不成王爺的保鑣是武林高手,而王爺則是傳說中的醫仙,難道這就是他抓著我的手的原因?

這種想法有點荒謬,我趕緊甩了甩頭,不過到底現在是來看病還是來談生意的?

王爺放開了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臟,「你看看我,我從小有先天的心臟病,前幾年醫師診斷說我有心室肥大的症狀,不適合刺激的食物和運動,誰理他個鳥,我還是照吃照喝,就連美國的雲霄飛車有沒有,還特地去做了兩次,還不都沒事,身子壯的跟牛一樣,哈哈哈。」

王爺似乎對這話題來了興致,我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開始附和著王爺源源不斷身心探討,眼神卻不住的向老總求助。

「王爺您的身子一定能跟您的事業一樣如日中天,我只是個小小的助手而已,怎麼能比的上王爺您蒸蒸日上的地位。」

「哈哈哈,你這小子說話真是中聽。」王爺高興的哈哈大笑,似乎對這類的馬屁很是受用,下巴的肥肉笑的抖個不停。

「看過身子軟的,但是沒看過像你小子如此軟的,跟年輕的時候的我很像,很像。年紀輕輕,不卑不亢,是個人才啊!」

王爺忽然轉過頭對著林總說道:「林總經理,你們這個小子讓給我好了,資金的部份我再加碼一成,我在台灣地區的單子就都全部由你們公司來接,你看如何?哈哈哈。」

這句話頓時讓老總愣了一會兒,我的臉上也寫著滿滿的錯愕,跟來的幾個經理都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現在的狀況是什麼跟什麼?

我尷尬的瞄了瞄一旁的老總,這下老總在不出來說幾句話,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脫身。

「咳、咳」林總笑著說道:「王爺,你真愛說笑,整個華人社會誰不知道『瑋達集團』的王總裁手下可是人才濟濟,猛將如雲,隨便挑一個出來,都是獨挑大樑的好手,尹燁嵐這小子哪比的上王爺您身邊的人才啊。」

「別說那些渾小子了,沒有一個有我當年的模樣,要是有我一成的功力,也就不會到現在還只在大陸這一塊地上,可能都已經向海外開疆擴土了。」

林總說道:「這還用說,憑王爺的能力,向海外西方國家發展是遲早的事情。

「哈哈哈,我是看這年輕人有趣的緊,老林,不如把你這個年輕人讓給我,我看他可是投緣的緊,這對他絕對是有大大的前途。」

王爺竟然開始跟老總套起交情來,稱呼已經從林總變成了老林,也是很有趣。

「我王爺可是說一不二言出必行,你別怕我會反悔,我很欣賞這小子,哈哈哈。」

林總臉色難看的乾笑了幾聲,說道:「這個好說,王總裁我們先將正事談完之後再聊聊其他的事情也不急。」

王爺朝著身後打了個響指,身邊的助理立刻遞上了一根拇指粗細的雪茄,恭敬的替王爺點燃了菸。

王爺瞇著眼,享受的哈了口菸,懶懶的說道:「我王爺說出來的話都是正事,你要不要先考慮考慮。」

老總趁著這個時候趕緊向他身後的副理使了個眼色,副理立刻會了意,趕緊朝包向外走出去。

王爺吞雲吐霧的呼了幾口菸,因為距離太近的緣故,我被薰的咳嗽不止,眼淚差點都要飆出眼框。

過了半晌,王爺睜開眼睛看向林總,一邊吞著菸一邊問道:「林總經理,我剛剛開條件你考慮的怎麼樣?」

林總似乎有點尷尬,幸好這時包廂的大門再度打了開來,數個穿著性感的小姐依序魚貫的走進包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虧你想得出 亢龍有悔 這個梗 哈哈哈


    王爺也太愛朝人吐煙了吧 尹先生怎麼不偷偷閃一下啊哈哈
  • 因為保鑣也是個金庸迷,所以就來個一招半式,不過聲音太大,楞住一堆人XD

    李然 於 2012/02/04 13: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