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原本半瞇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兩顆綠豆眼目不轉睛的盯著幾個穿著清涼的陪酒小姐身上亂瞧。

看見成功轉移王爺的注意力,老總似乎鬆口氣,連忙招呼小姐往王爺的身邊坐去。

王爺呵了口菸說道:「林總,你可要考慮看看我的提議,我可是認真的,你知道我這個人有什麼說什麼,最不喜歡就是拐彎抹角。」

王爺的口氣很正經,眼神卻是已經飄到身旁穿著性感的陪酒小姐身上去,我在一旁看的都覺得好笑。

林總慌忙說道:「王爺提出的條件我們一定會慎重考慮,請放心。」

脫離了王爺的身心疾病探討,我也跟著鬆了一口氣,趁著小姐們從我身邊走過來坐在王爺兩側的時候,我趕緊禮貌的走到了林總的身後。

「別跟我打哈哈,人是你的人,答不答應也就是些會的事。」

「當然,當然,王爺的提議我一定會好好考慮,不過公司也不是我一個人說的算,還要看看上頭得決定。」

王爺兩隻手左右各摟著一名身材火辣的小姐,哈著菸說道:「還要總公司的決定?你們不就是個小公司而已,不然我就買下你們公司的所有股權,這樣子就不用那麼麻煩,美人兒妳們說是不是啊!哈哈哈!」

「是啊,是啊。」坐在王爺兩旁的小姐異口同聲的紛紛附和。

林總的臉色變的非常的難看,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王爺你太愛開玩笑了,我們家族這點產業還不夠讓你塞牙縫,我們公司經理以上職務都是由總公司指派,我的權力也就只能對普通的職員有用而已。」

「沒關係,我有的是時間,一個月後希望你可以給我個滿意的答覆,這點小小的要求如果你們也做不到,那我們的合作可能就要在商討商討了。」

林總的臉色青的非常難看,我看的出他心裡非常的憤怒。

左側的小姐手裡拿著威士忌不斷的斟到王爺的杯子裡,吹促著王爺不斷的喝酒,兩三杯黃湯下肚,王爺似乎忘真的忘了此次來這裡的目的。

老總好不容易接過場子開始和王爺談這次合作的大體內容,我站在林總身後的我卻發現王爺的注意力根本就完全在身旁的幾個小姐身上,從頭到尾看起來根本就沒在理會林總說些什麼,而是不斷的吹噓著他有多厲害,多有名氣。

右側的小姐在王爺的耳朵旁邊吹氣如蘭,一對豐滿的胸部貼在王爺的身上,嬌嗲的說道:「哪裡有人比的上王爺您厲害呢?王爺可是天下少有,地上無雙的人才呢!」

她手指不斷在王爺的胸前摸來摸去,一隻細長的大腿就著樣放在王爺的左大褪上不斷的摩襯著, 逗的王爺的呼吸都喘了起來,胸口愈來愈劇烈的起伏著,眼睛瞇成了細細的一條小縫。

王爺點頭如搗蒜,呵呵大笑道:「妳說的對,妳說的對,哈哈哈。」脖子上的肥肉也跟著晃動起來。

「誰可以跟我王爺比的起,我可是王爺,江湖人稱小當家的就是本大爺,美女妳可真是識相,我就是喜歡你這種聰明伶俐的美人兒,哈哈哈。」

我在一旁聽的直咋舌,小當家什麼時候變成個胖子了?我努力憋住想笑出來的衝動,林總看起來已經非常不爽。

不過讓我更加傻眼的卻是王爺接下來動作,不禁讓我對這位大企業家大慈善家的尊敬變成了一種鄙視。

王爺從口袋裡掏出一疊千元大鈔,清一色都是市面上很少見的紫色兩千元面額的鈔票,隨手一捻抽了兩三張,塞進右側小姐的胸口裡,手掌還順帶抓住小姐的胸部揉了一把,惹的她咯咯直笑。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王爺拿著兩千元的紫色新台幣東塞一張,西塞一張,塞的兩旁的小姐交笑連連,笑的眼睛瞇成了彎彎一條線。

天哪!果然是大慈善家,大企業家,送錢毫不手軟。

我差點以為他不是在塞小費,而是在塞衛生紙,這比拿衛生紙當胸墊塞還離譜,果然是財大氣粗,有錢人的思想果然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

右側的小姐突然嚶嚀一聲,雙手圈著王爺脖子,整個人坐在王爺的身體上,嗲嗲的說道:「王爺,你真討厭,你弄得人家的心好癢。」

她媚眼如絲,靠在王爺的耳際邊輕輕的呵著氣,手指頭則順著衣服滑到肚臍下方,不斷的輕輕的挑逗著。

王爺的眼睛已經本來就已經夠小,現在樂的瞇成了縫兒,剩下一條細細的線,看起來完全失去了剛剛那種大老板的風度,現在的王爺活像隻發了情的公豬,滿腦子裡只剩下眼前的酒和美色。

他肥胖的雙手不安分的在左右兩側小姐的身上游走著,我忽然看見他竟然抓著左右兩邊小姐的手,揉著褲檔間的挺得老高的那話兒,一副非常享受的模樣。

王爺則瞇著眼笑著說道:「小寶貝,妳也弄得我心好癢,待會我就讓你們欲仙欲死,欲罷不能,哈哈哈。」

「王爺你好死相喔,討厭!」

「王爺想要我們姐妹的服務,可要對我們好一點呢!」左側的小姐眼睛直盯著王爺手上那一疊紫色大鈔。

「只要你們兩個小娘們伺候的大爺高興,想要什麼大爺我都有,這就要看你們幾個小寶貝讓大爺我舒服不舒服了,哈哈哈。」

王爺看起來很享受很舒服,但是我卻看的很不舒服,他們滿口鹹濕的對話,聽起來讓人感到非常的厭惡,尤其是一隻發情的豬對著一個火辣的美女,真的是美女與野獸的現代翻版。

我看了看老總一眼,發現他依然是帶著笑容,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不悅的神情,反而嘴角帶著一絲戲謔,我都有點懷疑這是老總故意安排的戲碼,有道是「商場如戰場」,看來老總對王爺的合作肯定勢在畢得。

我靠在老總的耳邊說道:「林總,我人不太舒服,我離開去個廁所順便去繞一圈。」

老總眼神若有深意的看了看我,點了點頭,我立刻朝著包廂外頭走去。

我要是繼續再看他跟小姐調情下去,我可能會把吃的東西通通給吐出來。

踏出包廂,搖擺的火辣軀體映入眼簾,震耳的音浪襲來,我深深吸一了口氣,忽然覺得包廂外雖然人多了點音樂大聲了點,卻比裡頭給人的壓力好太多。

這就是我非常厭惡在這種場合應酬的原因,雖然不是所有的狀況都是如此,但是時常就會接觸到一些赤裸裸的人性醜惡。

我不是什麼清高的人,但至少我沒那副令人噁心的嘴臉。尤其是那些為了錢,為了名利,為了滿足虛榮心而出賣自己身體和尊嚴的女人。

我上了個廁所,隨意的晃了一圈,很明顯的愈晚人數又愈多了起來,而且今天適逢週末,正好今晚有舉辦「迷你裙之夜」活動,只要女生穿著迷你裙進場一率免門票,所以吸引了許多年輕男女入場。

我到戶外抽了根菸,這才東晃西晃慢慢的再走回包廂。

走回包廂之後,正好意外的看到正在上演的一幕,王爺的手正好朝著一個穿著制服的女服務生臉龐揮下。

「啪」

隨著尖叫聲響起,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徹了整個包廂,包廂裡頭不比外面吵雜,因為特別安靜,所以巴掌聲音顯的清亮且格外的突兀,可見出掌的力度非常的大。

老總愣了一下,所有的人一時之間都沒反應過來,大家沒想到王爺竟然會在公眾場合竟然就出手打了服務人員。

王爺瞪著他綠豆般的小眼,惡狠狠的盯著摔倒在地,一位穿著白色小禮服襯著黑著百褶裙的長髮女子吼道:「媽的,大爺有錢,摸妳一下是不行是不是,妳們這裡的女人不都是給人玩的,妳還矜持什麼?多少女人想要給大爺我摸個一下,還沒這個機會呢。」

服務小姐啜泣的捂著臉頰,慢慢的從地板上站起來,一個不穩又跌坐下去,王爺腳又踹了下去,地上的女孩子尖叫了一聲,又摔在地上。

「大爺我欣賞妳是給你面子,買你的檯是你的榮幸,不知好歹。」

兩旁的火辣女子趕緊拉著王爺說道:「王爺,服務生不懂事,您就別動氣了,不是有我們陪著妳嗎?再來一杯,我們乾了。」

王爺一口灌下手上滿滿一杯烈酒,惡狠狠的瞪了一下在地上的女孩子,說道:「玩妳是給你面子,別給臉不賞臉。」

王爺的音調帶著濃濃外省腔,吼聲之中帶著一股流氓的氣勢,果然是從社會底層爬上來的,那股無賴的霸氣,在這個時候一展無疑,完全沒有一個上位者的態度與胸襟,我搖了搖頭,對這位大老闆的觀感直直降到谷底。

王爺看了眼地上的女服務人員,不死心的說道:「還是老子給你的錢不夠是不是?你要多少錢,妳開個價。」

地上的女子捂著臉,流著眼淚哽咽的低聲說道:「對...對不起,我...只是服務人員而已,沒有做那些事情」

「媽的,叫你們當家的來給我說清楚,現在是怎樣,大爺我花錢還有不買帳的?信不信我叫人砸了你們這家店。」

我實在是看不下去,心裡頭一股悶氣,我邁出腳步想要衝上前去狠狠的朝著眼前這個集團的總裁一拳,卻被林總一把拉住。

林總的眼神凌厲至極,對著我輕微的搖了搖頭,我指了指王爺沉住氣低聲說道:「我去拉開他,那女人太可憐了。」

林總依舊搖了搖頭,看林總嚴肅的表情,我只好強壓下了心底的怒氣,忿忿的朝著門口走去。

包廂的自動門卻又緩緩突然又打了開來,未看到人聲音倒是先傳了過來:「唉…哟,這是怎麼來著?誰讓咱們的王爺大人生這麼大個脾氣?」

一個年莫四十,頭上挽了個髻,帶著點古裝氣質,穿著旗袍的媽媽桑在幾個小姐的陪伴下走了進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尹少也太衝動啦....社會事自有社會人排解....

    哈哈   這個旗袍媽媽桑應該是個不簡單的人物呀...ㄏㄏ
  • 沒錯,沒錯!

    但是又些事情,當下還是會讓人忍不住有一股衝動.....

    李然 於 2012/02/04 13: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