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來的途中,媽媽桑早已經叫人查了一下這間包廂是由哪位客人在使用,使用的人又是什麼身分地位?

這間運用高科技打造的頂級鑽石VIP包廂,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能力使用,除非有身分地位否則就算有錢也別想要見識到這超越想像的高科技包廂。

光是這間特殊包廂的承租價格,一小時優惠價就要台幣一百萬左右的價格,也不是一些第二代少爺公子有能力可以玩的起,所以她心底大概也有了些大概,無論是什麼人物她都得妥善應對。

所以當她一接到小姐通知有客人擾亂的時候,就趕緊趕了過來,這裡的小姐可都是他的姐妹,雖然在自己旗下做事,她卻是容不得她們受了一點委屈,這裡是她們的家也是其他女孩可以避風的港灣。

況且來這裡的大客人她幾乎都認識,每個人都會賣他點面子,就算真的是些毛頭小子來耍流氓想打架鬧事,也都會被她輕易的給擺平下去。

但是當她走進包廂之後,看見摔在地上的只是個服務生的時候,她一時之間真的有點火氣襲上心頭。 

自動門再度關上,門關起的剎那之間,一不小心瞥見包廂外,已經站著為數眾多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人員,每一個口袋內明顯的鼓起,不知道外套底下是藏著什麼東西?

我心裡大吃一驚,立刻打消走出去的念頭,趕緊走到林總的身邊,附在他耳旁說道:「外面來了一群黑衣人,外套底下好像都帶有武器。」

林總點了點頭,輕聲的說道:「不用擔心,都先不要出去。」

我點了點頭,站到林總的身後,看著進來的這個女人,我突然覺得不知道會部會有什麼事情會發生,但是林總看起來卻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

這女人似乎在這裡頗有威勢,看來是這間店的重要人物,雖然她看起來已經有點年紀,但是徐娘半老卻是仍然風韻猶存。

她走路之間,一身開叉的黑色旗袍,讓她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圓潤的臉蛋清純之中帶著一絲撫媚,尤其是那雙狐狸眼睛,笑盈盈的彷彿要勾走人的三魂六魄。

王爺眼神明顯一呆,兩顆綠豆眼睛從上到下瞄了一遍,喉頭鼓了鼓嚥了幾口口水,最後視線盯著女人若隱若現的大腿捨不得離開,那個眼神彷彿恨不得撲上去一口吃了她。

「這位尊貴的客人您好,我是這間夜店所有小姐的媽媽桑,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姓黎花名嫣紅,請問貴客是不是大名鼎鼎的王爺?」

媽媽桑年過四十,但身材依舊皮膚吹彈可破,宛如她十八、二十歲的樣子,雖然年紀有了,身材雖然小小發福了點,卻是讓她顯得豐滿穠纖合度,更增添她的風韻,帶著一種成熟撫媚的感覺。

媽媽桑姓黎本名燕虹,在這行有個花名叫做嫣紅,在業界流傳著一句對黎嫣紅的讚賞「萬紫千紅花如海,千嬌百媚黎嫣紅」。

這是在說黎嫣紅手底下的小姐數量眾多,但卻依然無法掩蓋黎嫣紅那特殊的氣質和光環。

黎嫣紅早期從街頭的歌舞團出身,也曾經在幾個知名的酒店舞廳待過,最後夥同幾個姐妹和幾個貴客的幫助才共同合開了這間集合了酒吧、夜店和舞廳的複合式營運方式。

靠著他閱人無數的眼光和高操的交際手腕,讓她在這塊領域順風順水,不斷開出傲人的業績。

她向來尊重小姐們的意願,只要小姐願意,客人想怎樣都可以,如果小姐只願意兼差賣藝,她也都不會拒絕。

她從來不管小姐和客人之間有任何關係,只要不要傷到他的員工他的姐妹,在適可範圍內她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才造就了她夜店王國的事業。

她常笑著說自己開的不是夜店,而是收容所。

無論有什麼困難她都會出手相助,他希望所有的姐妹在這裡都可以得到最真的快樂,所以她的小姐也是全台灣最大的陣容,各種特色的小姐,從服務生到打掃環境的人員無一不是不可多得的美女。

但是也因此惹出了不少糾紛,這種事情她處理多了,但是若是遇到那些非本地不識相的客人,又是有權有勢,雖然她不怕,但是卻也覺得頭疼的緊。

王爺大笑著說道:「我就是大名鼎鼎的王爺,大美人妳可真有眼光,我可是亞洲地區瑋達企業的總裁,哈哈哈。」王爺眼神帶著熱切,看著眼前的美麗女人。

「原來是王爺,什麼事情讓您發這麼大的火,我們家美女們伺候的讓您大爺不滿意嗎?」媽媽桑站在王爺的面前口氣帶著有點不善。

王爺一聽,卻沒有動怒,一臉獻殷勤的說道:「呵呵呵,再多美女也比不上妳這大美人兒,如果換是妳來伺候本王爺,肯定就更令人滿意了。」

媽媽桑身邊的小姐皺了皺眉,好色的人她們看多了,但是這麼不要臉的倒還是沒看過幾個。

不過,我瞧著林總卻是面無表情,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媽媽桑笑了笑,「王爺您愛說笑,比我更好的小姐,我們店裡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只不知道王爺有沒有這個能力消受的起艷福,倒是我們的服務人員不知道哪裡得罪王爺,惹的王爺這麼大的怒火。」

黎嫣紅這麼一問,王爺身邊的小姐趕緊湊到她的耳朵前,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她看了眼倒在地上啜泣的服務生,又看到王爺那一對不斷亂瞄的好色眼睛,心裡對於大概發生什麼事情也已經有數,對於這種色慾薰心的淫蟲她有太多種的處理方式。

她的柳眉橫豎臉色微怒,但是卻也沒發作出來,思忖一會,又恢復了笑盈盈的面容。

看著王爺色瞇瞇的眼睛,她笑吟吟的走了過去,聲音輕柔的說道: 「王爺真對不住,我們這個服務生剛到沒多久只是讓他見習見習,您不會這麼小心眼,跟個不懂事的孩子計較吧,我們這裡小姐無數,王爺的眼光難道只著眼於一個服務人員?」

王爺的眼睛已經從盯著媽媽桑的大腿,換到了在他面前若隱若現的胸口上,搖著頭說道:「不會,當然不會,我怎麼會為了這點小事情動怒呢?別人都說我可是最有肚量的,哈哈哈。」

她笑吟吟的繼續說道:「王爺不但一表人才,氣度果然也是很大,小女子就先跟您賠個不是了,不如這會讓我做個東,今天的這裡的費用就由我出了,希望王爺您玩的快樂,玩的盡興!」

王爺樂呵呵的直笑,眼裡盡是美艷的媽媽桑,嘴裡胡言亂語的說著些不入耳的輕浮話語,惹的週遭的人臉色微皺。

看著情況似乎已經控制住,王爺的注意力已經完全在那位風韻猶存的媽媽桑身上,我趕緊走過去將倒在地上的服務生扶了起來,拿了幾張面紙替她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我將女服務生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經過媽媽桑身邊的時候,媽媽桑感謝的朝著我點了點頭,我卻看見林總臉上不太高興的表情。

黎嫣紅對著王爺身邊其他的小姐使了使眼神,剛剛正挑逗著王爺的小姐會了意,立刻整個人撲了過去,雙手環住王爺的脖子黏了上去,身邊的幾個小姐也跟著走過去坐在王爺的身邊。

王爺樂的眉開眼笑說道:「我怎麼會跟小姐們計較,我還從沒看過像妳這樣的大美人兒啊!」

「王爺,小櫻他才剛到我們這邊不久,不懂我們這邊的規矩,您大人大量就別跟姐妹們計較了。」

左側的女人拉住了王爺的花領帶,整個臉笑靨如花的貼近了王爺那張氣的粉紅的大臉,呵氣如蘭,陣陣香氣竄進王爺的鼻孔之中。

王爺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站在他面前花似玉的媽媽桑,對坐在兩側的小姐反而也不看一眼。

「既然沒事,小女子還有事情要處理,就不陪各位了,王爺如果有任何吩咐或者需求,就盡管說了,可別客氣。」 媽媽桑也不等王爺反應,立刻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要走了?先別走啊!留下來陪我喝幾杯酒。」王爺想要追過去,卻被身旁的幾個小姐給摟住。

老總低聲的對著經過的媽媽桑道了聲謝,幾個小姐接手扶過我身邊的這個女孩,走了出去。

我看著王爺兩側的小姐,不顧形象的壓住了王爺,嘴裡含了口酒就往王爺的嘴裡送去,王爺的雙手也不客氣的一手抓住了小姐的臀部。

老總看了看已經沉迷在酒色之中的王爺,對著我說道:「王總裁,不如您先休息一會兒,等等精神好一點我們再繼續談談。」

王爺含糊了幾聲,也不知道他是在說些什麼,手上倒是已經不安分的在身旁兩個小姐身上胡亂摸了起來。

我偷偷瞥了一眼,王爺已經跟那兩位小姐火熱的吻了起來,他那雙毛茸茸的大手一手已經伸到女人的衣服裡頭,另一手卻已經伸到桌子底下,也看不到他在做什麼。

這種地方表面上是夜店是舞廳,私底下則是有許多見不得光的事情,這裡還特別設立了包廂就是特別要吸引一些應酬的富豪聚會所在,順便還可以來個特別招待,賓主盡歡何樂而不為。

王爺似乎淫蟲上腦,也不顧包廂裡頭還有其他人在,碩胖的身子已經翻身整個人壓在了另一個小姐身上,今天是迷你裙之夜,所以所有小姐穿的也是很短的迷你裙類型,這下更是露出裡面粉紅色的蕾絲底褲。

這是一間封閉的包廂,雖然根本也沒人會發現包廂裡頭的人是在做什麼,但總是還有其他人在,我和林總怕王爺性急了,會在我和林總面前演起活春宮。

林總臉色非常難看,著急的說道:「王總裁我看您累了,我去幫您安排一下休息的房間,你稍等一下。」

林總轉過頭對我交代道:「給他們在這裡搞起來就糟了,燁嵐你先去坐著等,別讓王爺真的在裡邊胡來,我去去就來。」

我愣了一下,正要說這種事情由我去處理就好,林總卻已經連奔帶跑的走了出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王爺是隻狗.....


    哈哈哈.....
  • 很多男人都有王爺的影子......(逃)

    李然 於 2012/02/06 23: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