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我會救妳!妳不可以放棄,我這就把妳拖上來。」我用力伸出另外一隻手緊緊的將她抓住。

「謝謝你,但是請你放手吧!」

她雖然如此說,我卻還是不死心的抓住她的手,我怎麼可以再次看著我深愛的人從我眼中死去?

「我不放,妳不可以放棄!」我臉上的淚水一滴滴的滴落。

我用力的咬緊牙根,使盡全部的力氣用力的抓著她的手。

她的眼裡閃過一絲迷惑的情感,看著我獨自堅持的表情,「為什麼不放棄?既然已經是註定的命運,為何還要堅持著不放棄呢?」

「我不放,我絕對不放,無論你怎麼說我都不要放棄。」

我的雙手緊緊的握著,淚流滿面,「為什麼妳又再一次丟下我自己離開?」

淚水已經模糊了眼睛,不斷向下滴落,我哽咽的說道:「我拜託妳,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她的眼裡的情感充滿了困惑的神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使力掙脫了我的雙手,直直落下了底下的黑暗深淵。

我大喊,聲音回盪。

淚水已經模糊了我的視線。

......

「放開我,放開我的手,救命啊。」

幾聲驚呼和尖叫,嚇的我跳了起來,還來不及搞清楚怎麼回事,我的手被用力的甩了開去,緊接著許多東西朝著我砸了過來,眼前的黑暗頓時將我淹沒。

我要死了嗎?

原來死亡一點也不痛....只是有點遺憾...留下曉柔一個人...

我閉起眼睛,忽然覺得不對。

我坐了起來,將身上壓的被子枕頭統統丟到一邊,光是枕頭就六七個,我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家裡有這麼多枕頭。

眼角還殘留著的眼淚還溫熱著,我隨手抹了抹,不高興的說道:「曉柔,你幹什麼?幹麻無緣無故用枕頭被子丟我?」

眼前的女人拉著被子縮在牆角,半邊的臉用被子遮著,我仔細一看,這才看清楚眼前的並不是曉柔,而是一個陌生的女人。

這一看不禁頭皮又開始發麻,心臟噗通撲通撲通的狂跳著,她的眼神漆黑,兩道黑色的血痕劃過面頰,我忽然想起被舌吻的那一幕畫面,害怕的挪了挪身子離她遠一點。

突然她動了一下,我的醉意瞬間消失了無影無蹤,尿液卻增加了不少,心臟不爭氣的多跳了好幾下, 嚇的我大喊:「鬼啊!救命啊!」

我一邊喊著,一邊迅速的向後退到了牆邊,靠著牆壁盯著眼前的黑靈血巫,為什麼她會出現在我的眼前,那不是做夢嗎?難道我現在還在作夢?

黑靈血巫最明顯的特徵就是臉上兩道漆黑的血痕,以及可以裂到耳根的恐怖大嘴,嘴裡的利齒可以輕易的咬碎頭顱,還有一條噁心的長舌。

她聽到我的叫聲似乎也嚇了一跳,又稍稍動了一下身體,抬起頭來盯著我看。

就是這個空洞無神的眼神,然後她會突然掐住我,咧開嘴巴然後伸出她的長舌......

我趕緊遮住嘴巴,戒備的盯著她的一舉一動,腦袋快速的運轉著如何逃離這個地方,黑靈血巫有什麼恐怖的能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會咧開嘴將舌頭伸入我的嘴裡,這點就已經很恐怖。

我不斷的看著四周的狀況,努力的思考,但是她卻突然的放聲大哭起來。

我嚇了一跳,黑靈血巫也會哭?

不對,這...好像是女孩子的哭聲?難道我不是在作夢?

我用力的搧了自己一巴掌,疼痛的感覺讓自己清醒許多,似乎不是在作夢,但是這女孩又是誰?

我想了半天實在想不出這個女人是哪來的?難不成是曉柔的同學?還是....夜店的辣妹?難道是...一夜情?

我實在不敢再想下去,我完全不記得自己喝醉後是怎麼回來家裡。

我壯起膽子,輕聲的問道:「請問妳是誰?怎麼會在我的屋子裡,還睡在我的床上?」

我深怕嚇到這個正在哭泣的女孩子,所以說話說的很小聲。

我實在是想不透,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什麼時候屋裡多了一個陌生的女人我都不知道,而且更要命的是我竟然跟他睡在一起,難不成是因為昨天喝醉酒,所以...不小心把夜店裡的女人帶回來了?

眼前的這個女孩子,沒有回答我的話,她將身包裹在被子裡,只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頭,兩隻手緊緊的抓住被子,不斷的哽咽的留著眼淚。

婐慢慢的靠近她,她哭的梨花帶雨,桃花帶淚,俏臉上一把鼻涕一把淚水,我總算看清楚她的臉上為什麼會有兩道黑痕。

因為臉上的妝被淚水化了開來,黑色的眼影順著淚水在她的臉上留下了兩道黑色的痕跡,難怪會害人嚇一跳,幸好天色已經漸漸的亮了起來,否則要是在晚上看見,肯定會把人嚇的半死。

她好像沒聽見我的問話,依舊不斷的哭著,我看著眼前的淚人兒,又小心翼翼的問道:「小...小姐,請問妳是誰?怎麼會在這裡?是曉柔的朋友嗎?」

她抬起頭來,眼神帶著一點怯意,小聲的說道:「我不認識什麼曉柔,也不認識你,這裡是我家裡,我才要問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愣了一下,忽然覺得眼前這個女人非常的面熟,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但是頭疼的要命,一時之間卻想不出來到底在哪裡見過她。

「怎麼可能?是你搞錯了吧?這裡明明就是我家,我當然會在這裡。」我看著她回道。

「你到底想怎麼樣?我沒有錢,我才剛搬來這附近找工作而已沒有錢可以給你。」她一邊哭著,一邊有點歇斯底里的大喊。

我又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解釋道:「妳先別哭,先別哭好嗎?你誤會了,我不是要搶劫,我只是好奇...好奇你怎麼會在我家裡面而已。」

她擦了擦眼淚,哽咽的說道:「你不是搶劫....所以你是....小偷嗎?你快點走開,不然我就要報警了。」

「就跟你說我不是搶劫也不是小偷了,你這女人真奇怪,跑到別人家裡面還一直問東問西。」

我從被子裡站了起來,腳步有點不穩,站在她面前,「你看我這樣子會像是強盜還是小偷嗎?我只是個上班族而已。」

她止住了淚水,眼神裡的怯意消失了不少,看起來是知道我不是小偷或者變態之後,覺得我沒有危險,兩隻眼睛盯著我看了良久。

「是你?」她驚呼。

我嚇了一跳,難不成她認識我,「妳認識我?」

她搖了搖頭,止住了眼淚,睜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我。

「雖然我不知道妳怎麼進來我家,但是如果沒事的話就自己離開吧!我好累,昨天酒喝太多,太痛苦了。」我迷迷糊糊的又鑽進被子裡頭。

「妳好像搞錯了!這是我的家,我最近才搬來沒多久,怎麼會是你屋子呢?」 她突然大聲的說道。

我從被子裡頭探出頭來,問道:「妳說什麼?」

「你快點出去,這是我家,你這變態竟然偷跑進我的房間,快出去,快出去!不然我就要大哭大鬧了。」

「小姐拜託你別鬧了,這怎麼會是妳的屋子,你看這被子就是白色的....」

我頓了頓,揉了揉眼睛,我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看錯了,被子的顏色似乎有一點不大對。

致始至中我都只注意到眼前的這個陌生的女人,沒有仔細注意到自己週遭的環境,我不可能連自己住的地方也搞錯吧?

我轉頭看了眼週遭的環境,這一看嚇出一身冷汗,這才發現雖然格局裝潢跟我住的地方一樣,只不過擺設...似乎都不是原本該有的東西。

我愣了一下,心虛的看向她的眼神,她眼裡的怯意早就已經消失,正盯著我看個不停,看的我還真的有點發慌。

我著急的解釋道:「也許真的有誤會,對不起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跑到你房間,可能是我昨天喝醉了,走錯房間,我這就出去。」

我翻過身拿起公事包,慌忙的退到門口,趕緊將鞋子穿上。

她突然大聲的尖叫道:「救命啊!有色狼又有變態,救命啊!」

我嚇的一邊向門外奔去一邊解釋道:「真的是誤會啊!對不起!」

我慌張的拿起公事包,一不小心撞到了頭,鞋子也沒穿好,跌跌撞撞的打開房門衝了出去。

在走廊上跑了一小段路之後,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回頭看去,幸好他並沒有追出來大喊。

要是她開門大喊,我可能就死定了,一定會被當場當做色狼直接痛毆一頓然後送到派出所,到時候肯定是百口莫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我忽然發現自己有點蠢,怎麼睡了一個晚上,睡的不是自己的床,還跟一個陌生的女人睡了一晚,這是幸運還是不幸?

不過幸好她沒有馬上報警,不然我現在應該是在警察局了,我喘著氣拍了拍胸口。

我看了看手上的時間,現在正好是學生上課,上班族趕著要上班的時間,我的樣子非常的狼狽,渾身都是酒臭味和酸味,頓時惹來不少異樣的眼光。

我趕緊確認了我所在的樓層,這裡的確是二十五樓,我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門前,朝著四周看了看,這才忽然發現原來我就住在他的對面,而兩個房門號碼竟然非常相似。

我尷尬的杵在門口,原來我們住的是 Z096 室而我走錯的是對面的房間 Z098室。

「難怪!」

我咕噥道:「原來這兩個門牌編號長的這麼像,應該是我酒醉所以走錯了,不過我又是怎麼進去的,門不是都會反鎖嗎?」

我趕緊掏出了口袋的鑰匙,打開了房門,一頭撞進了房間,然後趕緊把門帶上。

其實我還真怕待會那個女人衝出來找理論,這種事情真是跳到黃河也說不清。

我將公事包往旁邊隨手一丟,整個人撲倒在床上。

「哥,你回來啦。」 曉柔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你昨天晚上跑去哪裡了?為什麼不回來也不說一聲?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她手扠著腰,一副質問的架勢。

我想我現在應該是漲紅了臉,因為臉現在非常的燙。那種走錯房門還睡了一晚的感覺,讓我羞愧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給埋進去,更不用說把這種丟人現眼的事情給説出口。

「昨天晚上公司有點事情處理,又不小心喝醉了,沒事啦!不用擔心。」我把頭埋在被子裡悶著聲音說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那女的膽子好大 要是我 早就不動聲色 跑去找人來處理了呀...
  • 要是我...我會先把他五花大綁,

    然後戴上「驚聲尖笑」電影裡的鬼面具,先嚇死他~~哈哈

    因為故事裡的女生是粗神經,不過有認出尹燁嵐就是在夜店裡幫助過她的那個人啦!



    李然 於 2012/02/18 12: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