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別走那麼快,等等我啦!」宜靜在後頭氣喘吁吁的追著大喊。

我停下腳步,等她到了我的旁邊,才一邊走一邊說道:「怎麼了?我要趕去學校上課,快要遲到了。之前翹課翹太多,再不去點個名我這學期就要被當掉了。」

「你等我一下下就好了嘛!好不好?」宜靜撒嬌的抱住我的手臂。

「好啦!妳想要做什麼?」 我停下腳步,看著她期待的眼神。

「嘻嘻,這個給你。」 宜靜攤開手掌,掌心上放著一支看起來古色古香的懷錶,錶蓋在陽光的照耀下金光閃閃。

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問道:「妳要送我?為什麼要給我懷錶?」

她神神秘秘的笑了笑,小聲的說道:「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所以我想要把這支別有意義的懷錶送給你。」

我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宜靜家裡開的雖然是鐘錶店,但也兼古董買賣,也算是個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只不過她非常的節儉,還真沒聽過她送過別人什麼東西。

所以聽到她要送我東西,而且看起來還是個價值不斐的懷錶,這就讓我真的感到稀奇,什麼事情讓她願意送我這貴重的東西。

「哇,老天要下紅雨了,鐵公雞竟然還會拔毛耶,哈哈哈。」 我大笑。

「討厭,人家特地送你東西你還笑人家,我生氣了喔!」

「開完笑的啦!」我趕緊哄著她道:「不氣不氣,生氣會長皺紋,長皺紋就會像老太婆喔!」

「你討厭!欠打。」

「哈哈哈,開玩笑的,別打別打,開玩笑啦!」

「哼,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取笑我。」

「不敢了,不敢了。」我揮著雙手求饒。

「好吧!看在今天是特別日子上,本小姐就饒你一命,把手伸出來。」

我將雙手伸了出去,宜靜將懷錶小心翼翼的放到我的手掌上。

看著懷錶擁有質感的錶身,在陽光下淡淡散發著光芒,一種奇怪卻又熟悉的觸感突然的闖進我的心中,那種感覺說不上是什麼,但是卻又似曾相識,就像是...就像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的那種感覺。

「喂!燁嵐,燁嵐。」

「嗯嗯,怎麼了?」我回過神。

宜靜擔心的問道:「你怎麼忽然恍神?是不是哪裡不舒服?還是...在想什麼?」

「沒事。」我笑著說道:「只是忽然覺得這支懷錶很漂亮,一時之間看的入神而已。」

宜靜一聽,頓時開心的不得了,喜孜孜的說道:「我就知道你會喜歡,這支懷錶可是我們爺爺留下來的古董。」

「真的?」我有點無法置信,宜靜竟然會送我這看起來就是價值非凡的東西。

宜靜看著我驚訝的臉,笑嘻嘻的點了點頭。

「不行,這個東西我不能收。」我將她的手舉了起來,將懷錶放回她的手中。

「妳看我已經有手錶了,不能再收你這個東西。」我晃了晃手腕上閃閃發亮的勞力士鑽表。

我怕她看不清楚,還將手錶湊到她眼前,笑著說道:「看到沒有,閃閃發亮的勞力士星辰錶,這可是名牌錶耶,我花了很多錢才買到,帥氣吧!」

「這個我當然知道啊!那又怎樣?」宜靜露出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

「好啦!沒怎樣,我看這種勞力士鑚錶還沒辦法入妳的眼啦!我要去上課了。」

「你等等啦!人家話又還沒說完。」她拉住我的手,接著說道:「你這支手錶還是拿來我家裡修裡的,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妳既然知道,怎麼還送我這個懷錶?」 我停下腳步看著她。

「你那支手錶不是壞掉了嗎?為什麼還一直帶著?」

「剛買沒多久,捨不得丟掉而已,帶著也蠻好看我就懶的拔下來了。」

宜靜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而且,我要給你的這支懷錶,也不是要給你看時間用的。」

「那你送我這支看起來舊舊的懷錶是要做什麼?又不能看時間,送給我裝飾用啊?裝飾的我有啦!就這支壞掉的咩!」

「什麼舊舊的錶?」她表情微怒,臉上顯的通紅。

「你真是沒眼光,這可是古董,是個非常難得的東西,你竟然說它是是舊舊的錶。」

我揮了揮手,「不會吧?你真的把你家古董拿給我?不行不行,這種東西太貴重了,而且我也沒有理由收妳這麼貴重的東西。」

「不行,你一定要收,因為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她大聲的說道。

「啊?今天是九月五日?」 我驚呼。

「對啊!」她點了點頭。

「你讀書讀到變笨了嗎?不會連自己的生日都忘記了吧?哈哈哈」宜靜大笑。

我趕忙辯解道:「我只是沒注意到日期而已,原來今天已經九月五日了。」

「你太呆了,竟然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那你是不是也忘記我的生日啊?」她的口氣突然不懷好意起來。

我心裡一驚,謝謝都還來不急說出口,就趕緊心虛的說道:「當然不會,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你的生日呢?哈哈哈。

我大笑著掩飾自己的心虛,其實還真的不記得是幾號,這還真的有點糟糕,我只大概知道是幾月份而已。

「好啊!那你告訴我,我的生日是幾月幾號呢?」

我心中一驚,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我趕緊急中生智,胡亂瞎掰一番。

「當然是五月了,我還記得你是金牛座,金牛座的人,不但都是美麗大方,溫柔可人,還是最善解人意的星座呢!」

「你說的沒錯,當然是五月了,但是五月幾號啊?」

我心虛的趕緊想要轉移話題,「哈哈哈,對了!你剛剛給我的這個懷錶,不是個古董嗎?要不要跟我說它有什麼意義?」

「呵呵呵,想扯開話題,你皮癢了你,竟然忘記這麼重要的日子,看我怎麼修理你。」宜靜伸出雙手,作勢要捏住我的耳朵。

我連忙向後方閃開,趕緊說道:「我怎麼可能忘記嘛?我只是把他記在我的筆記本裡,好好的收藏起來,這樣打開隨時都會記的你的生日啊!」

她壞笑著說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不然我下次拿給妳看。」

「好吧!姑且相信你一次,要是忘記我的生日,你就慘了。」

「當然不會,當然不會,妳生日我肯定給妳一個大大的驚喜囉!」

「這還差不多,給你。」 她笑的嘴角高高彎起。

這次我倒是沒有再多說什麼,趕緊將宜靜手中的禮物給收了過來,她心滿意足的看著我,輕輕說道:「生日快樂囉!」

「謝謝妳。」

我看著手裡這支懷錶,看的出來已經頗有歷史,因為它的手工樣式和現代的款式有著極為明顯的差異,但是因為保養得宜,所以整體看起宛如新錶,這若是交由國家保管肯定會被列為國寶級的歷史文物。

「你再想什麼啊?」宜靜好奇的問道。

我回過神來,「這支懷錶它還會動嗎?」

宜靜露出了思索的表情,不確定的說道:「很久以前曾經聽我爸說過,這支懷錶有轉動過,不過後來就又不動了。」

「真的嗎?這麼神奇。」

宜靜點了點頭,「我也不知道,這是聽我爸說的,我自己是沒看過它有轉動。」

「所以,要不要轉動還要看它的心情囉?還真是有個性的錶耶。」

「哈哈哈,你白痴喔!它已經是古董了呢!怎麼可能還會轉動,我都覺得我爸他是在唬弄我的,這你也信喔?」

「我信啊!只要是妳說的話我都相信。」我看著她。

她的臉頰微微的紅了起來,嘴角帶著笑意,眼睛笑的彎彎的就像小小的月牙,一時之間我竟然看的入迷。

「看什麼?沒看過美女在笑嗎?」她抬起頭笑著說道。

這下反而換我不好意思,尷尬的說道:「對了,你說這支手錶是古董,那它一定有什麼歷史故事或者來歷吧?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宜靜擔憂的問道:「你不是要來不急去上課了?還有時間聽我講故事,不怕被教授給當掉嗎?」

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親暱的捏了她的鼻子一下,「早就來不急了,沒關係!我先請其他同學幫我簽名了!」

她自責的低下頭,帶著歉意說道:「對不起,我讓你沒趕上上課時間。」

我不捨的摟住她說道:「是我要留下的不關你的事情,但是如果你故事說的不精采的話,我可以好好的懲罰你一下了。」

她抬起頭甜甜一笑,說道:「好。」

宜靜家裡開鐘表行已經有百年的歷史,算是家族的產業,從她祖先播遷來台到她這代已經算是第四代,依然堅持著鐘錶這個行業。

只不過當年從大陸播遷來台的時候,宜靜的祖先趁著動亂,靠著與軍閥的關係從大陸嶄轉運回了不少價值不匪的古董寶物,也成了現在她們除鐘錶這個行業以外也兼古董的鑑定和買賣。

所以每次到宜靜家裡,我總是可以從玫玉那裡聽到許多不同古物的故事,譬如青花瓷、琉鑫銅、同心結、香妃硯,每一個古董的背後,都有著一個屬於它唯一而且獨特的故事,這也成為我和宜靜閒聊時的話題。

我想這支古錶應該也是不例外吧!在它的背後,應該也有一個屬於它,獨特而唯一的故事。

懷錶這種精密的近代工藝品,古董的年代一般來說都不是很久遠,可以稱做古董的少之又少,可遇而不可求,所以蒐藏的人就更加稀少。

但是若是出現一支可以稱做古董的錶,肯定是價值非凡,只要是識貨的人都巴不得可以擁有。

人類開始普遍使用手錶的時間,也不過才短短的一百多年而已,算是非常近代的事情,但是如過是懷錶,那就可以追朔到四、五百年前的貴族。

一邊走著我一邊問道:「這支懷錶看起來還蠻精細的,妳不跟我說說這知懷錶從哪裡來的?」

她忽然害羞起來,「我媽給我的,不過這是我阿公的遺物。」

我嚇了一跳,「對喔!你剛剛有說這是,妳阿公的遺物?」

她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爸遵循了阿公的遺願,將這支懷錶送給最愛他,願意跟他廝守到老的人,我媽後來就給了我。」

「所以妳把妳們家傳的古董拿來送給我?這可不行。」我連忙將懷錶塞回去宜靜的手裡。

她將手縮了回去,「為什麼不行?這是送你的生日禮物。」

「這是你阿公的遺物,又是父母的定情之物,對妳來說是非常貴重的寶物,妳把它送給我,我覺得不太好。

我接著繼續說道:「況且,這個對妳母親來說應該是非常有意義的東西,如果被她知道妳把這麼貴重的東西當作禮物送給別人,肯定會氣到晚上睡不著覺。」

宜靜笑了笑,說道:「你不用擔心,這支懷錶我媽已經把它送給了我,所以現在他是我的東西。」

「真的?」我不敢置信的問道:「妳將這支懷錶送給我,真的不會被你父母責罵嗎?」

宜靜笑了笑,「當然不會。」

我還是不放心的問道:「真的嗎?為什麼?」

「這就是我現在要跟你說的故事。」宜靜俏皮的一笑,開始訴說關於這支懷錶背後的美麗故事,她陪著我走著晃著,慢慢的走向學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背後到底是怎樣的一段美麗故事呢??
  • 這個要請小蝦幫忙發揮一下咯~~哈哈哈~~

    李然 於 2012/02/25 19: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