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吃完大餐又買一個小蛋糕在餐廳裡幫曉柔慶生,似乎惹來一堆雄性動物忌妒的眼光,從他們的眼神中我可以看見,他們眼裡熊熊燃燒著妒忌的火燄。

曉柔平常出門或者上課,都是簡簡單安一條牛仔褲搭配一件襯衫,再戴個大大的厚重眼鏡然後綁個馬尾,就這樣出門一整天。整體來說,就是那種走在路上不會被注意,就算被注意也會被馬上忘記的那一型。

昨晚也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穿起小洋裝,然後在臉上塗塗抹抹還擦了口紅,放下馬尾在頭髮上別了個大大的蝴蝶結,甜甜一校笑,頓時搖身一變成了一位甜美可愛的小公主。

尤其是她的皮膚又是非常白皙的那種,穿起小洋裝露出修長美腿的她,頓時吸引了一堆雄性動物的眼光,走在路上我都覺得被灼灼的目光次的後背生疼。

道是曉柔就像沒感覺一樣,吃完飯看完電影拉著我繼續「續攤」逛夜市和百貨公司,說真的台中什麼最多?就是夜市和百貨公司最多。

昨天一路從夢時代廣場逛到廣三SOGO,逛完之後又接著去新光三越和最近才開的大遠百,最後又將逢甲夜市走了個遍,我的兩隻腿都軟了,卻還是看見曉柔蹦蹦跳跳一點都不累的感覺。

所以為了彌補昨天的操勞過度和睡眠不足,我一覺睡到中午才醒過來,醒來的時候曉柔已經出門跟她的同學們慶生,只剩下我一個人。

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我嘆了聲氣,還真的是有夠荒唐,昨天出門時聽到清潔阿姨的埋怨,才知道原來自己做了那麼多糗事,真是恨不得可以找個地洞躲起來。

這也就算了,更丟臉的是,我偏偏竟然還迷迷糊糊闖入別的女生的屋子睡了一夜,幸好沒發生其他不該發生的事情,只是做了一整夜的惡夢。

我走到書桌旁拉開底層的抽屜,拿出放在抽屜角落旁看起來不顯眼的黑色小盒子,慢慢打開來取出放在裡頭許久不見的懷錶。

這支懷錶出現在我的夢裡,也許是因為怪我把它冷落太久了,所以才做了個恐怖的惡夢吧!

看著手裡的這支懷錶,就又不禁讓我想起鎖在心底的那份記憶,曾經擁有的那一段快樂的時間和感情。

這是一支作工非常精細的懷錶,除了錶蓋是用純金打造之外,錶面周圍並不是用金屬製成,而是用一種類似玉石的材質,精工打磨而成。

在周圍錶面上紋刻著細小而繁複的花紋,每一個花瓣都栩栩如生而錶帶的部份也是用黃金打造,散發著一種古樸的卻又輝煌的奢侈氣息。

這不知道這是哪個年代皇室的工藝製品,年代雖然已經很久遠,但是似乎依舊不減它當年叱吒風雲的風采,只是卻被我藏在陰暗的抽屜角落裡好一段時間。

錶面明亮的反射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但無論用任何的角度看錶上的時間,鏡面上卻總是會有一總模糊的奇異感覺,就像是鏡面起了一層白色霧氣一般。

如果只是從這支懷錶的外表來看,絕對看不出來他是支古董,也絕對不會有人相信,這支懷錶已經有百年的歷史。

我輕輕的撫摸著手錶,那冰涼的錶身帶著一種安定人心的作用,在每一次我感到心煩意亂的時候,安定我煩躁的心情。

我從抽屜裡頭抽出一張專門用來擦拭鏡面的絨布,在懷錶的鏡面上來回輕輕擦拭,嘗試著擦去那層霧霧的模糊感,但後來卻發現好像是徒勞無功,因為那層白色霧氣的感覺看來是在錶鏡的內面。

我忽然有點後悔,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懷錶會變成這個樣子?但是我猜想應該是懷錶放在抽屜底下太久,而屋裡又太過潮濕,所以導致手錶內受潮產生了一層有霧氣的現象,看著這支懷錶不禁被自己的迷糊感到歉疚,這可是宜靜生前送我的最寶貴的禮物。

「咦?哥,你怎麼還在家?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啦?」

曉柔推開門一看見我坐在桌子前,就在門口大聲的嚷嚷,整個走廊都是曉柔的說話時的迴音。

我趕緊回道:「今天是禮拜天啊!本來就不用上班了。」

曉柔將高跟鞋踢到了一邊,包包隨手一丟,整個人撲倒在沙發上,笑嘻嘻的看著我說道:「那還真難得呢!你總算有假日不加班的時候了,我還以為你這工作狂應該又會跑去公司工作了。」

我笑了笑,「妳呢?今天不是約好跟同學要去慶生,怎麼這麼早就又跑回來了?」

「不早啦!也就跟一些比較常聯絡的同學吃個飯而已,不過收到好多禮物。」

「你看我的禮物。」 曉柔開始翻出包包和袋子裡的一堆禮品,高興的開始數著他的戰利品。

「對了,晚上還有另外一群的姐妹,要幫我慶生呢!哥,你要不要去啊?」

我揮了揮手,一邊將手裡的懷錶放進小盒子裡頭,「不用了,那都是妳的好朋友,去了我也尷尬,妳玩的開心就好了。」

曉柔好奇的看著我手上的東西,突然問道:「哥,等一等,你那盒子裡是什麼東西啊?讓我看看好不好?」

我心裡一驚,趕緊打開抽屜將盒子放回角落,「也沒什麼?不過是一支懷錶而已。」

曉柔靠了過來懷好意的說道:「懷錶?金色的耶...好像很漂亮耶!是新買的懷錶嗎?」

我趕忙揮著雙手說道:「不是,不是…是朋友送給我的。妳晚上不是還要去慶生,先去休息一下。」

「你別擔心,先告訴我是誰這麼好,送懷錶給你的啊?我怎麼都沒聽你說?是不是對面那個女生啊?借我看借我看。」

曉柔突然伸出手拉開我身前的抽屜,我還來不及阻止,就被她動作迅速的將小盒子拿了過去。

「王曉柔,快點把東西還給我。」

我衝了過去伸出手來奮力要搶過曉柔手裡的盒子,她卻將手伸得老長老長,一邊跑一邊笑著和我在房間裡頭追逐起來。

費了好大一番功夫,總算從這小妮子的手上奪回我寶貴的懷錶盒子,但是雖然我奪回了盒子,曉柔卻拉著我開始撒嬌耍賴哀求起來,最後我還是順了她的意,打開盒子拿出懷錶放到她的眼前。

曉柔的眼睛一亮,驚喜的大叫道:「哇!哥,妳朋友真是大手筆,這是...黃金耶。」

曉柔一把拿起放在桌上的懷錶,瞪著大眼看著金澄澄的懷錶,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天哪!這支懷錶光是黃金就不知道幾兩重了,沒有十萬也有百萬了吧!」

「喂,小心一點拿不要摔下去了,這件懷錶可是我的寶貝。」我趕緊伸過手要去拿過懷錶,怕曉柔一個不小心將懷錶掉下去。

「好啦!我會小心啦!」她揮開我的手,將懷錶拿到她的眼前。

突然他咦了一聲,問道:「哥,這支懷錶看起來不像是新的東西呢?怎麼看起來好像有點舊舊的?」

「什麼舊舊的,它可是一件古董,是宜靜留下來給我的東西。」 我不高興的說道。

曉柔看我的表情有點奇怪,小聲的問道:「宜靜?是大學的時候曾經交往的那個女生嗎?」

我點了點頭,將懷錶從曉柔手上拿了過來,情緒有點低落的說道:「每次看到這支懷錶,就會讓我想起曾經交往的過去,還有那些回憶,這是她唯一留下來在我身邊的東西。」

我輕輕掀開錶蓋,摸了摸鏡面,說道:「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錶裡面似乎有水氣的樣子,有時候看起來會特別的霧,看不太清楚裡面的時間。」

曉柔伸出手說道:「哥,讓我看看吧!也許有辦法幫你處理。」

曉柔接過手錶,一臉認真的拿著懷錶東瞧瞧西看看,不知道是有看出什麼名堂還是只是裝模作樣。

突然,曉柔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大喊一聲:「哥,你這支手錶上面竟然還有天干和地支,你有沒有發現。」

我訝異了一下,這支懷錶放在我身上已經好久,也沒什麼去研究它,只知道上面有許多花紋和一些看不懂的文字而已。

「什麼天干和地支,就是一些花紋罷了吧!」

曉柔指了指懷錶側邊週圍,說道:「你看側邊這圈是天干和地支與十二時辰穩穩相配,看起來像是一般的組合,但是我又覺得好像不是這麼簡單而已。

我拿過懷錶想要看清楚上面刻什麼東西,但是看不清楚,所以用手摸了摸側邊上刻的紋路,問道:「妳說這是天干和地支?」

「應該是天干和地支沒錯,哥,你不會不相信我說的吧?」

我好不容易才看清側邊一圈紋路有點不一樣,花紋中又多了一些細小的東西,但是實在太細小,看不清楚也看不太懂。

「這個鬼畫符的字是天干和地支?天干地支不是應該是甲、乙、丙、丁這種東西?」

曉柔瞥了我一眼,「哥,這是古文的寫法,不是漢字,這麼簡單的常識你看不出來喔?」

我傻眼,「常識…妳以為大家都跟妳一樣,在研究那些沒人看的懂得東西啊!我學的是貿易管理,現在做的也是貿易進口類的東西,怎麼會看的懂這種什麼古文。」

我伸出手指敲了敲曉柔的頭說道:「這種東西也就只有你們在研究考古學的人才看的懂吧?」

曉柔吐了吐舌頭,偷笑著説道:「所以我比哥哥聰明,你妹妹是個天才,嘻嘻。」

「是是是,妳是個大天才,非常的棒。」 我比了個讚手勢。

「但是我有個疑問?」我摸了摸懷錶的周圍,「為什麼我發現這些花紋上有些不同,上面的古文有的是凸的,有的卻是凹的,要不是我使力壓下去看見手上陷下去的痕跡還真的沒發現。」

「那是陰刻跟明刻,我猜這支懷錶有可能是古代的時候用來做為祭祀或者皇親貴族的陪葬品。」

聽曉柔這麼一說,我愣了一會兒,這支懷錶在我身邊這麼久,我只從宜靜那裡聽過關於這支懷錶的故事,但是現在我才發現,我對這懷錶的來歷卻是一點也不了解。

曉柔突然將臉湊了過來,拉著我手臂撒嬌的叫了一聲,「哥」

我嚇了一跳,每當曉柔開始撒嬌的時候,就一定又有什麼事情要求,從小時候到長這麼大了,她沒次都是跟我用這一招。

 「幹麻?不要用那種水汪汪大眼看著我,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就好了?」

「我就知道哥你最疼我了。」 她笑的非常的狡詐,

「你這支懷錶平常應該也是收著吧?所以借給我幾天好不好?」

我忽然感到背脊一陣發冷,我忘記自己的老妹在學校學的就是考古學,對一些古董特別有興趣,但這種興趣卻類似學生物的人要解剖青蛙的道理,像要研究個透徹一樣。

我感到一陣心驚膽跳,我好像看到手上的這支古董錶,會像是手術檯上的青蛙一樣,雙手雙腳開開,露出了白皙皙的肚皮躺在手術台上,解剖刀正緩緩的準備切開牠白嫩嫩的肚皮。

「哥,你在發什麼呆?妳到嗲不答應人家啦?就借個幾天就好了。」

我嚇了一跳,回過神來,「什麼...什麼東西好不好?」

「我剛剛問你妳都沒有在聽,你這個懷錶借我帶去學校幾天啦!我想要研究一下它側邊的這些古文字出至哪個朝代,我保證不會把它用壞。」

我忽然開始後悔不應該讓曉柔看見我手上有這麼一支古董懷錶,她可是個古文物迷,肯定會纏著我不放。

「好嘛,好嘛!教授看到這個一定會誇獎我的。」

曉柔的要求讓我現在可是感到心驚膽跳,突然我靈光一閃,想到一個藉口推拖,立刻笑著說道:「這支懷錶我想要先找人看看可不可以修理,妳看這裡面不知道為什麼都白茫茫一片。

曉柔懷疑的將臉湊過來,我將錶面換了幾個方向,指著鏡面上指了指有點霧霧發白的地方。

「真的有耶!」曉柔將懷錶拿了過去,看了老半天。

「是啊!一開始沒注意到,我最近也才剛發現。」

「哥,你這個應該是因為長時間放置在溼氣重的地方,所以才導致懷錶內有霧氣產生,只不過奇怪的是其他的地方都沒有銹蝕的恆痕跡。」

我將懷錶從曉柔手上拿了過來,從抽屜裡抽出一張專門擦拭鏡面的絨布,將整支懷錶小心翼翼的擦拭一遍,然後再放回了小盒子中。

「哥,你這樣用布擦外圍應該是沒什麼用,你這個可能要拿去給專門修手錶的鐘錶店看看,應該有辦法可以幫你把錶內面的白霧給處理掉。」

我嚇了一跳,將錶拿去鐘錶店修理,我可是有著不愉快的記憶,想起來都有點心痛。

曉柔看見我異樣的表情,伸出手說道:「不然你將懷錶給我,我可以找人幫你處理喔!」

我嚇了一跳,將懷錶給妳,根本就是拿肉包子打狗,就算回的來也可能變的不完整了。

我趕緊看了看手上的時間,「時間差不多了,妳晚上不是還要出門去慶生嗎?再不趕快去準備,可能會來不急喔!」

曉柔不死心的說道:「那你先將懷錶借給我。」

「等妳回來再說,我再想看看要不要借給妳,好不好?」

「不行,你一定要借給人家啦!」曉柔一盧起來,真的我也受不了。

「好啦,好啦!我再想看看。」

「這是你自己說的喔!晚上回來的時候,你可要將懷錶借給我,不准賴皮。」

「好啦!好啦!妳快點去準備,妳今天是壽星,不要讓妳的朋友們等太久。」

曉柔依依不捨的又看了我手上的古董懷錶幾眼,這才趕緊補了一下妝,背起包包趕緊連奔帶跑飛奔出去。

我總算鬆了一口氣,要是繼續給曉柔纏下去,這支懷錶馬上就會消失在我的眼前,到時候我一定會欲哭無淚。

「最近一定是太忙,不然怎麼會忘記曉柔在讀考古學這件事情,下次要注意一點。」我一邊看著懷錶一邊自言自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真幸運   馬上就看到了!!
  • @@我都忘記了今天有發文了,看到小蝦擬的留言我才忽然想到!!

    我是用自動預約發文啦XD

    使用Windows Live Writer離線編輯,在預約時間,蝦蝦要不要用?

    李然 於 2012/02/25 19:12 回覆

  • love5301314
  • 字體好像有點怪,我看起來會忽大忽小,可以改一下嗎?

    追下一集~~~
  • 謝謝你的提醒@@

    我會盡快將文章的格式修改一下,感謝^______^

    李然 於 2012/02/27 22: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