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彩燈球五光十色的不停旋轉環繞,炫目的白色燈光不斷的閃動,搖滾的電音舞曲音浪瘋狂的衝擊著每個人的神經。

一走出包廂,阿倫立刻將我拉到一邊,靠在我耳邊大聲說道:「我們先去買個東西回來吃要不要?反正他們人應該還沒到,我們再這附近買一買就趕快回來,你覺得怎麼樣?」

「拜託,別鬧了!林總都說人就快要到了,等人來我們再找時間去買就好了吧!」

阿倫敲了敲手錶上的時間,「這是要等到幾點?我連東西都還沒吃就陪著你來這裡了,現在都快要餓死了,你總不能看做兄弟的活生生的餓死吧?先去買個東西吃而已不會那麼剛好啦!」

「你就等等吧!客戶也許已經快要來了,如果我們這一離開,大客戶又剛好來了,我們倆個肯定會被林總罵翻,回去可就不是一句肚子餓去找食物可以解決的了。」

阿倫的眉毛擰的皺成一團,我最後還是不忍心,只好說道:「不然這裡外頭有在賣一些吃的東西,你不要跑太遠,在外頭邊吃東西邊幫我注意一下林總的車子是不是已經來到。」

阿倫捶了我一拳說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讓兄弟肚子餓不管,我等等再幫你買一份,你要吃什麼?」

我揮了揮手,「不用了,你快點去買一買吃完辦正事,我很怕他們突然就來了。」

阿倫比了個OK的手勢,迅速的小跑了出去,還不小心撞到了幾個年輕的女孩子,我看他是餓翻,恨不得立刻多生兩條腿衝出去。

隨著節奏快速跳動的電音舞曲,我望了望不遠處舞池裡頭穿著清涼的辣妹們,擺動著性感的姿勢和撩人的軀體,型男們則隨著閃動的燈光瘋狂搖晃著腦袋,我又看了看自己,一身白襯衫黑領帶,還真是十足的與這種場合不協調。

我抬起頭看了看前方的入口處,依然沒有出現林總說的大客戶的身影,上了一整天的班,我不禁疲憊的打了個大呵欠。

也許真的累了,在這種嘈雜的環境裡,明知道客戶半小時內就會到達,我竟然還打起盹來。

直到突然感覺有人靠在我的耳邊輕輕哈了一口氣,帶著嬌嗲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邊,我才嚇了一跳,立刻睜開眼睛。

「帥哥,你有空嗎?怎麼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呢?」

那甜膩的嗓音,讓人心情一陣酥軟,我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一雙細白的修長美腿,穿著性感的黑色蕾絲邊吊帶襪展現在我的眼前,黑與白的對比在舞廳裡燈光的刺激下,顯得更加擁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我的視線順著她腳下踩著的閃閃發亮的十吋高跟鞋,沿著她的纖長美腿,慢慢的將視線向上看去。

那雙美腿真的是可以勾起任何男人最原始慾火,雪白又纖細美腿,肌膚吹彈可破,尤其是當我的視線到達她微微露出半邊臀部的超短熱褲時,整個心臟撲通撲通狂跳起來。

我立刻縮回了視線,低下頭繼續假裝在打盹。

她輕笑了一聲,又在我耳邊輕輕說道:「你好可愛呢!還會不好意思。」

我不想理睬她,這種撘訕的事情,在這裡等待那位大客戶的時間裡,我已經遇到了數個年輕女孩的搭訕了。

對男人來說,這裡是把馬子搞一夜情的好地方;對女人來說,這裡是吊凱子找帥哥的好地方,各取所需,願者上鉤。

可惜我不是來把妹,也不是來被當凱子,更不是來尋歡作樂放鬆心情的,因為我還在等待客戶。

我只是個小小的企劃經理,受到上級長官的命令提前來就位開包廂,等待那位總經理再三叮嚀,絕對不可以怠慢,絕對不可以得罪的超級大客戶。

所以,我沒有心情也沒有心思接受其他正妹的搭訕,我無法想像如果不小心剛好被總經理嘴中的大客戶給撞見我在把妹,那後果一定不堪設想,可能回去公司就會被冠上一個怠忽職守的罪名了。

因此,每次的搭訕我只能假裝若無其事的走開,或者假裝不理不睬,更甚至我會繃著臉揮一揮手示意他們走開。

但是我忽然發現這樣子好像造成了反效果,過來搭訕的女孩子一個比一個性感一個比一個還火辣,而且更加的大膽。我不禁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成了她們比賽看誰可以搭訕成功的目標。

本來以為找個比較沒人的吧檯角落,不但可以避開那些花痴又可以直接一眼就看到出入口的狀況,但是卻沒有想到還是有女人走了過來,而且還是在她靠在我耳際上的時候我才驚醒發現,為了避免尷尬,我只能低著頭不加以理睬。

可是她卻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主動,挑逗的靠在我耳邊嬌滴滴的說道:「你不要假裝嘛,幹麻不理會人家嘛?是不是害羞了,呵呵。」

我鎮靜的一動也不動,依然假裝著閉著眼睛,只是希望她可以識趣一點的離開,去找其他的男人。

卻完全沒想到,她竟然伸出雙手環抱住我的脖子,整個人貼再我的臉龐,挑逗似的在我耳邊吹了口氣,嗲聲道:「弟弟,今天晚上可以陪我嗎?」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立刻睜開了眼睛,卻一不小心看見她露出乳溝裡的鮮紅葡萄,我感覺自己好像被雷打中,腦中頓時閃過一陣空白,呆愣了好幾秒。

她看著我楞住的呆頭畫面,不禁吃吃的笑了起來,「你好可愛喔!那你今天就是我的人了喔!」

她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一手搭在了我的脖子上,隨著節奏扭動著身體,豐滿的身軀緊緊的貼住我的身體,另一手則不安分的朝著我的褲檔輕輕的摸索下去。

我一個冷顫,從腦袋空白之中回過神來,推開這個莫名奇妙的女人 ,不高興的說道:「你在做什麼?」

她靦腆的一笑,又要湊過來,我立刻伸出雙手說道:「不要過來,妳要說什麼站在那邊說就好了。」

她的聲音忽然變的幽怨起來,忽然兩三顆淚水從臉頰滑落下去,哽咽的說道:「你不要我了嗎?是不是因為你愛上其他的女人,所以就不要我了?」

她伸出纖長的手指,指著我哭著大喊:「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愛你,你卻要這樣子對待我?我做錯什麼事情,你要這樣子絕情得拋下我?」

吧檯附近的客人,都被那女人的舉動和聲音給吸引了注意力,視線紛紛的看了過來,我慌張的揮著手說道:「對...對不起,妳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根本就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知道我不夠好,所以你才想要在去找其他女人,但是我真的還愛你啊!」她的眼淚不斷的滴落,讓人看起來楚楚可憐。

附近的人群都投來了異樣的眼光,從原本的疑惑變成了後來的鄙視,我忽然覺得非常的尷尬,也許我被誤認了,但更糟的是週遭的人也誤會了。

她撲過來哭著將頭埋在我的胸口上,雙手緊緊抱著我,我一時之間僵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站著,任由她把我給抱住。

過了好一會之後,她的哭聲漸漸止住我才輕聲的說道:「小姐,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我根本就沒見過妳,妳真的認錯人了,請你不要再這樣子了。」

她將頭抬了起來,靠在我的耳朵旁邊說道:「我叫做小楨,你現在不就認識我了,抱我。」

我愣住了,原來這才不是什麼認錯人,到頭來這還是撘訕,雖然是自己送上來的美女,但是好死不死的是我真的不是來玩的,想起老總要我在這裡等公司的客人,我立刻推開了黏在他身上的火辣美女。

她靦腆一笑,嗲嗲的說道:「不要拒絕人家嘛!我第一眼就被你吸引住了,人家就是要你嘛。」她一邊說著,雪白的雙臂又要將我圈入她的懷抱之中。

我第一次覺得,原來說女人變臉跟翻書一樣快,應該指的就是現在這種狀況吧!

我慌忙的向旁邊一閃,揮著手說道:「不...不用了,我今天沒有空,我不是來這裡玩的,真的不用了。」

「可是,人家想要...想要你耶...你不想要人家嗎?」她撩了撩頭髮,擺出了一個非常性感的姿勢,豐滿的胸部彷彿就像是要呼之欲出。

原本就已經少的不能少的上衣,呼之欲出的雪白的胸部,在她輕輕一扯之下,偷偷的蹦出了鮮紅欲滴的葡萄,我嚇了一跳,但是褲檔卻很不爭氣的雄赳赳鼓了起來。

要說不心動是不可能,要說沒反應更是不可能。我可是一個健健康康的大男人,任由一個美女不斷的挑逗,如果沒反應我可能就要去看醫生了。

她嬌笑著湊了上來,說道:「你看你身體都這麼老實了,嘴皮子還這麼硬,你們男人都是這麼壞,只會欺負女孩子。」

「不...不是,你誤會了。」我趕緊把她推離身邊。

我整張臉尷尬的從脖子紅到了耳根,真想立刻找個洞鑽進去,要不是老總要他在這裡等人,我寧願待在包廂裡發呆看報紙,也不願意像現在窘得要命。

她似乎還不死心,不知道是喝了太多酒還是喀了藥,一副就是大野狼看像小肥羊的表情,被我推開好幾次之後,這一次竟然一把撲了過來,抱著我的脖子,胡亂地親吻起來。

我慌張地掰開她的雙手,慌亂的一頭跑進了舞池裡頭,橫衝直撞的朝著人群裡擠去,現在我只要可以擺脫那個女人我就心滿意足了。

看著我逃也似的鑽進舞池裡頭,她愣了一下,隨即嬌笑了一會兒,目光朝著舞池裡頭看了幾眼,踏著高跟鞋走了開去。

舞池裡頭許多年輕的帥哥辣妹渾然忘我的隨著音浪扭腰擺臀,享受著瘋狂電音舞曲的高潮快感,更多的卻是瘋狂的搖頭吶喊,看起來似乎是嗑了藥丸。

我搖了搖頭,年輕不懂事的時候只為了尋找刺激,有時候都會做出,自己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的事情。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時間,嚇了一跳,被那個女人一鬧我都忘記自己在等人了。

我趕緊辨明了方向朝著另一側的出口擠去,只希望不要耽擱到老總的事情才好,要是搞砸了,我可能就回去等著備懲處了。

我站在舞池的出口旁朝著外頭左右探了探,確定那個女人不在附近之後,才稍微安心下來,突然身後不知道被誰推了一下,重心不穩的叢舞池裡跌了出去,迎面撞上了走過來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ulia
  • 可惜偶不會吹口哨...寫得很棒^^
  • 謝謝你的鼓勵和加油^^

    李然 於 2012/01/29 18:04 回覆

  • 楊小蝦
  • 小草你不要虧我拉   

    你說的"功力"應該是寫色情白濫文的功力 哇哈哈哈....

    我要來追下一章嘞~~~^___^
  • 那我要努力一下,

    啊!最近腦袋都便秘,靈感要用力很久才會出來...

    李然 於 2012/01/31 09: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