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柔這小妮子總算出門去參加她的慶生舞會,我看著手上的懷錶,被曉柔一提醒,我忽然也很好奇這支懷錶到底是屬於哪一個年代。

看著錶面那層薄霧的模糊感,我伸出手指頭細細摸著,冰冰涼涼的觸感,摸起來很舒服,也不知道是因為材質的關係,還是因為錶內那層水氣的原因。

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還是很想要將懷錶內的白色水氣處理掉,但是我又不想將懷錶拿去鐘錶店修理,這種樣式更加古老的手工藝精品,這個年代恐怕已經沒有人可以保證在完全不毀損壞懷錶的情況下,將錶面的白色霧氣處理掉。

我看著手裡的懷錶思考了好久,遲遲沒有辦法下決定。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還是大學生的那些年的慘痛記憶。

記得還在唸大學的時候,曾經送修一支勞力士的石英機械錶,也是因為手錶鏡面內水氣跑進去,讓錶面染上了一層白白的薄霧。

每一次抬起手來看時間,都要看個好幾次才可以看的清楚,而且只要是待在燈光昏暗的地方,更是不要說看清楚時間,只能看到一層水氣。

大學的時候愛慕虛榮,比較愛在同學之間愛現,省吃儉用加上打工,好不容易才買下一支大概三萬元左右的勞力士石英機械錶。

但是才戴著沒有多久,就因為我不小心淋著了雨,所以讓這支手錶的錶內蒙上了一股白茫茫的水氣,再也看不清錶上的時間,最後決定將它送去鐘錶店維修。

雖然依舊沒有修好,但也因此讓我遇見了她。

將近一年了,這支手錶的所有記憶,靜靜的被我收藏在收納櫃裡,是我遇見她最珍貴的回憶。

......

記得升上大學二年級那一年,因為比較愛現,省吃儉用將好不容易打工存的錢,高高興興的統統拿去買了勞力士手錶。

結果因為某次的大雨,把傘借給了其他系所的女孩子,自己淋著雨回家成了落湯雞不打緊,卻沒想到過沒幾天新買的錶竟然起了薄薄一層水氣。

我緊張的不得了,回到家裡東翻西找的找保固書,最後才想到保固證明書已經隨著盒子,被我扔進了垃圾車的肚子裡。

一時間真的是欲哭無淚,沒事逞什麼英雄,逞英雄也就算了,我竟然還傻到把保固書跟著丟了,這下找誰保固維修去。

但是若不將這支辛苦存錢買來的手錶維修,有感到非常的不甘心,畢竟這支錶是存錢存很久才買來。

看著整個鏡面白茫茫一片,就像是開車時遇到大霧,伸手不見五指能見度是零,只能夠聽到指針跟秒針輕微的滴答細響,想一想真的很不甘願。

曉柔知道後,還在一旁說道:「誰叫你要逞英雄,搭訕女同學還把傘借給別人,自己淋大雨回來,結果發高燒在床上躺了好幾天,要不是我發現你睡著的時候高燒昏迷,我真的很擔心你會不會不醒人事。」

曉柔嘆了口氣,「如果哥你不想把錶送去修理的話,不然我上網找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試試看,好不好?」

我考慮了一下,點了點頭,「也好,妳幫我查看看,有沒有什麼簡單的方法可以自己處理。」

曉柔走到電腦桌前,特地幫我上網搜尋之後,順便在入口網站的「知識+」提出了發問,希望可以依靠網友提出的辦法解決我手錶的問題。

拜網路無國界速度之賜,很快的就有網友們給予了回應,老妹坐在電腦前滾著滑鼠大喊道:「有了,有了!哥,還蠻多人回應,你的爛錶有救了。」

「爛錶…」

我有點愣住,沒好氣的看著曉柔說道:「好歹他身價也有三萬多好不好,被妳說的一文不值的樣子。」

「好啦,好啦!用沒三天就壞掉差不多可以冠上重看不重用了。」

「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有方法幫你處理你手錶裡的水氣了,你可要好好感謝我。」 她興奮的說道。

「真的嗎?找到什麼好方法?妳確定真的有效嗎?可別真的把手錶給用壞了。」

曉柔拍著胸部信誓旦旦的保證著說道:「安啦!會回答的人,代表他們都有相同的經驗啊!所以我們可以安心的試試看啦!」

雖然看她一副胸有成竹,但是我還是覺得有點無法相信,心底總覺得有點害怕。

曉柔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交給你老妹就對了,保證藥到病除。

她自信滿滿的將手伸到我的面前,說道:「哥,快點把手錶給我吧!」

我半信半疑的將懷錶放到了她的手上,語帶擔心的說道:「小心一點,這支手錶很貴的。」

「放心,放心啦!」

曉柔接過手錶之後,將懷錶放在桌子上,走進廚房拿了一包鹽巴出來,又從桌子底下抽出了平常使用的保鮮膜。

「哥,你幫我拿一個盤子出來好不好,我要可以微波的那一種,不要塑膠盤子。」

我愣了 一下,不知道曉柔要準備這些東西做什麼,但我還是立刻 到廚房找了一個微波盤出來。

微波盤、保鮮膜、鹽巴該準備的東西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我充滿困惑的看著曉柔準備這些東西不知道要做什麼?

曉柔手腳俐落的抽了幾張紙巾將手錶包了好幾層之後,將懷錶放進盤子裡,動作迅速的包上一層保鮮膜。

她高興的拍了拍手,喊道:「大功告成,準備進行下一步驟,我們開始進行,爛錶拯救大作戰。」 

我差一點將開水給噴出來,看來曉柔對我這支新買沒有多久的新手錶非常的有偏見啊!

曉柔動作迅速的將裝有懷錶的盤子,再封了一層保鮮膜之後,將盤子放進微波爐內,並且將微波爐設定時間為三十分鐘後, 就要將門關上。

我慌忙的阻止她的下一個動作,「等…等一下」

我拉住曉柔即將關上微波爐門的那隻手,連忙出聲道:「你要幹什麼?」

曉柔的動作停在半空之中,不解的轉過頭,「我要將它微波啊!你不是看到了?怎麼了?」

「妳…妳要把懷錶,拿進去微波爐裡面…微波…」

曉柔點了點頭,「對啊,怎麼了?應該沒有什麼地方漏掉吧?

我不禁哀號了一聲, 「老妹,你到底在網路上查到些什麼啊?」

「妳先等等,先等等。」我趕緊將盤子從微波爐裡拿出來。

「妳先告訴我妳在網路上查到什麼東西?我們討論一下,再來看看用哪一種方式比較適合。」

「喔!」曉柔點了點頭。

伸出手指頭,一邊比著手指一邊說道:「吹風機、微波爐、烤箱、在陽光曝曬法和使用乾燥劑掩埋。」

她又跑到電腦前看了看,說道:「目前回覆的有這幾種,其他的看起來都不太適合,我就不唸了,但是這些已經夠用了啦。」

聽到曉柔念的這些東西,愈聽我的臉色愈糟,這些方法真的可以將我這支手錶裡的水氣清除掉嗎?

曉柔看了看我臉色有點糟糕,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沒關係,老哥你不喜歡的話,網路上網友還有提供很多的方法,我們可以試試看下一個,不然用烤箱好了…」

我忽然有暈倒的衝動,這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吧? 學哲學的人不是都比較會進行思考嗎?用微波爐烤手錶一點都不合乎邏輯啊!

我一把拉過曉柔坐在我的旁邊,伸出手背摸了摸她的額頭,說道:「曉柔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有沒有發燒?」

曉柔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說道:「沒有啊!我最近好的很,而且我已經推甄上大學了,所以就不用準備聯考,這陣子還蠻輕鬆的。」

「那應該沒有問題啊?還是最近壓力太大了?妳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沒有辦法解決,說出來給哥聽,哥一定會幫妳的。」

「沒事啦!哥。」曉柔撒嬌的靠在我身邊。

「沒事就好,我還想說微波爐、烤箱這是拿來烤食物的才對,你怎麼會把它用來烤我的手錶。」

「是啊,怎麼了?」曉柔抬起頭,臉上擺著一付困惑的表情。

我忽然發現自己的這個妹妹,好像有點傻大姐個性,還真不是普通的粗線條。

我將手錶外層的保鮮膜拆掉,無奈的說道:「可是這是手錶耶!如果真的使用微波爐、烤箱加熱,應該不是熟了,而是「嘣」的一聲,爆炸。」

老妹露出了一付恍然大悟的表情,「對喔!哇!哥你好聰明喔!你不說我都沒有想到耶。」

「那我們可以試看看其他的方法,還有蠻多的方法可以使用。」

「慘了!曉柔妳是不是讀書的到腦袋不好了?」

曉柔臉露無辜的說道:「哪有,我同學她生病時,也是看網路上的小偏方治好的,所以搞我就覺得可以試試看嘛!」

「那你同學的命還真是跟小強一樣的強盛,網路上的偏方還敢真的嘗試,要是不小心病沒治好,反而送掉小命就不值得了。」

曉柔點了點頭,似乎是聽懂我的話,將桌上的盤子和保鮮膜以及鹽巴收拾乾淨。

網路真的很厲害,但是也很恐怖!什麼偏方都有,但不是真的什麼都有效,有些人只是抱著惡作劇的心態,純粹就只是想要惡搞。

曉柔收拾完桌上的東西之後,最後從浴室拿出了吹風機,我想吹風機應該算是比較合理安全的方法,也就接受曉柔的提議。

不過,她堅持要我戴著手錶,並且朝著我手腕上的錶吹了將近兩個小時,手錶內的霧氣好像沒消去多少,倒是我手腕上的肉都快被吹風機給「烤熟」了。

直到我燙的哇哇大叫,她才驚覺的放開了手,我甩著發紅的手腕,曉柔才趕緊拿條毛巾幫我把手給擦一擦。

我還真不知道為什麼她不讓我把錶拿下來,我只覺得老妹的天然呆,好像隨著她的年齡也有跟著成長的趨勢。

使用吹風機的方法宣告失敗,又除去微波爐和烤箱,我又捨不得讓手錶在大太陽底下曝曬,只好聽曉柔的建議用了最後一個方法,「乾燥劑」 掩埋法。

乾燥劑我知道,可以保持物品的乾燥,但是突然要我去哪裡找乾燥劑將手錶給「掩埋」起來,還真是有一點傷腦筋。

「哥,你是要用乾燥劑將錶放進去試試看嗎?」

我點了點頭,「這個倒是可以試看看,因為這個方法感覺有點像是除濕,應該會有點效果。」

老妹立刻從桌底下的置物籃裡,拖出她的餅乾零食堆,只見她一包一包的打開,然後一包一包的把乾燥劑丟在桌上,大概開了十來包,桌上跟著堆了十來包的乾燥劑。

「喏,這些應該夠了吧?」她將乾燥劑推到我面前。

「哥,把乾燥劑剪開找個盒子裝起來,然後再將手錶放進去蓋起來就可以,我要看電視了。」 她自顧自的開始清理桌上打開那堆餅乾。

我看著她一包接著一包的喚口味輪流吃著,不禁有點不高興的問道:「我不在家的時候,妳都吃這些垃圾食物?」

「對啊。」 他漫不經心的回道。

她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裡的韓劇,雙腳翹的老高,一邊吃著零食一邊說道:「也沒有常吃啦!也就看電視的時候才會吃。」

「那妳一天看幾個小時的電視?」

「就下課回來以後才看的啊!平常上課做報告都來不急了,哪裡有時間看電視?」

我想了想也對,平常的時候曉柔也是都忙於課業,好不容易休息才會看他自己喜歡的偶像劇,我也就不再打擾她。

我將手錶埋進裝著乾燥劑的保鮮盒裡面,一邊走到電腦前面看了一下到底網路上還提供了哪一些辦法。

這一看還真的是感到哭笑不得,除了使用微波爐、烤箱、在太陽底下曝曬和用乾燥劑掩埋方法外,竟然還有許多奇奇怪怪讓人不敢嘗試的方法。

我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將保鮮盒的蓋子蓋上,要是乾燥劑的方式也沒有辦法消去手錶裡面的水氣,我只好將手錶送去鐘錶店維修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