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希望愈大,失望也就愈大」,我實在不應該寄望曉柔和網路上提供的方法可以有效,乾燥劑掩埋懷錶的方法在過了將近一個禮拜之後,宣告失敗。

所以最後我還是決定將手錶送去維修,但是因為保固書已經不小心被我扔了,也沒有辦法送回去原廠維修,原廠維修的費用實在太貴,我只好找了一家普通的鐘錶店。

這家鐘錶店離學校有四、五公里遠的距離,是有一次我在回家的路上無意間發現,小小的店面不太起眼,店門前還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裝飾物,要不是屋頂上的招牌寫著「鐘錶行」三個大字,我還真的不知道原來這是一家鐘錶店,看起來倒是比較像一家鄉下的「柑仔店」。

我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裡面的燈光昏暗,櫃檯前空無一人,我嚇一跳還以為走錯了地方,正要轉身離去,這才突然冒出了個年輕人來,嚇的我差點大叫一聲。

他微笑著說道:「歡迎光臨!不好意思,我剛剛正好在整理東西,請問您有需要什麼嗎?」

我連忙將手上的手錶摘了下來,將手錶輕輕的放到桌面上,指著手錶的的鏡面給他看到。

「我的這支手錶因為不小心淋到雨,所以錶鏡裡面就有了水氣都看不清楚時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辦法處裡?」

他的表情顯得有點慌張,拿著錶看了一陣子,語氣有點害羞的說道:「應...應該可以修,你等一閜我去問一下。」

他慌慌張張的跑了進去,我則順便四處參觀了一下這家看起來非常不起眼鐘錶店。

這家鐘錶店裡頭除了門外的櫥窗內放了幾支款式稍微新的手錶外,店內就只有一個旋轉櫥窗,放著許多看起來款式非常老舊的手錶,其他地方則擺著各式各樣的花瓶、字畫、還有許多奇形怪狀的器皿,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什麼鐘錶行。

等了老半天,最後我還是決定換一家鐘錶店好了,這家鐘錶店怎麼看就是怎麼奇怪,我收起放在櫃檯上的手錶,轉身朝著門口走去。

「先生,不好意思,請問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嗎?您是要來買手錶還是修理手錶呢?」

身後傳來的聲音,讓我原本已經要開門離去的動作,立刻停了下來,她的聲音輕輕脆脆的聽起來很舒服。

我回過頭,櫃台裡面已經換了一個個子很高的女生,皮膚白皙,圓圓的大眼,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臉旁淡淡的腮紅,讓她看起來非常的有朝氣。

我走到櫃檯前,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我剛剛以為沒有人要幫我處理這支手錶,所以想說晚一點再過來好了。」

我趕忙從口袋裡拿出被我收起來的手錶,放在櫃台上,「這支手錶前幾天不小心淋到雨,過沒幾天就變成這樣子,裡面好像有水氣,看起來霧霧濛濛,看不清楚時間,不知道你們可不可以幫我處理。」

我低頭看著手錶,一口氣把所有的話都說出來,但是等了半天卻都沒有人回答我,我不禁好奇的微微抬起頭,看見她的小嘴微張,眼睛睜的大大的,一副驚訝的模樣。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又看了看身後是不是有什麼讓人驚訝的東西,怎麼會讓服務的人員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是你!學長,真的是你!」

我愣了一會,我好像不認識她,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自己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學妹?

「你等我一下!不可以跑走喔!」她轉身衝進去裡頭。

過了一會又匆匆的跑了出來,站在櫃檯前將她手裡的雨傘遞到我面前,眼裡充滿著笑意。

「學長,謝謝你把雨傘借給我。」

看到這把雨傘的時候,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她就是前幾天下大雨的時候,我將雨傘借給她的那個女孩子。

我摸了摸頭,訕笑道:「原來是妳,對不起我一時間沒認出來,妳...妳家開鐘錶店的啊?」

她笑著點點頭說道:「這是我爸開的,她因天有事情我又剛好沒有課,所以就在店裡幫忙了。」

「學長,我都還不認識你耶!你不會不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忽然有點害羞,「我叫做尹燁嵐,我讀的是貿易管理二年級,妳呢?」

「我叫做林宜靜,我讀國文系,我大四囉!」

我愣了一下,原來她已經大四,那我不就要叫她學姐了。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窘態,「沒關係,你可以叫我宜靜就好了,我們不是直屬學系的比較不會在意。」

我笑著點了點頭,「宜靜,妳可以幫我看看這支錶嗎?裡面有水氣跑進去,讓我很困擾。」

宜靜看了一 眼後,似乎是想到什麼,語帶抱歉的說道:「對不起,是不是因為那天你將傘借給我,所以淋到雨了。」

我趕忙說道:「沒關係啦!你不要介意。這支錶也許買來就有問題,不然怎麼可能只是淋到雨,就讓裡面變的霧濛濛的看都看不清楚。」

她將桌上的錶拿了過去,「沒關係,我幫你送回去原廠修理看看,妳的手錶才剛買沒多久,還在保固期內,你有帶保固書來嗎?」

我搖了搖頭,尷尬的說道:「保固書不小心被我丟了。」

「沒關係,那我還是幫你送看看,如果他們不願意修,那就請我們的師傅幫你修看看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把這支手錶修好,畢竟你也是因為我才讓手錶淋濕了。」

我趕忙揮著手說道:「沒關係,沒關係!妳真的不用介意!」

她笑了笑,「過個幾天,如果手錶已經處理好,我再通知你過來拿,或者我再拿去學校給你好嗎?」

「好,謝謝妳。」她的笑容讓我感到著迷,愣了一會才回過神,我尷尬的趕緊轉身逃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緊張,趕緊推開門走了出去,才走沒幾步,就聽到身後傳來呼喊的聲音。

「燁嵐,你的單據忘記拿了,這張你要留著,下次來的時候我不一定會在店裡,所以你要記得拿單子過來,不然其他人會找不到要你維修的那一支手錶。」

「謝謝妳,不好意思還讓妳跑出來一趟。」

「不會,這是應該的!不然你下次來就沒辦法拿手錶了。」

她笑著朝我揮了揮手,「我先回去忙了,下次見囉!」

我愣愣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忽然覺得有點失落的感覺,多想再跟他多說一點話,等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外,我才不捨的朝著學校的方向走去。

□   □   □

大約一個禮拜過後,鐘錶店打了通電話通知手錶已經處理好,要我找時間過去取錶,我頓時心理高興的不得了,總算有理由再過去一趟,這樣也可以藉機再看到宜靜了。

下午一下課後,我就立刻迫不及待的直奔鐘錶行。

「歡迎光臨。」櫃檯站著上次的那個年輕人。

我左顧右盼老半天,就是沒看到宜靜的身影,心裡不禁感到微微的有些失望。

服務生看我左顧右盼,以為我是想要找手錶,立刻從櫃檯走出來問道:「先生您好,你想要買什麼樣的手錶,我可以幫你介紹。」

我趕緊從口袋裡拿出黃色的收執聯,說道:「不是,我是來拿上次送修的手錶。」

他接過單子看了一眼之後,說道:「好,請稍等一下,我馬上幫你找看看。」

他翻了許久,從抽屜裡翻出了那支我熟西的手錶看了又看,在三對了對單子確認後,看著我問道:「是這一支嗎?」

一瞥之下,手錶鏡面已經看的一清二楚,我不禁感到無比的高興,「對,就是那支錶,我是拿那隻表來修的。」

他將單子收了起來,把手錶外的包裝打開,然後將錶放到了我的眼前。

「請您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地方不對,如果確定修好,請幫我簽個名。」

我高興的左看又看,水氣不見了,錶內乾靜如洗,指針秒針一目了然,我趕緊將錶帶在了手上,心裡的感動真的是說不出來。

「我們要跟你酌收工本費五佰五十元。」男店員很有禮貌的說道。

一高興倒是忘記要付錢,我拿起筆簽完名後,趕緊拿出幾張百鈔和一堆銅板放在桌上,高興的離開。

但是高興沒多久,直到了晚上我才發覺了不對勁。

……

「曉柔妳過來一下。」我坐在電腦桌前,朝著正在看電視的曉柔招了招手。

「怎麼了?哥,有什麼好康的事情是不是啊?」

「妳幫我看看好不好,我的手錶今天剛送修回來,怎麼覺得怪怪的?我剛剛才發現它的指針好像不會動。」

「你的手錶已經修回來了喔?」

我點了點頭,「我今天下課過去拿的。」

曉柔躺在沙發上嗑著瓜籽,一邊看著電視,懶懶的說道:「哥,你拿過來給我看啦!我累死了,不想動啦。」

我走過去坐在沙發上,將手錶從手上摘下來,拿到曉柔的面前。

曉柔接了過去,「水氣都不見了,看的很清楚呢!修了多少錢?」

我比出手指,比了個五字說道:「五百五十元。」

「那不錯啊!把你的錶變回跟新買的一樣,還算不貴。」

「是看的很清楚,就跟剛買回來的時候一樣,可是妳再看仔細點。」

她仔細的看了又看,歪著頭想了好久,「看起來都很正常啊!只是時間好像不會動而已,拿去換個電池不就好了,這樣也要大驚小怪?」

「拜託,妳什麼時候聽說過機械錶要用電池?」

曉柔一副恍然大悟,「對厚!所以手錶沒修好,你就又把他拿回來了喔?哥,你真笨。」

對啊!我還真是笨,竟然拿回來沒注意到手錶不能動,可能是因為高興過頭才沒注意到這種小細節,看來明天還要再跑一趟鐘錶店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haha....哥真笨,笨也不錯剌...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