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中午,趁著下午第一堂沒課,午飯也還沒吃,我就趕緊直奔鐘錶店。

櫃檯依舊是那個看起來有點害羞的男店員,只不過今天帶了個方框眼鏡,看起來更加斯文,他看見門外的我,對著我點了點頭笑了笑。

我推門進去,他微笑的說道:「您好,有什麼需要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他的口齒稍微流利不少,應該是對這份工作已經上手許多,我對他點了點頭就開始左顧右盼,只不過這次依舊沒有看見宜靜的身影,心裡頭真的感到非常的失望。

「先生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嗎?我可以幫你介紹。或者您要找哪一款手錶,我可以幫您找看看。」他從櫃檯走了出來,站在我的身後。

「沒事,我上次拿去修理的錶好像有點問題,你可不可以再幫我看看。」

「可以,那請你先把手錶給我。」

我將手上的錶脫下來給他,他看了看然後問道:「這支錶好像之前有修過,請問還有什麼問題嗎?」

「我昨天來拿手錶回去後,才發現手錶的時間好像不會動,所以我今天立刻又拿過來了。」

男店員看了老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說道:「你這個錶會不會是壞了?我可以介紹其他的錶給你,我們舊換新可以算比較便宜一點。」

我揮了揮手,「怎麼會壞?我這支錶送來的時候還是好的,送給你們修完怎麼就壞了?」

他頓了頓似乎有點不知所措,慌忙說道:「你先稍等一下,我幫你查一下維修記錄。」

他轉過身去翻出一本黑色的文件夾,翻了一陣子之後,拿著張粉紅色單子給我看,一邊解釋道:「先生抱歉,我們師傅維修紀錄上紀錄,這支手錶因為已經不在保固期限,又沒有保固證明,所以退回由我們的師傅維修,但是內部零件已經銹蝕的很嚴重,我們的師傅在替您維修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內部的零件已經嚴重受損,這支手錶隨時都有可能沒辦法使用,我想是不是這個原因。」

我聽的有點臉色發青,這支手錶我才剛買沒有多久,什麼保固期已過?內部已經銹蝕很嚴重?

他嚥了嚥口水,不流利的開始慢慢介紹道:「我們最近推出了幾款新的手錶,先生您要不要考慮看看這幾支手錶,這是英國瑞士進口的石英機械錶,鏡面使用特殊處理,並且在內部有做防水處裡,零件內…」

他開始滔滔不覺得開始介紹,今年英國設計名師的最新設計,他講的很清楚,但我卻有一點遇聽愈不爽,只差沒有拍桌子大聲開罵。

心裡頓時一股怒氣,讓我不禁沉了沉聲音,「我不是要聽你推銷手錶,我是來修手錶的。」

他看見我似乎生氣,頓時手忙腳亂慌張起來,「先生您不要誤會!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

「停,我想請問一下,你知不知道或者能不能告訴我維修這些機械錶是如何維修的?」

「對...對不起,我剛來沒多久,不知道師傅他們是怎麼維修手錶的。」他說的微微諾諾,吞吞吐吐。

「你這樣子不太好吧?會不會是你們故意將我的手錶用壞,然後趁機推銷新的手錶,以為這樣就可以賺一筆生意。」

我憤怒的拍了桌子,大聲說道:「我要打去消費者服務專線申訴你們。」

他趕緊揮著手說道:「絕對不是,我們不會這樣子,你不要誤會。」

「什麼事情?大呼小叫吵吵鬧鬧。」

櫃檯後方突然走出一個滿臉橫肉,豎目橫眉,一臉凶神惡煞的中年男子。

我嚇了一跳,這個傢伙是誰?怎麼看起來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

他看著男店員說道:「育仁,我不跟你說過,遇到處理不來的事情就叫我出來處理。」

男店員慌張的小聲的靠在中年男子的耳邊不知道再說些什麼?中年男子的臉神變了幾變,一雙銳利的眼神看了過來。

他朝著男店員點了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說道:「你先進去把貨理一理,這裡我來處理。」

他轉過身來,看著我說道:「你的問題,讓我來告訴你。」

他拿起我放在桌上的那支手錶,開始說道:「我們維修的步驟是將手錶背後的背殼拆卸下來,並且使用聶子一個個小心翼翼的拆下裡面的螺絲、齒輪、分針、時針、秒針、在針對零件、手錶鏡面做細部處理。

「水氣滲入內部零件就必須做乾燥處理,時間如果太久,手錶就會從內部的零件開始鏽蝕,尤其是愈精密的機械手錶,機械零件也就愈加細小,常常會因為鏽蝕氧化的原因讓零件碎裂。」

中年人放下手錶,橫眉豎目的看著我問道:「這樣的回答不知道你有沒有滿意?」

我點了點頭,將手錶拿了起來,「但是這支手錶我才買沒有多久,原本指針還可以運轉,拿來你們這裡修完以後就發現不會動了。」

中年人皺了下眉頭,似乎有點不高興,語氣不好的說道:「給我,我幫你看看。」

他看了一眼,立刻說道:「你這個錶是機械錶,太久沒有使用的話,應該搖一搖就會轉動。」

我心裡鄙夷了一下,原來修理手錶用眼睛就可以判斷出手錶是好是壞了?醫院裡的醫生看病至少還會拿個聽診器,這個修手錶的中年人竟然用看的就得出了結論。

我心裡非常不高興,但是我還是回答道:「我搖過了,可是就是一動不動,我前幾天拿來送修的時候還是好好的。」

中年人惡狠狠的瞪了我一下,臉色非常不善的看著我,「同學,你這是在說我們把你的錶用壞,所以現在是要來找麻煩的?」

我心裡喀登了一下,趕緊說道:「沒有,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硬著頭皮說道,「可不可以麻煩你們,幫我再檢查看看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中年男人看了我一眼,「好,你明天在過來拿,這是你的維修單。」

接過維修單後,我飛也似的趕緊逃了出去,面對那個看起來像是流氓的中年人,我真的還蠻害怕的,真有點後悔將手錶拿來這裡維修,但是後悔也來不及了。

□   □   □

隔天一早,我立刻又跑了一趟鐘錶行,推開門進去後,站在櫃檯的正好是昨天那個蓄著絡腮鬍渾像個惡煞似的中年人。

他一看到我,立刻拿出昨天我送修的那支錶,「你來拿錶的?」

我點了點頭,接過錶看了看,卻發現指針依然是不動的狀態,不禁納悶的問道:「手錶還是不會動耶。」

「肖年耶,你的這支手錶我們只幫你處理水氣的部份,我又幫你確定一次,你這支手錶裡頭有一點生鏽,所以齒輪卡住,零件要換掉。

「怎麼可能?我才剛買沒多久?」

「不然你是懷疑我嗎?不相信你可以拿去別家看看。」

我不高興的拿起手錶,氣憤的甩門離去,我心裡實在是很想罵髒話。

走在路上,我嘆了口氣,也許這支錶是真的壞了,沒想到才用沒多久,竟然這麼意外的就讓它壽終正寢。

我的心好痛啊!我憤憤的跺了跺腳。

我發誓,輩子不要在買什麼石英錶,普通的夜市貨就夠用一陣子了。

「同學,等一下,你等等我。」

這個聲音有點熟悉,似乎似曾相識,我緩緩的回過頭,看見的是她擔憂的眼神。

我忽然感到有些尷尬,臉上憤怒的臉神立刻變成笑臉盈盈,「嗨,妳好!好幾天沒有看到妳,妳怎麼來了?」

她微微一笑,「我剛剛在裡面整理東西,聽見你的聲音想說出來看一下,就發現你已經走了。」

「我只是來拿手錶而已,當然也不好意思留下來太久,拿了手錶就要離開了。」

宜靜疑惑的問道:「你上次送來修的那支嗎?我本來要親自拿給你,但是我們家工讀生說你那支手錶已經領走了。」

「對啊!原本以維修好,但是因為有些問題,所以我將錶又拿過來了。」

「所以已經修好了嗎?」她睜著大眼看著我。

我搖了搖頭,聲音有點沮喪,「好像是壞掉了。」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所以你的手錶才會壞掉。」她突然像我道歉。

我嚇了一跳,我根本就忘記是因為將雨傘借給她而淋雨的這件事情,沒想到她卻一直耿耿於懷。

「不是啦!我沒有怪妳的意思,我再拿去其他家店修理看看就好了。」

「你將手錶給我,我拿回去請我父親幫你看看可不可以修好。」

「不用了吧!剛剛那位看起來很像流氓大叔都說這支手錶的零件已經銹蝕掉,所以齒輪運轉時卡住,才沒有辦法再運轉,他都說壞了。」

宜靜捂著嘴不確定的問道:「你說剛剛在櫃檯的那個人像是流氓嗎?」

「對啊!你不會覺得他看起來就像是混黑社會的嗎?妳們怎麼會請這種人來當店員?不就會把客人給嚇跑嗎?」

「哈哈哈!對不起,我爸爸是不是嚇到你了,哈哈哈!」她蹲在地上捂著肚子大笑。

「妳...妳爸爸?他是妳爸爸?」我有點不敢置信。

宜靜站起來笑著說道:「對不起,我爸爸嚇到你了,請你不要介意。」

她揮了揮手,止不住笑意的說道:「我爸爸天生就是長那樣子了,他雖然脾氣暴躁但是他可不是混什麼黑社會喔!」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就是妳爸,我還以為他只是個店員。」

「而且還是個長的很像黑社會老大的店員。」我輕輕的補了一句。

她捂著嘴,咯咯笑個不停,「所以他有嚇著你,你還說沒有。」

「當然沒有,我怎麼可能這樣就被嚇到呢?」

就算有也沒關係,最好多嚇個幾次,這樣我就可以天天看到妳。 

她伸出手來,說道:「你把手錶給我吧!我爸修手錶修了二十幾年,沒有什麼手錶修不好的,妳為了我手錶壞掉,我老爸一定願意幫你修到好的。」

我想了想也好,將手錶交給宜靜,「如果修不好也沒有關係啦!」

她拍了拍胸誧,「放心,我相信我老爸一定可以的。」

「謝謝!」

「是我要謝謝你才對,要不是你的雨傘我可能已經變成落湯雞了!」

「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好嗎?」我試探著問道。

她笑了笑,「這個要問我爸,如果他答應我才可以出門囉!」

我忽然覺得有點失望,她老爸那副模樣看起來就是不好商量的模樣,看來是別抱著希望約他出來吃飯了。

「不過...我爸通常不會管我跟朋友去哪裡,所以應該是可以赴約囉!」

我高興的差點跳起來,「那我晚上來載你。」

他點了點頭,揮著手說道:「晚上見。」

我忽然覺得手錶壞掉似乎已經不算什麼了,因為這支手錶我和宜靜終於開始有了新的進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已經這麼後面了.....
    我倒著看回去!
  • ^ω^憑小蝦的聰明才智,反過來看也看得懂的XD

    李然 於 2012/03/06 16: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