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跟宜靜漸漸的熟絡之後我才知道,這家鐘錶店是從她曾曾曾爺爺那個時代,就已經存在了。

說起來還真的是家族企業,因為宜靜的爺爺過世前,堅持要她爸爸接掌鐘錶行,既然是爺爺最後的願望,她爸爸接受也只不過是為了成全爺爺的心願而已。

雖然說家裡開的是鐘錶行,但是其實就像是古董店,從明末清初到民國的錶應有盡有,有的甚至依然可以使用,很多的古董愛好者都會來這裡尋寶。

而我也漸漸的和宜靜開始交往,那段日子確實開心又甜蜜,可惜意外卻總是來的突然,讓人猝不及防。

就在情人節那天,我們約好一起看電影一起去吃情人節大餐,但是...當我到達約定的地點的時候,卻是正好看見宜靜被一輛疾駛的轎車撞個正著......

有時候,我也會抽空到鐘錶行去走走逛逛,也才一年過去,宜靜的爸爸卻好像老了好幾十歲。

看著手中的這支懷錶,一切就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情而已,所有的意外都來的太過突然,還來不及好好珍惜,握在手中的幸福就像是沙子一樣,不斷的從手中落下。

□   □   □

「哥,我回來了!」曉柔才剛打開門,就聽見她大呼小叫的聲音,我趕緊將手裡的懷錶收入小盒子中,放回抽屜的角落。

「一回來就大呼小叫,慶生party玩的開不開心啊?」我站起來走到沙發坐下去問道。

「當然開心囉!我見到好多很久不見的好朋友,我國小時後的好朋友還從美國特地回來了,我超開心的!」

曉柔迫不及待的秀出她的戰利品,「你看這是我一個去美國的姐妹,特地帶回來給我的生日禮物呢!」

我笑了笑,「我還以為妳今天會玩晚一點回來,沒想到妳這麼早就又回來了?」

「對啊!大家慶生完,聊天打屁玩遊戲,十點差不多啦!而且我明天還要上課。」

「也對,妳把門先關起來,不要這樣開著。」我趕緊提醒曉柔。

「咦?等等還有人要進來。」

「妳帶朋友回來嗎?怎麼不趕快叫她進來坐。」

「不是啦!是住在我們對面的那個女人要我等一下,她要拿東西過來,所以先不用關啦!」

我嚇了一跳,「妳說誰...誰要進來?」

曉柔將包包丟在一旁,一邊脫掉外套一邊說道:「就是對面的那個女生囉!就是你跑錯房間那個,你們見過面的嘛!」

這下我可真的嚇的不輕,昨天的事情實在是太尷尬,而且也太難以解釋,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出現在她的房間裡。

「拜託!怎麼可以讓不認識的進來?別鬧了!快去把門關起來。」

「可是她跟我說,她要拿東西給你啊!」

我慌忙說道:「反正快把門關上就是了,我們跟她又不熟,怎麼可以收別人的東西?」

「喔!」曉柔覺得似乎也有道理,趕緊走向門口。

「等一下,不好意思,請問我可以進來嗎?我拿東西過來還給你們。」

這個有點小小聲帶點柔柔的聲音,卻像是一聲炸雷在我耳邊響起,嚇的我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我立刻轉身想要偷偷躲起來,卻被曉柔給叫住,「哥,有人要找你,你不回人家一下嗎?」

沒想到要躲也躲不過,待在家裡竟然還會找上門來,我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我艱難的轉身看向門口,曉柔也正好轉過頭看向我,眼神像是在詢問我的意見。

我努力的擠眉弄眼向曉柔使眼色,要她趕緊把門給關上,她卻給我皺起眉頭。

昨天酒醉睡醒我可是下的不輕,很怕會遇到對面的女房客秋後算帳,要是被當街大叫色狼、淫蟲,我真的是不知道要將面子往哪擺?

曉柔卻向旁邊一站,我頓時和站在曉柔身後的那個女人四目相對,忽然間我有點被雷打到的感覺,愣在當場。

那張曾經讓我魂牽夢縈,曾經讓我朝思暮想,曾經讓我痛哭到不能自已的那張面容,竟然活生生的再度站在我的面前,所有被埋藏的回憶瞬間湧向心頭。

我的眼眶不自覺的濕潤起來,喃喃的呼喊道:「宜靜?是妳嗎?你回來了?」

曉柔看見我恍神的樣子,走到我的面前推了我ㄧ把說道:「哥,你在幹麻?人家特地來找你,你到底要不要讓她進來?」

我回過神來,突然想到宜靜她已經走了,不可能在出現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這個人只是長的跟她比較像而已。

我轉過頭偷偷抹了抹眼角的淚光,走到她的面前,尷尬的向她比了個請的手勢,說道:「抱歉,忽然想到一些事情。請進,請進!」

她脫下鞋子,輕聲的說道:「對不起,這麼冒昧的就來打擾。但是我想說還是要跟你說聲謝謝。」

她的聲音突然變的小小聲,「還有昨天的事情...」

雖然她的聲音變小,不過我還是聽的一清二楚,一時之間我只覺得似乎整個臉頰都紅了起來。

曉柔則站在一旁偷偷的笑著,眼神不斷的偷偷瞄著我和她的動作,像是在看好戲一般。

我尷尬的說道:「昨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真的喝醉了,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莫名奇妙跑到妳的房間去,但是我保證,我覺得沒有對妳做任何侵犯的事情。」

我知道這種說法,非常的不負責任也非常的白痴,一個不醒人事的女人和一個喝醉酒的男人,睡在同一張床上,很難不被認為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但是事實就是真的如此啊!誰說男人跟女人睡在一起就會發生什麼事情?就是有很多項王爺這樣的男人,才會讓全天下的男人都被誤會啊!!

她的臉也紅了起來,小小聲的說道:「我知道,應該是我又忘記把門關好,我每次都會忘記把門上鎖,只是這次我嚇了一大跳,所以才會誤會你了,真的很對不起!」

她害羞的神情,讓我看的入神,尤其她沒有化妝的模樣竟然和宜靜實在是太相似,讓我一時之間又陷入了恍神的狀態。

「哥,你幹麻又恍神,人家等你回話呢!你怎麼一句話都不說?」曉柔從背後推了我一下。

「什麼事情?抱歉抱歉,我常常會恍神,老毛病了。」

「沒關係,我只是想跟你說前天晚上真的很謝謝你的幫助,要不是你,可能我還不知道會被打多少下。」

「謝謝我?你要謝我什麼?」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有幫助過她。

曉柔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看著我,但是我自己也是搞不清楚她說的是什麼事情?

「我們在ShingPub裡見過面,我是負責酒促服務人員,當時得罪了那位客人,所以就挨了不少巴掌,謝謝你過來扶我起來。」她說的時候似乎有點沮喪。

我拍了一下腦袋,「我想起來了!原來那個服務生是妳?」

她抬起頭看著我,點了點頭,「是啊!我才去上班沒有幾天,所以還笨手笨腳,很多規矩都不太懂。」

「怎麼一點都不像?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他微笑著撥了撥額前的劉海,「可能是因為有化妝,夜店的燈光也比較暗,所以看不清楚也正常。」

她的皮膚很白,臉上也沒有什麼痘子,現在一看她比化妝時反而更加有一種清麗脫俗的美麗。

「妳不化妝的時候比較好看。」

她害羞的低下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今天是特地幫你把外套拿過來,你的外套上都是酒味和嘔吐的味道,所以我就自作主張幫你洗好,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對不起,我造成你的麻煩,妳還幫我洗外套,真的是不好意思。」

「是我要謝謝你的幫助,那東西就放在這裡我要先回去了。」她說完起身對著我行了個禮。

「等等,我還不知道你叫做什麼名字呢?」

她笑了笑,「我姓沈,單名一個櫻字,你可以叫我沈櫻。」

她向我們揮了揮手,轉身將門輕輕帶上。

我忽想到一件事情,趕忙衝了過去將門打開,「沈櫻小姐。」

她停下腳步,疑惑的轉過頭,「怎麼了嗎?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我還忘記拿給你嗎?」

「不是,不是!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就過來找我,譬如家裡有蟑螂、老鼠什麼的,我一定會幫妳解決它們。」

她噗嗤一笑,「你也知道了,我會怕哪些東西啊!」

我傻傻的笑了笑,摸著頭說道:「我是聽我妹說的,她說你好像比較會怕那些蟑螂老鼠之類的小昆蟲。」

她尷尬的說道:「對不起,我好像都會吵到大家,讓所有鄰居都嚇一大跳,我下次會注意小聲一點。」

我趕忙的揮著手,「不是,不是,你不要誤會。我不是要怪你的意思,我是真的想要幫助妳,我以前可是在專門除蟲抓屬的公司上班,所以我對蟑螂老鼠可是專業的。」

她點了點頭,笑道:「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那如果有...那些小強或者老鼠再跑出來,我再請你幫我抓。」

我笑著說道:「好,一言為定!」

她轉身笑著關上房門,我則傻笑著站了好一陣子,才轉身將房間的門給關上。

「哇!哥,很開心嘛!我怎麼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在除蟲抓老鼠的公司上過班了?說的好像很專業,那你要不要先把我們家的蟑螂給抓一抓啊?」

我ㄧ屁股坐在沙發上,「你不知道你老哥的利害而已,我可是可以空手抓蚊子,雙筷夾蒼蠅的高手呢!小強算什麼?」

「少來了!你對那個叫做沈櫻的女人,是不是有特別的企圖啊?」曉柔直捷了當的點破我的企圖。

我趕緊辯解道:「哪有什麼企圖,我們也算是今天才算是正式認識,之前也是因為意外才有一面之緣而已。」

「不然你怎麼會突然變的那麼主動,你不是最不喜歡和其他女人有什麼曖昧的關係?怎麼突然變的積極起來啦?」

我無奈的笑了笑,「老妹你想太多了。」

我嘆了口氣,「看到沈櫻,只是不禁讓我又想起一個非常想念的人而已。」

「非常想念的人?」曉柔疑惑的問道:「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是什麼人啊?」

我不發一語從沙發站起,走到書桌旁拉開抽屜,將小盒子拿出來打了開來,小心的拿出那隻金色的古董懷錶。

「那個人,就是將這支珍貴的古董懷錶送給我的人,也是一個讓我擁有很多回憶的人,可惜,她卻已經不在了。

我的心裡面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充滿了好多感傷,沈櫻的面容不禁讓我想起從前和宜靜在一起種種的時光。

我轉頭看向曉柔,心裡卻突然一驚!

什麼想念,什麼回憶,什麼感傷的情緒統統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曉柔的眼裡閃爍著一閃一閃的光芒。

我忽然心裡感到一糟,趕緊將手裡的古懷錶收到盒子,塞回抽屜裡。

「哥,拿來吧!別想裝傻。」曉柔伸出手來說道。

「你不是答應今天晚上,要決定借我你的那個寶貝嗎?」

「寶貝?什麼寶貝?」我開始裝傻。

「我不記得有答應要借你什麼東西吧?」

「還說沒有?我下午回來的時候,看見你手上看的入神的那支樣式很特別的懷錶,你自己說要借給我的。」

曉柔跑到我面前,拉著我的手臂,使勁的搖晃著說道:「不管啦,不管啦!你自己說要借給我的,你不可以賴皮,我今天是壽星,你要答應人家啦!」

「好啦,好啦!你不要在晃了,我借妳我借妳。」

「YA!」曉柔高興的比出勝利的手勢。

「借妳可以,但是妳要答應我一定要好好保護好它,明天下課一定要將懷錶帶回來給我。」

曉柔高興的猛點著頭,「哥,你放心,我一定會用我的生命好好保護你的寶貝懷錶。」

我將抽屜打開,拿出盒子放到曉柔手上,曉柔立刻將懷錶放進她的包包中,我們都沒有發現的是,原本不會會動的古懷錶,又滴答的向前移動了幾分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錶有詭異!!
    趕下集去~~~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