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曉柔將懷錶帶回來之後,我總算安心不少。

這支懷錶對我而言,意義遠勝於它本身的價值,就算我知道這支懷錶擁有天大的價值,但有些東西卻是用再多金錢也無法衡量其價值。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亂糟糟的讓我感到有點混亂,尤其沈櫻的出現,讓我不禁又想起曾經和宜靜在一起的回憶。

曉柔也不知道真的是累了還是在賭氣,看完電視早早就把燈給關了,躺在床上用被子蓋住整張臉。

我打開書桌上的檯燈,稍微整理一下林總和王爺的合約名目,將公司的文件大概全部在瀏覽一遍之後,統統塞進公事包裡面。

打開抽屜,我拿出裝著懷錶的烏黑木盒,用絨布沾了些清潔劑細心的擦拭上面沾染的灰塵。

這支木盒看起來雖然已經有些年代,不過保存的非常完好,不知道是用什麼木頭製成,整個盒身黑沉沉,歲月的累積讓它產生一種烏亮的質感。

但是就算把它放在抽屜的角落,依然一點都不顯眼,估計就算遭小偷也只會被直接無視它的存在,誰也不會想到這個醜不拉機的黑盒子裡,裝的會是金澄澄的黃金懷錶。

只不過最近卻發現打開盒蓋的時候,都會覺得有彈簧卡卡的聲音,需為稍微使點力氣向後掰,盒蓋才可以完全的打開。

我將盒子裡的懷錶拿出,靜靜的看著錶蓋內宜靜貼上去的我們倆的合照,許多的回憶就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不斷的在我腦還裡重播再重播。

眼角有點溼潤,已經有一陣子不曾再有這種難過的感覺。

沈櫻和宜靜長的很像,就像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一般,這不禁勾起許多我和宜靜在一起的回憶。

我取出盒中的古懷錶掛在脖子上,兩隻手握住懷錶靠在椅子上想著我們的曾經,想著她的笑容,想著曾經再一起說過的話。

一幕一幕的回憶不斷的襲上心頭,我的眼淚又不由自主的悄悄落下,今天的夜空很清澈,圓圓的月亮像是夜空一滴清澈的淚珠。

看了看時間也不晚了,明天還要趕緊將王爺的合約明細交給林總過目蓋章,我關掉書桌上的燈站起來,把木盒子打開將懷錶輕輕放了回去。

木盒蓋彈闔上的一瞬間,突然手指頭一陣刺痛,像是被電擊了一般,我立刻吃痛的縮回了手指,木盒子卻也被我一撥之下,摔落到地板。

這支懷錶可是我心上的一塊肉,顧不得手上的刺痛,我慌忙彎下腰,趕緊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盒子,荒張的打開盒子,將懷錶拿出來仔細的檢查了一遍。

幸好懷錶看起來安然無恙,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將懷錶放回盒子裡,輕輕的將盒子蓋上,緊張的心情這才緩了下來。

我很疑惑剛剛是被什麼東西刺到,拿起盒子一看,這才看見盒蓋和盒身之間,不知道什麼時候突出了一段短短的尖銳,剛剛應該就是被這突然刺出的尖端刺中。

心情一放鬆下來,才開始感到手上的刺痛,抬起手掌一看,竟然發現手掌上沾滿了鮮血,左手掌被劃開一道長長的傷口直到手腕,鮮血不斷的順著掌心滴落。

我的心裡一突,剛剛那一劃除了劃開手掌,傷口似乎也劃破了手腕,希望沒有傷到動脈,我趕緊抽了幾張桌上的面紙捂住傷口。

鮮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濺的到處都是,就連裝著懷錶的木盒子外面也沾染了不少的鮮血,我趕緊又抽了幾張衛生紙抹去桌上的血跡。

我怕血液會滲到盒子的內部去,如果滲進懷錶內部,肯定就會開始生鏽,尤其血液乾涸之後會變黑,不趁現在擦乾淨,以後就會變的很難處理。

我慌忙的趕緊打開盒蓋,卻又一不小心刺傷了另外一隻手指頭,果然心慌則亂,這下兩隻手都掛彩。

但是顧不得那麼多,因為剛剛明明就什麼都沒有的盒內,竟然積滿我的血,漸漸的染遍了錶蓋,錶蓋上的花紋頓時染上了一片艷紅。

我實在有點鬱哭無淚,自己在慌張些什麼?

我拿著衛生紙慌張的要將懷錶拿出來擦拭,卻看見懷錶慢慢的透出一點紅色的光芒,光芒漸漸明亮,在月光之下險的格外的詭異卻又美麗。

我目瞪口呆,一時之間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伸手揉了揉眼睛,懷錶依然泛著淡淡的紅光,那種微微的紅色光芒,就像是紅色的螢光似的,淡淡的不斷散發著。

我從來從來沒遇見過這麼奇異的事情,我小心翼翼的從木盒子裡拿出懷錶放在掌心,湊到眼前瞧個仔細。

懷錶上的細緻花紋染上了一層淡淡鮮紅,沿著懷錶的外圍直到花圈的背面,未乾的血液給花紋增添了一絲鮮豔。

鮮紅的光暈,給了這表上的花紋更增添栩栩如生的感覺,我忽然感覺似乎這支懷錶有了生命,正淡淡散發著生命力,懷錶上的花紋正緩緩的盛開,徐徐的在風中微微搖曳。

我實在無法相信自己見到的狀況,也許是幻覺,但眼前的現象卻又如此真實。

萬里無雲的夜空轟隆隆的響起一陣驚雷,不斷在天際迴盪,我驚訝的看向窗外,夜空清澈如洗萬里無雲,卻是哪來驚雷乍響?

耳中忽然想起滴答滴答的細微聲響,我的心裡微微詫異,看著手中的懷錶,那輕微的震動聲響似乎就是從我手上的懷錶傳來。

我不敢置信的伸手緩緩掀開錶蓋,一抹紅色的光芒從錶內透出光來,我驚訝的想要蓋回錶蓋,一股巨大的力亮卻將我掀倒在地,手上的懷錶一拋之下飛了出去,突然間紅光大盛,刺眼的讓人睜不開眼睛。

過了半晌,我才勉強稍稍的睜開眼睛,一幅巨大的光影倒映在頭頂天花板上,光影逐漸暗淡漸漸轉為深沉,點點星光瞬間佔滿整片黑暗。

我略微失神,搞不清楚怎麼天花板怎麼會突然變成星光熠熠的廣闊星空?

一道道的極光緩緩的落下,我驚訝的看著這奇特的一幕,五顏六色的極光輕柔由如夢幻在我身邊搖晃。

我訝異的伸出手來,夢幻的極光輕柔搖晃如少女的裙襬,星光如雪花般點點落下,我攤開掌心,星光落在掌心之後,就像雪融一般,融入掌心之中。

我突然覺得腦袋之中似乎多了某些東西,閉上眼睛好像可以看見那一點一點的星光,但是慢慢的星光卻又逐漸暗淡。

幾顆星子突然之間動了起來,排列成一個巨大圓環,無數的符號圍繞著圓環打轉,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時鍾,而圓環裡頭的符號應該代表的就是時間,而在巨輪之外的符號光華閃爍我卻看不懂是什麼文字符號。

圓環也緩緩的開始轉動,所有的星光頓時間好像也開始跟著旋轉起來,整片星空所有的極光開始劇烈顫動起來,突然間都隨著時間之輪旋轉。

原本平靜的夜空,開始傳來轟隆隆之聲不絕於耳,眼前的畫面也開始迅速變化。

一顆灰褐暗沉的死寂星球出現在眼前,大地一片死寂,突然一聲驚雷大雨滂沱而下,生成了湖泊積成了海洋,生命開始繁衍,植物充滿了整顆星球,生命的氣息蓬勃盎然。

漸漸的海洋之中出現了生物,陸地上開始出現成群的動物,天空中也翱翔著成群的生物,這顆星球正散發著強烈而旺盛的生命。

突然之間大地顫動,無數的陸地隆起,天空之中不復以往的清澈蔚藍,數以萬計的隕石瘋狂砸落,火山洶湧蓬勃爆發,恐怖的海嘯沖天而起,大地四裂,萬物死傷殆盡,生命凋零。

最終,又歸於一片虛無。

無數的輪迴回之後,再一次的驚雷乍響,天空之中一片金黃,一團白色的光芒竟然化成人型,無數的光芒從他身上化出,型成一個一個各式各樣奇形怪狀的光點向外四散而去。

白色的光芒突然像是一道閃電,在我反應不及的時候朝著我急射而來。

轟隆一聲,我只覺得所有的東西都消失的無影無蹤,所有的畫面瞬間消失,眼前只剩下一片空白。

漸漸的我才開清楚原來是天花板,天花板看起來一點異樣也沒有,我揉了揉有點暈眩的腦袋。

我實在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出現幻覺,天花板怎嚜可能會出現星空,還會出現時鐘?

我突然想起摔落在地板的古懷錶,心痛的趕緊走過去撿起落在地上的懷錶。

懷錶上還有著淡淡的紅芒,我發現懷錶上的時間好像也有了變動,難道剛剛聽見的滴答聲響並不是幻覺?

我不禁想起以前宜靜還在的時候,曾經說過她的爸爸曾經有聽過懷錶走動的聲響,原來她不是跟我開玩笑。

但是為什麼這支古老的懷錶,會突然的的轉動卻又停止?

我拿起懷錶用力的搖了一搖,沒有機械齒輪轉動的聲響,也沒有適才出現的滴答細響,倒是不知道什麼東西落到地上「啪」的一聲。

我趕緊蹲下身來,摸到地上的那塊東西溫暖濕潤,撿起來一看,卻是我包在手腕處止血的衛生紙。

我忽然間意識到,包住手腕的衛生紙,似乎並沒有止住我一直緩緩流出的鮮血,鮮血依然不斷的順著手臂向下滴落。

我忽然感到非常糟糕,難不成剛剛那一劃不巧劃破手腕的動脈?

還來不及細想,一陣暈眩排山倒海襲來,我踉踉蹌蹌的趕緊扶住桌旁,險些向後摔倒。

看著滿地鮮血,我忽然感到心慌,沒想到一不注意似乎是失血過多,渾身上下突然使不上任何力氣,只覺得眼前充斥著滿滿的鮮紅花朵。

一陣天旋地轉,眼冒金星,渾身像是被抽盡力氣,雙腿一軟,我無力的跪了下來,「砰」的一聲向前倒下,額頭撞上了桌腳,眼前頓時一片黑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所以是懷表作祟???緊ㄟ緊ㄟ.....接下來咧??
  • 0.0接下來還要慢慢生出來......

    李然 於 2012/03/13 18: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