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柔一進門就非常大聲的喊道:「哥,哥,大事情大事情。」

「什麼大事情?看妳激動的跟什麼一樣。」

曉柔連鞋子都沒脫,就急忙忙跑過來抱住我的手,笑嘻嘻的說道:「今天教授誇獎我了一番。」

我摸了摸她的頭,「誇獎妳什麼啊?看妳開心成這樣子。」

「你猜猜啊!」曉柔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是不是誇獎妳聰明伶俐,乖巧可愛,調皮搗蛋...」

「痾...調皮搗蛋是誇獎嗎?臭老哥,你哄人家還要順便欺負人家就是了?」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到底什麼事情,讓妳這麼開心啊?」

曉柔笑呵呵的說道:「你一定猜不出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

曉柔下巴翹的高高的,雙手插著腰驕傲的說道:「教授說我今天的發現,可能會挖掘出人類歷史上的大秘密,如果可以解開這個秘密絕對可以顛覆人類對歷史的了解。」

「哇!真的假的?原來我們家曉柔那麼厲害啊?」

「這當然啊!哈哈哈!」

「那妳可要繼續加油,等妳正式發表妳的論文,老哥在幫妳好好慶祝一番。」

「好啊!好啊!」曉柔高興的拍了拍手。

「待會我們一起去吃飯,妳看看要不要準備一下。」

「喂!等一下啦!人家都還沒說是什麼發現,你就急著趕我走。」曉柔嘟了嘟嘴巴。

「我以為那是妳的秘密嘛!」我摸了摸她的頭。

「誰像你什麼事情都是商業機密,我只是在讀書做研究而已,哪有那麼多秘密?」

「好啦!乖!什麼發現讓妳這麼高興?」

曉柔神神秘密的說道:「這個大發現還是和老哥你有關係呢!」  

我回過頭,將看到一半的公司文件闔了起來,好奇的問道:「什麼事情和我有關?」

曉柔一副神秘兮兮的說道:「今天早上,我將你昨天借給我的懷錶拿回研究所,立刻使用我們常用的碳十四定年法的儀器檢測,想要先確定這支懷錶出土的年代,卻驚然發現儀器竟然爆錶了。」

「妳把我的懷錶拿去做檢測了?沒有怎樣吧?」

「沒事,只是做一般年代檢驗而已,但是卻沒辦法測出這知懷錶大約存在距今多少年,這也就是我這次要說的問題。」

這下子我可被勾起了興趣,一般古文物的研究學者,對古文物做碳十四的檢測,用來確定這項古物到底大約在幾百年前被製造出的年代,不但可以定義其價值,也可以研究其背後的工藝水準。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機器故障,重新校準之後又重複做了一次檢驗,結果還是一樣,我就請教收過來幫忙檢查,看看是不是儀器有問題。」

「教授檢查完之後,特地又拿了另外一件古物測試,確定沒有問題之後,我就再度測試了一次,結果沒想到結果還是沒有辦法測算出這支懷錶的年代。」

「這下連教授也感到好奇了,將懷錶拿過去之後自己也使用碳十四同位素定年法作了一次測試,結果依然出現同樣的問題。」

「教授頓時感到奇特,他說如果同位素無法測出其年代,有可能是因為物質中的碳元素已經衰變為氮元素,但是碳十四衰變期為五千多年,而懷錶開始出現的年代在近五六百年左右,這個假設根本無法成立。」

「除非這個東西是我們目前人類還未發現的物質所構成,也有可能有上萬年的歷史,若是可以研究出這種物質出自何種年代,將會是對人類歷史和物質上的一大突破。」

我驚訝的說道:「怎麼可能?別鬧了,怎麼可能那麼久?這個看起來就幾百年前而已吧?幾萬年前就會做這種懷錶也太扯了一點,而且懷錶外層明明就是純金的黃金。」

曉柔點點頭說道:「我和教授當然也都覺得不可能,如果是幾萬年前人類不可能有這種工藝技術可以製作這種懷錶,可是探十四定年法已經用了許多年,在考古界用來測量物品的年代也不是近幾年的事情,所以我們也感到非常的納悶。」

「而黃金掛練和錶蓋的部份應該是這近世紀來另外加工上去的,我們根據上頭的花紋判斷出雕刻的工法應該是在宋代。」

「肯定是你們的問題,不然就是儀器故障了。」 我無法相信的說道。

曉柔揮了揮手繼續說道:「哪有,我可以保證沒壞啦!我們都檢查過了,你聽我說完嘛!」

「好,你繼續說,我聽看看。」

我根本就無法相信,這支懷錶雖然是古董,但是了不起也應該只是明清時代的工藝品而已,怎麼可能會有五千年以上的歷史?

曉柔喝了口水繼續說道:「後來,我們就開始研究這支懷錶錶蓋上的花紋,意外的發現這些花紋其實不是純粹的花紋,而是一個一個細小的草書文字瑑刻而成,首尾相連環環相扣,形成錶蓋上這一幅精緻花紋圖案。」

「所以教授就大膽推測,如果碳十四定年法無法做為衡量年代標準,從工藝和技術方面推算最早也就推到宋代,因為宋代正好是中國工藝科技發展最為進步的時代。」

「聽教授的推斷,我立刻去調閱一些歷史文獻,根據文獻記載,世界第一隻懷錶是在距今六百年前由德國人發明,然後再傳進中國皇室,接著才在中國皇族階層逐漸流行,成為後宮爭相蒐藏的珍品之一。」

「但是從宋代之後,戰亂頻傳,許多的珍品更是難以在戰亂之中流離失所,所以這也許是中國人歷史上的第一支懷錶,如果可以證明這之古懷錶的年代,意義可謂非常的重大。」

我點了點頭,用我覺得很認真的表情說道:「的確,聽起來好像真的非常的重大。」

曉柔見機不可失,立刻撒嬌的說道:「所以,哥,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把懷錶捐出來給我們做研究。」

我的心驚跳了一下,想都沒想的就立刻回了她一句:「當然不行。」

「為什麼不行?」

曉柔抓著我的手奮力的搖著說道:「我剛剛講了那麼多,你也覺得很重要,為什麼不讓我把那支懷錶罰去做研究?」

「給我啦!」

「我說不行就不行。」

「要不然,教授要我轉問你,願不願意將懷錶給他做研究,將來研究的成果教授願意都是使用你的名義。」

我沉默不語,曉柔見我不為所動,心急的說道:「不然,教授說他可以跟你買下那支懷錶,收購的金額就以國家特別研究經費支出,金額沒有上限。」

我嚇了一跳,金額沒有上限? 這確實會讓人心動。

我這麼努力的工作,也就是為了賺錢,希望我們兄妹倆以後可以過好的生活,未來的可以有一個好的歸宿和家庭。

「你們教授到底是什麼身份?怎麼可以動用到國家特別研究經費?」

曉柔有點臭屁的說道:「說道我們教授這可真的不得瞭,我們教授姓史,除了是台灣大學聘請的歷史教授外,還曾經得過諾貝爾歷史貢獻文學獎,並且被國家歷史文化局聘請為研究負責人。」

「難怪!但是這支懷錶真的有你說的那麼重要嗎?怎麼看頂多只是一件黃金做的古董錶而已。」

「所以,哥,我覺得你可以考慮看看。」

我一副看神經病表情的看著她,問道:「曉柔,妳是不是我的寶貝?」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這樣問,但是曉柔還是點了點頭,甜甜的撒嬌道:「我當然是哥的寶貝啊!」

「那我把你送給別人,你願不願意啊?」

曉柔表情訝異了一下,然後看著我撒嬌的說道:「當然不願意啊!不過哥肯定捨不得把我送給別人的啦!」

我慢條斯里的說道:「所以啦!懷錶也是我心愛的寶貝,我怎麼可能會送給別人做什麼研究,甚至還要我賣給別人,就算對方出的再高價,也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曉柔嘟起嘴來問道:「不可以通融一下,借我們教授研究研究嗎?教授拍胸保證,絕對不會讓你的懷錶掉一根寒毛。」

我從曉柔手上拿過裝著懷錶的盒子,說道:「當然不行,誰知道你們教授要怎麼研究,說不准是要拆了這支錶。」

我打從一開始知道自己的妹妹對自己這支意義非凡的古董懷錶不懷好意之後,腦袋裡就經常浮現曉柔把這知懷錶當作實驗室的青蛙般解剖研究的畫面。

「哇,哥,你什麼時候腦袋變的那嚜精明了。」曉柔裝可愛的褒了我一句。

我不以為然的說道:「不然,怎麼可能研究是研究時間是怎麼轉的嗎?你當我沒讀過大學啊?」

我頓了一下,緊張的問道:「妳們不會沒經過我的同意就已經拆了吧?」

「沒有啦!教授研究完年代之後,似乎很想要將她的外殼給撥下來的感覺,幸好我都在一旁盯著他,所以沒事沒事。」

我趕緊打開盒上的蓋子,看到懷錶還完整的,這才安心下來,深深的喘了口氣。

「幹麻一副很緊張的樣子?你看你的寶貝不是好好的待在盒子,有你妹妹在,一定沒有問題的。」

「就是有妳在,我才害怕你會做出什麼異想天開的事情來啊!」

曉柔吐了吐舌頭說道:「哥,你還真了解我,哈!」

我把盒子握在手中,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別想把我的定情之物拿去做什麼鬼研究,況且還是一支這麼有歷史價值的古董錶。」

曉柔見她的勸說失敗,嘟了嘟嘴巴,一聲不吭的跑到一旁去看電視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小柔哪可能輕易放過~~~趕去看下集

    懷表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