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門口,那種奇異的感覺像是隨著那陣風的吹過而消失不見,但是我的手上依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抬頭看了看這棟一層樓高的不起眼小木屋,其實好像也沒什麼特別,就是感覺有點突兀而已,我有點搞不懂學校裡頭怎麼還會存有這種建築。

我又轉頭看了看身後的醉月湖,波光粼粼,幾隻水鳥在池裡悠游,池邊來來往往的學生看起來也沒什麼異樣,也許是我想太多,才會覺得疑神疑鬼。

小木屋的門旁邊放著一個木製的躺椅,在微風的吹拂下搖來搖去,門上掛著一個木製的小掛牌,上頭一隻綁著辮子的木頭娃娃,小手指著木板上「非請勿進」四個大字,看來沒有經過史教授的許可,這裡還不願意讓其他不相干的人進入。

我忽然覺得很好奇,曉柔上課的地方還真的是跟一般的同學非常的不一樣,這裡壓根兒一點都不像什麼研究教室,倒是讓我感覺比較像是工友或者是老人住的地方。

我匙再是有點懷疑,難不成曉柔這個教授已經一把年紀,但是捨不得退休,所以在這裡養老兼教書,我愈想愈覺得有可能,看這裡不但林中有屋,屋前就是醉月湖,湖中有望月亭,而且這裡芳草萋萋,林木成蔭,還有蟬鳴鳥叫微風徐徐,真的是一個非常適合頤養天年的好地方。

我上前敲了敲門,見門虛掩就順勢要將木門推開去,突然摸著門的手掌像是被打了一下,我趕緊縮回手掌,只看見掛牌上的小木偶表情生氣的敲了敲木牌上的四個大字。

我瞪大眼睛,嚇了一跳,倉皇的蹦蹦蹦後退好幾步,我以為我眼花,揉了揉眼睛再看向木牌上的小人偶時,又沒有什麼奇怪的異樣。

抬起頭看了看頂上的天空,還沒邁入夏天,這裡的蟬鳴卻已經熱鬧的像是在開音樂會,一旁的大樹上,還掛著一個繫著麻繩的盪鞦韆,幾個小朋友高興的推著鞦韆玩耍。

我忽然覺得好像不大對,剛剛過來的時候明明看到什麼人在這林子裡,更不要說什麼時候蹦出三個小朋友,我轉頭又看了一眼,卻只剩下盪鞦韆悠悠晃晃得蕩著,我的心裡頓時有點發毛,忽然覺得背脊一陣涼意,明明在大白天卻感到有一點寒冷。

我甩了甩頭,趕緊又上前敲了敲木門,這次我不敢再直接推開木門,靜靜靜的站在門前等候,倒是木門「吱呀」一聲自己緩緩向後打開來。

看見木門自己打開,我才小心翼翼的探頭向裡頭看了看,但是奇怪是門後沒有看到開門的人,而木門卻自己打開來。

不想怎麼多,不過這裡真的是有點詭異,我小心翼翼的走進屋內喊道:「請問史教授在嗎?我是王曉柔的哥哥,特地過來拜訪。」

我的聲音就像是站在山上朝著山谷大喊一般,一聲疊著一聲的迴音竟然就在屋子裡傳開,聽起來都有點毛骨悚然,我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卡到陰了,怎麼最近好像楣運當頭,都遇見一些倒楣奇怪的事情。

想到這裡,我已經有打退堂鼓的打算,緩緩的向後要退出小木屋,背後卻「砰」的一聲,木門竟然自己關起來。

我嚇了一跳,轉身用力的想要推開木門,卻是怎麼用力推都推不開,我慌張的敲著木門喊道:「救命啊!放我出去,有沒有人快來幫忙。」

「公子別慌,請問您來到此地有何要事?」

我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過身,一個穿著樸素的女人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明眸皓齒,身材婀娜,只不過臉色蒼白的只能用面無血色來形容,眼神之中沒有一絲情感,我一時愣在當場。

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不禁感到滿臉通紅,尷尬的問道:「妳...妳好!請問史教授在嗎?我今天是來拜訪他。」

她揖了揖,朱唇微啟的說道:「請問您是尹公子嗎?恩公已經等您很久,公子請隨我來。」

我愣了一會兒,公子?恩公?怎麼聽起來有點彆扭,看著她已經走遠,我才趕忙跟了上去。

我本來以為這只是間小木屋而已,不過我發現除了人不可以只看表面以外,就連屋子也是,沒想到外表看起來不起眼的小木屋,等我走到裡面之後才知道自己真的是看走眼。

本來以為小木屋是退休的教授用來養老居住的地方,所以應該會是向居家的環境一樣,卻沒想到進門之後完全不是自己幻想的樣子,反而像是來到了一間博物館。

屋內擺著琳瑯滿目的文物古董,還有許多動物植物的標本和其他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不知名玩意兒,最讓我感到驚奇的竟然是連兵馬俑也有,經過古代武器區的時候,我竟然還瞥見一塊白色的小牌子上寫著「軒轅劍」年代  不詳  幾個小字,頓時有點傻眼。

我一邊小心翼翼的朝著裡面走去,一邊看著身旁這些文物感到驚訝,還真是害怕一個不小心碰撞到其他的東西,若是撞壞隨便一件,傾家蕩產我也根本賠不起。

這裡除了可以當作博物館以外,還是個大迷宮,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繞過多少個彎,走過多少道門,經過多少種類的文物區域,只覺得好像走了好長一段路,最後女子總算來到了一扇門前停下腳步,靜靜的站在門口等著我。

女子轉過身來,揖了揖說道:「公子請進,  恩公已在門後等您。」

「喔,到了?謝謝,謝謝!」

推開門後,我又回頭想要看那女子一眼,卻發現那個美麗的女子已經不見了,這消失的速度還真的是太快。

小小的屋子裡,一個看起來滿面紅光,鶴髮童顏的老人正站在不遠處笑瞇瞇的看著我,我心裡不禁猜想這大概就是史教授吧!

我朝著史教授點了點頭,禮貌的說道:「史教授您好,不好意思這麼冒昧來打擾,曉柔是我的妹妹,不知道她有沒有跟您說我要來拜訪您這件事情?」

「我知道你要來,也常聽你妹妹提起你。」

史教授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的看著我,眼裡好像有一抹精光閃過,我揉了揉眼睛,今天自己還真容易眼花。

史教授皺起眉頭,突然朝著我走來,繞著我的週遭走了好幾圈,一邊走我卻發現他的眉頭卻是愈來愈皺愈來愈皺,皺到我都覺得自己的眉頭是不是也跟他一樣打糾結在一起。

正當我要疑惑的想要開口詢問怎麼回事的時候,史教授卻突然冒出一句話道:「我還在想,墨娘怎麼會帶著你繞那麼遠的路,原來是這樣。」

原來是這樣?我聽的莫名奇妙,不知道史教授在說什麼?不過我倒是知道了,原來剛剛那個女人叫做墨娘,看起來神神秘秘。

我不解的看著史教授,問道:「史教授我身上怎麼了嗎?是不是有什東西?」

史教授看了我一眼,抱著胸走了回去,說道:「沒什麼,你來這裡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趕忙將手上的水果禮盒放到桌上,說道:「教授,曉柔說您在我住院的時候,還特地到醫院來看我,所以就特地來拜訪一下,謝謝您對我妹妹的照顧。」

「曉柔她是一個不錯又乖巧的女孩子,課業方面也不錯,要是我孫女有她的一半乖巧我就安心了!你今天來應該不是只是為了跟我道謝而已吧?」

我尷尬的笑了笑,點點頭說道:「教授您真是厲害,這次來拜訪主要還是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請教授幫幫忙。」

我伸手從口袋裡拿出古懷錶,將它放到桌上說道:「這次來的另外一個目的,主要是為了這支古董懷錶。」

史教授一看到我放在桌子的古懷錶,兩眼彷彿亮了起來,我明顯的感受到教授眼裡的熱切,就像是餓狗看到了肥肉,色狼見著了美女,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咬上一口一樣。

史教授盯著桌上的懷錶看了半天,最後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方形的羅盤,將懷錶放在羅盤之上看了又看,這才將羅盤和懷錶放在了桌上。

我好奇的問道:「史教授,妳這是在做什麼?這支懷錶有什麼不對勁嗎?」

這種羅盤我看過,公司之前新大樓剛落成時,就有請風水師到各個辦公樓層探勘風水,當時那個風水師也就是拿著這一個方形的羅盤,只不過我對這些東西沒什麼興趣,只是現在一看到頓時想起來。

「你先看看這羅盤。」史教授指了指羅盤上的指針。

我好奇的看著羅盤上靜止不動的指針,納悶的問道:「指針不會動,這有什麼問題嗎?」

「你再看仔細一點,看看有沒有什麼不一樣再告訴我。」

教授這麼說我也是覺得莫名奇妙,納悶的貼著羅盤上的字看了一輪,然後又看向了正中間的指針,這才發現羅盤上的指針並不是靜止不動。

「我知道了,這指真好像緩緩的在轉動,但是卻很緩慢,不仔細看卻看不出來。」

史教授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那你在看看這個樣子。」

史教授將放在羅盤上的懷錶拿了起來,指針突然像是失去束縛,轉了一圈之後,就大約的指向了某個方向搖擺不定。

我驚訝的說道:「我知道了,原來這支懷錶它具有磁性是嗎?所以羅盤上的磁針就會受到影響。」

史教授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是受到磁力的影響,應該是會靜止不動,何況這塊羅盤上的指針並不是到磁力的影響。」

「那為什麼懷錶放上去之後,指針就不會動了?」

「這塊羅盤,就如你所看到的它是一塊風水羅盤,但是它又不完全是一塊風水羅盤。」

我露出疑惑的表請問道:「這跟懷錶有什麼關係?」

史教授慢慢的說道:「這塊羅盤也是我收集的古物之一,年代不詳,但是經過我多年的研究,這個羅盤擁有一個特殊的作用,就是可以感應到人類至今無法辨明的能量。」

這聽起來有點玄,但我還是點了點頭。

「所以,懂了嗎?」史教授看我點頭以為我是聽懂了。

我立刻又搖了搖頭,說道:「什麼懂什麼?」

史教授一聽瞪了我一眼,說道:「這支懷錶上擁有特殊的能量,所以也就間接影響到擁有者的你。」

我嚇了一跳,說道:「原來是這樣。」

「懂了?」史教授又問道。

「嗯,我大概懂了!」

我看了看史教授,問道:「所以,這跟我每天晚上都會做那些奇怪的夢,也是因為受到這支懷錶影響嗎?」

史教授點了點頭說道:「有這個可能,但是也或許不是,而且可能還有其他的影響,只是暫時沒有顯現出來而已。」

這讓我陷入沉思,這一次來的目的除了道謝,就是要問問教授為何這麼想要這支懷錶,是不是這支懷表藏了什麼樣的秘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默娘感覺是穿梭時空的人啊
  • 默娘在第三部的時候才會有多一點點的戲份囉!!

    是不是穿越時空...就要請小蝦慢慢觀察嚕!!!

    我都不知道我在寫啥了@@大雜燴XXXXD

    李然 於 2012/03/29 2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