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公,涼茶幫您送來了。」

背後傳來的聲音讓我又嚇了一大跳,我實在會被這個女人嚇死,怎麼這個個女人走路都不帶腳步聲,進門也是靜悄悄,這真的會嚇死人。

墨娘端著盤子,遞給教授一杯涼茶之後,轉身也遞給了我一杯,正好瞥見桌上的懷錶頓時露出驚訝的表情,但是隨即又恢復了冰冷的神情。

「墨娘,你是不是也有什麼發現?」史教授端起了涼茶喝了一口。

墨娘微微頜首,但是仍然閉唇不語。

史教授放下了茶杯,說道:「墨娘,可以麻煩妳幫我看看,這個東西是不是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墨娘指著羅盤一旁的懷錶說道:「這支懷錶上有一股特殊的波動,跟剛剛在屋外徘徊的那個人的波動似乎有所關聯,但是他的能量似乎被封印,非常的微弱。」

「那個人?什麼那個人?」我在一旁疑惑的問著,但是默娘並沒有回答我了問題。

史教授皺著眉頭,微微的點了點頭,「所以這是妳剛剛啟動陣法的原因嗎?還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墨娘似乎猶豫了一下,才又說道:「這懷錶內有著數股強大的意念,但是並不是惡念,不過似乎有幾古意念非常的古老,而且好像正在甦醒。」

默娘說話的時候表情如一,就像不甘她的事情一樣,說著這些讓人聽不懂的話。

史教授點了點頭,跟墨娘道了聲謝,默娘揖了揖,猶豫了一會兒似乎還有話要說,但是又轉身端起盤子走了出去。

我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默娘離去的地方,門依舊緊閉著,但是墨娘卻已經沒了蹤影,這下我真的嚇了一跳,門連開都沒有開,她是怎麼走出去?

我轉回頭,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史教授卻已經失去了蹤影,只剩下我一個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我頓時感到背脊一陣發涼,一股寒意就像蛇一樣順著屁股爬上腦袋。

這裡的燈光原本就昏暗,雖然比外面空曠一些,但是也堆了許多奇奇怪怪的物品,我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來錯地方,怎麼就是覺得這裡特別詭異,不管是那個女人也好,或者是史教授都讓我感到一種詭異的神秘。

突然「碰」的一聲巨響,嚇的我叫了一聲蹦的老高

我忽然覺得原來轉個頭的時間可以如此漫長和煎熬,慢慢的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當視線慢慢接觸到史教授的眼神時,提在嗓子眼的心才著了地。

我提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鬆了一口氣,說道:「史教授,你不要嚇人好不好?」

史教授笑著說道:「我看你看墨娘看的出神,就先去地下室找些資料上來,嚇到你了?」

我點了點頭,說道:「沒事沒事,自己嚇自己。」

「年輕人膽子這麼小,何況你還是個男人,這要是被其他女孩子看到,肯定會被笑死。」

我尷尬的笑了笑,趕緊扯開話題說道:「教授,你去拿什麼資料上來?是要給我看的嗎?」

史教授指了指桌上的一張紙上的符號說道:「你看看,認不認得這紙上面的文字。」

我搖了搖頭說道:「教授,別鬧了!這個哪裡是文字,看起來就是一些符號而已,看不懂。」

史教授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叫做盧恩符文,源自於北歐,是日耳曼人早期用來占卜用的文字,類似中國的易經,但是卻又比易經更加久遠,現在只流傳下來幾個字母,其餘都已經失傳。」

「恩,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跟你沒有關係。」史教授將懷錶翻過來,指道:「但是跟這支懷錶有關係。」

我低下頭朝著史教授指的地方看了看,說道:「這個我知道,就是花紋啊!這個我很早之前就發現了,這個花紋很精細,不只背面有其它地方也有,而且我好像還曾經過它散發出紅色光芒。」

史教授搖了搖頭說道:「這你就錯了,它可不是只有是花紋這東西這麼簡單而已。」

「你拿著這個看仔細一點。」史教授伸手從桌上拿起一隻特大號的放大鏡給我。

我接過來之後,拿著放大鏡照在懷錶背面的花紋之上,這一看頓時有點訝異,因為這些像花紋的紋路,看起來有點像是史教授剛剛那張紙上的符號。

當我將所有的圖案看完,驚訝的發現這些圖案,竟然是由一個一個細小的符號組成,只不過這些符號和史教授剛剛拿給我看的那幾個盧恩符號,有這很大的不同。

我將放大鏡放回桌上,感嘆道:「原來這些花紋都是符號組合成,這個還蠻讓人感到訝異,竟然可以將文字刻的如此細小,而且竟然將符號雕刻成一幅維妙維肖的花紋圖案,這實在是太厲害了,難怪它有這個價值。」

史教授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說道:「這的確是鬼斧神工的技術,但是我並不是要你看這些花紋發表感言。」

我愣了一下,疑惑的問道:「不然,這有什特別的地方嗎?」

史教授雙手背後,慢慢的說道:「盧恩符文在北歐神話中被比喻為神的文字,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古日耳曼人認為,盧恩符文是一種擁有魔力的文字,可以占卜未來預知來世,在古日耳曼的神話之中,他擁有連神也無懼怕的神祕力量。」

「所以...這支懷錶有可能是跟那個民族的神話有關係?」我訝異的問道。

史教聳了聳肩,說道:「曉柔應該也跟你說過,目前我們只能確定這支手錶跟北歐的股日爾民族有關,但是為何會流落到中國這就要多方考究。」

我搖了搖頭,說道:「曉柔只跟我說,這支懷錶無法確定它的年代,但是有可能是古代皇族陪葬或者祭祀的用品而已。」

史教授沉默了一會,繼續說道:「其實這都只是保守的推測,如果你身邊有諸多無法解釋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因為這支懷錶所帶來的影響,但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但是這支懷錶擁有其他的能量存在是確定的,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將這支懷錶留下來,讓我繼續探究,也許可以解開你要的答案。」

其實我對這支懷錶也感到很多的疑問,但是當我一聽到史教授要我將這懷錶留下來,我頓時就不願意了,畢竟這個東西的意義對我來說非常的重大,我還是沒有心理準備要將這支懷錶交給其他的外人。

我看著史教授,抱歉的說道:「史教授,你讓我考慮考慮,我也很想知道這支懷錶到底有什麼祕密,但是不是我不願意將這支懷錶讓你研究,只是這支懷錶他不只是個古董而已,他對我還有一個非常不同的意義。」

使教授點了點頭,說道:「我可以了解,曉柔已經跟我說過此事,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好好考慮,如果遇到任何匪夷所思的問題,也可以隨時過來找我解決。」

我慶幸史教授並沒有強迫我,點了點頭,我感激的說道:「我會記得的,史教授謝謝您。」

「你稍等一下,這個東西給你,可以讓你避免掉一些麻煩的事情。」史教授拿出了兩個黑色的方形掛式給我。

我看了看,發覺這個掛飾是木頭雕刻而成,有著一股淡淡的木頭香味,上面刻著許多看不懂得文字,整個看起來就是很不起眼。

史教授看我的表情有異,立刻說道:「別看它不起眼,那可是用萬年桃木心做成,上頭還有特別加持過的符文,可以幫你去掉一些不好的事情,另外一個你就幫我順便拿給你的妹妹,那小妮子最近又給我偷懶了。」

我點了點頭,將木符塞進了口袋裡,說道:「謝謝了史教授,讓我就先走了。」

史教授也笑著朝我點了點頭,我收起懷錶放回上衣的內戴裡,默娘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在我的旁邊。

墨娘領著我離開小木屋的時候,反而感覺沒有走的那麼久了,走過兩個房門,繞過一個屏風就來到門口,這讓我感到微微詫異。

走出小木屋,門關上的那一剎那,我好奇的回頭看了墨娘一眼,默娘微微一揖,說道:「公子慢走,請務必將恩公的話謹記於心。」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娘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眼神中沒有一絲情感,雖然人長的很漂亮,卻讓人看起來冷冰冰,不像一般人一樣。

我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墨娘微微一揖,木門關了起來。

我站在小木屋前抬頭看了看天空,蟬鳴依舊高亢的鳴叫著,火辣的陽光卻幾乎被茂密的樹蔭給遮蓋,難怪在這個地方會覺得特別的陰涼。

看了眼門上的小木偶掛牌,似乎對我笑了一笑,我心裡一跳看像了不遠處不斷前後晃盪著的盪鞦韆,其實並沒有什麼風,但是盪鞦韆卻愈盪愈高,我心裡一毛,趕緊快步的走出樹林。

回程的路上我拿出了古懷錶,其實我早就發現了,當我把這支懷錶帶在身邊的時候,就特別會做夢,尤其是昏倒甦醒之後這樣的情形似乎更加嚴重。

忽然一股奇異的感覺襲來,有點像是被某種東西盯上的感覺,我趕緊回頭看去,身後卻空無一人。

這種感覺真的是非常糟糕,明明就感覺有人在身後跟著你,但是當你回頭的時候卻是空無一物,真的會讓人神經緊繃。

口袋傳來手機震動的聲響,我拿起手機一看,是阿倫打來的電話,接起來一聽,話機裡傳來阿倫慌張的聲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