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不好了,好像發生嚴重的事情了。」電話那一頭,阿倫的口氣帶著緊張。

「什麼事情不好了?發生什麼事情?」我皺著眉頭問道。

阿倫刻意壓低聲音說道:「董事會目前在我們的會議室和其他分公司的總經理們正在召開緊急會議,我聽到風聲,好像是公司高層有人私自挪用公款,監守自盜造成財務漏洞,公司正面臨嚴重的財務危機。」

我頓時感到不妙,小聲的說道:「阿倫,這種事情你可不能亂講開玩笑,要是被傳到外面去,肯定會引起股民恐慌。」

「我哪有在跟你亂說些什麼麼?我跟妳說的都是真的,現在公司上上下下都在亂傳,每個人也都人心惶惶,聽送茶水進去的女職員說,會議室裡每個人眉頭都皺成一團,裡面的氣氛真的是非常嚴肅。」

「你不用這麼慌張,這件事情先等董事會他們開完會後就會知道答案,現在做任何的猜測都無助於事情的解決,只會讓公司的員工跟著開始慌亂而以。」

阿倫口氣擔心的說道:「這個我當然知道,我是要告訴你可能要做好心理準備,這次的風波肯定會影響到很多人,剛剛林總的秘書走出會議室特別交代,要請總機那邊通知所有部門經理以上主管的樣子,先跟你說一聲。」

看來這次事情非同小可,雖然還沒有明確的確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我也不敢多加揣摩,但是肯定是出重大的問題,董事會才會臨時召開緊急會議,只是就算是挪用公款也好,對公司的營運傷害應該不大,只怕是公司資金被掏空....

如果真的是公司高層出有人監守自盜,影響的範圍和嚴重性就不知道有多大,尤其今年第一季就接到王爺旗下集團的單子,若是因為資金被掏空又週轉不靈,公司的處境將會非常危險,將會面臨對上無法出貨,對下又無法支付薪水的窘境。

這件事情不禁讓我皺起眉頭,前幾天出院我接手阿德手裡的王爺案子,看了一遍完整的合約明細,我才知道王爺在大陸佔的市場有多大。

總額三億美元的投資案,相當於十億台幣的大單子,還只是佔王爺所有單子裡的百分之十而以,難怪王爺可以揮金如土,也難怪林總會親自出馬,誰知道王爺竟然會故意刁難林總。

這件事情讓我的處境變的挺蠻尷尬,我不知道王爺到底是真的要挖角我,還是故意藉著我的名義給林總難堪,不過幸好我接手之後,王爺那裡也很爽快的簽署雙方的合約,總算順利處理完這份燙手山芋我心底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我還以為可以暫時輕鬆一陣子,今天拜訪完曉柔她的授課教授,我就可以好好的放鬆幾天,卻沒想到會臨時收到這麼令人震驚的消息。

我趕緊加快腳步走出T大校園,才走沒幾步,果然就接到公司總機的電話通知,總公司召開緊急會議,要所有部門和子公司的經理以上幹部,在晚間七點準時在台北總公司報到,非特殊理由不准缺席。

接到阿倫的電話的時候,心情還是忐忑,真正接到公司打來電話,心情從忐忑變成了沉重,總機掛斷電話沒多久,我的秘書小莉也撥了電話給我。

小莉告訴我,林總的秘書特別要我無論如何都要準時參加會議,會有重大的人事異動和一些安排,是林總特別交代轉達。

我感到非常納悶,到底是發生什麼重大的事情,竟然會有大動作的人事調動,就算林總沒有交代我也會出席會議,只是心裡總有一點不安,手機卻又響起,拿起電話一看,是小劉撥來的電話。

「嵐仔,你有沒有接到公司的通知?我剛剛接到總公司的緊急召回電話,我早就知道會發生這些事情了,沒想到會來的這麼快。」 電話裡頭傳來小劉不以為然的聲音。

「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小劉只是我部門的一名業務副理而已,會知道些什麼事情我感到好奇。

小劉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你知不知道這次的金融海嘯,公司似乎陷入了經營危機?」

「金融海嘯公司陷入危機?別鬧了,最近才搞好王爺那筆單子,還會受到影響?」

「你也很訝異對吧?我也是聽說,應該是海外部份虧損嚴重,消息的來源應該可以確定沒問題,而且據說會將一些資深或者總公司的人員指派到海外。」

「怎麼可能?台灣總公司的營運財務季報都還是獲利,怎麼可能突然陷入經營危機消息準不準,這種事情可不能鬧著玩。」

「而且,除了金融海嘯的影響以外,還有一個天大的內幕,只不過這我也是意外之中聽說,沒想到還真的發生。」

「內幕?什麼內幕」我現在根本就是一蹋糊塗,才剛剛收到公司通知,就一直有電話打來。

小劉低聲的說道: 「內幕就是這次董事會會遭開緊急會議,就是聽說有人冒用執行長的名義偷偷的將各個分公司的資金調度,然後匯出國外,當發現狀況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挽救,所以才會造成財務上的危機。」

「那個人...你知道是誰?」

「不知道!」小劉回答的非常乾脆,「反正是誰也不重要,重點是公司現在可是遇到最嚴重的挑戰,不知道撐不撐的下去,撐不下去就會有一堆人被炒魷魚,撐的下去許多生產線也勢必會停止運作,公司規模縮減,照樣也是一堆人要被遣散。」

小劉停頓了一會,又繼續說道:「重點是你可要有心理準備,我是聽到人事異動名單中似乎有你的名字。」

我一聽這可嚇了一跳,還想要問個清楚,小劉卻已經急急的掛斷電話了。

小劉說的沒有錯,如果要調派海外,依我的資格絕對是人選之一,難怪林總交代她的秘書轉告我,一定要出席晚上的緊急會議,這下我可頭疼了,調派海外可不見得是件好事情。

 

□   □   □

 

下午五點是別人快樂下班的時間,我們卻是被緊急召回公司,除了海外分公司外,幾乎包含分公司在內,所有高階主管都齊聚在一起,這是非常罕見的事情,可見總公司這次所遇到的事情一定是非常嚴重,才會大規模的召回所有的主管進行重大決議。

坐位中有很多陌生的臉孔,很多人也都是第一次見過,我一邊打量著座位上的每個人,一邊聽著大家議論紛紛的討論著到底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大致上跟小劉和阿倫說的差不多,風聲已經洩漏出去,公司外頭還有一堆等待召開記者會的媒體,看來事情非常的嚴重。

因為會議的等級較高,所以所有的主管都不得攜帶其他不相關人員進場,隨行的秘書只能夠到休息室裡去等待。

我一開始並不知道秘書會去休息室的事情,很好奇怎麼大家都沒有帶秘書陪同,四周清一色都是經理級的人物,往門口一瞥,不巧看到了一個女人正站在門口愣愣的看著我的,一直盯著我瞧。

我朝著她禮貌的點了點頭,她露出感到驚訝的表情,睜大眼珠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看的我有點莫名奇妙。

我以為她也是總公司其他部門的管理人員,雖然沒見過,但我還是朝著她招了招手,示意他進來裡面找位子坐下,她卻搖了搖頭,我以為她是不是想問我什麼事情,但是卻又不好意思走進來。 我看了看時間又看了看門外,會議還沒開始,我立刻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林總看我站起,立刻提醒著道:「燁嵐,你要去哪裡?會議待會就要開始了,你可別又離開。」

「我去一下就來。」我趕緊朝門口走去。

她看見我朝著她走過去,似乎嚇了一跳,立刻轉身朝著旁邊走去。

當我走出門口時,卻發現他已經不見,只好又納悶的走回座位上坐下。

「林總,剛剛那個女孩子你知道是哪個部門的嗎?」

「哪個女孩子?你是不是看錯啦?我只看到你朝著門外揮手,但是也沒看到門外有人。」

「怎麼可能?剛剛門口站著一個女孩子一直盯著我看,所以我就以為她是不是找我有事情。」

林總笑著說道:「秘書規定是不能帶進來,應該是其他部門帶來的祕書還是助理,你是不是想藉機卻找芳宜啊!」

芳宜是我企劃部的一名可愛的女員工,聽說暗戀我一陣子,每次下班總是會看到辦公室一堆人在瞎著起鬨。

我感到一陣不好意思,趕緊揮手說道:「沒有,沒有,我只是好奇為什麼她不進來裡面坐,要一直站在門口而已,剛要起身他人就轉身走了。」

「好了,董事們要進來了,你趕緊先回座位上去吧。」

我點了點頭,趕緊回到座位上面,小劉立刻從背後湊上來,八卦的小聲問道:「看上哪家的小妞啦?要不要做兄弟的幫你一把,保證你手到擒來,每個部門的小妞我都認識不少喔!」

我實在蠻好奇小劉怎麼會出現在會議室裡,小聲的對他說道:「你少在那邊出餿主意,我也只是示意剛剛外面那個女人進來裡面坐而已。」

「示意誰啊?門口又沒有人,那些經理們的秘書小姐或助理們,稍早前統統都被林總趕到休息室裡面去了,該來的也都到了,只剩下董事長還沒到而已。」

我辯解道:「我剛剛真的看到外面有一個女人,站在門口一直向裡面望,騙你幹嘛?」

「我看你是眼花了,應該要讓你繼續在家休養才對。」

「好了,所有人安靜。」林總出聲提醒,頓時所有的聲音都靜了下來。

......

董事長簡單的說明公司營運狀況和面臨的危機之後,開始進入此次緊急會議的重大課題,外調派遣的特別方案說明。

但是我的心思卻不知不覺的跑到剛剛那個女子的身上,剛剛是我眼花了嗎?她剛剛明明就站在門口,為什麼其她人都沒有看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