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彷彿又做夢了,我置身在無邊的黑夜之中,無數的星星組成一個廣大的時間,只不過星光都是黯淡無光,只有一個由星星組成的符號閃亮耀眼的散發著光芒。

  

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正趴在桌子上,抬起頭來週遭依舊是滿滿的客人,只不過坐在我對面的女孩子卻已經不在位置上了。

 

我有點失望,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昏倒趴睡在桌上,難道自己的身體真的大不如前了?竟然在這麼重要的時刻暈倒,那個女孩子應該是嚇的離開了。

 

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怎麼這麼沒用,也是忽然意識到身體發出的警訊,自己的健康竟然在不知不覺之中糟糕到這樣的地步。

 

我悶悶不樂的離身站起,離開之前本來要謝謝老闆娘的招待,但是櫃檯前卻已經不是剛剛進來之前的那位老闆娘了。

 

我有點悶悶不樂的推開門離開了咖啡店,走出咖啡店之後天色已經很暗了,看了看時間已經凌晨一點多,而這裡卻不知道是在哪裡?

 

我看了眼馬路上的路牌,不禁嚇了一跳,路牌上寫著忠孝東路二段,我有點傻眼自己什麼時候跑到台北來了?怎麼昏睡醒來自己從台中跑到台北?

 

我慌忙的叫了輛計程車,趕緊驅車返回台中,明天就要搭班機被外派到北歐,我有點心煩,還有一堆事情還沒處理完畢。

 

.......

 

隔天一早,我還是起了個大早趕緊到公司收拾東西,小劉一見到我就大笑著走了過來。

 

「哈哈哈,兄弟你這麼早就來公司啦!今天就要去北歐了,你的心裡一定很緊張吧!」

 

我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應該是吧!不過一年後就回來了,撐一下就過了。」

 

小劉笑著說道:「別假了,緊張就緊張,都是男人有什麼不好意思說出口,我昨天看你緊張的在樓下跑起馬拉松,都替你感到擔心了。」

 

「你少來,笑的那麼開心叫做擔心?」

 

「我是真的擔心啦!但是,我還是真的很想笑。」

 

我白了他一眼,「有什麼好笑,我緊張跑馬拉松抒發一下緊張的心情,你有意見是不是?」

 

小劉揮著手,笑著說道:「不是我有意見,是他們有意見。」

 

小劉拿起今天一早買來的水果日報,丟在我的面前,我瞥了一眼頭版的畫面就愣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頭版上斗大的標題上寫著,「明新集團遭高層掏空,危在旦夕」,下面還另外一個副標題寫著,「公司經理壓力過大,神情恍惚,斑馬線上危險奔跑」,副標題上的圖片,赫然就是我昨天晚上在斑馬線上奔跑的畫面。

 

看完內容之後,我還真的是哭笑不得,這些媒體記者們也還真是厲害,除了捕風捉影之外,還可以長篇大論,意外的讓我成為了頭版的男主角,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

 

阿倫這時也誇張的笑著走了過來,「阿嵐,讚喔!紓解壓力兼練身體。」

 

我踹了他一腳,說道:「連你也來幸災樂禍,等等你們跟著我一起去跑好了,就當作我離開之前陪我的最後一次。」

 

小劉和阿倫一聽趕緊溜了開去,我則看見幾個女同事偷偷的在笑著,臉上不禁一陣火辣辣,趕緊走進辦公室繼續收拾東西。

 

......

 

臨走之前,老總千交代萬叮嚀,此次的派駐也是對我能力的一大考驗,如果表現的不錯,到時後回到台灣就更有升遷的機會,手上的籌碼愈大,就不怕其他家族的競爭對手。

 

老總的這番話實在是讓我嚇了一跳,真的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我實在也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就像其他人在私底下指指點點的說法一樣,我是林總的私生子。

 

但是我也隨即丟掉這個想法。

 

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世,我跟曉柔一樣都是被父母親拋棄的孩子, 而且聽奶奶說,我的母親生下我之後就離開家裡了,就連奶奶去世的時候也不曾出現過。

 

一年不在台灣,我最擔心的還是曉柔這一個妹妹,擔心她一個人住在家裡會不會感到害怕,但是幸好阿倫跟曉柔的互動,自從我住院以後熱絡起來,住在對面的沈櫻小姐也常常跑來家裡根曉柔作伴,就像是認識很久的好朋友。

 

只不過最後要離開之前,曉柔還是哭的非常的難過,我只好答應她只要一放假,公司如果沒事就回台灣陪她。

 

本來以為就曉柔和沈櫻陪著我到機場,準備送我一程,意外的是在機場大廳裡看見了老總、小劉、阿倫和其他的同事前來送機,讓我真的非常感動。

 

在大家依依不捨的道別之中,我揮了揮手,登上機艙。

 

......

 

公司的分布在北歐的挪威境內,挪威的地理位置正好位於其他幾國的通道之上,素有北方通道之意,所以通往其他北歐五國也是相當重要的一個樞紐。

 

從台北的機場出發,經過將近三個小時左右的飛行,來到位於挪威東南首都的奧斯陸國際機場。

 

下了飛機,遠遠的就看見大紅底色的挪威國旗,框上白邊的深藍色十字架,在小雨之中優雅的飄揚。

 

挪威分公司的負責人親自開著轎車來機場接送,他叫做王繼德,我稱他為阿德。

 

阿德是一個個性很爽朗的人,他簡單的自我介紹一翻之後,就開著車載我朝著宿舍的方向駛去。

 

我坐在車子裡,隨便翻著來挪威之前買的「三十分鐘教你學會挪威語-生活篇」一邊聽著阿德介紹挪威這附近哪裡有什麼風景,哪裡又有什麼好吃,一邊又探頭看著窗外急速而馳過的風景。

 

「挪威這地方,就跟冬天的台北差不多,天空整年都灰濛濛的,幾乎每天都是細雨迷濛的景象,偶爾才會有幾天放晴。」阿德一邊開車一邊介紹。

 

「但是這裡跟台北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台北到處都是高樓大廈,奧斯陸這裡雖然是挪威的首都,但是放眼望去就是一般的公寓建築,四周都是特別做綠化的草坪,尤其到了比較鄉村的地方,更是可以看到色彩鮮豔的小木屋。」

 

一路上阿德一邊開車一邊閒聊,看著窗外鬱鬱蒼蒼,來到挪威不禁讓我想起「挪威的森林」這個詞。

 

不是披頭四的「Norwegian Wood」也不是「村上村樹」著作的「挪威的森林」一書,而是一首台灣搖滾歌手「伍佰」的歌曲「挪威的森林」中的歌詞。

 

     是否依然為我絲絲牽掛
    依然愛我無法自拔
    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過的地方啊


    那裡湖面總是澄清
    那裡空氣充滿寧靜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藏著妳不願提起的回憶

    妳說真心總是可以從頭
    真愛總是可以長久
    為何妳的眼神還有孤獨時的落寞

離開台灣之後,我才忽然更深深的感受到那股離鄉背井,無法訴說的思念之情。

 

忽然很懷念老總瞇著眼睛喝著茶的神情,忽然很懷念阿倫那偶而天外飛來一筆自認為很有梗的笑話,忽然很懷念老妹撒嬌時的表情,還有那一段曾經擁有卻意外失去的愛情。

 

開了將近半個多小時的路程,終於到達了位於奧斯陸市區的臨時住處,下了車我的目光不禁停在不遠處的廣闊公園裡。

 

一根巨柱之上密密麻麻盤繞著許多相擁的男女人體,似乎掙扎著爬向柱頂,雖然遠遠觀看,但是我仍然被這幅雕塑的畫面深深的震撼住,心裡打定主意,一定要趁空閒的時候走逛一遭。

 

阿德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看見我望著遠處發呆的模樣,笑著說道:「前方那座公園,是挪威著名的『維吉蘭雕刻公園』是來挪威旅遊的遊客一定要參觀的地方,他的雕刻很有名,幾乎都是在描述人生百態,所以這裡的人又稱這公園叫做『人生百態公園』,總經理若是想要參觀,我可以陪您走上一遭。」

 

我笑了笑,說道:「這太麻煩你了,況且我住的地方離公園這麼近,我有空的話在自己進去走走就好了。」

 

「總經理您太見外了,怎麼會麻煩呢?第一次參觀總要有人解說,況且我除了上班也沒啥事情,陪總經理來逛逛也不錯。」

 

阿德的熱心,讓我不好意思再拒絕他的好意,只好說道:「好,有空閒的時候再找你過來逛一逛,那座公園看起來真的很特別。」

 

「哈哈,總經理對這些藝術也還蠻有興趣的樣子,不然到時候我在叫秘書幫你安排一下特別行程。」

 

提著行李,我們來到了位於頂樓的住處,公司為我安排的是一整間的公寓,不用像其他的員工一樣,三四人同住一間,這應該是職位帶來的好處和便利。

 

打開窗戶細細的雨絲隨著風飄了進來,沒有都市的高樓大廈和烏煙瘴氣,也沒有行人的喧鬧和嘈雜,正好可以望見維吉蘭雕刻公園的全景,我心裡不禁感到高興,這裡真的是一個適合居住的好地方。

 

阿德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室內環境和擺設,臨走前還特別到超市幫我買了一堆的生活用品和零食餅乾,然後又特別叮嚀了下事情這才離開。

 

這是到達挪威的第一天,我撥了通電給曉柔,只聽她在電話裡哭哭啼啼,讓我不禁心底酸了一下,實在是讓我非常的不捨。

 

自己這個小妹妹什麼時候才會長大啊?這麼黏哥哥,以後她找不到男朋友怎麼辦?要是有了男朋友肯定也會因此翻了醋缸子,我還真是替她感到擔心,我一邊哄著她一邊心裡默默下定主意,應該要讓她漸漸獨立。

 

跟曉柔通完電話之後,我另外又撥了通電話給老總,他依舊是笑呵呵的平穩聲音,交代我要好好照顧自己,公司的業務盡力而為,有空的時候回來台灣在幫他沏壺茶,我聽的出他話語裡的濃濃關心,就像是親人一般。

 

這因該就是親人的感覺吧?接到電話的時候關心的是你過的好不好,有沒有吃飯,快不快樂開不開心,我的眼角終究還是溢滿了淚水,我望著天空,細微的小雨輕輕落在我的臉上。

 

「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吧!

 

我一直牢牢記著九把刀這位出色作家的這一句話,人生就是永不止盡的挑戰和突破,才可以突顯生命的價值和意義,而我這一年的挑戰也才正要開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