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讓我今天的精神看起來非常萎靡,尤其是我應該是受到驚嚇,我整個人動不動就陷入恍神的狀態,總覺得好像又做了惡夢,而且腦袋總是轟隆轟隆響個不停,非常的難受。

 

原本平常上下班我是堅持載我的司機,只要將我載到公司宿舍附近就讓我下車,剩下的路程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可以順便看看挪威的風土民情,多多了解我要待上一年的這個國家,也可以順便活動一下身體。

 

但是發生昨晚的那件事情之後,我忽然感到有點害怕,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被那種邪惡的組織給盯上?一早起床我就直接打電話給司機,要他直接到我宿舍的樓下接我,但是打了好幾通電話卻都沒有接通。

 

所以我只好又步行一段距離,走到原本與司機約定的接送地點,雖然心裡還是有點害怕,一路上疑神疑鬼,不過幸好沒有再遇見那個詭異的老人,也沒發生什麼意外事情,雖然心情忐忑不安,還是順利撘上車到達公司。

 

......

 

坐在辦公室裡,我的心神依舊還是驚疑不定,秘書一早就告訴我今天的行程安排,但是我根本就是沒有聽進去,直到突然窗外一陣巨聲響起,我才嚇的回過神來。

 

「轟隆...轟隆隆」

 

一聲驚雷響起,巨大的轟鳴在天空迴盪不已,但是卻緊接著從窗外的天際,傳來一聲「嘎啦嘎啦」的聲響,就像是巨大的齒輪開始轉動之前的聲音,持續將進一分多鐘。

 

我瞥見窗戶外,不少的人都被這一聲巨響嚇了一跳,紛紛的放下手邊的工作一探究竟,但是我卻感到非常的難受,喉頭一甜,一股血腥味衝了上來。

 

挪威的天氣總是飄著小雨,但是很少會有伴著驚雷的情況出現,更何況今天是挪威難得的好天氣,一望無際,碧屏如洗,沒有絲絲的小雨,天空乾淨的只剩下幾朵白雲。

 

抬頭看向天空,今天的天空比以往清澈許多,灰厚的雲層散去,陽光盡情的灑落,許多人都以為應該只是哪間工廠發出的機械聲響,好奇過後也就不當一回事。

 

但是那一聲悶響,卻讓我的胸口彷彿就像受到重擊一般,頭腦一陣空白,一口鮮血最後還是忍不住的吐了出來,嚇得身旁的秘書尖叫的不知所措,手忙腳亂的抓起一把衛生紙幫我把鮮血處理乾淨。

 

秘書的尖叫聲,頓時引起辦公室外其他員工的注意,以為發生什麼事情,立刻一群人衝進了辦公室裡頭。

 

當大夥看見我胸前和桌上的鮮血時,頓時慌亂起來,有人忙著拿衛生紙過來,有人則急著將我扶住,還有已經打電話要救護車,幸好趕緊被我制止。

 

我揮了揮手,說道:「我沒事情,舊傷復發而已,休息一下就沒事了!謝謝大家,你們快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大家一聽我沒事,也就放心,紛紛的又回到各自的崗位上開始工作。

 

我也為自己突然吐血感到詫異,可能是雷聲引發了我昨晚的傷勢,幸好那聲雷聲也就一下而已,稍稍不適過後也就恢復清醒,我示意秘書回去做自己的事情,我好好休息一下就好,她才擔心的去辦我交代的事情。

 

其實雷聲沒有什麼大不了,以前還待在台灣的時候,每到春夏交替的季節,都是雷聲隆隆,大小雷聲不斷,每一次聽到這種雷聲,大家一定會習慣的看看天空,因為春天要來了。

 

雖然有時候真的會嚇人一跳,但是我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雷聲竟然會牽動傷口,那聲悶雷竟然讓我感受到胸口像是被重擊一般,一口鮮血忍不住就這樣吐了出來。

 

到現在我還是感到有點心驚膽跳,胸口不斷的激烈的起伏著,隱隱約約還有點刺痛的感覺,喉嚨裡頭殘餘的血腥味,讓我不禁又想起昨晚喝下去的那一杯血液和那團不知道是什麼噁心的東西,感到非常不舒服。

 

秘書走出辦公室之後,我這才拿出掛在自己身上的古懷錶,自從來到挪威之後,我就一直將它掛在身上,除了洗澡的時候,我不曾將它拿下來。

 

在那聲巨大的雷聲之後,那聲「喀啦喀啦」彷彿就像是齒輪轉動的聲音之下,我似乎感受到,這支被我當作飾品的老古董錶,竟然也輕輕的震動起來。

 

我感到訝異,更多的卻是驚喜,本來是要立即拿出來一看究竟,但是剛剛吐血的狀況引起一堆人的注意,一時我也不好在眾人面前拿出這支古錶,現在連秘書也都離開辦公室,我才敢將這支古錶給拿出來。

 

以前的時候,我雖然心裡有想過要將這之古懷錶送修的念頭,最後卻因為害怕弄壞而作罷,但是沒有想到這支擁有好幾百年歷史的古董錶,竟然會在一聲雷響之下莫名的轉動起來,這怎麼不叫我感到興奮,原來宜靜跟我說的都是真的,這支懷錶真的是會轉動。

 

我將古懷錶放在手心之上,靜靜的感受著懷錶在手心上滴答細響的感覺,彷彿就像是生命力的蠢動,在我的手心之中跳躍。

 

我輕輕的打開懷錶的蓋子,一陣淡淡地光芒閃過,我驚訝的發現在懷錶上的字母一個一個散發著淡淡的柔光,就像是螢光一般,但是卻又比螢光更加漂亮,不斷的在字母之間流轉閃爍。

 

我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會讓這支懷錶有這樣的變化,如果讓我猜測的話,我會想到應該是和昨天的驚險有所關連,雖然我不知道明確的原因,但是我很高興這支懷錶竟然可以使用。

 

懷錶內的秒針緩緩的移動著,我突然想到要將時間調整到現在的時刻,但是找了老半天,卻都沒找到可以調整時間的旋鈕,這還真的是以前沒有注意到的地方。

 

「尹總,王繼德請示進入。」阿德還沒等我的應允,就迅速的將門打開,走了進來。

 

我一時之間來不及將懷錶收起,心裡對阿德的舉動有點反感,但是一看見阿德一臉擔憂的神情,那點不悅的感覺也隨之而去。

 

「尹總,你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是發生什麼事情?」阿德擔心的問道。

 

「我沒事,我沒事。阿德,你怎麼來了?快請坐請坐。」

 

「怎麼可能沒事?我剛剛回來就聽到大夥議論紛紛,說你突然吐血吐的到處都是,所以趕緊進來看看。」

 

「放心啦!可能是最近太忙,胸口又悶住,所以一不小心就吐血,你看我現在不是沒有什麼事情嗎?」

 

阿德不高興的說道:「我聽你在胡說八道,你的秘書呢?怎麼沒有叫她幫你安排一下時間去大醫院看看,這身體沒有顧好,到時候病倒那可就來不急,這一年大家都會比較辛苦,尤其是你一定要顧好自己的身體。」

 

我心裡很感動,自從我來到挪威之後,阿德給了我很多幫助,無論是生活還是工作他都盡力的在幫助我,不過我倒是對他很愧疚,因為我接任總經理的關係,也就卡住了他晉升的唯一道路。

 

「不然,今天晚上我就帶你去附近的醫院先檢查看看,不要出外工作就已經夠辛苦了,還把身體給弄壞了。」

 

阿德看起來神情非常堅定,我思考了一下之後,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他的建議。

 

「咦?你在看什麼東西啊?」阿德一臉好奇的走了過來。

 

我想也沒有必要遮掩,於是就攤開掌心,露出手中的古懷錶說道:「我在看手上的這支懷錶。」

 

阿德的臉上一臉詫異,「咦,這錶還真是精緻,在哪裡買的?看起來特別的精製漂亮,很貴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這是我前女友送給我的,所以我一直將他戴在身上。」

 

「原來你也是個念舊的人啊!真是看不出來呢!」

 

我笑了笑說道:「只是那段感情讓我印象特別深刻而已,這也算是一種紀念吧!」

 

我打開錶蓋,露出表蓋內的一張合照照片,輕輕的摸了摸手上的懷錶,看著光芒在懷錶裡不斷流轉閃爍。

 

「咦?這支懷錶還真特別,我怎麼覺得上面還有光芒在流動?」阿德看著我疑惑的問道。

 

「你也發現了?這個我也不曉得,以前沒有看過這種情形,剛剛就忽然有這種狀況了,所以我才在把它拿出來看看。」

 

阿德的眼神之中,不知不覺的閃過一抹黑芒,說話的聲音突然變的低沉起來,問道:「你是不是有對這支懷錶做了什麼事情,不然怎麼會突然就出現這光芒?」

 

我突然覺得阿德的聲音怪怪的,但也沒有想太多,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剛剛那聲雷聲過後,我就發現這支懷錶有動靜,突然好像會動了,打開來看就發現這些光芒在轉動,很漂亮吧?」

 

我拿起懷錶湊到阿德面前,視線接觸到他的眼睛,我忽然我覺得他的眼睛怎麼突然變的非常的黑,非常的深邃,深邃彷彿就是兩個黑洞一般,阿德說的話好像都在很遠的地方飄著飄著。

 

阿德的身上泛起了一股黑氣,逐漸將他的全身包裹起來,只不過我沒有感覺,只是又覺得昏昏欲睡。

 

阿德的表情變的猙獰起來,聲音變的非常詭異,渾身的黑氣朝著我的身體捲來,他則伸出手掌要將我手上的懷錶取走。

 

就在阿德的手指及將碰觸到我手上的古懷錶時,古懷錶突然爆起了一陣刺眼的紅色光芒,阿德大叫一聲,身上的黑氣被紅芒倒捲而去,頓時黑氣消散,阿德則朝後摔飛出去,嘴角流下了鮮血。

 

周圍的黑氣一去,我頓時清醒過來,頓時看到阿德不知道為什麼摔在椅子旁邊,嘴角充滿了鮮血。

 

我趕緊衝上前去,將他扶了起來,問道:「阿德,你有沒有怎麼樣,怎麼忽然跌倒了?」

 

阿德抹了抹嘴上的血漬,撥開我的手站起來,表情冷漠的說道:「沒事,我先走了。」

 

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剛剛好像是恍神了一下,回過神來的時候就看見阿德臉色非常糟糕的倒在地上,眼神之中似乎多了一點憎恨。

 

我摸了摸手中的懷錶,重新把它掛回脖子上,今天發生的怪事可真夠多,心理不禁想要找個廟宇拜拜,但是又懊惱的想到自己現在還正在挪威,哪裡來的廟宇可以拜拜。

 

我嘆了一口,靠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胸口的古懷錶紅芒閃過,一個女人突然出現在辦公室之中,辦公室裡擺放的盆栽原本受到魔氣影響而枯威,頓時恢復生命力茂盛的盛開出花朵。

 

她看了眼王繼德離去的方向,清秀的臉龐露出厭惡的表情,空氣中殘留的魔氣讓他非常厭惡,她雙掌交握,一朵粉紅的小花出現在她手中,她向空中一拋將殘餘的魔氣盡數化去。

 

她滿意的拍了拍手,轉頭看向坐在椅子上的我,伸出手指頭在我的胸口上一點,一股充沛的生命力量頓時充滿我的全身,然後才又滿意的笑了一笑,紅光一閃消失在辦公室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