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竟然慢了一步。」阿德憤怒的摔了一地的文件,她的秘書慌忙的趕緊將掉在地上的文件收拾而起。

 

她是第一次看見經理發這麼大的脾氣,平常經理都是說話和氣、笑顏常開,做任何事情都非常豪爽又樂觀的一個人,這次卻氣憤的摔了一地的東西,他覺得很是奇怪,但是卻又不敢問是什麼原因。

 

她自從阿德坐上銷售部門經理之後,就一直跟在阿德身邊好些年了,這些年來看著這位阿德經理將銷售部門經營的有聲有色,即使在遇到瓶頸的時候,也不曾皺過眉頭一下,依然是笑笑的帶著所有的員工一起度過,這次倒是頭一遭。

 

「滾開,你這混蛋!你這混蛋,快點滾開。」辦公室裡養的鸚鵡小巴,嘎嘎亂叫的說著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對話。

 

阿德怒在心頭,瞪了胡亂叫哮的鸚鵡小巴一眼,伸手探進籠子裡一把抓住鸚鵡小巴,粗魯的將牠的翅膀給抓住,痛的鸚鵡小巴瘋狂的亂叫。

 

他的眼裡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鸚鵡小巴則是更奮力的胡亂大叫起來:「滾開,魔鬼!救命,魔鬼!」

 

阿德粗魯的將牠拽出鳥籠子裡,任憑小巴瘋狂掙扎的落了一地鳥毛,他伸出另外一隻手五指呈扣環狀,抓住鸚鵡小巴纖細的脖子,用力一捏。

 

「喀嚓」

 

「咚!」

 

一旁低著頭默默收拾地上混亂一地文件的秘書,看也沒看順手撿起剛剛掉在地上的東西,當她摸到溼溼潤潤的拿起一看時,嚇的尖叫一聲,將手上鸚鵡小巴的頭丟了出去。

 

阿德轉過頭來看著嚇倒在地上的秘書,手裡的鸚鵡小巴只剩下身體還不斷的滴著鮮血,秘書一時間嚇的臉色蒼白,愣愣的坐在地上。

 

她不知道王經理是受到什麼刺激或者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她發現王經理真的不再是當初那個陽光又爽朗的經理了。

 

在她眼前的王經理眼中帶著一絲殘忍,嘴角還帶著一絲戲謔,好像這種輕意就奪走一個小動物的生命的事情,只是微不足道而已。

 

她忽然覺得有一點害怕,趕緊爬起來繼續低著頭撿拾地上的文件資料,但是眼淚卻還是不自主的滴落下來。

 

她抹了抹眼淚,偷偷的轉頭朝著王經理的方向看去,這一看卻讓她嚇的尖叫著站了起來,向後退了好幾步。

 

她眼前的王經理竟然慢條斯里的坐在辦公椅上,將手上的鸚鵡屍體撕開,一口一口的塞進嘴裡,嘴角沾滿鮮血和鳥毛。

 

她看的目瞪口呆,她想王經理一定是受到刺激或者是身體有什麼疾病發病了,所以才會做出這些奇怪的舉動,竟然連鳥的屍體也直接就塞進嘴裡。

 

她毅然決然決定要叫救護車,然後再向總經理報告這件事情,看看可不可以讓王經理可以多休息幾天,不然如果發生什麼事情就真的糟糕了。

 

她立刻放下手上收拾一半的文件資料,快步的走向門口,但是突然眼前一花,阿德卻已經擋在她的面前,嘴角滿是血跡,對著她露出一抹戲謔的微笑。

 

她都不知道阿德是什麼時候站在她的面前的,近距離看見滿嘴鮮血還是讓她覺得非常恐怖,反射的向後退了好幾步。

 

「想要去哪裡啊?」阿德抹了抹嘴角的鮮血。

 

秘書慌忙的說道:「我...我只是想到之前您交代的廠商還有一些沒有通知到,要去通知一下。」

 

阿德走到了祕書面前,盯著她的雙眼,問道:「是嗎?我怎麼覺得妳慌慌張張的要跑出去呢?」

 

秘書別開眼睛,揮著手說道:「沒有,因為已經拖延到時間,所...所以我才趕著去通知。」

 

阿德露著邪邪的笑容,將臉湊到秘書的脖子前,親暱的嗅了嗅,曖昧的說道:「妳身上的味道真是好聞哪!」

 

秘書已經嚇得渾身顫抖,她從來沒看過這樣的阿德,聲音顫抖著說道:「經理,不要這樣....被...被其他人看見就不好了,我...我要趕快去通知廠商。」

 

「不用害怕。」阿德用著輕柔的聲音說道:「沒有人會看見,一點都不痛的,一下子就過去了。」

 

秘書不懂這幾句話是什麼意思,偷偷轉頭一瞥,阿德渾身被黑氣繚繞著,眼空之中滿是黑氣,一個鬼影的樣子浮現在他的身後,她正要放聲大叫,就被一隻冰冷的手指緊緊的抓住脖子,發不出聲音。

 

「一下子就過去了,不會痛,一點都不會讓你感到痛苦。」阿德輕輕的唸道,嘴角殘酷的笑著。

 

她的眼淚不斷的流下,看著地上那隻鸚鵡小巴落在牆角的頭顱。

 

「喀嚓!」

 

秘書的睜著恐懼的大眼,頭緩緩的朝著一旁歪了下去,阿德渾身的黑氣朝著秘書的身體一捲,從祕書的身體裡拖出她的魂魄吃了下去。

 

他舔了舔舌頭,「恐懼的味道果然還是最美味的東西,桀桀桀。」

 

他將祕書的屍體丟向了一邊,伸手一揮,身上的分出一股黑氣朝著秘書的屍體再次捲去,這次黑氣停留在秘書的身上足足一分鐘,然後緩緩的鑽入屍體的眼耳鼻口中。

 

原本已經死去的秘書,突然動了一下,漆黑的眼睛慢慢的變回原來的狀況,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安靜的站在一旁。

 

阿德搖了搖頭,看著一旁的秘書,自言自語道:「看起來還是太弱啊!難道是我的力量還不夠?我還要更多的靈魂。」

 

阿德一臉陰騺的看著窗外,朝著秘書揮了揮手說道:「妳出去外面看著,任何人沒有我的允許都不准進到辦公來。」

 

將門鎖上之後,阿德扳動辦公桌底下的機關,露出門後牆壁上的一個密室,他迅速的走入密室之後,牆壁也跟著恢復成原狀。

 

「時間之輪竟然已經開始轉動,那混帳叫她去搶時間之輪,這點小事情也做不好,媽的!」

 

阿德忿忿的走下樓梯,身上的黑暗氣息愈來愈濃厚,被囚禁在牢籠裡的人類恐懼的看著阿德在黑氣之中的模糊身影,微弱的叫喊求救著。

 

這間密室是專門為他抓來人類囚禁的地方,他讓這些人類飽嚐恐懼之後,在抽出他們身體裡面的靈魂,慢慢享用。

 

「沒想到時間之輪竟然拒絕我的碰觸,真是想不到,竟然可以在無人控制的狀態之下對我進行反擊,嘖嘖。看來時間之輪也讓不少傢伙醒過來了。」

 

只不過剛剛的那件事情,讓他失去胃口,一點食慾也沒有,但是卻不妨礙他施虐於這些脆弱的人類。

 

他隨手抓過一個壯強的小夥子,手指用力一捏,他的頭顱緩緩的垂了下去,他笑著自言自語的說道:「看來事情愈來愈有趣了呢!尹燁嵐,本來還想讓你這傢伙活久一點,但是似乎你急著尋死?這樣我也不好意思辜負你的期望。」

 

他身上的黑氣突然劇烈的開始翻湧,他伸出雙手朝著面前的空間兩邊一扯,空間被撕裂開來,一股陰暗的氣息不斷的從洞口散發出來。

 

阿德伸手從探入撕裂的空間之中,隨手向後一拋,一具渾身乾癟漆黑的身體,「碰」的一聲摔落在地板上,被撕裂的空間再度恢復成原本的模樣。

 

他的手裡多了一個盅型的透明瓶子,瓶子外頭佈滿著許多符號困住瓶子裡頭許多橫衝直撞的靈魂,似乎極度想要逃脫這個無形的束縛,但是無論如何哭喊卻都無法逃脫這透明瓶子的束縛。

 

阿德的手指伸出一絲黑氣,探入盅型瓶子內纏繞上一抹靈魂,將他拽出了瓶外,靈魂恐懼的掙扎嘶嚎,卻逃脫不暸黑氣的纏繞。

 

他隨手用力一甩,黑氣纏著靈魂脫離了他的手指,沒入地上的那具乾癟的身體裡頭。

 

地上那具乾癟發黑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渾身散發出絲絲的黑氣,在週遭淡淡的環繞著,逐漸的愈來愈濃,約莫半個小時左右,顫抖才慢慢的停下來。

 

阿德瞥了地上的不在顫抖軀體一眼,冷然道:「怎麼?給你一個靈魂享受還不夠嗎?那可是我手上最難得的一個,你可別不知好歹。」

 

地上的軀體沒有任何反應,阿德皺了皺眉,他再次伸出一道黑氣,探入瓶子中捲起數個靈魂,再次送向地上那具軀體裡頭,地上的乾癟身體這次有了更加明顯的反應,整個裹在黑氣之中,開始劇烈的不斷顫抖著,足足持續好一陣子。

 

黑氣逐漸隱入到屍體的身體之中,她緩緩的睜開眼睛,眼裡一抹黑氣閃過,他舔了舔嘴角,慢慢的站起來,赫然就是將尹燁嵐綁架的老人。

 

「哼!沒用的東西,叫你去抓一個普通人類奪走他身上的古懷錶,也可以讓自己差一點靈魂消散?」阿德冷冷的說道。

 

帶著斗蓬的老人顫抖的站在一旁,眼神懼怕的看著眼前的這個渾身充滿黑氣的男人,這個男人身上的邪氣雖然微弱,但是卻奇怪的正好壓制住她的力量,讓她絲毫不敢有反抗的念頭。

 

 

阿德不滿的看著眼前這個醜陋不堪的老人,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把那個人類身上的古懷錶拿到手。」

 

阿德冷冷的說道:「去吧!封印已經鬆動,我們的行動若不再快一點,只怕會被發現。只要搶回時間之輪就可以讓死者重返人間,妳知道該怎麼做,不要再讓我失望.....否則,妳知道會是什麼後果。」

 

老人恭敬的點了點頭,若有深意的看了大笑的阿德一眼,黑色的黑氣一捲,消失在密室裡頭。

 

阿德臉上露出一抹殘忍的表情,輕笑道:「桀桀桀,尹燁嵐好好享受我給你準備的遊戲吧!絕對會讓你噩夢連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