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你們是誰,停下來統統不准動!」工廠門口的警衛手裡緊握著手槍,對著一群不斷逼近的人群大聲警告。

 

警衛怕這些人聽不清楚,特地拿起擴音器朝著他們喊道:「我再講一次,這裡是私人廠房,請你們盡速離開,否則我就要進行必要的驅逐行動。」

 

前方的人群約莫十來個左右,渾身包裹在黑氣之中,看不清楚這些人的臉孔,遠遠看去就像是和黑夜融為一體,只是走路時的叮噹聲響,才引起警衛的注意。

 

儘管警衛已經拿出手槍嚇阻,他們卻依然保持著緩慢的步伐前進,對於警衛的警告一點也不加理睬。

 

這些面容模糊渾身包裹在黑氣之中的人群,一看之下就和普通人不大一樣,他們穿著古代才會穿在身上的盔甲,盔甲之上銹跡斑斑,似乎還沾染著乾涸發黑的血塊,每一件盔甲都是殘破不堪,就像是經過激烈的戰鬥一樣,頭上帶著頭盔,左右手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步伐緩慢的向前推進。

 

......

 

廠房門口的警衛原本坐在警衛室裡頭打著小盹,畢竟大半夜除了廠房內的大夜班人員還在工作以外,根本就沒有什麼訪客會來這偏僻的工廠參觀。

 

只不過一陣涼意讓他哆嗦的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無意的瞥了一眼監視器的畫面,從廠外的監視器看去,好像隱隱約約看見模糊的人影,朝著工廠的方向走過來。

 

他原本不以為意,但是監視畫面裡那群人身上的服裝,卻讓他睜大眼睛盯著監視器上的螢幕好一會兒,一群像是穿著古代盔甲服裝的人在黑夜裡徘徊。

 

他揉了揉沒睡飽的眼睛,咕噥道:「神經病!這麼大半夜不睡覺,怎麼還有人在玩角色扮演遊行,難不成萬聖節還沒過啊!真的是吃飽撐著沒事幹。」

 

他靠著椅背坐下來,雙手交叉在胸前,把粗大的雙腳翹在辦公桌上,看了看牆上的時間,凌晨三點多了,眼睛瞇了瞇,打了一個大呵欠又開始打起盹來。

 

只不過這次他並沒有小睡多久,門外「碰」的一聲巨響,再度把他嚇的驚醒過來,他以為發生什麼事情,慌張的掏出背後的手槍,踉蹌的衝出警衛室,朝著門口的方向奔了過去。

 

當他奔到門口的時候他有點曚了,這些衝進來的人群看起來就是他在監視器畫面看到的那一群人,但是他卻覺得這群人看起來怎麼有點朦朦朧朧,連臉龐都看的不太清楚,他揉了幾次眼睛也都是一樣。

 

不過讓他在意的是,這些人的手上還拿著各式各樣的刀劍,一看就是不懷好意,如果不是來打劫那肯定就是來尋仇。

 

「快點離開,媽的!你們要是在前進我就要開槍了。」警衛將槍口對準這些不速之客,想要利用嚇阻讓這些人知難而去。

 

本來以為這樣應該可以嚇阻眼前這群穿著奇怪的怪人,但是他們卻不為所動繼續向前,眼看著他們和自己的距離愈來愈近,他也不禁慌張起來,拿著槍慢慢的向後退著。

 

他一邊向後退,一邊拿起對講機按下通話紐喊道:「老徐,快點來幫我,大門口這裡有一群怪人,向是要來尋仇,怎麼勸也勸不走。」

 

對講機那頭傳來沙沙沙的聲干擾聲響,許久都沒有傳來另外一位警衛的回應。

 

「老徐,老徐,你快點來啊!有人持械闖進工廠來了。」警衛再一次慌張的呼叫。

 

對講機那頭依然完全都沒有任何回應,突然最靠近的他的其中一個人舉起手中的斧頭,朝著他當頭砍下。

 

他大吼一聲,將手上的對講機砸了過去,朝著迎面劈來的那人開了一槍,然後側身翻滾躲過那人接下來的一砍。

 

本來以為對方已經中彈,但是當他笨拙的準備翻身而起時,他突然對上了對方的眼睛,他忽然感到一陣暈眩,對方眼神之中盡是一片漆黑,身上散發著一股濃濃的臭味,就像是屍體腐爛已久的味道,濃濃的漂盪在空氣之中。

 

他想要移動腳步向後退,卻發現自己的雙腳竟然不聽使喚,像是被定住一般完全一動也不動,他慌張的朝著他拼命開了好幾槍,卻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一點鮮血也沒流下。

 

他驚恐的看著對方將斧頭高舉過頭,然後朝著他揮下,一抹鮮血在慘叫聲裡乍開之後,警衛室頓時又恢復了寧靜。

 

......

 

早晨換班的警衛,被眼前血腥的場面給嚇呆了,立刻顫抖著打電話報警,大批的警察在數十分鐘後立刻趕到工廠,將現場完全的封鎖起來。

 

我早餐才吃到一半,就接到秘書慌慌張張的電話通知,心情頓時一沉,立刻趕緊通知司機今天要提早出發。

 

一大清早七點左右到達工廠之後,也正好是早班和夜班的換班時間,許多早班的員工被阻擋在封鎖現之外竊竊私語,討論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大批的媒體也聚集在工廠外圍等待著,一見到我下車,立刻瘋狂的湧了過來,幸好有警方的區隔,我才順利的進入了工廠內部。

 

在檢警負責人的陪同之下,我們快速的走了一趟廠房的各個樓層,入眼的狀況慘不忍睹到我無法理解,到底是昨晚是發生什麼事情?

 

我的眉頭糾結,整張臉青的發白,腦袋裡還不斷留著剛剛跟著檢警走了一趟工廠所有的狀況,早餐吃下去的東西幾乎都完全吐了出來,嘴裡還留著那一股不斷要嘔出來的酸味。

 

心情真的是壞到谷底,狀況只能說是非常的糟糕,我拿出面紙擦著臉上的冷汗,發生這種事情,在狀況完全不明瞭之下,竟然就已經死了那麼多人。

 

根據警察的清點,讓我非常的震驚,整個廠方竟然沒有一個倖存的人員,有的人被鈍器重擊而死,有的則被支解成數個部份,最奇怪的是每個人的臉都露出驚恐的表情。

 

保全的總公司也派人員來協助警方處理,因為監視錄影器的系統由他們管控,為了避免監視器的儲存裝置被破壞,監視器的儲存系統被放置在一個上鎖的保險櫃裡頭只有插入鑰匙後輸入正確的帳號密碼,才可以取出裡面的東西。

 

現在這些保存的監視器畫面,可是唯一可以釐清昨天晚上到比發生什麼事情的重要證據之一,不過基於警方保護證物安全,在場的所有證物都是由警方扣押,第一時間我也無法看到監視器畫面的內容。

 

我懊惱了許久,這件事情肯定沒有辦法掩蓋下去,畢竟死了那麼多人,肯定會引起喧然大波,而且這間工廠的營運肯定會停擺造成的損失不說,這些員工的賠償問題才是最嚴重的問題。

 

不過我現在要面對的卻是工廠外面的大批媒體記者,若再不發表聲明任由媒體渲染報導,肯定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局面,對公司的名譽和營運都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尤其現在全球海嘯衝擊,景氣低迷,這件事情無疑是雪上加霜。

 

我的心底下定了主意,在所有的狀況未明之前,我也只能向警方說明這也許是一件恐怖攻擊事件。

 

當公司發表聲明之後,所有的輿論媒體頓時炸開了鍋,恐怖攻擊襲擊歐洲,這絕對是所有人無法接受的事情。

 

素來只有英美和恐怖組織會有軍事上的衝突,歐洲各國和亞洲可是沒有發生過什麼恐怖的攻擊事件,這次的消息一出真的是引起世界各國政府的注意。

 

我並沒有想到會造成世界的關注,但是消息一公佈之後,倒是沒有一個恐怖組織承認此次的攻擊事件是由他們策劃主導。

 

回到挪威總公司,我緊急召開臨時會議,新聞報導的最新快訊卻吸引了我們所有的目光。

 

斗大的標題上寫著驚悚的字句「挪威台商廠房遭恐怖攻擊」!

 

外訊快報

根據剛剛傳回的國外消息,我國台商工廠以及駐挪威外使館遭到不名恐怖份子攻擊,台商投資的廠房也遭恐怖組織襲擊,造成一百二十一人罹難,無人倖存。疑似針對我國所進行的恐怖攻擊事件引起各國關注,整起案件還在調查中,海協會已積極向挪威官方尋求連絡。

 

這則報導震驚國際社會,因為光是工廠的死亡人數,最後統計就到達一百二十一,這是北歐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一次因恐怖攻擊而產生的傷亡人數。

 

「我想大家也看到了,這次的事情不管是恐怖攻擊也好或者是爭對我們公司而來的也好,已經造成我們營運上的困難。」

 

所有的人臉色都不太好,這種事情誰也不希望會發生在自己週遭,可是遇上了哪有什麼辦法。

 

我看了看眾人嚴肅的表情繼續說道:「目前我們在挪威一共有三座分廠,出事的那一座工廠在事情沒有解決之前勢必會進行關廠,關廠之後公司的損失將近一百多億,後續的賠償問題也會成為公司的包袱。」

 

所有的人聚精會神的聽著我的解說,他們大概也都了解關廠之後會造成的後果紛紛點頭。

 

「但是。」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三廠關廠的後果,想必大家都可以想到,那就會造成作業員過盛,這是我們計賠償之後最先要解決的問題,我想問問大家有什麼想法。」

 

苗姐第一個站起來說道:「我建議暫停入取面試的新進人員,由第三廠的舊員工彌補其他兩廠的作業空缺,這樣就可以不必再支出多餘的訓練成本,培養新進人員。」

 

我點了點頭,說道:「苗經理的提議很好,可以停止作業員的徵求,但是研發人員的應徵還是有必要維持進行。還有沒有人要提議?」

 

鍾經理舉起了手說道:「如果人員因此增多,應該有必要進行裁員的動作,否則這些人也會成為我們營運的壓力之一。」

 

「還有沒有?」

 

負責主計部門的陳梅也舉起手說道:「報告總經理,這次的影響可能會造成我們財務上的困境,我贊成鍾經理的提議,我們有必要針對人力進行調整,否則我們將會造成營運上的困難。」

 

我的眉頭皺了起來,這次影響的層面很大,可能會造成數百人的工作損失,而且在挪威警方調查出個結果出來以前,三廠的內部物品我們都無法使用,這不知道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還有沒有?」

 

大夥你看我我看你,似乎該說的都說完了,我轉頭看了看雙手抱胸,翹著腳一直保持著一絲微笑,看起來事不關己的阿德說道:「阿德,你有沒有什麼看法?」

 

阿德站起來說道:「我的看法,剛剛各部門的經理也都有提過,我也就不再重提。不過我認為,既然警方的辦事效率眾所皆知慢的可以,倒不如我們自己派人去探查再將結果給予警方來的快,這樣不但可以讓警方的處理效率加快,也可以讓三廠儘快的恢復運作。」

 

我皺了皺眉頭,阿德的提議雖然很實際,但是這種事情我們普通人也不知道要從哪裡下手調查,搞不好還會影響到警方辦案。

 

我低著頭想了想,決定還是先等候總公司那邊回覆的處理方式再做決定,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將所有的傷害減輕到最低。

 

有了這個想法,我立刻將所有要準備應付的事情統統分配給各個相關部門,要他們立刻在明早之前擬一份各自負責的相關報告出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小草妳考完試沒??
    輕鬆一點了吧....?
  • ><好感動喔~~~

    還剩下三科,下禮拜就考完了XXXXD

    這是原本就預約發文的喔~~可不是我天天貼的~~哈哈哈

    謝謝小蝦關心~~感動><

    李然 於 2012/04/14 20: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