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除了要應付警方連續不斷的偵訊,又要統籌賠償、遣散、裁員、慰問等其他一大堆後續的事情,另外還要交一份給台灣總公司的檢討報告,已經搞的我一個頭兩個大,這幾個禮拜沒辦法好好睡一覺。

 

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運氣不好?怎麼來到挪威沒幾個月,一堆麻煩的事情接踵而來,真的就像是林總說的話,這是對我能力的考驗,但是這些考驗也來的太過兇猛了吧?我都有點快要欲哭無淚的感覺。

 

看看時間都已經晚上十一點,我才到回到公司宿舍,真的很想要辭職不幹,可是我人遠在挪威,就連遞辭呈的機會都沒有,而且我的位置還是總經理...唉...還是做白日夢就好。

 

我無奈的打開公司宿舍鐵門,屋子裡燈光燦燦,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圍著浴巾,睡眼惺忪的跟我四目相接,我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走錯屋子慌忙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我走錯了。」

 

慌忙的關上門後,我轉頭看了看門上的號碼牌,不禁有點納悶,自言自語道:「咦,沒有看錯啊....那她們是誰?怎麼會有女人在屋子裡?」

 

我站在門外思考了一會兒,最近處理三廠發生的事情已經讓我非常的疲憊,實在是不想再多生事端,想了許久,最後我還是先不要驚動保全警衛,先自己將事情問個清楚再做決定。

 

我慢慢的再次推開鐵門,浴室裡傳來沐浴的水聲,客廳沙發上的一個短髮的女子正專注的打著遊戲畫面裡眾多僵屍,而一個綁著辮子的可愛女孩,正用著水汪汪的大眼笑笑的盯著我看。

 

我吸了口大氣,輕聲的問道:「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妳們是什麼人?怎麼會在我家裡面?」

 

浴室的門這時打了開來,我嚇了一跳,趕緊往後面退一步,剛剛近去洗澡的女子身上只圍著一件白色的浴巾從浴室走出來,她長髮披肩,豐滿的胸部若隱若現,我一時之間又呆愣住。

 

她撥了一下頭髮,笑道:「哎啊!真是抱歉,忘記跟你介紹我們的名字。你好,我的名字叫做薇兒丹蒂,打擾了。」

 

她微微一笑,一雙眼睛彷彿會說話似的,也不顧我訝異的神情,轉身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吹風機,開始吹起頭髮。

 

「我是兀兒德。」

 

沙發上的女子冷淡的轉回頭說了她的名字,翹起腳來又繼續投入惡靈古堡的遊戲之中,我有點目瞪口呆,她手裡好像握著我的X-Box搖桿,玩的非常起興。

 

「哈囉,我是詩寇蒂,你可以叫我小詩喔!」她俏皮的笑了一下,繞過薇兒丹蒂身邊,抓住我的雙手,把我拉到沙發椅上坐了下來。

 

「你幹麻一直站在門口,門口又沒有椅子可以坐,再站下去你腳可就會痠了,怎麼不過來一起坐,外面很冷吧!我去幫你倒一杯熱水。」

 

「喔...好...謝謝...」

 

我怎麼覺得我好像才是客人,她們幾個才是主人,對於詩寇蒂的熱情我有點不知所措,但是我想到我還沒搞清楚,為什麼我的宿舍會多出她們三個陌生人?

 

「啊...問題不是這個,不好意思,妳們怎麼會在我的家裡?」

 

詩寇蒂將溫開水遞給了我,坐下來抱住我的雙手笑嘻嘻的說道:「我們以後就要跟你住在一起囉!高不高興啊?兀兒徳姐姐和薇兒丹蒂姐姐都是大美女喔!嘻嘻。」

 

我不自然的想抽出被詩寇蒂抱住的雙手,但是她卻用身體緊緊的貼住,讓我就算出力也不好意思將她給推開。

 

「我不是這個問題,問題是我們並不認識吧?而且你們就這樣跟陌生人住,難道不會很奇怪嗎?」

 

詩寇蒂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疑惑的問道:「為什麼會不認識呢?我們剛剛都自我介紹過了啊!而且我覺得住在一起很好啊!」

 

「詩寇蒂妳抱她抱那麼緊做什麼?跟他說那麼多也沒用?綁起來就好了。」兀兒德幹掉幾個僵屍之後,冷冷的說道。

 

我嚇了一跳,奮力的掙脫詩寇蒂的環抱,從沙發上站起來跳到了電話旁邊說道:「妳...你們要做什麼?不會是要...搶劫吧?」

 

我緊張的說道:「妳...們快離開我的屋子,不...不然我要報警了。」

 

詩寇蒂張開大眼睛朝著我笑了笑,兀兒德則是繼續打著她的惡靈古堡,薇兒丹蒂則是一邊吹著她的頭髮一邊笑著看著我。

 

莫名奇妙的多了三個女人,我可還沒有神經粗到根不認識的女人睡在一起,我可不相信什麼一夜情,就算是一夜情肯定也是詐騙集團,搞不好就是想要來個仙人跳,趁機讓公司的營運更加陷入危機。

 

我下定絕心不想再跟她們繼續糾纏下去,但到底沒想要請警察過來,我只是撥了撥樓下保全的電話,告訴他們有人私闖民宅,要他們派幾個人把這些美麗的小姐們「請出去」。

 

保全接通了電話,聽到我的敘述,立刻在幾分鐘之內就派了幾個保全人員衝上了我所在的這一層樓。

 

門鈴的聲音響起,我立刻衝過去迅速的打開大門。

 

「快點進來!」我大喊。

 

但是門口卻連一個人影也沒有,我感到莫名奇妙,明明就有聽到按門鈴的聲音,打開門卻不見人影。

 

我納悶的關上門,門鈴聲音卻又再度響起,背後傳來敲門的振動感,我立刻轉身又打開了門。

 

但是讓我傻眼的卻是,門口依然沒有任何人,我不高興的關上門,嘟噥道:「是什麼人在惡作劇?保全怎麼還沒有上來,不是說馬上就到?」

 

我有考慮要親自下去管理室一趟,卻又害怕這三個來路不明的女子,會趁我離開的時候做出令人無法預料的事情,所以想一想我還是決定待在屋子裡面等。

 

但是我對於保全人員遲遲沒有到來這件事情,感到非常的不滿,我立刻走到電話前又撥了電話下去管理室。

 

因為太過疲累,有等的久了,口氣不免有點不善,「你們到底有沒有派人過來,有外人私闖民宅這種事情不是你們要負責的嗎?為什麼到現在我沒看到有人上來處理?」

 

樓下管理室的警衛慌忙說道:「尹先生,我們剛剛已經有參個保全人員上去,但是按門鈴和敲門都沒有人回應,我們又不好意思破門而入。」

 

「我一直都在屋子裡面,我把大門打開,你們立刻派人上來幫我。」

 

「好好,我現在立刻請保全人員上樓,請您稍等。」

 

我生氣的掛上電話,詩寇蒂再一旁笑個不停,另外兩個女孩子則還是不為所動,各自的做著她們各自的事情,好像這裡就是她們的家一樣,而我反而更像是外人。

 

我清了清喉嚨,而且故意發出特別大的聲響,然後說道:「三位美麗的小姐,現在你們要離開還來得及,不然若是等保全來了,他們可不會像我那麼客氣。」

 

我走到門口打開大門,詩寇蒂依舊是看著我笑個不停,我都不知道她在笑些什麼?另外兩個女孩子依就是沒聽到我說的話一般,連回個頭看個一眼的動作都沒有。

 

我也懶的繼續再說什麼,現在等保全來了,把這三個莫名奇妙的女人趕出去,我就可以好好的洗個澡休息一下。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我也已經沒有什麼力氣去和這幾個陌生的女人爭執什麼,只想要趕緊洗個澡好好的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覺,明天還有一堆後續的事情要處裡。

 

門口走廊傳來數個人沉重跑步而來的聲音,我一聽到腳步聲就認為是保全的人員到了,立刻探出頭,果然是幾個穿著藍色制服的保全人員。

 

我揮了揮手,幾個壯碩的保全人員加快腳步,手裡拿著警棍朝著我跑了過來。

 

帶頭的保全是一個白髮的壯漢,眼睛如電,鷹鼻如鉤,渾身的肌肉高高聳起,個頭將近兩米,一看就是個訓練有素的保全人員。

 

他站在我面前,大約的打量我一下之後,這才開口詢問是什麼人闖進我的住宅,當時沒注意為何我可以一字不漏的聽的懂挪威語言,只是急著用我破爛的外語,簡單的向他解釋了幾句狀況,也不知道這位大哥是有聽懂或是沒有聽懂,對我點了點頭,拍了拍胸。

 

我讓開門口,帶頭的壯漢打了個手勢,身後的幾名壯碩的保全跟隨在他的身後魚貫的衝入我的住處。

 

隨即我聽到帶頭保全大聲的說道:「請拿出你們的身份證件,我懷疑妳們非法入侵民宅,請配合我們檢查,不然我們會立刻將妳們移送法辦。」

 

我站在門外手插著腰,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等著保全將那幾個莫名奇妙的女子給「請」出來。

 

但是讓我感到非常納悶的是幾個壯碩的保全進去了十幾分鐘,除了剛剛進去那幾句話我聽的非常清楚之外,接下來就是一陣安靜,我在門外卻完全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心裡忽然感到不大不對勁,正要走進去看看到底處理的如何的時候。

 

卻忽然一個龐大的黑影朝著門口丟了過來,我嚇了一大跳,趕緊向旁邊一閃,那個龐大的黑影「碰」的一聲,摔落在門口。

 

我定睛一看,嚇了一大跳,這不是剛剛帶頭走進去的保全壯漢隊長嗎?

 

我不敢相信的朝屋內看了一眼,只看見那個短髮的美麗女子,正一手一個抓著其他大漢的衣領,直接就又丟出了門口。

 

我呆住了!我實在無法相信,一個看起來美麗纖細的女人,竟然可以一手一個抓起這幾個看起來沒一百公斤也有八十公斤的壯漢,還把他們丟到門口,那是怎樣的臂力?

 

我的腦筋忽然打了結,神力女超人出現了嗎?現在又是什麼狀況?

 

直到那個短髮女子冷冷的說道:「勸你不要在耍什麼花樣,不然他們的模樣就是你的下場。」

 

我回過神來,有點顫抖的說道:「妳...妳把他們怎麼了?他...他們可是保全人員,殺人可是犯法的,我....我要報警。」

 

「如果你想跟們一樣的話,你可以儘管在耍花樣,妳的下場就是跟這些人一樣。」兀爾德冷冷的看向我。

 

被她的眼神一掃,我有一點想要拔腿馬上狂奔而去的衝動,但是看見這歇躺在地上的大漢,我又不能坐視不管。

 

「妳...你們到底要怎麼樣?」

 

她看著我語氣冰冷的說道:「他們只是昏過去而已,你給我進來。」

 

「他...他們昏過去而已?」我伸手探了探其中一個保全的鼻息。

 

「廢話,你不進來,是不是也要向他們一樣。」

 

我嚇了一跳,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慢慢的站起來,腳步沉重的走了進去。

 

兀兒徳不屑的看了看地上的保全壯漢說道:「哼!這些人類真弱。」

 

我聽到他這一句低聲的咕噥頓時冒了一聲冷汗,這幾個保全就算比不上公司的那些訓練有素,但是至少都是經過近身格鬥,擒拿搏擊訓練的保全人員,就算是個普通的大男人,也很難一時之間就擂倒一個保全。但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柔弱的短髮女子,竟然不聲不響的解決了三四名的保全人員,不禁讓我傻眼。

  

看了她威嚇的一眼,我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慢慢的站起來,腳步沉重的走了進去。

 

「有你的電話喔!」詩寇蒂笑著拿著話跑到我的面前。

 

我還在奇怪剛剛電話不是不通,怎麼現在反倒是有電話打了過來,接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了熟悉的親切聲音。

 

「燁嵐啊!我跟你說一件要緊的事情,最近我有個老朋友的幾個女兒,正好要到挪威那裡度假,你就順便替我照顧照顧她們啊!順便也就給你個機會,可要好好表現表現啊!哈哈哈。」

 

我一聽是老總,彷彿像是找到了一跟救命的稻草,趕緊說道:「老總,你說誰的女兒....」

 

我話都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掛斷電話的嘟嘟聲響,我回撥幾次卻是已經不通,只好打算之後有時間在向老總問個清楚。

 

我看了他們幾個一眼,原來是林總好友的女兒,難怪可以直接進來我住的宿舍,看來也是早就安排好的事情了!只是怎麼會現在才忽然告訴我?讓我現在看著她們就覺得尷尬。

 

幸好這裏有兩間房間,她們幾個可以幾睡在另外一間,但是我卻突然聽見兀爾德冰冰冷冷的說道:「我自己要睡一間房間,妳們兩個去睡那小子的房間。

 

我愣了一下,納悶的看著她問道:「兀爾德睡另外一間房間,小詩和薇兒丹帝睡我房間,那我睡哪裡?」

 

兀爾德冰冷冷的回道:「你不跟薇兒丹帝她們一起睡的話,就睡沙發啊!我看沙發也蠻舒服的樣子。」

 

「開什麼玩笑...」

 

我想要反駁,但是看到她那冰冷的眼神,頓時又將剩下的話塞回嘴中....我還真歹命....竟然要睡沙發...

 

這個晚上連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我躺在沙發上,昏昏沉沉的睡過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