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貓...貓...貓會說話?」我從沙發上跳起,一下子退到窗戶旁邊。

 

原本還有點昏昏欲睡的睡意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我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黑貓,懷疑自己是不是沒睡飽產生幻覺,但是黑貓瞥了我一眼,若無其事的又開了貓口。

 

「啐!你這人類也太無聊了,什麼妖怪?貓會講話很奇怪嗎?」黑貓露出疑惑的表情,舔了舔貓爪問道。

 

我小心翼翼的說道:「當然很奇怪,哪裡有貓...貓會說話的,你快給我滾出去,不然...不然我就要把你轟出去。」

 

牠瞥了我ㄧ眼,絲毫不理會我的威脅,一副悠哉的舔著身上的毛,一邊喵喵說道:「真奇怪,我看電視裡的多啦A夢也是貓啊!不但會講話還會走路呢!怎麼你這麼大驚小怪的做什麼?」

 

「那只是卡通而已,真正的貓才會說話吧?」我生氣的拿起擺在一旁的掃帚,擺出一副防衛的架勢。

 

他不屑的瞥了我ㄧ眼,靈敏的向旁邊一躍,跳上沙發,說道:「你們人類真是奇怪。」

 

「出去!」我大吼道:「滾出我的屋子。」

 

「吵什麼吵啊!一大早的,要不要給人睡覺?」兀兒德皺著眉頭,不高興的走出房門,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將我拖到沙發上丟過去。

 

我真的搞不懂,怎麼一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孩子可以有這麼大的力氣,我掙扎著說道:「有妖怪...貓....貓會講話!妳們小心!」

 

兀兒德不耐煩的說道:「叫你別吵就別吵,你在吵我就打你一頓。」

 

我頓時噤了聲,比起那隻會說話的貓,我覺得發飆的兀兒德比較恐怖一些,一想到他獨自一人擺平了五名訓練有素的保全人員,我就覺得恐怖,尤其她現在看起來就是沒睡飽的起床氣。

 

「不過是一隻會說話的貓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兀兒德甩上房門,房內又傳來了一聲警告的話語,「你再給我大呼小叫,我絕對不會饒你!」

 

我小聲的嘟噥道:「會說話的貓耶!她都不會覺得奇怪嗎?果然是怪力女。」

 

我瞥了眼趴在沙發上的黑貓一眼,牠則是若無其事的繼續梳理著自己的毛,也不理睬坐在對面的我,就像發生的事情跟牠沒有關係一般。

 

「好吵喔?你們在吵什麼?」詩寇蒂揉著眼睛打開了房門。

 

「有妖怪,一隻會講話的貓。」我小聲的嘟噥到。

 

「什麼妖怪啊?沒有感覺到有妖怪的氣味啊?哪裡有妖怪?」詩寇蒂揉完眼睛,朝著我走了過來,一屁股就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

 

我有點傻眼,不就前面那隻頭上長星星的黑貓,小詩的神經也太大條了吧!

 

我指了指經整個趴在沙發上瞇起眼睛來的黑貓說道:「那隻黑貓會說話...」

 

「貓會說話喔?」她睜大了眼睛似乎清醒了許多。

 

我心想總算有一個正常一點的人出現了,原來不是我大驚小怪而已,詩寇蒂這個小女孩待會肯定會大聲尖叫。

 

「啊!」

 

果然,我就知道小詩她果然跟那兇巴婆不一樣,果然跟我都是正常的人,看到一隻會講話的怪貓都會尖叫的。

 

「席爾德你也來了?」小詩尖叫了一聲撲了過去,黑貓閃避不急,一把被小詩抱在懷裏。

 

黑貓在詩寇蒂的懷裏掙扎了一會,最後放棄掙扎懶懶的回道:「當然,妳們甦醒的時候,本小姐也跟著醒過來啦!只不過去處理一些事情而已。」

 

「嘻嘻,我還以為你們都偷懶繼續睡覺呢!」

 

「哪有那麼好命,席利爾和丹蒂兒也早就醒來了。」黑貓翻了個身,露出了白色的肚子,舒服的享受詩寇蒂的撫摸。

 

「真的?你說小爾和蒂兒都醒來了嗎?」

 

「對啊!不然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太棒了!嘻嘻,這樣小詩就有伴玩了。」詩寇蒂高興的拍了拍手。

 

我看的目瞪口呆,怎麼這一人一貓好像聊起天來了?而且聽起來好像還不只牠這一隻貓會講話而已?

 

「咦,但是怎麼沒有看到小爾和蒂兒啊?牠們沒跟你一起過來嗎?」

 

「喵,不知道,我才不會管他們跑去哪裡鬼混。」

 

「嘻嘻,沒關係,我可以把小爾召喚過來,搞不好蒂兒也就會出現了,嘻嘻。」

 

「你可以試試。」黑貓舔了舔貓爪又說道:「但是,勸妳最好別這麼做,妳們身上的力量可沒有恢復多少。」

 

詩寇蒂一聽頓時像是洩了氣一般,幽怨的說道:「懟厚!我都忘記現在沒有什麼力量了,那就沒辦法了耶。」

 

我聽的一愣一愣,現在有誰可以告訴我是再演哪一齣戲?我怎麼都看不懂?

 

為什麼貓會說話?為什麼連小詩都不會覺得奇怪?難道是....挪威的貓本來就會說話了嗎?

 

「那小子應該有辦法,他身上不是有那東西?」黑貓瞇著眼睛看了看我。

 

我嚇了一跳,驚道:「我身上有什麼東西?」

 

被一隻會說話的貓盯著看可不是一件高興的事情,尤其是牠還用一副打量著你的眼神看著你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很詭異。

 

「別裝了,要不是你身有那東西,亡靈女巫也不會盯上你,要不是本小姐出現的早,你差一點就成為活祭品了。」

 

「什麼?」我驚的差點說不出話來。

 

救了我?我覺得有點好笑,我可不記得什麼時候被一隻黑貓給救過,但是她說到祭品,這倒是讓我想起前陣子不久前被一個莫名的老人綁架的事情。

 

突然我靈光一閃,忽然想到那天我莫名其妙的獲救,那件事情我從來沒跟任何人提起,難道真的會是....這隻貓...救了我?

 

我實在無法相信,這種荒唐的事情,擠了好久才慢慢說出一句話,「是你...是你救了我?」

 

「不然還有誰?要不是本小姐嗅到魔氣的味道,你可能就沒救了。」

 

詩寇蒂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一副充滿崇拜的眼神說道:「席爾德妳好厲害喔,竟然從亡靈女巫的手上把小嵐哥哥救回來了。」

 

「喵,這還用說,我可是薇兒丹帝的靈貓。」

 

「是妳救了我?」我實在無法置信,腦袋有一點無法反應過來,那不是夢嗎?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怎麼感覺世界好像變了個樣?先是遇到奇怪的老人、奇怪的宗教、莫名奇妙的三個女人、現在又出現一隻會講話的貓....

 

黑貓似乎懶的回答我的話,過了許久才又說道:「你的小命是保下來了沒錯,但是你吞了那些死人的血,又吞下賢者之石,雖然我打斷儀式的進行,但是獻祭已經完成一半,恐怕你也會變成半死不活的人類...」

 

「什麼?」我瞪大眼睛,我好像聽到即不真實的一段話,我不確定的問道:「妳剛剛...說...說什麼?怪貓...」

 

黑貓瞇起了眼睛,話中感覺帶了一點怒意:「別叫我怪貓,本小姐叫做席爾德,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本小姐懶的再跟你說話,喵。」

 

我微微愣了一下,貓...不但會說話...還會生氣....

 

「席...席爾德小姐,請問...請問妳剛剛說的活死人是什麼意思?是像僵屍那種東西嗎?」我感覺自己有話中帶著一點顫抖,這種事情有點不真實,但是跟這會說話的貓一樣,卻又真實的出現在我眼前。

 

席爾德翻了個身「喵」了一聲,說道:「本小姐話要少說一點,不然又被說成是妖怪。」然後掙脫詩寇蒂的懷抱,一躍跳到了窗檯邊趴下來,瞇上了眼睛。

 

...原來連貓也會傲嬌了....現在是什麼狀況....誰可以回答我?

 

詩寇蒂睜著一副大大的眼睛,看著有點發愣的我,跑過來抱住我的手說道:「小嵐哥哥不用怕,有姐姐們還有我在,你死不了的,就算死了,也會活過來。」

 

我搞不懂小詩在胡說八道什麼?我現在對那隻黑貓感到比較驚恐,因為我這陣子身體的異樣感,真的讓我也感到擔心。

 

「發生什麼事情?賢者之石怎麼了?那是個好東西啊!」薇兒丹帝穿著圍裙,端了好幾個盤子從廚房走了出來。

 

「快來吃早餐囉!我一大早就爬起來忙了,好不容易用好了一頓早餐,你們快來嚐嚐。」

 

「哇!好豐盛!薇兒丹帝姐姐好棒好棒喔!」

 

「快點嚐看看味道好不好吃!」

 

「那小詩要開動囉。」詩寇蒂拍了拍手,迫不及待的拿起餐盤上的叉子。

 

薇兒丹帝脫下圍裙做到沙發上,說道:「一大早就聽到你們大呼小叫的只不過我在忙著,抽不出身來看看你們,發生什麼事情嗎?」

 

薇兒丹帝一臉疑惑的看向我,但是這種事情連我自己都已經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了,我怎麼可能說出個重點來,只好將眼神望向了正吃早餐吃的很開心的詩寇蒂。

 

薇而丹帝隨著我的視線看向了詩寇蒂,看著吃的不亦樂乎的小詩,微微一笑說道:「慢慢吃,別噎著了,吃完跟姐姐說尹先生發生什麼事情了?」

 

詩寇蒂一聽,抬起頭來,嘴裡咬著叉子,說道:「發生什麼事情喔?這要問席爾德,席爾徳好厲害,是她把小嵐哥哥救出來的喔。」

 

薇兒丹帝的目光隨即落在黑貓的身上,說道:「席爾德妳也過來一起吃早餐吧!」

 

聽他的口氣似乎早就知道這隻黑貓的存在一樣,一點也沒有感到訝異的感覺,而且還已經幫它準備好早餐了,我往桌上一看,果然上面還有一個小小的盤子,裡頭裝滿了牛奶旁邊放了一隻新鮮的冰魚。

 

聽到有人叫它,黑貓趴著的身體,抬起頭來朝室內看了一眼,隨即站了起來靈活的跳到桌上,低下頭開始舔著小盤子裡的牛奶。

 

雖然貓咪喝牛奶是一件看起來非常可愛的事情,事實上在我眼前的這隻貓咪也是非常的漂亮可愛,但是當我一想到她是一隻會說話的貓,我就渾身不自在。

 

薇兒丹帝看了看我盯著黑貓的眼神,似乎也瞭解到我在想些什麼,只是笑了笑,轉過頭繼續問道:「席爾德,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嗎?」

 

黑貓抬起頭來舔了舔嘴巴旁的牛奶,坐下來又用貓爪順了順鬍鬚,這才緩緩說道:「那個人類被亡靈女巫給盯上了,不幸差點被當成祭品,幸好我路過趕到黑暗的氣息,順便將他救了下來,不過獻祭已經完成一半。」

 

黑貓大概的將事情從頭到尾的解說了一遍,我這才相信,原來那天的事情不是我在作夢,原來我真的遇到了綁票,還差一點被當作祭品。

 

「不過,雖然救了他的命,但是我來不急阻止他將賢者之石吞入口中。」黑貓不斷的舔著他的爪子。

 

「賢者之石?」薇兒丹帝似乎有一點不能相信。

 

「我絕對沒看錯,那是賢者之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