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賢者之石的話,那可是好東西啊!」小詩開心的笑著說道。

 

薇兒丹帝笑著看著說道:「恭喜你囉!賢者之石可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神品,竟然被你給吞下肚子了。」

 

賢者之石?神品?這幾天已經聽到好幾次「賢者之石」這種東西,但是我去完全不懂那到底是什麼,難道就是我那天吞下去那團很噁心的紅色物體?

 

我不確定的看著薇兒丹帝問道:「請問,賢者之石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吞下去的是一快很噁心的紅色物體,但是不像是石頭,那就是妳們說的賢者之石嗎?」

 

薇兒丹帝笑了笑,說道:「賢者之石,只是人類普遍給他的稱呼,他真正的名字是『天地之心』是一種很稀有,只有在傳說中才會出現的寶貝。」

 

「在很久之前諸神還生活在地面的時代,天行者洛基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一塊號稱可以讓諸神永生不死,永遠保持年輕和力量的石頭。他聲稱這塊石頭是他千辛萬苦在地心深處,找到的天地精華的結晶。為了表示他對天帝的忠心,他將這塊取名為『天地之心』的寶物獻給天神奧丁。」

 

「天地之心果然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寶貝,被天地之心能量浸染的普通石塊,瞬間都成為金光閃耀的金塊,而原本平凡的愛德也因為喝下天地之心浸泡的泉水,而成了最具智慧的賢者,而擁有智慧女神的稱號,所以天地之心又被稱作賢者之石。」

 

「但是,這些消息很快就傳到黑暗之神赫德爾的耳朵裡,為了搶奪天地之心,赫德爾計畫了一連串的偷襲和掠奪,再一次偷襲之中,天神奧丁身負重傷,鮮血染上了天地之心,意外的讓天地之心有了其妙的變化,猶如心臟晶瑩鮮紅,這種變化更讓赫德爾堅定要得到天地之心的野心。」

 

「終於,為了天地之心,赫德爾率領了暗黑諸神發動戰爭,在天神奧丁抵抗之際,卻意外傳來天地之心消失的消息。赫德爾和奧丁都認為天地之心是被對方給藏了起來,也因此加速了諸神的滅亡。」

 

說到這裡,薇兒丹帝看向了我,說道:「只是不知道為何天地之心會在死人國度的亡靈女巫手裡?她又讓你吞下天地之心,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用意,但是對你只有好處。」

 

我好像是在聽神話故事一般,我也認為薇兒丹帝是在說故事而已,是在說關於賢者之石的傳說。

 

但是我還是不禁疑惑的問道:「有什麼好處?」

 

「天地之心是為天地精華,又有天神奧丁的精血濃入其中,若是服下天地之心的人就可能擁有奧丁神力、永生不滅的軀體以及無比的智慧。」

 

薇兒丹帝不急不徐的說道:「所以恭喜你了,竟然踏入神人的起點。」

 

說實在的這不是神話故事而已嗎?恭喜我?我真的是一頭霧水,我並沒有感受到什麼神力,還是什麼智慧,我只覺得我還是有點像是作夢的感覺,而且是個非常荒謬的夢?

 

這種荒謬的事情,我並不是很相信,我故意問道:「但是我沒有什麼感覺?沒有你說的那種什麼神力或者擁有智慧的感覺,也許這不是你說的什麼賢者之石還是天地之心。」

 

薇兒丹帝笑了笑,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上已經多了一本泛黃的舊書,放到我的面前,上面的文字我沒學過,但是很神奇的是,我竟然可以看的懂這些字的意思。

 

我嚇了一跳,說道:「這是什麼?」

 

「這是北歐神族當時的書籍而已,一般人是沒辦法看的懂書中文字的內容,但是,你可以吧?」

 

我沒有否認的點了點頭。

 

因為我自己也覺得奇怪,立刻打開電腦連到了其他國家的網站,我點了點滑鼠,開始瀏覽美國、越南、泰國、日本的入口網站,滑鼠每點一下,連入另一個國家的網頁,我就愈加的興奮起來。

 

我竟然都看的懂那些沒有學過的文字,什麼英文、泰文、越文、日文....明明就都沒有學過的我,現在竟然都可以看的懂內容了!

 

我興奮的想大笑,這什麼什麼「賢者之石」根本就是小叮噹的「翻譯蒟蒻」嘛!

 

因禍得福、因禍得福,這樣子我根本就是個移動式翻譯機了,管他幾國語言,我都不用擔心遇到外國客戶難以溝通了,我的嘴角揚起,掩飾不住笑容坐回了沙發椅上。

 

現在在再那隻會說話的貓,就不覺得它是奇怪,而是可愛了。

 

可能也是這萬能的賢者之石早成的效果,所以我才聽的懂貓說的話,原來是這樣,我的心裡不停的暗爽。

 

詩寇蒂吃完了早餐,心滿意足的再一旁坐在薇兒丹帝旁邊撫摸著黑貓,她看到我嘴角上揚的表情,於是就也開心的問道:「小嵐哥哥,你再開心什麼?是不是薇兒丹帝姐姐做的早餐很好吃,嘻嘻!小詩也覺得很好吃喔,薇兒丹帝姐姐好棒!」

 

「對,對!很好吃,哈哈。」

 

黑貓白了我一眼,我第一次知道原來貓的表情也是這麼生動,這麼可愛啊!

 

不過它接下來說的話卻讓我彷彿被潑了冷水。

 

「人類,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你不是還喝下那些死人的血液了?只怕賢者之石也將他們血液轉化成你身體的一部分,那恐怕就不是好事了。」

 

我驚愕了一下,問道:「什麼活死人?他們都是普通人而已,不是什麼活死人,哪有那麼恐怖,我只是喝了他們的血,都變成我身體的養分了,不會這麼嚴重吧?」

 

我怕黑貓沒那麼聰明,又補充一句,說道:「現代研究不是血液如果是進到肚子裡,其實並不會感染的,不是嗎?」

 

黑貓不太想理我,跳到窗檯上躺下,懶洋洋的繼續曬它的日光浴。

 

我試著從薇兒丹帝的臉色上看出一點端倪,雖然他始終是笑笑的,但是我似乎還是有感到一點點的不一樣。

 

「到底是怎樣?你們也回答我一下。」我的聲音稍稍微的大聲了一點,主要是想讓

讓那隻黑貓注意到我的話。

 

黑貓依然沒有理睬我,不過另一個房間內倒是傳出聲音來了。

 

「尹燁嵐你吵什麼東西,老娘睡個覺一直聽到你的聲音。」房門「碰」的一聲被甩了開來。

 

我嚇了一跳,心裡哀號了一下,天哪!怎麼又惹到這個兇巴婆,她是月事不順嗎?怎麼老是脾氣這麼火爆。

 

她穿著一件睡衣站在房門口,很不高興的說道:「詩寇蒂妳也是,一大早就在那裡鬼吼鬼叫,別人不用睡啊?薇兒丹帝你那麼早就起來了也不會管一下?」

 

詩寇蒂看著我偷偷的說道:「大姐的起床氣又來了,她都睡不飽。」她朝著我偷偷吐了吐舌頭。

薇兒丹帝依然是笑笑的,等兀兒徳停下話來她才說道:「兀兒德來吃早餐了,我特地為大家精心製作的料理,你吃看看好不好吃。」

 

兀兒德「哼」了一聲,走到我旁邊踹了我一腳,說道:「滾開,這是我的位置。」

 

聽她的口氣我可並不想要讓她位置,旁邊明明就有空位,她偏偏就是故意要坐我這位置,我就故意不想起來,卻沒想到她一手抓住我的脖子,就像是在拎小動物一樣,把我丟到隔壁的沙發上。

 

最近讓我楞住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我差點忘記這女的力氣大的讓人匪夷所思。

 

「早餐味道還不錯。」兀兒德一邊吃一邊連我的那一份也很順其自然的吃了下去。

 

這女的難道不知道什麼是禮貌啊?怎麼明明是三姐妹卻個性差這麼多?但是這種話我可不敢在他面前說出來。

 

薇兒丹帝看到我的表情怪異,立刻笑著說道:「廚房裡還有很多,吃不夠的話我在去用,尹先生我再去幫你用一份。」

 

「妳管他去死,他這傢伙都吃下死人血了,估計也會變成活死人,吃不吃東西都沒關係啦!」

 

薇兒丹帝起身明顯的停頓了一下,則又說道:「我去用早餐。」

 

我嚇了一跳,驚道:「妳說什麼?你...你不要亂說話,什麼活死人?我不是還好好的站在這裡,怎麼可能是活死人。」

 

「愚蠢。」

 

「什...什麼愚蠢,你...你要說清楚啊!沒頭沒腦一睡起來,就說我是活死人....妳別亂說話,不然妳也說清楚一點啊。」

 

「就是你會變成活死人,這還要說怎樣才會清楚?」

 

「這...這...那...那」我忽然不知道自己想要問的是什麼。

 

「白痴。」

 

「早餐來了,尹先生這份給你,小詩你還要一份嗎?」

 

「我飽了。」詩寇蒂笑著到一旁逗著那隻黑貓。

 

「薇兒丹帝,你沒跟他說清楚嗎?席爾德不是都已經把狀況讓你知道了?接下來你要怎麼處理,妳別想幫他,妳知道我們之間的規定,如果違反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兀兒德翹著腳,口氣之中略帶有一點警告的語氣。

 

「兀兒德妳不用管我那麼多,我想怎樣做是我的事情。」

 

薇兒丹帝坐在我旁邊,一股女生特有的香味從他身上傳過來,非常的好聞。

 

她看著我輕聲的說道:「妳不用緊張,兀兒德說的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只不過你必須靠你自己,我們沒有辦法幫助你,只能告訴你該怎麼去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