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姐口氣慌張的大略敘述後,就慌忙的掛斷電話,我趕緊讓秘書通知陳副總代替我開會的行程,我則立刻要駕駛掉轉車頭,一路超速的往公司方向疾駛而回。

 

回公司的路上,我拿起手機考慮了一會,最後還是決定撥通台灣駐挪威的辦事處,先請駐挪威的外交人員協助我處理此次的事件,希望不要造成類似上回的狀況發生。

 

經過上一次的恐怖攻擊事件,外國人在挪威其實有如驚弓之鳥。我也不例外,尤其是莫名奇妙和突如其來的攻擊最讓人提心吊膽,為此我還特別重金僱用挪威武裝和訓練最精良的「獵鷹保全」作為公司的保衛人員。

 

「獵鷹保全」是挪威最具公信力的武裝保全機構,不但擁有精良的特種退役人員,更是擁有政府認可的武裝火力,具有威嚇、震懾、嚇阻犯罪組織的反恐能力小組。

 

只是剛剛苗姐的慌張讓我有點擔憂,竟然連這樣精銳的武裝保全還是讓公司陷入危險之中,我真的希望苗姐剛剛說的都是玩笑話,要是再度發生攻擊事件,挪威分部肯定會進行關廠,這對於總公司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                    □                    □

 

「麻醉槍準備完畢。」

 

「繩索綑綁完成。」

 

「報告隊長,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完成。」

 

光頭保全隊長滿意的看著眼前的狀況,目前情勢完全在控制之中,雖然出了點小插曲,但是他有把握,這個巨漢最後肯定會被制服。

 

畢竟,還沒聽說過有人可以抵擋的住,連大象都會被麻醉的麻藥劑量吧!

 

光頭保全隊長看了眼坐在地上,一副悠哉閉目養神的巨漢,心裡就打一肚子氣出來,他們可是訓練精良,素有「獵人」之稱的反恐保全小組,竟然會被一個只是長的特別高大的巨漢給漠視。

 

徹底的漠視!

 

從剛才收到門口保全的通知之後,他在三分鐘之內集結部隊趕抵現場,並且迅速佈置所有人手,掌控現場的狀況後,並且和闖入者進行溝通。但是到現在,這巨漢非但看他一眼,就連抵擋也都懶的抵擋,直接就坐在地上,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樣。

 

令人更加可恨的是,這巨漢就是一副不聽、不理、不妥協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樣,絲毫不加以抵擋,而且自己竟然沒有辦法將他給壓制逮捕。

 

看著眼前著個塊頭巨大,但也只是塊頭巨大的大愣呆,他無法想像這要是被傳到其他的小隊耳裡,會讓自己這支隊伍有多大的笑柄,自己多年來培養的隊伍,聲望也肯定會跌至谷底。

 

他可丟不起這個臉,無論如何,他一定要把這個巨漢給制服,否則他們也別想再繼續混下去。

 

他深吸一口氣,看著周圍已經準備好的所有隊員,原本還想要再向巨漢勸說一番,但是巨漢始終閉著眼睛,一副渾不在意模樣,他心下一橫,伸出帶著黑皮手套的右手,手勢奮力一揮而下。

 

「咻咻咻咻咻」諾大的廠房,只剩下麻醉槍發射的聲音。

 

「噗噗噗噗噗」

 

所有的人包含保全的小組成員都睜大眼睛,麻醉彈準確的射入巨漢的身體裡頭,所有人都屏息等待著藥效輝,巨漢緩緩倒下的瞬間。

 

但是,巨漢眼睛豆子般大小的雙眼猛然一睜,目露凶光,突然巨大的手掌掃過周圍的保全人員,像是打蚊子一般,周圍的四五個壯漢被拍的倒飛而出,狠狠的摔飛出去。

 

光頭隊長立刻大吼,「所有人找掩護,離開他的週遭。」

 

□                    □                    □

 

我到達現場的時候,公司外聚集了大批的員工,苗姐一見到我到達公司,立刻小跑步奔了過來,趕緊將事情的發生經過從頭到尾跟我說過一變。

 

周圍的員工看見總經理來了,紛紛讓出了一條通道,站在兩旁竊竊私語。

 

我朝著場內看去,還真嚇了一跳,這輩子沒看過長的這麼高大魁梧的人類,普通成年人在他的面前根本就跟三歲小孩子沒兩樣。

 

我小聲的輕呼道:「我的媽啊!那巨漢塊頭也太大了。」

 

苗姐一聽,猛的點頭答道:「剛剛所有的工作人員也都被嚇著,沒看過這麼巨大的人,而且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麼?只說要找老大,其他什麼也不說,就坐在那邊。」

 

「老大?有沒有問清楚他老大是誰?」

 

苗姐搖了搖頭,「他說是要找我們的老大,我再想...他會不會是要找你。」

 

聽苗姐這麼一說,我愣了一愣,這個巨漢指名的「老大」有可能就是指我,因為我是挪威分公司的總經理,講白一點,這公司所有的決定我說了算,所以我是老大。

 

但是...我認識的人之中並沒有他的印象,就算沒看到他的臉,從背影來看,我也肯定絕對不是我認識的人,他這種過度魁梧的體型很難不讓人印象深刻。

 

我的眉頭深鎖,這讓我感到非常擔憂,不是熟人,但是卻指名要找我,怕只怕恐怕並不是什麼好事情,

 

看著場內狼籍的模樣,我心痛的要緊,這些設備的維修又要多少金錢的支出?這陣子一直出現莫名奇妙的事情,已經讓我感到非常疲憊,光是這種壓力就壓的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我站在門口考慮著要不要走公司,看著巨漢周圍對峙著的武裝保全,我還有點不知道該不該冒這個危險走進去。

 

只不過事情並沒有讓我考慮的太久,幾聲槍響過後,周圍傳來許多倒吸大氣的聲音。手裡拿著麻醉槍的幾個武裝保全,全被巨漢一掌掃的東倒西歪,吐著血倒飛出去。

 

讓我整個心頓時都提了起來,誇張!我還真是大開眼界,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只接用手把人拍飛,距離巨漢最近的幾個武裝保全統統都是倒飛而去,然後就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不過現在不是大開眼界的時候,因為我無法置信的看見,那個像是小山一樣的巨漢,轉過身來的時候,那兩個如綠豆般小眼睛似乎直直的瞪著我看,然後...跨起大步衝了過來。

 

他這一跑起來,真是天搖地動,整個公司都微微的震動著,周圍的武裝保全看見勢頭不對,也紛紛找尋掩蔽物。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身後的員工們驚叫著四散逃去,保全一時之間也沒反應過來,我則呆呆的站在巨漢的正前方,想要閃躲卻又想到我身後的這些人。

 

看了眼依然站在我身旁的苗姐,我不知道他是嚇傻,還是真的是不為所動,但是我是真的很害怕...但是我還是要面對...我只能孤注一擲,睹這個巨漢要找的人就是我。

 

我奮力的推開了站在我身旁的苗姐,深吸了口氣對衝過來的巨漢大喊道:「我就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應該就是你要找的老大。」

 

在大喊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我的腦袋已經處於半空白的狀態,兩腿發軟,四肢無力,要不是身後還有一票員工,我想我應該已經直接下暈地上。

 

巨漢衝到我面前果然停下腳步,一顆毛茸茸的大腦袋低下來湊到我面前說道,兩顆綠豆般的眼睛瞪著老大的瞧著我。

 

我慢慢的睜開眼睛,被他那顆碩大的頭顱嚇了一跳,剛剛站在遠處看著巨漢,只是覺得他長的非常突兀巨大,現在近距離一看才發現那種恐怖的壓迫感,壓的我大氣不敢吸一口。

 

「你就是尹燁嵐?」

 

我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說道:「我就是,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保全的人員這時已經回過氣來,手中持著槍械,警戒的將我圍在中間,應該是情況一不對勁就要立刻下殺手。

 

巨漢瞥都不瞥周圍的保全人員,伸出毛茸茸巨手說道:「我是索爾,兀兒徳叫我過來幫你。」

 

「兀兒徳?」我感到訝異,竟然會在這個巨漢嘴中聽到兀兒德的名字。

 

「沒錯,就是兀兒德那婆娘,要不是我有東西在她手上,俺才不願意幫她做這種事情,哼!」

 

原來是兀兒德的朋友,我提起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我湊在保全隊長的耳中說了幾句,保全對長點了點頭,打了個手勢,所有的隊員迅速的退出了室內,守在廠房周圍。

 

經過我的一番了解,才知道原來是兀兒德要這像山一樣的巨漢來幫助我預防類似上次的恐怖攻擊,她說既然上次那些怪物沒有找到我,肯定還會有更多事件在我身旁發生,所以才找了這個叫做索爾的大塊頭來當我的保鏢。

 

不過這讓我很頭痛,這大塊頭要實在是太顯眼,我已經有專業的武裝保全人員,還是具有精良的反恐訓練的武裝配備,應該不需要這個看起來只是塊頭大、蠻力大的傢伙了。

 

我有點搞不懂兀兒德那暴力女是在想些什麼?公司最近已經夠多事情了,他又來給我添亂一筆,要不是他是林總好朋友的女兒,我一定將她轟出去。

 

我揉了揉兩側的太陽穴,我拒絕索爾的提議,要他立刻回去,我們公司不需要他的守衛,我也不需要他的保護。

 

但是,他兩眼一瞪,突然大聲的說道:「什麼?你搞錯沒有?俺可不是聽你的,沒有你這個人類決定的份,這是我跟兀兒德那婆娘的事情。」

 

我被他突然的音量,震的耳朵嗡嗡作響,新想這樣也不是辦法,要是讓他發起怒來,遭殃的也是自己。

 

「既然,你這麼堅持,不然就請你幫忙顧著出入口好了?」

 

我以為他會拒絕,但是他話也不說,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眼光之中,像一頭笨熊一般,拿起他的斧頭,逕自的走到大門口,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將整個出入口擋了起來。

 

我忽然感到腦袋發疼,這大塊頭到底是聰明還是笨蛋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