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室裡頭一片漆黑,我用頭燈朝著石室裡面照了照,確認並沒有其他人之後,然後朝著史教授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可以招呼眾人進入,我則提起膽子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就在踏入石室的瞬間,頭頂上的燈光卻突然無預警的閃爍一下,頓時眼前忽然漆黑,然後又再度亮起,而我卻忽然看見前頭一個慘白的人影正對著我笑著。

 

我頓時冒出一身冷汗,嚇的大叫一聲往後退了好幾步,差一點就跌坐在地上,但是幸好後頭還有王強頂著,不然我一定會跌個四腳朝天。

 

王強也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急忙用雙手扶住我的肩膀,擔心的問道:「尹大哥怎麼了?小心點走,這裡太潮溼容易滑倒。」

 

我朝他揮了揮手,示意我沒事情,驚疑拿起腰後的強光手電筒朝著前方照去,卻沒有什麼東西。

 

史教授聽到我的驚叫聲,以為發生什麼事情,趕緊走到我的身邊低聲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事,沒事!剛剛差點跌倒而已。」

 

史教授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地方我們都不熟悉,凡事要小心一點,大夥的安全最重要,如果有任何危險就不要繼續前進。」

 

我點了點頭。

 

史教授走回去招呼隊伍之後,我小聲的在王強的耳邊小聲問道:「王強,你剛剛跟在我後面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王強搔了搔頭,睜大眼睛朝著石室裡看了一圈,疑惑的說道:「奇怪的東西?沒有啊!尹大哥你是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沒事,應該是我眼花了。」

 

我想應該是自己眼花看錯,這個時間石室裡應該不會有人,況且我們這麼多人還隨身攜帶武器,就算真的遇到事情也沒什麼好怕。

 

我打了個手勢,王強湊了過來,我低聲說道:「我們一起往前走,你叫後面的人跟緊點,不要有人落單。」

 

「好。」他應了一聲,轉過身去,朝著後面休息的其他人傳遞訊息去了。

 

我則是聚精會神的再度環視了一下石室的周圍,確實沒有任何人,但是燈光罩在地上時,地上留著火把燃燒過的灰燼,應該就代表著這裡曾經有人待過。

 

如果我猜測的沒有錯,這些應該就是那些秘密的邪教聚會時,待過此地所留下的痕跡。

 

根據黑貓給的消息,這些邪教的人,只有在每週六日才會聚集在這裡,而且亡靈女巫受傷之後,肯定會有一段時間不會出現,這個時機正好是讓我們潛入探討的最佳時間。

 

只要這次一找到盧恩符文的相關資料和可以解我身上變異的解藥我就立刻離開這裡,畢竟這種冒險都是伴隨著未知的危險,要不是真的感覺到身體的異樣,我也不想要攪入這次的探索裡面。

 

「尹大哥。」

 

背後傳來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差點又要叫出聲音來,轉頭一看原來是王強這傢伙。

 

「嚇死人啊!不會出一點聲音,無聲無息的就靠近,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尹大哥你這麼容易受驚嚇。」

 

「這句話怎麼聽起來很奇怪,下次不要突然出聲音,會嚇死人。」

 

我看了看他身後的其他人一眼,問道:「所有的人都到齊了吧?」

 

王強點了點頭,「教授們和隨行的人員都有跟上。」

 

「做的很好。」我誇了他一句,走到他後頭大概點了一下人數,不多不少正好到齊。

 

隊伍後頭的幾個年輕人不斷的嘰嘰喳喳聊天聊的非常起勁,我將手指頭放在嘴前,做了個禁聲的手勢,他們幾個才安靜下來。

 

我小聲的說道:「所有人待會進去的時候,先將牆上的火把點燃,我們先研就一下這間石室看看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在繼續往下前進探索。」

 

大夥兒點了點頭。

 

我又繼續提醒道:「所有人都要跟緊,隨時注意有不要有人落隊,務必要注意周遭夥伴和自身的安全。」

 

將事情交待完畢,我拍了一下王強的肩膀,說道:「我們繼續向前開路。」

 

我和王強兩個人小心翼翼地拿著槍交互掩護,再度確認石室之內沒有危險,立刻將牆上的火把點燃。

 

這個石室很簡陋,除了中間有一塊半人高,成人大小的石桌之外,周圍沒有其他的擺設,而這個石桌就是之前我被綁架在上頭的那個石桌。

 

我隨便瞥了一眼之後,隨著燃起的火光,我漸漸的看清楚,我就站立在石桌前方巨大的石門之前。

 

火光一照,石室內頓時明亮起來,眾人的眼睛一亮,所有的人頓時被眼前的一道將近二層樓的巨大石門給驚住了。

 

所有人頓時站在原地楞了老半天,包含我也一樣,每個人都呆呆的站在巨大的石門之前,直到史教授走上前去,所有的人才驚呼的開始觀察著四周。

 

當時我被那奇怪的老人綁在石台之上,也只能仰頭看見這扇石門的巨大,現在站在這石門面前,才真正感到什麼叫做巨大。

 

石門之上浮刻著許多畫像,我仔細一看,這巨大的石門畫像分成了三個部份,中間層刻劃著各式各樣的生活樣貌,畫中人物喜怒哀樂悲歡離合盡皆栩栩如生,就像是一幅道盡人生百態的浮世繪。

 

最上層則是刻著眾神之貌,奇花爭艷,異草爭奇,然而天空之中卻是一片火紅,眾神衣著華麗,臉上卻是個個帶著暴力撻伐之氣,就像是隨時準備著戰鬥,完全沒有印象中的那種祥和寧靜。

 

最下層我想應該指的就是幽冥國度吧!

 

因為在一扇門之前,守著一隻三顆頭顱的地獄巨犬,加姆。

 

石畫中吋草未生,滿地盡皆荒蕪,許多不知名的鬼怪異獸橫行,白骨纍纍,一輪紫色的月亮掛在天空,所有的人兩眼空洞無神,奇形怪狀皆有,然而共通點都是抬著頭仰望著天空。

 

「是不是發現什麼東西了?」史教授走到我身邊低聲說道。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只是覺得這扇門也太大了點,而且這些石刻實在是太精細,太令人嘆為觀止了。」

 

史教授點了點頭,抬頭看著石門說道:「這扇巨大的石刻壁畫,比起外頭那些不知道精細多少倍,肯定不是同一個時期的雕刻作品,這些石刻渾然天成,絕對是塊國家級的史物,尹先生你可找到個不得了的地方啊!」

 

史教授雖然聲音壓的極低,但是這石室之中大夥都聚在一起,史教授的話大家可是聽的一清二楚。

 

我尷尬的笑了笑,回頭瞥了身後的其他人一眼,果然舊發現有幾人,一聽到寶被這東西,眼底就多了一些貪婪的神情。

 

人性天生,貪婪為原罪,只希望這些人的貪婪,不要為其他的人帶來其他的災難才好。

 

「史教授,你覺得這扇門後面有沒有什麼東西?」當時我就是瞥見那個奇怪的老人,像是再祭拜一樣的面對著這扇巨門,所以我才會有此一問。

 

沒想到史教授沉默了一會之後,緩緩的說道:「原本我也不太確信,但是看到這扇巨大的石門之後,我大概可以確信一件事情。」

 

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被史教授的話所吸引,我好奇的問道:「確信什麼事情?」

 

史教授慢慢的說道:「這扇巨大石門的背後,通向的也許就是一個文明古國。」

 

我嚇了一跳,說道:「太扯了,這怎麼可能。」

 

但是我隨即意識到,自己說這種話,對一個畢生都在研究各國歷史的教授來說,無疑是一種輕視。

 

我趕緊解釋道:「史教授對不起,我不是說你說的話太扯,而是這件事情太讓我感到驚訝了。」

 

史教授笑著說道:「沒關係,我也只是大膽的推測而已,到底有沒有文明古國,還是要等到找到證據才明。」

 

我點了點頭,說道:「史教授一定是發先了什麼端倪,才會有此一說吧。」

 

眾人聚了過來,圍在史教授的身後,一邊聽著史教授的解說,紛紛抬頭看著眼前這扇巨大的石刻巨門。

 

史教授思考了一會說道:「也不是什麼發現,只是文獻中的記載有許多讓人無法理解的地方,在我跟許多教授的推測之下,北歐在大冰河時期之前曾經有過另一個高度的文明,但是這個文明為何會就此消失,文獻中並無記載,至今依然是一個未解的謎。」

 

史教授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但是,我有一個地質學方面的教授朋友,他給了我一個大膽的假設。」

 

所有的人都看像史教授,對這個傳說中的文明古國,每個人都抱著非常高度的興趣,如果史教授說的都是真的,那這可是一個天大的發現,絕對可以引起國際社會震驚。

 

史教授慢慢說道:「這個文獻中記載的文明古國,肯定是因為隨著地殼變動,而沉入了地底,隨後地球因為進入冰河時期,而將這段文明深埋在地底之下。」

 

眾人深吸了一口氣,史教授所說的這個假設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真的是一個文明古國,那絕對會引起世人的震撼,而他們這些參予的學者,也將會在歷史的記錄之中,留下不朽的名字。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這扇巨大的石門之上,興奮的表情溢於言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