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間石室之內,最特別的莫過於眼前這塊巨大的石門,所有人在聽過史教授的大膽假設之後,都深深相信在這個石門的後面,肯定就是通往傳說中古國的通道。

 

只是想歸想,大家卻傷起腦筋,雖然知道這扇巨門是關鍵,但是光看這塊巨大石門的高度就可以想像它有一定的厚度,幾個年輕人在石門前使力猛推,石門依然絲紋不動,一點也沒有打開的動靜。

 

史教授皺著眉頭看了我一眼,問道:「小子,這個地方你是第一個發現的,你有沒有辦法打開這扇巨大的石門?」

 

史教授這麼一問,倒是讓我有點意外,這讓我想起薇兒丹帝特別警告過的話,絕對不可以開啟通往死者國度的的大門,否則會造成嚴重的後果,雖然我聽的糊里糊塗,但是這扇門給我的感覺就是絕對不可以開啟。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辦法,這扇巨門看起來就不像是人力可以開啟,不然應該早就被藏匿在此處的些邪教徒打開了。」

 

隨行的團員一聽,頓時都洩了氣,適才的興奮都消失不見,臉上都露出失望的表情。

 

歐陽教授則是不高興的大聲說道:「史老頭,這次的活動可是你提出來的,說什麼一探文明古國?結果連個門都進不去,就這樣讓我們白跑一遭?」

 

史教授的眉頭皺緊,一聲不吭,整個團隊的氣氛顯得有點低迷。

 

我看這樣不是辦法,趕緊說道:「這扇石門打不開,也不帶表我們就沒有其他的路可以進去,我們所有的人散開在四周找找,也許可以找到什麼機關暗鎖之類,搞不好石門就開了。」

 

王強一拍手說道:「對啊!我看電影裡都是這樣演的,也許真的都會有一些暗道的機關,就跟我們下來這裡的時候的暗鎖一樣,只要找到搞不好門就開了。」

 

史教授點了點頭,「這也是個辦法,大家先將身上較重的行李卸下,大夥都幫忙找看看有沒有什麼機關。」

 

所有人臉上頓時一掃剛才的陰霾,為了尋找可能存在的文明古國,大夥開始在石室周圍東摸西摸,搜尋可以開啟石門的機關。

 

只不過一群人在四周的牆壁上敲敲打打老半天,卻依然找不到可以開啟這扇巨大石門的開關。

 

我對這種探勘並並沒有什麼經驗,只能跟在大家後面這裡東湊一下,那裡西湊一下,看著大家在這間石室的每一個地方找來找去,摸來摸去,看著他們敲了老半天卻敲不出個所以然來。

 

突然,王強那幾個年輕人興奮的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所有人一聽到,立刻都聚集到他們幾個年輕人的身邊,臉上掩飾不住的喜悅。

 

歐陽教授高興的說道:「找到什麼?是不是找到機關了?你們這幾個小傢伙不愧是我的學生,比其他的人強多了,不然還不知道找不找得到入口呢?哈哈哈。」

 

歐陽教授笑著看了看眾人,我瞄到他眼中的那一絲驕傲,好像是跟大家說,這都是因為他帶了這些學生來的功勞,否則你們還要找到什麼時候。

 

我對他嘴臉有一點反感,但是也沒想要去得罪這個學者,反正大夥現在對王強發現的機關比較有興趣,也不會去管歐陽教授的話語裡頭有什麼樣的意思。

 

我興奮的看著王強問道:「王強,你發現了什麼?趕快告訴我們,大家找了好久找不到。」

 

「是啊!是啊!快點讓我們看看你發現的機關在哪裡?」我身後的眾人紛紛催促道。

 

「你們讓開點,擋著前面做什麼?這是我學生發現的,你們讓開點,我來我來。」歐陽教授不客氣的推開擋在他前面的我和史教授。

 

歐陽教授看著眾人得意的說道:「這是我的學生們發現的機關,所以讓我來確認比較適合。」

 

「王強,快點,機關在哪裡,快點說來給教授看看。」

 

「在這裡。」

王強在石桌之前蹲了下來,右手在石桌下的第三塊石磚上指著說道:「我發現這塊磚頭似乎有移動過的痕跡,雖然這塊磚跟其他快很密合,應該是很久沒人移動過了,但是幸好我的眼力不是蓋的,才發現這塊磚縫的深淺跟其他的不太一樣。」

 

「很好,很好,趕快押下去看看是不是開啟這扇石門的機關。」

 

歐陽教授迫不急待的朝著王強手指的第三塊磚頭,用力的押了下去,史教授一驚,慌忙的出聲阻止,卻已經來不急。

 

一聲悶想,石室內突然傳來岩石磨動的聲音,嚇的眾人緊張的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突然巨大的石桌動了起來,緩緩的向下沉去,眾人驚訝的看著身前的石桌發生的變化,眼裡露出掩飾不住的興奮。

 

史教授則是一臉警戒,警告的說道:「所有的人不要靠石桌太近,保持距離,避免有什麼突然的危險發生。」

 

聽到史教授的警告,我也立刻對著其他的隊員喊道:「所有人聽史教授的,不要靠近石桌,快點退到入口找掩蔽物。」

 

一邊說我一邊立刻退到石室的入口處,幾個老教授也跟著躲了過來,只有歐陽教授和他的那幾個學生依然恍若未聞般,站在石桌的旁邊不為所動。

 

我可沒想過這塊看起笨重的大石桌竟然會藏有機關,而且還是我曾經被綁在上面的笨重石桌,幸好那個時候沒有把我給沉下去,不然還真的不知道回不回的來。

 

不過我真的有點擔心,如果這個石室會藏有機關的話,那會不會也有防止一些敵人入侵的機關存在?

 

雖然我不能確定,但是如果有人為了保護這個沉入地底的國家,不讓他展現於世人的面前,那肯定會有許多機關防止敵人的入侵,那對我們這些外來者來說,絕對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石室的聲音裡依然響著石桌沉底的聲音,約莫幾分鐘,一陣轟隆聲響過後,似乎是石桌沉到了底,已經不再有轟隆轟隆石塊摩擦的聲音。

 

王強興奮的大吼道:「你們快來看,有通道有階梯,哈哈哈,太棒了!」

 

所有人高興的趕緊靠了過去,果然看到了一條向下延伸的通道,通道的階梯入口卻狹窄,一次也只容的下一個人進入。

 

歐陽教授興奮的不得了,急著催促道:「這可是大發現,快點下去,快點下去。」

 

「好,我們先去拿裝備。」

 

王強和李成維趕緊走到角落將放在地上的裝備背起,歐陽教授卻是迫不急待的朝著石桌下的通道走了下去。

 

我急的大喊:「歐陽教授等等,讓我和王強先下去探路。」

 

歐陽教授卻是頭也不回的跑進通道,我趕緊轉頭說道:「所有的人按著原本的隊形前進,王強跟我來,李成維墊後,所有人注意安全。」

 

「又是我墊後。」李成維臉上帶著一點不悅,不甘願的走到隊伍的後方。

 

王強笑著說道:「哈哈!沒辦法,打頭陣就是要我這種身強體壯的體格,你這傢伙就是墊後比較沒有危險。」

 

我覺得很奇怪,他們兩個大學生說話之間,眼神都會有意無意的瞥向徐思敏一眼,我忽然感覺到,他們之間似乎有一種競爭的火藥味道在裡頭,但是現在卻顧不了那麼多,已經有一個迫不急待的教授衝下去了。

 

「王強,快點跟上。」我說完立刻也朝著入口鑽了進去。

 

這個通道的入口看起來是人為挖出來的,走到最後石梯已經漸漸變成了向下的斜路,而且可能是因為潮濕的原因地上溼漉,若是一個不小心狠可能就會像溜滑梯一樣,直接就向下滑去,所以我一隻手撐著石壁,腳步也慢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朝著下方走去。

 

原本以為這條向下的通道應該不用太多的時間,但是走了四五分鐘卻還沒到底,我不禁感到有些奇怪,而且歐陽教授下去之後沒幾分鐘我也立刻就跟了下來,到現在卻依然沒看見前方歐陽教授的影子。

 

這讓我有點擔心,不禁稍微的加快了腳步,因為空間太過狹窄無法轉身,我只好一邊出聲提醒到:「王強,你向後面的人傳話過去要他們小心,這裡欲往下走地面愈加潮濕,速度不要太快。」

 

王強應了一聲,立刻照著我說的話向後方的其他人員傳聲過去。

 

原本以為這樣子,會讓大家比較注意腳底下的安全,但是人算卻不如天算,就在我小心翼翼的踏著向下的步伐時,突然聽見身後的王強大叫了一聲,一股推力從後面傳來,我一個重心不穩,驚叫了一聲,整個人狼狽的滾了下去。

 

頓時通道之內,尖叫聲和喊痛聲連連,我們一群人就這樣直接沿著通道滑到了底,撞了個一團,唉唉叫個不停。

 

幸好在順著通到向下滑落時,雙腳一碰觸到地,我立刻就將蓄好的力量順勢在地上一踩,順勢向旁邊滾去,所以反倒是在我身後的王強承受了後頭一群人的衝擊力量,整群人裡就他唉唉叫個不停,也叫的最大聲。

 

這裡也不知道在地底下多深,整個地底下漆黑一片,什麼地方也看不到,我趕緊摸了摸頭頂上的頭燈開關,結果按了老半天卻是怎樣也量不起燈來,估計是剛剛那一撞給撞壞了。

 

我趕緊對著前方喊道:「誰有燈光先把燈打開,不然什麼都看不到,王強你也別在唉叫了,快點起來幫忙,打開你頭燈照亮一下。」

 

「我說尹大哥,你的反應也太快了,這摔的我七葷八素,屁股可就是疼的不得了,而且後頭這麼一群人壓下來,我都快給壓扁了,當然要挨唉叫一會了。」

 

「好了好了,爬不爬的起來,快點先給一點光,不然我也沒有辦法幫你。」

 

一道燈光亮了起來,我倒是看清楚了眼前的情況,一團人坐在地上,有的捂頭有的按腳,看來都撞的不輕。

 

有了燈光這也就好辦,我立刻將王強給了起來,然後說道:「王強,快點幫忙將其他人扶起來,我們還要繼續前進。」

 

王強和我ㄧ邊將每個人扶了起來,我一邊問道:「有沒有人不舒服,或者哪裡受了傷?」

 

我問了幾次,大家的狀況似乎都還好,幸好沒有人受傷,只不過受了驚嚇我看大家都坐在地上呆了一下。

 

我繼續說道:「既然都沒有人受傷就好,下次記的走路時要小心腳下,不然一不小心大家都遭殃。」

 

王強突然叫道:「尹大哥,什麼沒人受傷,我是傷最重的一個了,所有人的重量都壓在我的身上,我都被壓出內傷來了。」

 

我笑著說道:「你長的這麼強壯,肉那麼多,這點內傷你扛的住的,要是我真的被壓住,可能就已經暈過去了。」

 

「我是說真的啊!你們這麼一群人壓下來,我都被壓扁了。」

 

「好好好,不然回去的時候,再請你吃一頓補補身子。」我笑著說道。

 

「什麼?才一頓而已?你會不會太小氣了?」

 

「不然要幾頓?還是叫你教授賞你一頓痛快?」

 

我這麼一說,惹的大夥都笑了起來,王強尷尬的笑道:「我們教授可是一隻鐵公雞,你要拔毛可都還拔不到呢!要他請客根要他的命一樣。」

 

這麼一遮騰大家倒是都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我靠著王強給的那盞頭燈燈光大略的掃過所有的人一眼,我在心底默數了一下,「一、二、三、四、五...十、十一。」

 

幸好,所有的人一個都沒少,但是我忽然覺得不對,應該要扣掉先行離去的歐陽教授才對但是隊伍的數目為什麼會剛剛好?我的心底忽然發毛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