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d Hotel Oslo是奧斯陸最有名氣的一家酒店,除了歷史悠久之外,他的名氣更應該說是歸功於多年來,許多國家元首和名人經常站在陽臺向人群揮手致意,而因此使酒店充滿了名氣。

 

Grand Hotel Oslo酒店是一座古堡造型的建築,座落在Oslo大街Karl Johans 大門的右側,搭車前往,遠遠的就可以看見古堡的鐘塔,在燈光的照耀下,夜色之中依然顯得耀眼。

 

阿德實在是一個非常好的助手,也難怪在我接任挪威總經理一職之前,他可以代理總經理一職,將挪威的分公司還其他生產線工廠在這波金融海嘯之中,維持在最低的虧損。

 

直到我來接手之後,確實省去了不少麻煩,只不過我是總公司派來執行董事會決議的總經理而已,還是必須依照公司的規定執行改革的計畫。

 

初來乍到,阿德不但帶著我了解公司的運作和特色,在這次的工廠危機之中,也給了我許多的建議和幫助,不至於讓我獨自摸索。

 

這次的晚宴還特地幫我接洽了其他地方人士和許多知名的挪威在地企業家,難怪他一定要我參加這次的酒宴。

 

這樣一來可以增加我在挪威的人脈,二來可以增加一些知名度,在公司面臨經營低迷經濟困窘的狀況之下,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契機。

 

看著宏偉壯麗的歐式古堡建築的酒店,燈光燦燦,在黑夜之中顯的格外輝煌耀眼,古堡門口兩側已經站滿穿著西裝的服務人員,親切的帶領著賓客走進宮殿裡頭。

 

踏進酒店的大門口,我才真正看見什麼叫做宮殿式的富麗堂皇,真的和在台灣看過的酒店是無法比擬,還在訝異之際,幾名穿著典雅的女服務人員親切的替我送上了酒,我端起了一杯飲料說了聲謝謝,她則笑笑的繼續去服務其他的客人。

 

宮殿的中央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噴水池,最前方則是舞台,舞台的下方是一座舞池,左右兩側則擁有各式各樣的餐點和飲品,供所有被邀請來的尊貴客人自由使用。

 

阿德停好了車,身旁跟著一個白髮的年輕人,說說笑笑著走了過來。

 

「尹總,這位是諾德倫貿易公司的總經理 安德拉斯‧里維,跟我們在業務上也有些往來,他時常給我幫助,是個不錯的朋友。」

 

我跟里維寒喧了幾句,阿德就拉著我到處走走介紹,我們走到了噴水池之前他從服務生的端盤之上拿了兩個空杯子,朝著噴水池噴出的水斟滿了兩杯,一杯遞了給我。

 

我好奇的問道:「這個是要做什麼?」

 

阿德笑著說道:「當然是要拿來喝,這噴泉可不是拿來許願的許願池,這座金色噴泉,噴出來的可是純麥的威士忌酒,味道可是不一樣。」

 

「難怪,我想說這座噴泉噴出來的水怎會是金黃色,原來是這樣!可惜我不會喝酒,謝了。」我拍了拍阿德,順手將酒杯放過服務生的盤子裡,拿起了另外一杯飲料。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尹總不會喝酒。」

 

「沒關係,我的酒力不好,一杯酒大概我就會醉翻了,還是不要喝比較好,哈哈!」

 

阿德接著說道:「我再介紹一些比較知名的人士讓你認識認識,其中還有一些漂亮的小姐們,尹總若是有意思可以跟他們多多交流交流,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尹總,你可要把握把握啊。」

 

我笑了笑說道:「哈哈哈,阿德你真是厲害,好好好我會好好的把握。」

 

「對了,差點忘記先跟你介紹一個大人物,你快點跟我來。」

 

我小聲的問道:「什麼大人物?讓你看重成這樣?」

 

「見到妳就知道了!這個人你一定要認識,包你以後再挪威一凡風順,通行無阻,路人看到你都要讓你三分了。」

 

「別鬧了,你為是總統啊!」

 

「哈哈哈,他不是總統,不過你猜的也差不多接近了。」

 

「搞的這麼神秘,你就直接告訴我是誰不就好了。」 我跟在阿德後面小聲的說道。

 

「到了。」阿德來到一個英俊挺拔的年輕人面前,瀟灑的做了一個我看不懂的行禮方式,笑著向年輕人說了幾句話。

 

然後轉過頭對我說道:「尹總,我來跟你好好介紹一下,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那位大人物,他是格魯克斯堡王室的王子,也就是現今挪威國王的兒子。」

 

我這下還真的是下了一大跳,沒想到阿德這傢伙竟然連挪威的王室都請了過來,看來他在挪威這幾年所建立的人脈還真的是非常的廣大。

 

跟挪威的王室見過面後,大概聊了幾句,阿德又拉著我見過許多讓我目瞪口呆的人士,我真是握手握到手軟。

 

最後總算等到所有的與會人士都到齊之後,宴會總算要正式開始,這次會場的主持人正是剛剛見過面的一個美麗又性感的女士 安芙菈‧莉亞。

 

簡單的開場介紹之後,緊接著介紹了挪威王子的豋場,在主持人熱情的炒熱整個宴會的氣氛之後,宴會正式開始。

 

整個宴會場地的燈光開始柔和起來,樂團開始演奏起柔和的樂曲,所有的人開始尋找自己的舞伴,慢慢的走進舞池之中。

 

阿德笑著說道:「尹總,你也找個舞伴跳支舞吧!我先陪這位美女下去跳個舞了。」

 

我笑著點了點頭,看了看宴會裡,饒有興致的看著舞池裡跳著舞的每一對,覺得跟以前去過的那些舞廳果然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哈囉!可以陪我跳支舞嗎?」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悅耳的聲音。

 

我轉過頭看看是誰,不禁訝異了一下,她是剛剛還在舞臺上負責主持開場的主持人安芙菈‧莉亞。

 

「可以嗎?」

 

我愣了一下,趕緊站起來說道:「我很高興有這個榮幸可以陪妳一起跳舞。」

 

我右腳跪地擺了一個請舞的姿勢,她伸出手搭在我的手上,我輕輕的吻了一下,牽起她的手走進舞池。

 

「原來你會講中文,講的真好,我還以為你只會講挪威語。」 我說道。

 

她輕輕的笑了笑,「會說中文不好嗎?我對中國文化有興趣,所以就特別學了一段時間,不知道說的好不好呢?」

 

「講的非常好,難怪我覺得你說中文特別有韻味,特別的好聽悅耳。」

 

她咯咯咯的笑了笑,將臉靠在我的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傳來,我一手摟著她的腰輕輕的搖晃著。

 

「你們中國的男人,都像你一樣這麼溫柔體貼嗎?對女性說話都這麼溫柔嗎?」

 

我尷尬的笑了笑,「溫柔體貼這種事情,跟我是不是中國人好像沒有什麼關係!這是個人特質,對待美女應有的態度。」

 

她笑的很開心,拉著我走到噴泉旁邊,拿了兩個杯子朝著噴泉斟滿兩杯金黃色的酒液,一杯遞到我手上。

 

「這座噴泉噴出來的都是純麥的威士忌酒,喝起來非常甘醇。」她輕輕的喝了幾口。

 

「你喝喝看,很好喝。」她笑著將酒推到我的嘴邊。

 

我尷尬的想要拒絕,但是又覺得在這種場合被敬酒不喝,似乎又非常的沒有禮貌。

 

看著手上這杯金黃的威士忌,我有點猶豫,我的酒量我自己知道,這一杯下去我可能就會直接醉倒在地,偏偏阿德又不在我的身邊,讓我有點懊惱。

 

我偷偷看了她一眼,發現她已經將杯中的威世紀已經見底,正笑笑的等著我將杯中的喝下。

 

我猶豫了好一會兒,把心一橫,一口氣將杯中的威士忌一飲而盡。

 

喝完之後,我才發現這威士忌酒喝起來還真是潤喉,沒有一般威士忌酒會讓喉嚨不舒服的刺痛感,而且喝下去之後發現它非常的香醇,一點也不像是在喝酒。

 

我伸手拿過她的酒杯,又各自斟滿一杯威士忌酒。

 

她笑著接過我手中的酒杯,乾杯之後,將酒一飲而盡,我看她喝的豪爽,也學著她一口氣喝光杯中的威士忌。

 

我還正覺得這威士忌很特別,喝起來根本就不像是在喝酒,兩杯下肚我還是精神奕奕沒有一點酒醉的感覺。

 

將空杯交給服務生之後,我牽著她的手走回舞池的中間,她則笑著說道:「這裡的威士忌喝起來很特別吧?」

 

我點了點頭,正要回她的話,卻突然的趕到有點暈眩,站都有點站不穩的靠在安芙菈‧莉亞的身上。

 

我突然才發現我低估了威士忌的酒勁,而且還高估了自己的酒量,號稱一杯醉倒的我,竟然喝了第二杯的威士忌。

 

安芙菈‧莉亞似乎也發現我酒醉了,笑笑的趕緊招來服務生,將我扶進房間裡頭。

 

迷糊之中我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全身軟綿綿使不出一點力氣,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有個軟軟綿綿的東西印上我的嘴唇,一股難聞的臭味夾雜著香水的氣味,朝著我的嘴巴探入。

 

我有氣無力的勉強睜開眼睛,只看見安芙菈‧莉亞正用她火辣的身體坐在我的身上,一點一點的吻著我的身體。

 

我只覺得全身火熱熱的非常難受,尤其她坐在我的身上吻著,讓我渾身慾火噴張。

 

她撫媚的笑著說道:「很難受吧?沒關係我會讓你很舒服很舒服。」

 

「很舒服的死去。」她的聲音忽然變的沙啞彽沉。

 

我根本就聽不清楚她再說些什麼?只是覺得她的聲音變的怪怪的。

 

她慢慢的解開身上的衣服,露出半邊渾白的肌膚和豐滿的胸部,下半身不斷的在我身上刺激著我的身體。

 

被刺激而起的情慾,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讓我伸出手粗暴的一把將她剩下半邊的衣服一把扯下。

 

我無法置信的看著她的身體,一邊白皙漂亮,另外一側竟然是血肉淋漓的模樣,所有的五臟六腑裸露在外,一隻一隻肥大的蛆蟲正不斷的蠕動著。

 

我嚇的大叫一聲,醉意瞬間跑的一乾二淨,渾身的慾火被澆熄了一大半,意識突然的清醒過來。

 

我奮力的想要脫離被她壓住的身體,但是她的重量卻是出奇的重,我怎麼使力就是無法將下半身給脫離出來。

 

她發出一聲嬌笑的聲音,但是聽進我的耳裡卻不是惡魔的恐怖笑聲,她的手指甲不知怎地變的老長,輕輕的刮在我的胸口。

 

輕輕的笑著說道:「忍耐一下,一點都不會痛,會很舒服的。」

 

她的下半身隔著庫子不斷的摩秤著,一邊發出極其淫糜的浪叫聲,我卻聽的毛骨悚然。

 

她一邊笑著,一邊慢慢的剝開我前的衣服,我看著她的指甲尖銳的讓人感到恐懼,她身上的蛆蟲一隻一隻落到我的身上,慢慢的朝著我的頭部爬來。

 

我大氣不敢喘一口,但是當那些肥胖的蛆蟲爬到我的眼前,張開滿是獠牙的口器時,我的最後一根理智也跟著斷裂。

 

「救命啊!!」我閉著眼睛大喊。

 

「盡管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他發出一聲非常難聽的笑聲。

 

「破喉嚨,破喉嚨....」我也不知道,為何這個時候我還有心情開玩笑。

 

「白痴!!」

 

那聲不屑的聲音,讓我彷彿看見一根救命的稻草,我趕緊睜開眼睛。

 

果然,我就知道一定會有人....不...是有貓來救我的。

 

「黑貓,快救我!」我大喊。

 

他的臉上充滿了不屑和鄙夷,我忽然感到有點慚愧,我竟然要一隻貓來救我....

 

坐在我身上的安芙菈‧莉亞突然著急起來,惡狠狠的瞪著黑貓大喊:「你們又來壞我好事,給我滾。」

 

她身上的蛆蟲突然撲向了黑貓所在之處,黑貓立刻靈敏的跳要離開,蛆蟲一落到地上立刻冒起一陣黑煙,一股惡臭瀰散開來。

 

黑貓臉上露出一陣厭惡,微瞇的眼瞳突然間放大開來,一陣金芒從他的瞳孔之中射向坐在我身上的安芙菈‧莉亞。

 

安芙菈‧莉亞一驚,從我的身上跳開,我趕緊縮到床頭,她身上的蛆蟲紛紛的擋住黑貓投射過來的光芒,但是不消一會,蛆蟲全部在光芒之中消融。

 

「如果妳想要立刻也被消滅的話,我也不會客氣。」黑貓冷冷的說道。

 

安芙菈‧莉亞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看向了黑貓,不甘心的說道:「邪神大人他不會饒過你們的。」

 

「少廢話!」黑貓冷哼,一道金光從他眼瞳猛的射了過去。

 

頓時安芙菈‧莉亞的身體被光芒射中,尖叫的消逝在原地,只留下他不甘願的聲音:「你給我記著!」

 

我看了看安芙菈‧莉亞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黑貓,確定那個恐怖的女人以經消逝不見,我才趕緊跑到黑貓前面道謝。

 

黑貓哼了一聲,不屑的從窗口跳了出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