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教授一開始就離隊走在我們之前,所以應該要扣掉他這一個人,但是為什麼人數會剛剛好?難不成又是我眼花看錯?

 

「請各位隨行的人員將你們頭上的照明設備統統都打開,接下來的路應該會比較難走,大家要多注意腳底下的安全,歐陽教授有在嗎?」我刻意的出聲問道。

 

大夥你看我,我看你的,眼神中充滿著問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問。

 

王強出聲說道:「尹大哥你是不是摔糊塗了,我們教授剛剛不就是先朝著通道內先下來了,到現在也還沒看見個人影,不知道教授跑到哪裡去了?你怎麼還問這個?」

 

王強的這句話,讓我的心底更毛了,那多出來的那一個人是誰?

 

「我只是要確認一下,歐陽教授是不是也跟我們一樣從上面摔下來,在這裡等著我們。」

 

「喔!這樣說也對,這條通道比上頭那條還要陡,不知道是通向什麼地方?」王強摸著頭訕訕的笑道。

 

我極力掩飾心底的害怕,小聲的說道:「所有的人報一下數目,看看左右的隊友,有沒有人沒跟上或者落隊。」

 

所有的人聽了我的話,立刻依序的報數一遍,數量並沒有我想像的多了一人,大家左瞧右看的看看身邊的人是不是都安全,幸好大家都平安。

 

我總覺得我們做的事情明明就是文化考古,是一件對國家對人類文明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但是為什麼要偷偷摸摸,搞的好像是在做壞事一樣。

 

史教授算是整個團隊的實際負責人,他走了過來說道:「小子你看看,通道的地面濕漉,所以鞋子踩在地上會留有鞋印。」

 

我點了點頭問道:「嗯,沒錯,怎麼了嗎?」

 

史教授指了指前面的地板說道:「所以說,前方地面上這些鞋印可能就是歐陽走過的痕跡,我們繼續向前走看看,這道長廊應該會通向某個地方,歐陽教授比我們先走一步,也許在前面我們就可以遇到他。」

 

我想了想也對,對著其他人說道:「大家都沒事的話,我們就繼續前進,大家澳注意安全。」

 

我們一夥人足足走了將近半個小時,只覺得地勢緩緩的向下延伸,卻依然沒有走到可以讓我們可以停留的地方,一路上因為隊伍裡都是已經有點年紀的教授,所以隊伍行進的速度不但放慢,而且一路上停停走走。

 

這條通道確實非常的長,一開始我還有點擔心這會是條死路,但是史教授說這條路應該會通向某個地方,因為空氣有流動,就證明這不是一條死路。

 

史教授這樣推論,聽起來很有道理,只不過對第一次從事這種活動的我來說,還是有點擔心,畢竟長時間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道中行走,又不知道確切的目的地,總會讓人感到不安心。

 

不過隨著愈往前走,我已經注意倒週遭的石壁已經變成了大塊大塊的巨岩,這個變化讓我心底的浮躁去了不少。

 

只是王強已經忍不住的叫道:「這條通道怎麼那長啊?到底到了沒有?我的腳好酸都快走不動了。」

 

我停下腳步鄙視的看著他,說道:「看你長的這麼壯,原來你比教授和你們女同學還虛了,這才走多久,一路上就聽你唉唉叫個不停。」

 

「就真的很酸啊!怎麼沒帶個代步的工具來,這樣速度搞不好就會快很多了。」

 

「要不要順便開個車來,大夥上車用飆的的比較快?」

 

王強拍了一下手說道:「尹大哥,你這真是個好主意啊!下次我們就開車來就不用走這麼遠了。」

 

我拍了一下他的頭說道:「那下次你自己來吧!這種地方還可以騎車開車咧?你來耍寶的?」

 

眾人哄笑了一陣,這一路上嚴肅的氣氛和疲憊頓時感覺減輕了不少,所有人開始一邊聊天一邊繼續趕路。

 

「我不就是開心果嘛!你看大家的力氣都來了。不過,我可沒力氣了,尹大哥你可要拉著我一把。」

 

「拉你個頭!我哪裡可以空出手來拉你?要不你去和你們另外一個男同學換個位置,你去叫他過來。」

 

「好!」王強大喊了一聲,高興的一下子就竄到對伍後頭。

 

我看這傢伙興奮的要飛上天,根本就是想要到對伍後頭去和那個女同學走在一起吧!

 

我搖了搖頭,說到要換人,他的力氣都來了,真想要告訴那傢伙我們是來考古,不是來把馬子的!

 

為了要等他們這三個年輕人,所幸一行人也就停下腳步休息。

 

我看了看時間,我們一路到現在竟然已經花了將近三個小時,已經早上七點多,現在外面應該已經天亮了,只不過在這地底下我們無法感覺的到外頭的變化。

 

我看了看後方那兩個年輕人,似乎談的不太攏,聲音漸漸的大了起來,王強一直要他到前方來交換位置,那個叫做李成維的同學卻手抱著胸,臉朝著另外一邊,一副不想理睬王強的樣子,徐思敏則坐在一邊看著兩個人。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朝著後方出聲喊道:「李成維你跟王強交換一下隊伍的位置,你跟我在前頭開路,讓王強跟在隊伍後頭,他累了。」

 

王強一聽到我下了命令,臉上的表情高興起來,倒是李維成一聽,臉色一垮,忿忿的瞪了我一眼,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過來。

 

我搞不懂歐陽教授怎麼會帶了這三個年輕人,但是大概也猜測的到,應該是女孩子想要來見習,而另外這兩男孩子則自告奮勇的也要跟著來當護花使者,不過在這種場合鬧脾氣實在是不適合,果都還是年輕人毛燥的個性。

 

我看著李成維不高興的臉,拍了拍他說道:「你們都是同學就互相幫忙一下,王強他從上頭摔下來的時候就已經受傷了,所以沒辦法跟跟著趕路,你就幫忙一下。」

 

他面無表情的哼了一聲,接過我手上的手槍插進腰帶裡,冷冷的說道:「那死胖子受傷關我什麼事情?要不是小敏要跟著來實習,我才不想來這什麼鬼地方。」

 

我一聽這話就有點不高興了,我表情不悅的說道:「我不管你想還是不想,既然你來了,你就服從我的命令,這是團隊的行動,不是你個人想怎樣就怎樣。」

 

「你是誰?我憑什麼要聽你的?」他冷冷的回嗆。

 

「不聽我的?」

 

我冷哼一聲,說道:「那你可以離開,團隊的行動不歡迎不願意配合的人,這種人只會是老鼠屎,只會成為團隊的群之馬。」

 

所有的人坐在一旁看著我唸著這個不知好歹的年輕人,王強的臉色則是看起來幸災樂禍,一副觀賞好戲的表情,徐思敏的臉上則露出著擔心的神情

 

史教授看不下去了,站出來說道:「這位同學,你應該要聽史先生的話,他是這次的召集人,你們教授也是參予者,我想你應該不會連你們教授的面子也不顧吧?」

 

徐思敏也走到了前方說道:「成維,你就聽聽尹先生和史教授的話吧!不然如果歐陽教授知道的話,肯定不會放過你,而且王強她好像真的受傷,你就讓他休息一會吧!好不好?」

 

李成維哼了一聲,轉過身子,說道:「走吧!」逕自的朝著前方走去。

 

我和史教授對看了一眼,都苦笑的搖了搖頭,現在年輕人的自我意識還真是不可思義的強大,徐思敏的臉上則有一點尷尬,慢慢的走回隊伍的後頭去。

 

我怕李成維這個年輕人跟他們的那個歐陽教授一樣,自顧自的也不管其他的人,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我立刻招呼了眾人,趕緊加快腳步跟上李成維。

 

李成維這一路上彷彿就像是我欠他一大筆錢一般,掰著一張臭的要命的臉孔,自顧自的猛往前走,完全不願顧及後面的隊伍。

 

我心想這樣不是辦法,立刻出聲道:「同學,你的速度可能要放慢一點,不然後頭的隊伍會跟不上你的速度。」

 

他停下腳步,猛的轉過身來,頭頂上的頭燈突然的照射在我的雙眼之上,刺的我眼睛頓時一瞇,一時之間看不清前面的狀況。

 

只聽他冷冷的說道:「他們跟不上關我什麼事情,是你要我走到前面跟你一起帶路,不是嗎?」

 

聽他這種口氣,我頓時不高興起來,「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後面那些人不消說是你們的教授,況且年紀也都一把,隊伍裡還有你行動不便的同學,你就不會替別人著想?」

 

「替他們著想?他們跟不上關我什麼事情,他們不會自己走快一點嗎?依他們的這種速度,我們要走到什麼時候才可以到達目的地?」

 

「你這個年輕人怎麼可以這樣說?教授們年紀比你大了多少?怎麼可能跟的上你的速度?你如果這麼不甘願,你幹什麼還要參加?不然你現在就退出,我絕對不會阻攔你。」我氣的朝著他大吼。

 

所有人聽見我大罵的聲音,紛紛湊了過來,史教授和其他幾個教授走了過來,但新的詢問發生什麼事情。

 

我瞪了李成維一眼,不高興的對著他說道:「你有種就把你剛剛說的那些話,對著這些教授說看看。」

 

李成維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語氣不善的說道:「為什麼要聽你的?你叫我再說一遍我就要再說一遍?你以為我是狗啊?隨便你叫來叫去?」

 

「哼!原來你也只是個只會在背後偷偷作亂的癟三而已。」這下換我不屑的回嗆他。

 

「媽的!你罵我什麼?」李成維揮著拳頭朝著我衝了過來。

 

我趕緊向旁邊一閃,他一拳不中立刻又揮著拳頭朝著我打過來,卻被他身後的王強和徐思敏一把拉住。

 

「放開我,讓我揍這王八蛋!他媽的!」他奮力的掙扎著要衝向前打我。

 

「李成維你不要亂來,他可是我們的領隊。」王強抓著他說道。

 

「他憑什麼領隊?他只不過是走在前頭而已,我教授還走在他的前面,現在連個人影都看不到,他囂張什麼?」

 

「住嘴!」史教授突然大聲吼道。

 

所有人頓時都安靜下來,史教授臉色非常的難看,緩緩的說道:「成維,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耗在這裡,你就看在史教授的面子上,幫個忙好不好?」

 

李成維哼了一聲,甩開王強和徐思敏的手,瞪了我一眼,滿臉不悅的向前走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