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路走走停停,實在是讓我感覺非常的漫長,隊伍的氣氛有一點低迷,尤其是這樣漫無目的的走下去,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到達目的地。

 

我轉頭看了看後頭的所有人,每個人都低著頭一聲不吭慢慢的走著,臉上都露出疲憊的神情。幾個年輕人臉色看起來最最為慘白,反倒是幾個老教授臉色紅潤,呼吸緩長,看來是對此事已經驗老到。

 

我們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通道的盡頭總算漸漸的寬廣起來,慢慢的已經可以容的下三個人並排行走,周遭巨岩上也開始零星的出現了許多鮮艷的壁畫。

 

我一發現這件令人振奮的事情,趕緊立刻出聲道:「大伙加把勁,我們已經快要接近目的地了,你們看這周圍的石壁上已經有一些壁畫出現,這應該是代表我們快接近目標了。」

 

王強抬頭一看,興奮的大喊道:「真的耶!哇!我看到了,頭頂上也有,酷斃了!」

 

徐詩敏也抬起頭,忍不住發出讚嘆,「真的有!我第一次看到這些東西,保持的好完整。」

 

聽我這麼一說,大家頓時來了勁,教授們好奇的停下腳步,對著石牆上的壁畫東瞧瞧西摸摸的研究起來。

 

王強則趕緊從行李袋裡拿出一台單眼相機,開始對著週遭猛拍,徐詩敏這女孩給我的感覺則是像是來旅遊一樣,拿出手機擺出各種俏皮的姿勢笑嘻嘻的自拍著。

 

我在心裡嘆了口氣。

 

果然還是年輕人有活力,我總覺得他們根本是來湊熱鬧的,看著他們拿著相機拍的不亦樂乎的樣子,就知道來旅遊探險的心態比較多,但是只要不要出什麼亂子,我也不想限制他們太多。

 

我走到他們面前說道:「你們幾個年輕人拍照就拍照,不要影響到其他教授,也不要破壞了這裡的東西,知不知道?王強、徐思敏。」

 

「放心啦尹大哥,我只是拍照帶回去而已,這也是我們教授特別交代的事情,你看我還特別帶了我心愛的單眼相機來。」王強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前方拍過去。

 

徐詩敏則是尷尬的笑了笑,也跟著說道:「是啊!尹大哥,我只是拍照而以不會影響到其他教授,也不會破壞這些東西的,你不用擔心。」

 

「很好!那拍照的工作就交給你們兩個,回去的時候再把資料給大家一份。」

 

他們兩個點了點頭,有了我的允許,他們更加高興的猛拍照起來,要是這裡有無線網路可能都已經將照片發送到臉書上面去了。

 

不過我倒是看見李維成還是滿臉的不高興,好像別人欠他很多一樣,雙手抱著胸口獨自一個人站在距離眾人有點距離的前方。

 

我本來是好意要過去跟他說個幾句話,但是我看了他一眼,他反而是回瞪我一眼。

 

我搖了搖頭,走到了史教授的身邊,看他一臉聚精會神的看著眼前的壁畫,我不禁也感到好奇,將視線放到了這些石牆上的畫上。

 

這些石壁上的畫,除了色彩鮮豔以外,比較讓我注目的是裡頭看起來沒有一個正常的人類,感覺不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不然就是在地面上形形色色的人類。

 

這只是這些人類之中有的殘肢斷臂幾乎沒有一處完好,人類之中又夾雜著許多奇形怪狀的生物,不斷的吞吃週遭的人。

 

每一幅畫面都是天神和這些人類作戰的畫面,其中的一副卻讓我嚇了一跳。

 

石畫中的人物,竟然像極了我在警方的監視錄影畫面中看見的,那些進行恐怖攻擊的怪人,竟然跟這些服裝一樣,我一時之間腦袋有點空白。

 

那轟動整個國際社會的恐怖攻擊?竟然會讓我在這地底的石牆之中看見同樣的畫面。

 

過了一會兒我總算恢復了過來,我忽然覺得有點荒謬,難不成當天那些人跟這壁畫上畫的人物有什麼關聯?

 

我忽然瞥到了身邊的史教授,這才想到史教授對各國的歷史都有很深入的研究,也許他對這石牆上的壁畫會有一些了解,他不就是最適合替我解答問題的人嗎?

 

我立刻出聲問道:「史教授,你看這些壁畫有看出個什麼來嗎?」

 

史教授看了看我,笑著說道:「怎麼?你對這些東西也有興趣?」

 

我點了點頭說道:「嗯,我對這些石牆上的壁畫還蠻好奇的,這些石牆上面畫的是些什麼?怎麼就是覺得色彩鮮豔但是整個畫風卻又死氣沉沉,看起來非常蠻彆扭。」

 

「哈哈哈,這是因為你看不懂的原因,所以才會這樣說。這就比如叫一個不懂繪畫的人,來畢卡索的畫作一樣,他看不懂這畫要表現出來的意思。」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確實對這些東西不懂,還請教授為我解說一下。」

 

「嗯,好!那我就大概的跟你講解一下,不過這是我個人的觀察,也不一定就真的是代表完全正確,但是你可以作為參考。」

 

「教授,你別這樣說,依教授的專業肯定是看出了一些門道,不然應該不可能在此揣摩如此之久。」

 

「哈哈哈,你這臭小子是在埋怨我這老頭,浪費太多時間在這上面嗎?」

 

「史教授我沒這個意思,我真的是對這幅畫有點疑問而已,還請教授為我解答。」

 

「好好好,我就不逗你這小子了,免的說我老人家欺負年輕人。」

 

史教授的目光看向石牆上的壁畫,伸手指著上方石牆說道:「你看上邊這些壁畫,有沒有看到。」

 

我點了點頭。

 

他繼續說道:「頭頂上的這些壁畫,不論是宮殿樓閣都精雕細琢,你看他們的穿著每一個都是豪華至極,就算是作戰用的盔甲也是豪華精良,色彩鮮豔,而中間這個手持權杖的應該就是他們之中擁有最高權力的主神,這幅圖畫應該是在敘述北歐眾神奧丁時期的輝煌。」

 

「喔,所以這是一幅宗教類的壁畫了?」

 

史教授搖了搖頭,說道:「不見得是宗教類型,這些壁畫跟從古埃及金字塔裡發現的壁畫有他的相似性,其中很多都是生活的細節和戰爭的敘述,從這裡可以看到他們是個多神論的國家。」

 

我順著史教授的手指向了另外一端的石壁,果然看到了許多手持著武器,臉露兇殺之氣的畫像,其中我竟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稱-索爾。

 

石壁上索爾這個名字,是用一種我沒看過的文字所寫,但是偏偏我就看的懂,這應該就是要歸功於我吞下去的那塊什麼賢者之石。

 

石壁上的索爾這兩個字,前方又多了兩個字雷神,合起來唸就是「雷神索爾」。這讓我想起了日前來到我公司的那個巨大壯漢的名字也是叫做索爾,想一想還真是覺得點好笑。

 

索爾每天早晚都像是保鑣一樣,我到公司時他就守在公司大門口的那個巨漢索爾。

 

雖然我已經跟兀兒德說過,我不需要請什麼保鏢,索爾的身材太過龐大,根本就是引人注目的目標。要是真的有人要對我不利,看到索爾那巨大的身材,不就知道我就在那裡了嗎?

 

只是我的抗議完全無效,兀兒德連理都不理我,整天就是坐在電視機前打著惡靈古堡,差點讓我抓狂,但是我很快的又被她制服的服服貼貼,在絕對的暴力之前,所有的抗議都是無效。

 

幸好我最後和索爾達成協議,只有我上班的時候他才會出現在公司外頭,下班的時候就在我住的宿舍樓下,其他地方他不用跟著。

 

雖然他沒有點頭,但是接下來他也就如我說的,在我公司和我的宿舍樓下兩個地點「顧門」而已,不然我還真的很煩惱。

 

史教授看我盯著石壁上的畫看到愣住,出聲說道:「你現在看到的這個手持著巨鎚的大漢,應該就是北歐眾神中有名的雷霆之神-索爾,旁邊這個是戰神-提樂,而另外一邊在大肆破壞的,應該就是破壞神-史嘉蒂。」

 

「他們都是專司戰爭的神祇,雷神索爾不但是天帝奧丁的兒子,而且還具有控制雷電的能力,在北歐眾神之中,也是個破壞力強大的份子,」

 

我不禁讚嘆道:「哇,史教授你真厲害,你是看的懂這上面的文字嗎?」

 

「哈哈哈,我哪裡有這麼厲害,我是研究歷史的教授可不是研究文字的教授。我只不過是將北歐神話中的描述和些壁畫上的人物作對應大概的推測而已。」

 

我感到有點訝異,這些奇怪的文字史教授應該是無法看懂,但是他卻可以從壁畫中人物的身型和動作,判斷出他是哪位記載在傳說中的神祇,實在是讓我打從心底佩服。

 

「不過,教授你的推測都跟他上面寫的那些文字註解都一樣,實在是太厲害

了,可見你對這些非常有研究。」

 

「你看的懂這些文字?」史教授的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點了點頭,眼是不住心中的得意,笑著說道:「略懂,略懂!」

 

「你看的懂?真的看的懂?」史教授驚訝的聲音大了些,其他人紛紛轉過頭來。

 

我認真的點了點頭。

 

史教授立刻將我拉到了一邊,說道:「你看看這個,這幅壁畫是在說些什麼,然後告訴我。」

 

我看了看史教授激動的表情,轉頭看了石壁上那些細小的文字,又看了看在石壁上的這幅壁畫,這幅壁畫顏色依然鮮豔,但是卻帶有一股死氣沉沉的感覺。

 

我好奇的伸出手,接觸到這些壁畫時,我忽然感覺到身體一陣冰冷,就像是大熱天被丟到冰水之中感覺。

 

一股明顯的惡意從石壁中朝著我襲來,耳邊突然出現了無數的尖銳哭喊,我想要將手抽回,卻突然發現,石壁上的畫面活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