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枯乾發黑的雙手奮力的抓住我的手和身體,無數雙空洞的眼神死死的盯著我看,耳邊滿是絕望的哀號,彷彿要將我拖入深淵之中。

 

突然,一個臉色慘白,雙眼漆黑像是沒有眼白,帶著邪邪笑容的臉龐,從石壁之中露了出來,一隻白皙如骨的手指從石壁之中伸出,緩緩的探進我的胸口,我頓時覺得心臟就像是被抓住了一般,渾身慢慢失去力氣,感覺到愈來愈難以呼吸。

 

慘白的臉龐,發出難聽的笑聲説道:「嘿嘿嘿,既然你來了,就用你的性命開啟封印之輪吧!好好的....去死吧!」

 

「我不要,放開我!」我用盡全身的力量放聲大吼。

 

突然我感到胸口有了一點溫暖,一道光芒從胸口亮起,隨著光芒愈來愈亮,那股溫暖漸漸的從胸口擴散到全身,我看著那股曾經出現過的紅色光芒。

 

那股邪惡的笑容和冰冷的感覺消失了,所有的哭喊尖叫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的眼前重新恢復了原本的地方,壁畫依舊是壁畫,我轉過頭只見一群人扶著我擔心的站在我的旁邊。

 

「我怎麼了?」我虛弱的問道。

 

「你剛剛突然大叫了一聲,史教授在旁邊一直叫你你卻沒有反應,我們以為發生什麼事情就都趕快跑過來,你就好像恢復了。」王強說道。

 

「尹先生,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先到一旁休息一下?」其他的教授紛紛的問道。

 

「謝謝,我沒事,可能是太累而已,我先到一旁休息,你們不用擔心。」

 

教授們一聽沒事,立刻又各自回到他們的位置上,研究石壁上的壁畫,我則是心有餘悸的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剛剛的那幕景象太匪夷所思,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產生的幻覺?

 

我特別避開刻有壁畫的石牆,找了一塊乾淨的牆面坐了下來。剛剛那一幕讓我心驚膽跳,心臟到現在還是快速的跳動著,這陣子發生太多離奇古怪的事情,有時我認為是幻覺的事情,卻總是真實的出現在我的眼前。

 

史教授沉著一張臉,走過來坐在我旁邊低聲的問道:「小子,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隱藏著?」

 

我心裡一驚,趕緊搖了搖頭,說道:「哪有什麼秘密,只不過是太累了而已。」

 

史教授沉思了一會兒,又繼續問道:「那幅壁畫你看到了什麼?」

 

一說到石壁上的圖畫,我又嚇了一跳,身體明顯的抖了一下,臉上露出了有點害怕的神情。這看在史教授的眼裡,就更加認定我一定是看到不尋常的東西。

 

史教授看到我的反應,擔心的問道:「我不知道你是看到什麼東西,剛剛你忽然臉色慘白,身體變的全身冰冷,真的是嚇了我一大跳。」

 

我不好意思的說道:「教授對不起,剛剛我也不是故意要那樣子...」

 

史教授搖了搖頭,責備的說道:「說什麼對不起?你這小子,一定沒有把我給你的護身符帶在身上,不然也不會遇到這種事情。」

 

史教授嘆了口氣,解釋道:「這種地方因為長年不見天日,地底總會積聚陰邪之氣,這種對人體來說是一種傷害,如果不幸沾染到邪物,後果可不堪設想,幸虧你命大,應該是你胸口的那個東西救了你一命。」

 

我伸出手來摸摸自己胸口掛著的那個古懷錶,我現在搞不清楚到底剛剛看到的是自己的幻覺,還是真的事情,若是真的,為什麼在我身邊的史教授卻沒有感覺,若是假的,為何身上的古懷錶會發出光芒。

 

這樣說來,我記得在很久以前這支手錶似乎也曾經出現過光芒,但是那次我不知道為什麼昏迷,醒來以後卻已經在醫院,我還以為那只是自己做夢,原來是這支懷錶三番兩次的救了自己。

 

我緊緊握住掛在身上的那個古懷錶,眼裡忽然有一點濕潤,難道是宜靜還在冥冥之中保護這我嗎?

 

史教授看著我似乎陷入沉思,一時之間也沒有回應他的話,低聲的說道:「你先休息一下好了。」

 

她朝著徐詩敏喊了一聲,對著自拍拍的不亦樂乎的徐思敏招了招手,要她在這裡陪著我,避免我突然發生什麼狀況,然後繼續走回去適才我們討論的那塊壁畫上陷入沉思。

 

誰也沒有發現到,隊伍之中卻是已經少了一個成員。

 

□   □   □

 

「所以這支古董錶啊,我給他取了一個很漂亮的名字,叫做守護之心喔!」宜靜深情的看著我。

 

我拿著手錶左瞧右看,疑惑的問道:「守護之心?偶像劇看太多,這哪裡長的像愛心的形狀了?」

 

宜靜突然伸出手指彈了我一下鼻頭,我嚇了一跳,說道:「幹什麼?嚇死人啊?」

 

宜靜俏皮的笑道:「誰叫妳沒有仔細聽人家說故事呢?所以就要彈一下鼻子當作懲罰!」

 

「我有仔細聽啊!你看我還感動的泛出了男人珍貴的眼淚。」我伸出手假裝抹去臉上的淚水。

 

宜靜伸出手來打了我一下,說道:「人家很認真的在跟你說話,你還跟我嘻皮笑臉。」

 

我笑著說道:「好啦!對不起啦!」

 

宜靜緩緩的說道:「這支之古懷錶,就是代表著永遠守護對方的心,就算時間不斷的離去,時間不斷的離去,事物不斷的變遷,萬物滄桑世事變化,不變的是依然想念著對方的那顆心。」

 

□   □   □

 

我懂了。

 

就像現在的我一樣,不論過去多久,妳依然一直在我的心中,一直一直都在。

 

就像是你曾經說過的一樣,依然會守護著彼此的心,直到現在,你依然一直都在保護著我嗎?

 

我的雙手緊緊的握著胸前的古懷錶,眼淚不由自主的不斷的流落下來。

 

徐思敏坐在我的旁邊,突然看到原本一動也不動發楞的我,眼裡忽然莫名奇妙的開始流出眼淚,嚇了一大跳,以為我發生什麼事情,伸手不斷的拍著我的後背表示安慰。

 

她這麼一拍倒是讓我也嚇了一跳,這才回過神來,轉頭看著身邊的人,原本以為是史教授,沒想到看到的卻是徐思敏這個小女孩。

 

我看到他一臉關切的眼神,尷尬的轉過頭趕緊用衣袖將眼上的淚水擦乾,不好意思的問道:「妳怎麼跑過來了,剛剛不是史教授在我旁嗎?」

 

「是史教授叫我過來陪你的,他看你人不舒服怕沒人陪在身邊會出什麼事情,所以就把我我教過來了。」

 

「對不起,還讓妳麻煩,我已經沒事了,謝謝!」

 

「尹大哥你不用那麼客氣啦!真的沒事了嗎?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她看著我的臉,臉上露出關心的神情。

 

我跟他四目一接,忽然感到有點尷尬,她好像也發現一直盯著一個男人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忽然感覺到害羞紅著臉將頭縮了回去,一時之間氣氛變的有點微妙起來。

 

我從口袋裡拿出了手巾擦了擦臉,以免被其他人看到我流眼淚的痕跡,還以為我遇到什麼事情,這要是被一群人問起來可就沒完沒了。

 

徐思敏做在一旁偷偷的看著我,看到我看向她,又很不好意思的將臉給轉過去,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我擦完臉之後,拿出了掛在衣服裡胸口上地古懷錶看了看,徐思敏也好奇的轉過頭來盯著我手上的懷錶。

 

「好特別的手錶喔!」她小小聲的說道。

 

我笑了笑,說道:「這不是手錶,這是懷錶,它最多只能掛在脖子上,或者外套的內袋裡沒有辦法掛在手上的。」

 

「懷錶?現在的人很少有人在用懷錶了呢?我還以為他是手錶呢?好特別喔。」

 

「也說不上使用它,我只是習慣將它帶在身邊而已,有時候就拿出來看一看。」

 

「那是不是對你有很重要的意義,或者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啊?」

 

「這是一個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給我的東西,她說這叫做守護之心,無論時間過了多久,或者相隔多遠,我們都會想念著對方,時間永遠都被停止在我們最幸福的那一個時光。」

 

每一次無論想起,還是說起,我的心情都會開始激動,這一次我卻好像想透了什麼,不再像之前一樣,眼淚會不自主的奪眶而出。

「你有女朋友了喔?」她的睫毛微微下垂,臉上帶著一些失望的表情。

 

「嗯,前女友。」

 

「真的嗎?」她抬起頭,臉上露出了一點笑容。

 

但是卻又狐疑的問道:「你們不是分手了嗎?但是我感覺的到你好像還很愛她?」

 

我搖了搖頭,緩緩的說道:「我們沒有分手,只不過我還是愛著她,她一直都在我的心裡面,永遠都在。」

 

「那就是你們還在一起啊!怎麼會說是前女友,你這樣子他會不開心的吧!」

 

「她去世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讓尹大哥你難過的。」

 

我笑了笑,說道:「沒關係的,是我自己要對妳說的,你不用跟我道歉,我還要謝謝妳剛剛在這邊陪我。」

 

她害羞的低下頭,笑著說道:「不會啦!我很高興可以陪尹大哥。」

 

「好了,我們好像在這裡花了不少時間,我們去看看教授們研究的如何了,也該繼續向前前進了,這裡還只是通道而已呢!」

 

她笑著說道:「好!」從地上一躍而起。

 

我甩了甩手表,瞥了一眼時間,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手錶竟然已經停止了轉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