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兒丹帝所說的一切,讓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原來兀兒德說的那些話,並不是在嚇唬我。

 

我要是不想辦法解決吞入的那塊噁心的賢著之石和喝下去的那些血,等到毒性擴散到全身,我真的就會成為一個活死人,就像惡靈古堡一樣,那種死一半,身體爛一半,哇哇哇鬼叫的那種僵屍。

 

「真的很讓人難以置信...」我喃喃自語。

 

雖然我非常疑惑他們這三個姐妹,為什麼會了解那麼多奇怪的東西,但是我卻覺得她們並不是在欺騙我,而好像是在幫助我,只是...這種超乎現實的東西...我還是要慢慢的吸收。

 

兀兒德看見我猶疑的表情,冷冷的說道:「你可以不相信,等你變成活死人,我一定會徹底讓你死個痛快...」

 

她說的輕描淡寫,但是我可以聽的出她的語氣非常認真,說明她並不是開玩笑話,如果我真的成為那個什麼活死人,她會立刻將我殺死。

 

「所以,那隻黑貓和兀兒德說的都...是真的。」我忽然覺得接受的事實,讓我很難若無其事的將他說出口。

 

薇兒丹帝點了點頭。

 

我感覺腦袋似乎有一種暈的快要昏倒的感覺,這種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比宣告我得了不治之症還要嚴重。

 

「如果,我會變成那種半死不活的又沒有意識的僵屍,我寧願不要活下去。」我很艱難的說出這幾句話。

 

我忽然覺得很沮喪,還以為自己逃過了一劫,還因禍得福得到了一個好處,可以聽的懂看的懂世界所有的語言,卻沒有想到一切都是幻影,自己將會變成一具活著的冰冷屍體。

 

「想死也沒那麼容易,成為活死人就已經算是死了,但是你又吞下賢者之石,所以又擁有了永生的生命,估計就要當個永生的屍體。」

 

兀兒德就像在看戲一樣表情冷淡的說著冰冷的話,雖然他的口氣聽起來非常的惹人討厭,我卻沒什麼力氣再去跟他計較。 

 

「兀兒德你少說兩句話,可以嗎?」薇兒丹帝不悅的看著兀兒德。

 

「我說的不過是事實而已,有什麼不對?」

 

薇兒丹帝擺過頭,沒有回應兀兒德的話,看著我說道:「你不要想太多,這件事情還是有解決的辦法,並不是不治之症,只是還是需要一點運氣。」

 

我兩眼無神的看著窗外,說道:「還有什麼辦法?我都快要變成一個活死人了。」

 

在窗邊玩著逗著黑貓玩弄的詩寇蒂看到我變的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走過來坐在我的另一側,抱住我的手臂說道:「小嵐哥哥,你要有信心,相信薇兒丹帝姐姐她說有辦法就一定有辦法的。」

 

詩寇蒂爭著大大的眼睛緊緊的看著我,我艱難的給他一個微笑,但是又將視線呆呆的望向了窗邊。

 

「如果你有珍惜的人,有想要到達的目標和方向,你就要努力的活下去,要去追尋真像。」詩寇蒂突然的說出了這一翻正經的話。

 

我彷彿被雷劈到了一下,渾身顫抖了一番。

 

對啊!我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這麼容易放棄?

 

我還有必需勇敢活下去的理由,為了那些關心我的人,為了自己相依為命的妹妹,還有為了宜靜,我應該要勇敢的繼續走下去,就算只剩下一點點的希望,我也要努力的想辦法活下去。

 

我的眼神逐漸從失焦的狀態,找回了焦點,眼神漸漸的恢復了神采。

 

我轉過頭朝著詩寇蒂微微笑著,說道:「小詩,謝謝妳的提醒,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詩寇蒂緊緊的抱住我的手臂,似乎有點害羞的笑著把頭埋在抱枕的後方。

 

我轉過頭對著薇兒丹帝說道:「薇兒丹帝小姐,可以請妳告訴我要怎麼樣才可以解決我不要成為活死人的方法嗎?」

 

薇兒丹帝笑了笑,說道:「你總算恢復信心了。」

 

我點了點頭說道:「麻煩妳告訴我解決的方式,就算再困難,我也要試試看。」我的眼神之中充滿著一股堅定。

 

薇兒丹帝點了點頭,伸出了他潔白纖細的右手,輕輕的放在我的額頭之上。

 

兀兒德突然語氣不悅的說道:「薇兒丹帝妳這是違反了規則,妳就不怕波動產生的後果?」

 

「我有我的分寸。」薇兒丹帝收起笑容,冷冷的回了一句。

 

「哼!」兀兒德撇過頭去。

 

薇兒丹帝接著說道:「你閉上眼睛,什麼都不要想,只要一下子就好了。」

 

我點了點頭,慢慢將眼睛閉上,盡量讓自己完全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突然感覺腦海裡,多了許多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我知道關於活死人的一切,以及許多離奇古怪的東西,這裡面包含了亡者之國的所在,以及該如何化去我體內的血毒。

 

根據腦中的記憶,原本我被血毒感染之後應該會馬上死亡然後再復活,但是因為賢者之石的關係讓我的身體產生了變化,減緩血毒的侵蝕,雖然不知道那些邪教徒這麼做是有何意義,但是身體的這些毒素卻還是需要化解。

 

但是腦袋裡頭最讓我訝異的卻是「亡靈女巫」這個腳色,我想我大概也只會在小説或者是遊戲裡頭才會聽的到這種名稱,在現實的生活中我無法想像她會真實的存在著。

 

腦海裡多了一些關於「亡靈女巫」的一些認識,以及「亡靈之國」這個更加讓我無法相信的世界,讓我非常的訝異。

 

在幽冥的國度誕生,活在灰色的世界,陽光照耀在黑白色的土地,世界只剩下單存的黑白兩色,吐噬一一被遺忘,殘缺失落的記憶。

 

光明眾神和黑暗邪神之間的戰爭,持續到諸神時代沒落的那一刻,依然蓬勃著死亡的氣息,直到碧爾女神犧牲自己所有的力量封印了時間的運行,諸神時代才劃下了句點,這就是歷史傳說中真正的「諸神黃昏」。

 

而亡靈之國,這個充滿死人的國度,也跟著眾神被封印在停止的時空之內,直到失落的時間之輪再次出現,時空封印才悄悄的開始鬆動。

 

而我似乎在無意之間成為了開啟封印之門,轉動時間之輪的那把鑰匙,這就是謂何我會遇上亡靈女巫的原因。

 

我開始懷疑這幾個女孩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奇奇怪怪感覺上超乎現實的東西,尤其是當為什麼當薇兒丹帝將手放在我額頭,醒來之後我的腦袋裡就多了這麼多奇怪的東西。

 

雖然我很好奇的詢問薇兒丹帝,但是他只是笑笑的說她也不知道,這個跟她將手放在我的額頭上沒有關係,是我搞錯了,這些事情連她都沒有聽說過。

 

她只是在一些書上看過一些關於傳說中活死人的症狀,以及賢者之石的介紹而已。

 

雖然我半信半疑,但是別人又不承認,我只好摸摸鼻子自己想辦法。

 

而我想到的辦法就是打電話給曉柔的教授,史畢生教授。我記得他曾經交代過我,要是遇見什麼奇怪的事情,可以找他幫助,所以我想史教授應該可以給我ㄧ些建議。

 

想到這裡,我立刻拿起電話撥了過去,將我這裏發生的事情,簡略的向教授說明之後(其中當然省略了我遭到危險那部份)。

 

史教授頓時來了興趣,特別吩咐我不要將這件事情散播出去,尤其是別讓媒體得知這件事情,他決定要在這週內搭機前來挪威。

 

他並且交代,要我將不久之前他給我的護身符戴在身上,無論任何狀況都不要拿下來,這陣子也不要太晚回家,晚上沒事就不要在外頭亂晃。

 

史教授說到到護身符,我才想起他之前給我的那塊黑色不起眼的小木牌,好像在來挪威之前,就被我不知道遺忘到什麼地方去了,要找也早就找不到,只是我不好意思這樣跟他說,只好假裝應允。

 

我因為知道曉柔是教授的得力助手,所以特別在電話中要求教授,別讓讓曉柔知道這件事情,否則她肯定會跟著教授跑到這個地方,先前遇到的危險已經夠讓我心驚膽跳,我可不想要讓曉柔也置身於危險之中。

 

史教授沉默了一會兒,告訴我他決定將台灣的研究暫時交由曉柔去做,畢竟類似這種考古之類的事情可不知道一去會花掉多久的時間。

 

至於課程,也就是研究,他的學生也就只有曉柔一個,所以出席率絕對都是百分之一百,知道這件事情我還蠻傻眼的。

 

好吧!我沒有讀過研究所,所以不明瞭只有一個學生也開的了課程,還真的是蠻佩服的。

 

史教授簡單的叮嚀幾句我該注意的事項,又再三將剛剛說過的話重複了一遍,才願意掛斷電話。

 

我看了看牆上的時鍾,已經快要十點,沒想到一早就耽擱了這麼久的時間,我記的今天十點還要去參加一個會議。

 

我趕緊收拾公事包,秘書正好這個時候打了過來,告訴我司機十點鐘會準時在樓下等待,要我不要忘記開會的時間,我趕緊拿著公事包,往樓下走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