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頭向上看去,我們依舊是身在地底,漆黑深幽的黑暗籠罩著眼前的這座古城,雖然只能隱隱約約的看見它的輪廓,但是這卻依然不能掩飾大伙心中那股雀躍的心情。

 

「是歐陽教授!教授...」

 

王強興奮的大喊一聲,歡呼著從隊伍之中衝了出去。

 

我嚇了一跳,還來不及阻止,眼前數個人影閃過,幾個教授也跟在王強的身後衝了出去。

 

「你們站住....別跑啊!全都回來,教授…」

 

我急得呼聲大喊,但是王強和幾個教授卻沒有一個人停下腳步,我猶豫了一下,來不及細想其他事情,邁開腳步也要衝過去,身後卻突然被用力拍了一下。

 

我嚇了一跳,回過頭去,看見徐思敏摀著嘴巴偷笑,正要出聲詢問,卻被一隻粗糙的手給捂住了嘴巴。

 

當我看清楚摀住我嘴巴的是史教授的時候,這才鬆了一口氣,史教授放開摀住我嘴的手,將手指頭放在嘴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指了指我身後的方向。

 

我轉頭看去朝著史教授手指的方向看去,不遠處除了模糊的入口,也看不太清楚有什麼東西。

 

我疑惑的轉回頭看了看史教授。

 

史教授手裡突然多了幾張像是符紙的東西,一道細微火光燃起,史教授踏著奇異的步伐,手上的火光在我和徐思敏身上揮舞著。

 

我和徐思敏看得目瞪口呆,被史教授手上的那道火光晃的兩眼亂閃,實在是搞不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

 

只見火光突然朝著我的眼睛打下,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閉起了眼睛,當睜開眼的時候,火光已經消失了,只看見史教授臉色凝重的看著前方。

 

我好奇的順著史教授的目光看去,原本漆黑一片的前方頓時變的清晰了許多,不過我卻意外的看見有著許多淡淡的黑影不斷的從那條大河裡蒸騰而上。

 

「那是什麼?」我驚呼。

 

「陰氣」史教授陰沉著臉。

 

「陰氣是什麼?」徐思敏突然問道。

 

還沒等史教授回答,忽然傳來驚呼的聲音,我嚇了一跳,我趕緊說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我過去看看。」

 

這次史教授沒有在阻止我,他和徐思敏兩個人也跟在我的身後朝著入口奔了過去。

 

那些淡淡的、像是霧氣一般的黑色氣體,史教授說是「陰氣」,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但是穿過這陣黑色氣體的時候,我突然感受到渾身非常的不自在,那種陰冷黑暗的感覺像是要穿透身體一般,整個腦袋頓時有點發麻。

 

幸好黑色霧氣只有薄薄的一層,影響的範圍只有外圍,但是擔心其他教授幾人,我加快腳步的衝了進去。

 

只不過衝進去之後,我倒是鬆了一口氣,我卻現我是白白擔心了這幾個經驗老道的教授們了。

 

宮殿的通道之內已經架起了一座照射燈,幾支火把熊熊的燃燒著火光將通道映照的一片光明。

 

「天...天哪..這...這是古符文」史教授奔了過去和其他幾個教授興奮在石牆上東摸摸西摸摸。

 

「果然...果然....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其中一位隨行的老教授,扶著眼鏡不斷的喃喃自語。

 

我看了不禁感到好笑,這些老教授真的是一個比一個癡迷,這次我來的目的也是為了尋找盧恩符文的意義。

 

而且在教授之中,我看見了歐陽教授的身影,看見他安全我也就鬆了一口氣,所以也好奇的湊了過去。

 

「歐陽教授,你有什麼新發現嗎?」我問。

 

「大發現,大發現,這絕對是文學史上的大發現!」

 

「什麼大發現?教授可以說出來聽聽嗎?」我好奇的看著他激動的大吼。

 

歐陽教授可說是第一個發現這些古符文的人,在我們來的這段期間,他肯定已經有了一些發現,所以我才會這樣問。

 

「我們現在所知道的盧恩符文只有二十四個字,但是這裡擁有...將近一百二十六個完全不同的盧恩符文啊!」

 

歐陽教授揮著手,對著王強幾個他帶過來的學生喊道:「快點...你別礙著...你們幾個聲快來幫我把這些古符文拓印下來...有了這些文字,就可以解開一些無法解釋的謎題了。」

 

說到古符文我的興致立刻就來了,這次就是為了古錶上的符文才來的,如果...可以解開古符文上的字義,也許可以解開古錶中所隱藏的秘密。

 

我獨自的走到一旁,若有所思的看著壁面上刻著的盧恩符文,這些古符文的排列很古怪,我以為我可以看的懂這些符文要表達的意思,但是看了半天,卻看不出個所以然。

 

而且很多符文,可能是因為年代久遠的緣故,所以很多地方都已經斑駁脫落。

 

史教授遠遠的看見我盯著牆壁思考,走過來問道:「怎麼?看的這麼入神,是不是有發現什麼了?」

 

我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我忽然發現,就算我找到這些相同的古符文,但是看不懂它的意思,這根本無法解開問題的真正答案。」

 

打比方來說就像是英文二十六個字母分開來都看的懂,但是若是合起來就完全不懂他的意思。

 

尤其特別讓我沮喪的事情是,這些盧恩符文似乎似乎在現代的解釋是用來作為占卜易理之用,就像中國古代的易經一般,可不是一般人隨便學學就可以了解其中所含的玄機。

 

「不要想太多,你不懂,不代表就沒有人可以解開這些文字。」史教授緩緩的說道。

「不過你最好是將這些盧恩符文拓印回去,也方便之後可以讓其他人來研究。」

 

我想了想說道:「好那我去幫歐陽教授的忙。」

 

「不是叫你去幫他的忙,是將你自己相關的符文拓印下來就可以了,他那邊可是大工程,沒個一兩天可不會好,你可以趁這個機會將需要的文字拓印下來,回去研究,我有許多老朋友對這種古文明的文字也有研究,相信他們會幫你解開這個謎題。」

 

「你們快來看,你們快來看,大發現,大發現!」王強在另外一側興奮的大喊。

 

「教授,你們快來看啊!我找到了找到你要找的東西了。」王強不斷的催促。

 

所有人的目光頓時被吸引過去,王強和李成維興奮的東摸西摸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徐思敏則是躲的遠遠的,一副感到很厭惡的表情。

 

「那群年輕人還真是有活力,應該跟我一樣都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吧?」我笑著說道。

 

史教授點了點頭,說道:「這些孩子都是歐陽那老傢伙帶來的,我跟他說這種活動不適合帶這些孩子參加,他卻堅持要待他們來見見世面。」

 

史教授放低聲音說道:「歐陽對各國的古文字都有所研究,所以我才想到找他一道過來看看,我原本也以為只有他一個人,到了機場才知道他這幾個學生也要加入這次的探察。」

 

我點了點頭,看著歐陽較受他們一夥人忙上忙下,低聲回道:「看他們也的確需要多點人幫忙,若是一個人要拓印這些古文字,可能就要花更多的時間才能完成,難怪他要帶他的學生一道來這裡。」

 

「他們忙他們的,你過來幫我看看這些個背上的文字是寫著什麼。」

 

自從被迫吞下那個噁心到不行的血紅卵狀物,我就可以聽的懂所有的語言,以及看的懂大部分的文字,我曾經告訴史教授,我對許多古文也有涉獵,所以他現在要我幫忙解讀一下這些文字,我當然也無法拒絕。

 

「來了,來了,發現什麼東西?大呼小叫的?」歐陽教授帶著笑意,臉上滿滿都是得意的神情。

 

「你們兩個都讓開讓開,擠在一起我什麼都看不著。」歐陽教授動了動手中的拐杖,朝著王強的屁股戳了幾下。

 

王強和李成維兩個大男孩嘻笑著讓了開來,露出了石牆之間容的下一個成年人擠身而入的大小,而石的背後則露出一小塊黝黑的岩體,顏體上方隱約看的出有許多的文字篆刻其上。

 

歐陽教授扶了扶老花眼鏡,說道:「石牆之後竟然還藏有碑體,手電筒幫我把光芒集中,這可能是好東西啊!」

 

「思敏,教授拿一下拐杖,我要親自進去看看。」歐陽教授一手扶著石牆,一手將拐杖伸給了徐思敏。

 

「教授,不好吧!這種事情,你就讓王強或者成維進去就好了,如過又什麼危險也比較好應付。」徐思敏語露擔憂的說道。

 

「對啊!教授你要進去找什麼東西我和王強進看看就好,你這樣行動不方便的。」李成維擔心的扶助歐陽教授的手臂。

 

「沒關係,沒關係,我只是要看看裡面到底是多大的碑體,成維你幫我拿一支手電筒過來。」

 

「好,教授這支手電筒給你。」

 

歐陽教授拿著手電筒免強的擠進石牆之中,右手的手電筒朝著石牆內部照射過去。

 

幾道黑影被手電筒的光芒一照,迅速的一閃而過。

 

歐陽教授推了推臉上的老花眼鏡,晃了晃手上的手電筒想要看個清楚,卻隱約的似乎看見碑體上扭動的字體。

 

他的臉上露出掩飾不住的興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