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眼花了?」歐陽教授自言自語的用雙手揉著雙眼。

 

歐陽教授拿出手電筒四處照了了老半天,卻又不大確定,緩緩的退了出來一邊喊道:「王強,王強你過來看看,我是不是眼花了,怎麼好像看到有其他的黑影。」

 

歐陽教授挪了挪他鑲著金邊的老花眼鏡,等不及的又喊了幾聲,「王強,你快點過來幫忙。

 

「來了,來了,教授有什麼事情?」王強喘著氣跑到歐陽教授身邊。

 

「王強你來幫教授看看,我是不是眼花了,怎麼覺得這個碑上的文字,好像就是會動一樣,你快點幫我確認看看。」

 

王強露出一臉不相信的表情,「怎麼可能?教授你一定是眼花啦,在哪裡給我看看。」

 

「這裡,這裡,這堵石壁後面,你快點幫我進去確認看看。」

 

王強點了點頭,拿著手電筒朝著石壁裡頭照了照,側著身子用力的擠進石牆縫中。

 

這面石壁的背後確實和其他的石壁不同,因為夾縫之中藏了一整片的另一片黑色碑體,雖然乍看之下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樣,但是卻又似乎有著一點不同。

 

王強的身軀比較壯碩,勉強的擠進石牆的夾縫之後,艱難的移動沒幾步就無法再往裡頭前進,但是他似乎又真的像歐陽教授說的一樣,看到前方似乎有一片黑黝黝的東西,離自己也就幾步的距離,看起來就像是伸出手就可以觸摸到一般,但是卻又差了一小段距離。

 

但是石牆的縫隙愈來愈小,他費了好大的工夫好不容易才又靠近了那塊黑色石碑一點,最後的一小結距離卻是怎樣擠都擠不進去,只能伸長手臂努力的試著碰碰看是什麼東西。

 

王強將手裡的手電筒對準了黑黝黝的石碑,側著臉突然感到眼睛一花,似乎真的看到碑上的字體動了一下。

 

他不禁疑惑的喊道:「教授你沒眼花,好像是我眼花啦,剛剛好像真的感覺到那些石頭上的字體動了一下,實在是太神奇了。」

 

「你在仔細看看,看仔細一點,是不是真的看起來像是會動的文字?」歐陽教授興奮的拿著柺杖的手不斷的顫抖。

 

石牆裡又傳來王強的聲音,「裡面太窄又太暗,我卡住了沒辦法再往裡面進去,沒辦法看的很仔細。」

 

「你在試看看,看看可不可以再進去一點,這個真的是很重要的發現。」歐陽教授敲了敲手上的柺杖。

 

「教授,真的沒有辦法再進去了,我試試看可不可以摸的到這上面的東西。」

 

歐陽教授搖了搖頭,「不行,思敏你跟成維你們兩個快點繼續將這面牆的文字都拓印下來。」

 

歐陽教授認真的說道:「這面牆的文字都拓印下來,然後再將這面牆給挖開。」

 

徐思敏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教授原來這麼瘋狂,竟然會為了石牆後面的文字碑體就要敲開整個石牆。

 

她瞅了石牆一眼,咋了咋舌,跟在李成維身後趕緊過去繼續幫忙拓印石牆上的文字。

 

歐陽教授不斷的在石壁前來回跺著步,這面石牆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尤其如果可以連石牆後面的文字也帶走,他肯定可以解開北歐盧恩古符文的謎底,或許還可以至高榮譽的文學獎盃,光是想像的他就感到興奮。

 

「王強,王強,還有沒有什麼新發現,快點告訴我,等不急了。」歐陽教授朝著石牆內喊著。

 

「快了,快了,我快碰到裡頭那塊石碑了。」王強努力的伸長手臂去出觸碰那塊黑黝黝的碑體,手電筒上的燈光晃來晃去。

 

王強在石牆的夾縫裡頭其實挺不好受的,因為石牆的縫隙並不是很大,但是卻又勉強容得下一個人的寬度,不過就是很難移動也無法轉身,尤其他身材又算是小胖型,更是很難動作。

 

不過既然教授都叫他了,他也樂的在徐思敏面前表現一番,否則什麼事情都被李成維那傢伙給包了,他真的很嫉妒徐思敏看著李成維的那種眼神。

 

「摸到了,摸到了,教授,我碰到石碑上的文字了,果然不一樣。」石牆裡頭傳來王強興奮的聲音。

 

「快說,快說到底是那裡不一樣?是不是會動,那東西會動?」歐陽教授興奮的就像是自己在石牆裡頭摸著石碑一樣。

 

「這些字摸起來好像是凹的,而且摸起來感覺很奇怪。」

 

「字是凹的,那就代表陰刻。」歐陽教授看了看石牆一眼,上頭的字都是陽刻,如果石牆後的碑文是陰刻的話,這石牆後面可能就隱藏著另一個秘密。

 

「有什麼感覺好奇怪的。」歐陽教授隨口問了一句。

 

不過,歐陽教授比較在意的還是「活體文」這個他在文獻研究中,意外而大膽的假設,若是可以證明活體文的存在,就可以大概的推測,為什麼許多傳說中的故事,都沒有文字的記載,但是卻又真實的在口耳相傳之中,傳頌千古。

 

「好了,好了,你做的很好,這次回去學期總分數給你加一分。」歐陽教授笑呵呵的誇獎道。

 

「真的嗎?謝謝教授,謝謝教授。」他知道學期總分一分可是用平均來算的,加一分可是加了好幾分的意思啊。

 

「你可以出來了,先出來休息一會兒,等等趕緊幫忙把這片石牆上的文字先拓印下來。」

 

他唯一的假設,就是這是一種並不屬於一種實體的文字描寫,有可能是像象形文字般,卻是會因為時間而存活的字體,他把它稱做「活體文」

 

「哈哈!這些東西輕輕一壓就碎掉了。」王強在石縫裡笑著說道。

 

歐陽教授一聽,氣急敗壞的吼道:「王強,誰叫你破壞那些文字,你快給我出來。」

 

「等等啦!我剛剛有感覺到這些文字好像真的會動耶!不過輕輕一壓就碎掉了,裡面感覺有點軟,感覺像是黏稠的液體,而且有一種腐爛的味道。」王強帶著一點不確定的語氣說道。

 

「不要壓,不要壓!你小心點,誰叫你出力壓它,到時候壞掉我就把你這學期當掉!」歐陽教授氣忿的大吼。

 

「你趕快出來,幫忙幹活去。」

 

過了一會兒,才傳出王強小聲的聲音說道:「我也想要出來,可是...教授...我...好像卡住了。」

 

「混蛋!進去就沒事,怎麼自己就出不來,你慢慢的向外移,我去看看有什麼工具。」

 

歐陽教授轉過身朝著一旁的工具袋旁走去,慢慢蹲下身來,隨意翻找有沒有適合的潤滑油之類的東西,翻了老半天卻都找不著,正皺著沒頭想要過去找其他人問問有沒有潤滑之類的東西,卻聽到石牆之後傳來王強驚恐的聲音。

 

「教授快點幫我,好像有東西咬了我一下,鑽進我的手裡了。」王強的聲音帶上了一點驚恐。

 

他剛剛撐著石碑出力,想要將自己擠出石縫,卻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咬了一下,想要抽回自己的手,石牆縫隙的空間卻又不允許他這樣做。

 

他驚恐的感覺到手裡的手電筒前方黑黝黝的石碑,好像有許多東西順著手電筒爬上了它的手上。

 

歐陽教授聽到呼喊,立刻走回石牆面前說道:「你再等等,我去找人來幫忙。」

 

王強的聲音帶著驚恐和尖叫卻突然變的大聲起來,「教授,救命,小敏、成維救命。」

 

所有的人一驚立刻朝著歐陽教授的位置衝了過來,李成維和徐思敏離歐陽教授的位置最近,早就放下手裡正在拓印的圖紙,奔到石牆旁邊。

 

聽到王強痛苦的嚎叫聲,徐思敏的面色慌張的面無血色,他推了推李成維說道:「成維,快點你快點幫忙把王強給拉出來,他不知道怎麼了,快點去幫他。」

 

李成維有點不太甘願,王強這傢伙平常在學校裡就愛跟他計較,什麼事情都要佔他的好處,尤其是思敏喜歡他這件事情,王強也常在從中作梗,這次原本就他和徐思敏兩人要和教授一起來做考古見習,王強偏偏也硬是要跟著來。

 

現在出了事情,聽著王強的叫聲他確實還蠻有點高興,這死胖子肯定是卡住出不來才會一直鬼叫。

 

他一副吊兒郎當的說道:「那死胖子,就是吃太多才會卡住,誰要幫他。」

 

不過到後來王強的聲音卻叫的撕心裂肺,讓所有聽到的人聽到都不免感到心慌。

 

我趕緊從後頭衝過去拍了李成維一下,大聲說道:「你快點過來幫芒一起把王強拉出來。」

 

「對啊!!成維你快點過去幫忙,王強他好像很痛苦。」徐思敏推著李成維的身體緊張的說道。

 

李成維看起來就是千百個不願意,但是被徐思敏不斷的哀求著,他這才慢條斯里的走過來,抓住王強已經露出的一隻胳臂使勁的往外拉。

 

王強的聲音就像是受著極大的痛苦,到後來聲音已經變成了尖嚎聽的令人毛骨悚然,最後卻已經沒了聲音。

 

我和李成維將王強整個拉出來的時候,他似乎已經沒了生命跡象,王強右半邊的身體已經是血肉模糊的一片,整個就像是被鹽酸波到一般,整個右半邊溶在一塊,已經分不出手和腳。

 

我和李維成嚇的將王強推到了地上,黑色的血水從牆縫之中汨汨的流了出來,所有的人臉上都露出了驚嚇的表情,一時半刻竟然沒有人說出話來。

 

王強的又半部身體上黑黝黝的一片,肌肉底下似乎有什麼東西不斷的蠕動,看的眾人一陣頭皮發麻,遠遠的站了開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