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教授煞的臉色慘白,不顧危險的靠了過去,顫抖的喊道:「王強發生麼事情了?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怎...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歐陽教授臉色非常自責,蹲在王強的身邊,推著他剩下的半邊身子不斷的搖晃著,可惜王強卻是已經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徐思敏早就已經嚇的哭了出來,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血腥的畫面,尤其還是自己相處了幾年的同學,她非常的不能接受,只能遠遠的站在遠處低著頭偷偷哭泣。

 

史教授臉色凝重的站在歐陽教授的身後,過了半晌,走到我的身邊說道:「你有沒有辦法看的懂這塊石牆上在寫些什麼?」

 

我有點搞不懂,這個時候怎麼史教授還在關心石壁上寫些什麼東西,「史教授,你說的是哪個地方?」

 

史教授伸出手指,指了指剛剛脫出王強的那片石壁之前。

 

我看了一眼史教授指的地方,這塊石牆跟其他地方的石牆不太一樣,上頭還有些許的圖畫,石壁提到「神之文字」以活物供養,我愈是向下看愈是感到震驚,甚至說感到恐懼。

 

只不過當我回過神,想要提醒大家遠離王強屍體的時候,卻是已經來不及。

 

耳邊傳來史教授的驚喊聲以及所有人驚恐的聲音,我朝著王強的屍體看去,不禁感到一陣作嘔。

 

王強的身體倏的炸裂開來,跪在王強面前的歐陽教授頓時被噴了一身的血水和肉沫。

 

令人驚恐的是,從王強的屍體裡頭爬出許多黑紅相間的蟲子,每一隻都有人的拇指粗大,向蛆一樣在王強的屍體上四處的扭動著。

 

歐陽教授似乎是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給嚇傻了,一動也不動的蹲在王強的屍體,一點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只不過的的動作看起來有點奇怪,歐陽教授伸出手抹去身上濺到的血肉,似乎是放到了嘴邊。

 

其他人看的噁心,紛紛的向旁邊退了開去,突然歐陽教發出一聲不向世人可以發出的嚎聲,嘶嚇的眾人一個哆嗦,紛紛的想要看向歐陽教授到底發生什麼是事情。

 

但是卻突然聽見史教授大喊一聲:「所有人快跑。」

 

我的眼裡突然看到一幕讓他們非常驚恐的事情,不知道突然打哪裡來的黑壓壓的一片蟲子,突然的從石牆的各處瘋狂的湧了出來,地面上王強的屍體瞬間被黑蟲淹沒。

 

幾隻怪蟲跳到歐陽教授身上,怪蟲張開滿是獠牙的嘴,爭擁著向歐陽教授的嘴巴、鼻子、耳朵裡頭鑽去。

 

大家看見這場警示下的臉色慘白,慌張的轉身朝著後方跑去。 

 

「快跑,大家快向前跑。」我在後面大喊著。

 

剛剛看到石牆上的那段文字我就有點感到不妙,上面寫著「死人國度,灰色世界」的入口。

 

我都還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就看見歐陽教授的慘狀,然後就被人推著向前跑。

 

回頭一看卻是史教授在我身後推著,我反應過來後邁開步伐大步的朝著前方跑去,但是他的步伐卻沒有我快,應該年紀大了,一下子就被拋到眾人後面,我趕緊轉頭跑了回去拉著史教授向前方跑。

 

讓我感到慶幸的是,後面那群黑壓壓的怪蟲雖然數量龐大,但是速度卻沒有很快,這才讓眾人有機會拿起一些比較輕便的行李,可惜門口的方向都是怪蟲,他們只能朝著石門的方向進去。

 

「等等我,我跑不動了。」身後傳來徐思敏慘叫一聲跌倒在地的聲音。

 

她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慘白的厲害,看來是受到過度的驚嚇而造成。

 

「思敏,快起來,後面的那些怪蟲就要來了。」李成維驚慌的吼著。

 

「我腳踝扭到了,我...我沒有力氣...成維你快來背我好不好,我...我不要被吃掉。」徐思敏帶著一絲哭腔。

 

身後那群黑壓壓的蟲潮,帶著悉悉碩碩的聲音和口器摩擦的聲音聽的所有人一陣臉綠,李成維看跌坐在地上的徐思敏,臉上的表情不斷的變化。

 

他想要拉徐思敏一把,但是卻又看見身後逐漸逼近的怪蟲,最後他一狠心轉頭朝著前方的石門衝了過去。

 

我一邊拉著教授,看到這一幕,心理頭有點灰暗,朝著轉身逃跑的李成維瞪了一眼,轉身對史教授說道:「我去救那個女孩。」

 

我用力推了一把史教授,用盡全身的力氣朝著徐思敏衝過去,這大概是我畢生以來跑的最快的一次,腳步跨大雙手用力擺動,總算趁著最前面幾隻怪蟲逼近的時候拉住了徐思敏的手。

 

「快走。」我大喊,用力一拉,正好避過一隻弓起彈過來的怪蟲。

 

雖然她的腳踝受傷沒辦法跑,但是幸好徐思敏的個子小體重又輕,我就將她一把扛在肩上,但還是覺得一沉,腳步便的緩慢了些。

 

但是逃命要緊,剛剛王強和歐陽教授的那一幕死狀讓我感到恐怖,我還不想活生生的被蟲子給吃掉。

 

距離石門還有一百公尺的地方,我卻意外的聽見裡頭傳來大聲爭吵的聲音,突然一聲巨大的機關聲音響起,石門竟然開始緩緩的闔了起來。

 

我頓時感到憤怒,一邊使盡力氣跑著,一邊大吼道:「別關門,還有人沒進去,等等我們。」

 

石門突然停了下來,我隱隱約約看見石門後的影子,幾個人正和一個瘦高的年輕人乎相拉扯,那個人我看的出來就是李成維。

 

李成維手上突然拿起一塊石頭,朝著跟他拉扯的那人頭頂打下,那人緩緩的倒了下去,他則趕緊又啟動了石門的機關,時門再度的緩緩闔上。

 

「轟隆」一聲,石門已經緊緊的關閉。

 

站在石門前,我的心情頓時整個沉到谷底,咬牙切齒的嘴裡擠出幾個字,「李成維,你這王八蛋!」

 

「媽的!混帳!」我用力的朝著石門前大吼。

 

身後的黑色蟲子窸窸窣窣就像是潮水一般,地上和天花板黑壓壓的一片,就像是聞到腥味的貓咪,不斷朝著我們兩個人的方向席捲而來。

 

窸窣窸窣的聲音就像海潮一樣,不斷的朝著從四周湧來,加上怪蟲不斷發出的刺耳叫聲,讓我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我的雙手不斷的顫抖,全身也都微微的顫抖著,雖然非常非常的害怕,但我還是必須強自告訴自己,必須要鎮定下來。

 

看了眼徐思敏,我知道如果這次逃不掉,我和這個女孩都會活生生成為這些蟲子的食物,光是想到那個畫面我就感到噁心。

 

這些蟲子不知道是不是被血腥的味道吸引而來,讓我感到恐怖的是他們繁衍的速度實在是非常的恐怖,雖然爬行的速度不快,但是當它們弓起軀體彈跳的距離卻非常遠。

 

幾隻瘋狂跳躍撲來的蟲子已經被我用手上的木板用力的拍了回去,但是看著愈來愈近黑壓壓的一群怪蟲,卻讓我冷汗整個流了下來。

 

徐思敏看到身後的一大片蟲子,臉色早已慘白的不行,身體不斷的微微顫抖著,他雙手緊緊的掐住我的手臂,哭著說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對不起,對不起。」

 

我深深吸了口氣,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語氣帶著一點顫抖的說道:「別...別怕,妳先到我的身後躲著。」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會怕....」她緊緊的抓住我的手臂,眼角泛著淚光。

 

我沒辦法想像,如果再這樣等下去,我們倆個都會死在這裡,就像王強和歐陽教授一樣,死狀悽慘。

 

一想到歐陽教授臨死前的可怖慘狀,我就心底感到一陣惡寒,我實在想不透這些到底是什麼樣的怪蟲子,怎麼會讓如此的血腥恐怖。

 

一時之間我的腦袋裡閃過許多的念頭,突然間我想到被包裡頭除了有應急用的乾糧之外,還有兩個彈夾、一個打火機、麻繩、等其他東西....還有一個用玻璃瓶的煤油。

 

這瓶煤油是準備當頭燈的電池耗盡時,用來應急點火照明使用,卻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

 

我趕緊將煤油從背包裡拿了出來,將玻璃瓶的蓋子旋開,大拇指壓住半個瓶口,用力的甩了兩圈,讓煤油佈滿了兩旁和頭頂上的牆壁,然後將剩下不到一半的玻璃瓶放在地上,趕緊向後跑去。

 

看著一群逐漸逼進的怪蟲,我顫抖的掏出腰間的手槍,瞄準了地上的玻璃油瓶,用力的扣下板機。

 

「砰」一聲巨大槍響迴盪。

 

裝著煤油的玻璃瓶炸了開來,「轟」的一聲,大火頓時沿著周圍燃燒起來,一片熊熊燃燒的火幕立刻隔絕了蟲子前進的去路。

 

蟲群一碰到火燄,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聲,頓時被燒死了一大堆,一陣濃厚的臭味四散開來,刺鼻的味道就像是屍體腐臭散發的屍臭味夾雜著濃重的腥臭,我感到一陣作嘔,徐思敏則是在一旁吐了出來。

 

突然之間,整個石室傳來怪蟲發出尖銳的恐怖尖叫聲,就像是尖銳的物品用力括在玻璃之上的聲音,聽的令人心驚膽跳。

 

我不敢置信的看見,怪蟲似乎被激起了怒氣,奮不顧身的朝著火燄中撲去,但是火燄卻還猛烈的燃燒著。

 

我知道現在不是看戲的時候,煤油的數量太少,這片火牆肯定是撐不了多久,而且蟲子的數量太多,只怕一會兒怪蟲的屍體就會壓滅了火燄。

 

如果我們沒辦法立刻想出辦法來,我和徐思敏肯定會立刻成為這些恐怖蟲子的食物,想到王強臨死強的恐怖嘶吼,我頓時感到害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