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總經理的交接典禮,只利用早上短短一個小時就結束,典禮結束之後,所有的人再度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上。

 

阿德帶著我走進辦公室,為我簡單的介紹環境之後,我們就開始公司相關的業務交接。

 

我花了將近一個早上,才簡單的了解公司的所有部門和營運的狀況,還有許多的文書還沒過目,這些皆下來都是我的工作。

 

為了減少進出口貿易帶來的嚴重關稅問題,所以挪威分部擁有一棟分公司以及三座廠房,分公司負責營運和管理,一廠負責研發,二三廠則是負責產品的生產。

 

雖然財務報表帳面上的資料是沒有虧損的狀況,但是依照我看來,人事部分有很大的問題,以及有許多看似無用的職缺卻有好幾個人同時站住位置,這根本就是一項浪費。

 

還有所有人事的薪資報表,看到真的讓我有點傻眼,一些奇怪的主管職缺看起來我都不知道是做什麼事情,竟然可以坐領十幾萬的高薪。

 

我搖了搖頭,探道:「挪威靠這種制度到現在竟然還可以沒有虧損,還真是幸運。」

 

阿德沒有說什麼,只是笑了笑,站在我的一旁。

 

我花了將近一個禮拜的時間,陸續施行一系列的行政命令,包含精簡人事,裁撤所有部門多餘的人力,並且合併性質相近的職務,也因為職務調整導致工作量加重的員工,則以工作加給的方式給予回饋。

 

研發廠部分,為了讓所有的研發人員更積極入新產品的研發,我新增了一系列的創作研發獎項,期望可以促進研發部門的動力。

 

 

這一連續的行政命令,在我上任一周內就完全的發布下去,頓時在公司內部掀起一股波瀾。

 

□   □   □

 

我伸了個懶腰,大大的打個呵欠,最近一連串的動作讓我實在是感到非常疲憊,這一陣子為了搞清楚挪威分公司的營運狀況,以及審閱所有部門交上來的人事精進相關計畫,我已經直接在公司過夜好幾天。

 

今天回到自己的宿舍,才好不容易好好的睡上一覺,只不過一大早還是早早就醒過來。

 

看著窗外美不勝收的風景,心情不禁好上許多,這或許是就是公司特地為我選地方在工作壓力之虞還可以稍微的放鬆心情。

 

不遠處的公園,一大早就已經可以看見許許多多的遊客,我很羨慕他們,別人來挪威是高高興興的來旅遊,自己則是非常勞碌命的被派遣來到挪威上班。

 

這陣子也許是累了許多,但是昏倒或是以往經常會做夢的習慣,竟然沒有再度出現,這實在是讓我感到慶幸不少。

 

也許之前的自己雖然忙碌,但是卻還不到疲憊的地步,這陣子的壓力和忙碌倒是讓我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舒適睡眠。

 

看著前方來來往往的遊客,我其實也很想要好好去逛逛這座雕刻公園,我記得在台中的時候,文心路上好像有座豐樂雕刻公園,也是擁有一座座栩栩如生的藝術雕刻作品令人驚嘆。

 

只是這裡的雕刻作品似乎更加的讓人感受到人生百態,所有的喜怒哀樂、生老病死都呈現在我不遠處,矗立在前方的生命之柱上。

 

看了眼牆上的時間,是該準備到公司的時候了,我再度看了眼生命之柱,拿起公事包前往和司機約定的地方。

 

□   □   □

 

「抗議!!為什麼要我們離職?總經理你給我出來!」

 

「對!站出來!給我們一個理由!」

 

一大早來到公司,門口的警衛就趕緊跑過來圍在我的四周,並且將幾個聚集過來的人擋在我的周圍,不讓他們靠近。

 

阿德一臉慌張的跑過來,附在我耳邊說道:「尹總,這些人是名單上被你遣散的員工,他們為了丟飯碗的事情要抗議,希望可以安排他們其他工作,不然就要彌補他們失去工作這段期間的補償。」

 

我皺了皺眉頭,一邊走一邊問道:「配套措施不是都已經做好了,該給的薪水和遣散費我不是都交待的清清楚楚了嗎?他們還要什麼?」

 

「可能...是覺得補償的金額不足,裡頭帶頭的人有一些是部門裡的小主管,可能不滿尹總一上任就將他們....」

 

「你是說遣散嗎?這也沒辦法,這是董事會的方案,我也是依照總公司給的方針實行,人力的掌控和多餘部門的人事精簡才可以讓我們公司的整體素質提升,況且他們都是一些整體績效不佳,工作表現又太差的人。」

 

我嘆了口氣,「這些人留著,不但不會讓公司更加成長,只會增加公司的支出成本,也不是我願意這樣做。」

 

「那....外面那些人該怎麼處裡?若是尹總擬不給點回應,恐怕他們會一直沒完沒了下去。」

 

「先勸勸他們離去吧!若是不願離去,也沒妨礙到其他員工的安危就任由他們叫警衛多注意點就好。」

 

阿德點了點頭,「好,那這件事情我去處裡。」

 

我揮了揮手,朝著他招了招,「等等...這件事情怎麼是你去處裡?」

 

我拿起桌上電話,直接撥通警衛管理室交代了幾句,然後就將電話掛上。

 

「阿德,雖然你暫時卸下代理總經理的職務,但是很多事情我還是需要你從旁協助,畢竟我才剛接任,所有的事情都還不太了解,很多地方還是需要你擔代擔待。」

 

「尹總,這話好說,我看這些事情你都已經駕輕就熟,只是可能稍微會有些考慮而已,真的也沒有什麼事情是我可以幫忙的。」

 

「阿德你別這麼說,我沒有那麼厲害,我也只是暫時接任總經理一年而已,一年過後這個位置還是要要讓你好的經營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闔上資料夾說道:「我知到總經理是由董事長推薦,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卸下代理總經理的位置之後,總公司那裡沒有給你分配適當的職務。」

 

阿德聳了聳肩,「這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原本就是副總,所以沒有代理總經理的職位,應該就是還是副總吧?還是,尹總你打算也把我給開除掉啊?」

 

我恍然大悟,原來阿德是副總經理,難怪可以代理總經理的位置,我一時間卻是沒有想到這點,剛剛的問法卻讓我有點尷尬。

 

「啊!抱歉!抱歉!阿德,我不是故意要這樣問你,我只是沒想到而已。」

 

「哈哈哈!尹總,最近這些事情看來是真的有讓你累到,竟然連這事情都沒有注意。」

 

「咦,但是好像不對啊!人事經理給我的那份人事資料裡頭,我怎麼好像沒有看到你的名字?」

 

「怎麼可能?會不會是尹總您看錯了?」

 

我搖了搖頭,拿出一份公文夾裡公司所有管理階層的人事資料放在桌上。

 

阿德隨即湊了過來,「尹總,我看您應該是太累了,所以才沒有注意到我的名字。」

 

阿德將資料夾打開,把人事資料攤開放在我的面前,我突然覺得眼前的字似乎動了起來,隨即又變的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我揉了揉眼睛,甩了甩頭。

 

「尹總,您看我的名字不就是在這上頭嗎?」

 

我仔細的看像阿德手指的方向,果然再副總經理一職上寫著王繼德的名字,而在總經上則寫了個代理兩個字。

 

我又揉了揉眼睛,「看來真的是我眼花了,我昨天明明就有好好休息,怎麼覺得今天眼睛還是有點不舒服。」

 

「眼睛不舒服嗎?還是尹總你先休息一下,眼睛是非常重要的器官,如果不好好照顧,到時真有什麼問題可真的是得不償失。」

 

我想了想也是,來挪威之前才在醫院住了好一陣子,我可不能在挪威這種地方出什麼事情。

 

我點了點頭,對著阿德說道:「那我稍微休息一下好了,這陣子真的是的不輕。」

 

「那我先去看看外面的狀況處理的怎麼樣了,尹總你先好好休息,有事情的話我會立刻過來。」

 

「謝謝!那就麻煩你了。」我輕輕閉上眼睛。

 

阿德轉身將門輕輕帶上,眼眸閃過一絲墨光,嘴角露出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

 

□   □   □

 

「總經理,總經理。」

 

我慢慢睜開眼睛,燈光太過刺眼,我隨即又將眼睛瞇了起來,雖然還看不清楚在我前面的是誰,但是聽聲音也知道是我的秘書。

 

直到過了一下子,眼睛稍微適應了室內的燈光,我才完全睜開眼睛。

 

「什麼事情?」我問。

 

「總經理,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

 

我揮了揮手,「不會,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嗎?」

 

秘書小小聲的說道:「總經理,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您今天也是要加班嗎?」

 

我愣了愣,下班?加班?

 

「現在幾點了?」我朝著牆上的時鍾看去。

 

秘書小小聲的說道:「報告總經理,現在...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其他人都已經下班了....」

 

「晚上八點多?」 我驚喊。

 

秘書似乎被我的驚喊給嚇了一跳,我看見她忽然輕微的全身一顫。

 

「抱歉,嚇到妳了。」

 

她搖了搖頭,「沒事沒事,總經理我去幫你到一杯熱茶。」

 

「不用了,我睡多久了?」

 

「差不多睡了八個多小時....」她小小聲的說道。

 

「其他部門都沒有要送上來批可的公文嗎?怎麼沒有把我叫醒?」我的口氣有點不悅。

 

秘書趕忙著說道:「副總說要我不要吵你,你要睡就一點,若有緊急的事情就找他處理,各部門的公文就放在你的桌上就好了,叫我絕對不可以把你吵醒。」

 

我一聽才知道是這麼回事,看見桌上堆的滿滿一疊的公文,我都有點頭疼了沒想到自己只是稍稍的咪了一會,怎麼睜開眼就已經八點多。

 

看來今天免不了又要加班了,我嘆了口氣。

 

「謝謝你了,妳先準備下班,多出來這幾個小時我會加班費裡頭。」

 

秘書點了點頭,匆匆忙忙的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朝著電梯急奔而去。

 

我則是趕緊將公文一份一份快速的過目,所有的公文批完,卻是已經將近十點。

 

我隨意收拾收拾公事包,撥了通電話給司機,讓他在樓下等我。

 

上車之後,我在距離宿舍不遠的地方下了車,徒步的朝著雕刻公園的方向走去。

 

突然暗地裡一個老人身手抓住了我的手,我嚇了一大跳,停下了腳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