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絕對不可以被這幫人給抓住!

 

白凌浩低著頭深深吸了口大氣,眼神遊移的瞄了瞄房內四周的狀況,腦子裡跑過無數的念頭。

 

他幹了軍人無數個年頭,雖然他現在位居高位,但也是從底層一路打拼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什麼樣的大風大浪他沒有見過。

 

那些刻骨銘心的訓練,就算會生疏,但是卻也是深刻的烙印在他的腦海之中,適才只是因為事發突然,一時之間慌張失了分寸。

 

現在事情燒到了眉頭,這事情要是一不小心沒處裡好,今天他肯定會親手把自己的性命和前途一起葬送在這裡,王琇君的自殺風波都還沒過,絕對不可以在另生事端。

 

一想到王琇君的死,他的整顆心頓時冷了下來,他冷靜的在腦海裡不斷的盤算著所有可行的方法。

 

闖進門來的一夥人一共有三位大漢,一位守在門口不斷的向外窺探,一位站在牆角邊手裡握著一台相機,另外一位就是站在自己床前,看起來雖然斯文確是讓他感到最為危險的男人,自稱白雄的平頭的斯文男子。

 

除了白雄的手裡正拿著一把看起來像是改造過的槍枝外,他眼尖的發現,另外兩個大漢的外套側邊,都明顯的有一點稍微的鼓起,如果他的猜測沒錯,十之八九肯定也是槍枝。

 

他腦海裡的無數念頭,瞬間組成一幕幕簡單的作戰概略圖,房間裡的環境設施,以及四周的人員,全都在他的腦海裡一一呈現。

 

他迅速的做出四五種的衝突可能,並且大略的預設出當衝突發生時他該如何反應以及動作。

 

「你說我該怎麼辦?敢動我們老大女人的混蛋,幾乎都到下面去作伴了,你是要我送你上路,還是你要自己解決?」白雄歪著頭兩眼直盯著白凌浩。

 

白凌浩的臉色一陣鐵青,他實在是沒想到自己是如何喝醉酒,而且是如何搭上這女人,更別說莫名奇妙睡一覺起來身邊就多了個裸女,而且還是個老大的女人,這根本比簽注樂透的機率還低,怎麼就這麼不幸的讓他給抽中?

 

「嚇呆了?」白雄冷笑。

 

「我勸你別想要耍什麼念頭,子彈可是不長眼睛的,如果一不小心走了火,我可不敢保證你的腦袋不會開花。」白雄將槍抵著白凌浩的額頭,輕輕的扣著板機。

 

白凌浩的冷汗頓時涔涔的冒了下來,剛剛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心臟卻又開始劇烈的撲通撲通狂跳著,腦海裡模擬的一幕幕作戰概略圖,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媽的!什麼臨危不亂,什麼泰山崩於前而不色變,都是狗屁!白凌浩在心裡暗罵。

 

「你...你要怎樣?」白凌浩臉色慘白,艱難的問道。

 

白雄冷笑一聲,握住槍柄猛的敲在白凌浩的頭上,痛的白凌浩彎下腰抱著腦袋,眼淚撲朔朔的掉了下來。

 

「我想怎樣?你是不是腦袋壞啦?你問我想怎樣?我只是想捉弄你,這下有沒有把你打醒?」

 

白凌浩抬起頭,憤恨的瞪了白雄一眼,咬著牙說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白雄朝著白凌浩的臉上啐了一口口水,「我想這樣,你能怎樣?」

 

白凌浩低著頭,猛的從床上跳了起來,迅雷不及眼耳的一拳朝著白雄的太陽穴猛擊下去。

 

□ □ □

 

「阿姨妳看,我有十一顆蘋果喔。」小柔高興的比著手指頭湊到到阿盈面前。

 

但是卻看見阿盈臉頰兩旁落下的淚水,她用小手摸了摸阿盈臉旁的淚水, 小臉盡是疑惑的看著阿盈,她不懂為什麼眼前的這個好心的阿姨,會突然就哭了。

 

「阿姨...乖乖!是不是妳身體會痛痛,乖乖,不哭喔!老師說哭哭的小朋友羞羞臉,阿姨不哭。」

 

小柔伸出小手輕輕的想要拍拍阿盈的背安慰,卻因為身高不夠的關係,只能拍著阿盈的肩膀。

 

阿盈抹了抹臉上的眼淚,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伸手一把將小柔抱了起來。

 

「阿姨帶你回家好不好?我們回家去找你的爸比。」

 

小柔愣了一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隨後才趕緊用力的搖了搖頭,奮力的推開阿盈抱著她的手臂,掙扎著落到了地上,睜著大眼抬頭看著阿盈。

 

「阿姨,我不要回家,我要找媽咪,我要找媽咪,小柔要媽咪。」

 

阿盈蹲下身子,摸著小柔的臉頰,輕聲的說道:「妹妹乖,阿姨知道你最聽話,妳有沒有爸爸的電話,叫爸爸來帶妳回家好不好?」

 

小柔嘟著嘴巴看著阿盈,她不懂為什麼眼前的這位阿姨要找爸比帶她回家。

 

「阿盈,妳在幹什麼?手腳快一點,外場的碗盤快不夠用了,妳手腳快一點,快點把洗好的碗盤送出來,不要拖拖拉拉。」外場傳來老闆娘催促的大喊聲音。

 

阿盈一聽頓時有點慌張,摸了摸小柔的頭,趕緊輕聲的對著小柔說道:「妹妹乖,妳先在這裡等,阿姨先去忙一會兒就過來,妳別亂跑,知不知道?」

 

小柔嘴巴高高的翹起,眼眶裡噙滿了淚水,大喊道:「不要,我要找媽咪,我要媽咪。」

 

阿盈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現在是用餐時間,正是用餐人數最多的時候,老闆娘都已經在催促洗碗盤的速度,她沒有辦法在陪這個小女孩,但是又不能放任這個孩子就在門外亂晃,要是遇到什麼樣的危險,一個四歲大的孩子如何能夠應付的了?要是不小心出了什麼事情,她該如何向已故的阿君交代?

 

阿盈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轉過頭想要找一個暫時可以讓孩子休息的地方,正在猶豫要不要先將小柔帶在身邊,以免發生什麼問題的時候,卻突然聽見小柔哭喊著媽媽,從她的身旁衝進了廚房。

 

□ □ □

 

白雄冷哼一聲,側過頭輕描淡寫的避開襲來的這一拳,但是他卻沒料到白凌浩拳勢未盡,突然間化拳為掌,朝下直劈他的手腕。

 

他一時之間輕敵,手上的槍枝被白凌浩劈落在地,正想要出手反擊之時,左手手腕突然一緊,後腦杓一陣劇痛,卻是不知道脫手的槍枝竟然已經到了白凌浩的手中。

 

他被槍托狠狠的反敲一記,後腦杓一陣劇痛,反身被扣住壓制在地,一把冰冷的手槍頂在他的腦後。

 

白凌浩這手出其不意的莒拳配合擒拿法的手段,果真還真的讓他一擊扳回了局勢。

 

其他兩名壯漢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只來得及掏出手槍,遠遠的瞄準著白凌浩。

 

白凌浩大聲的命令道:「放下你們的槍!不然我就要開槍!」

 

兩名壯漢看了眼被雙手反扣的白雄一眼,眼神透出一絲猶豫。

 

「叫你們放下沒有聽到?你們不顧他的死活?」白凌浩再次大喊。

 

「聽他的。」白雄冷冷的說了一句。

 

兩名大漢一聽,立刻將手上的槍枝丟到地上,擺出一副戒備架式直盯著白凌浩。

 

「你們兩個人將雙手抱在頭上,過去,到床上去。」

 

白凌浩一邊說著,抓起地上的衣褲,一邊粗魯的拉起白雄的身體,緩緩的往門口移動。

 

「我警告你們,不要有任何動作,不准追過來,不然,我就讓你們白雄哥腦袋開花。」

 

他拖著白雄慢慢的移動到門口,突然用力的在白雄後腦敲了一記,一腳狠狠的踹在他的屁股上,然後頭也不回的朝著逃生門的方向奔了下去。

 

白雄踉蹌的跌進房裡,床上的兩名大漢一見白雄脫困,立刻從床上一躍而下,迅速的操起地上的槍枝奪門而出。

 

「不用追了。」白雄出聲制止。

 

兩名大漢猛的停住腳步,轉過頭疑惑的看著白雄,他們不曉得為何雄哥會制止他們去追那人。

 

白雄冷冷的說道:「片子在我們手上,我就不信他不會來求我們。」

 

□ □ □

 

「妹妹回來,不要亂跑。」阿盈驚聲的大喊。

 

猛得轉身回頭,不巧看見阿榮兩手正端著三盤冒著白煙的餐盤,急著要送出外場,小柔卻正大哭著急奔過去。

 

「阿榮小心孩子。」

 

阿榮疑惑的瞥了阿盈一眼,腳步未停的直向前走,突然他的臉色一變「啊」的驚喊一聲,身體重心不穩的向後倒去,手上的餐盤不穩的向下翻落。

 

阿盈一驚,千均一髮之際,奮力的衝過去用自己的身體將小柔抱在懷中。

 

菜盤裡熱呼呼的菜餚和滾燙的湯汁,直接清在阿盈的背部,頓時驚呼聲和喊痛聲四起,小柔則是突然被阿盈一推一抱之下,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時之間,廚房裡亂糟糟的一片。

 

老闆娘聽到廚房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慌忙的趕緊的跑進廚房,一進廚房就就看見摔在地上的阿榮和阿盈,尤其是阿盈的後背滿是食物和湯汁,後頸滿滿通紅一片,讓她嚇了一跳。

 

「這是發生什麼代誌?怎麼會跌倒?」老闆娘慌張的走道兩人身邊。

 

「阿盈,有沒有怎樣?快點,我帶你去沖水,阿福你快幫忙拿一些冰塊過來。」

 

一時間大夥一陣手忙腳亂,只剩下坐在地板上,看著一堆不認識的陌生人獨自哭個不停的小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藍。
  • 小柔好可憐
    別哭(摸頭

    推。
    對了小草,如果要一起寫系文的話要記得填單單唷^^
  • 好~~~
    這幾天有點累XXD
    我找時間過去^^

    李然 於 2012/04/26 11:21 回覆

  • 楊小蝦


  • 白先生是腦袋秀逗

    什麼時候還買醉風流.......

    應該 細賀!!!!

    小柔怎麼都沒人理???媽媽死了兒福局的應該會出現吧???
  • 藍。
  • 噢噢小草挖^^
    我們系文第一篇已經打完了 : )
    你還沒來填單單捏WWWWWW

    那...你還要打嗎?
  • 小藍,因為我這陣子時在是太多考試和事情要忙了,所以可能有點分身乏術,無法參予活動T_T
    大家加油囉~~~

    李然 於 2012/06/08 04: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