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誰家的孩子?怎麼哭成這個樣子?」

 

老闆娘轉頭看了看廚房裡的其他夥伴,其他人也是我看你,你看我,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沒人的孩子啊?你們幾個沒有人知道這是誰家的小孩?」

 

所有人都搖了搖頭,大家都忙近忙出,一時間沒有人知道怎麼廚房裡會突然出現一個看起來年紀很小的小朋友。

 

「阿榮,這孩子是哪裡來的?」

 

阿榮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剛要送菜出去,這小孩就突然衝撞過來,是阿盈趕緊將她抱住,我也不知道這小孩是從哪裡來。」

 

「阿盈?」老闆娘愣了一下,「阿盈什麼時候生女孩子了?我記的她家的小孩不是個男的小胖子嗎?什麼時候又生個女兒了?」

 

「妹妹乖,不哭喔!!阿姨用甜點給你吃好不好?還是要吃糖果,糖果給妳吃。」

 

小柔對老闆娘的話,搖著頭依舊大哭著不理不睬。

 

老闆娘見自己哄小孩沒有效果,皺起了眉頭,轉過頭看像阿卿嬸,「阿卿,阿盈有沒有好一點?」

 

阿卿嬸走了過來,「老闆娘,阿盈她沒事了,現在在冰敷,幸好那些菜裡沒有油,所以只是紅腫,沒代誌沒代誌。」

 

「阿卿,這個小朋友是阿盈她家的囝仔嗎?」

 

阿卿嬸搖了搖頭,「不是啦!老闆娘你真健忘,這小孩是阿君她的囝仔,這個囝仔每個禮拜都會在外面等伊阿母。

 

「阿君?」

 

阿卿嬸趕緊小聲的說道:「老闆娘,這是阿君她小女兒,她來找媽媽。」

 

阿卿嬸這樣一提,她才想到阿君確實有一個囝仔,只不過他搞不太清楚為什麼這孩子會出現這裡。

 

「阿君?你說阿君她女兒。」

 

老闆娘露出疑惑的表情,「阿君她不是已經....」

 

「噓...」阿卿嬸趕緊比了個禁聲的手勢,用眼神瞟了瞟哭到剩下啜泣聲音的孩子。

 

阿卿嬸點了點頭,趕緊說道:「妳知道就好,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說這個。」

 

老闆娘立刻會意過來,雖然不知道小孩子聽的懂不懂,但是這種事情在一個小孩子面前講確實是不太適合。

 

「這個孩子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帶她去員工休息室又沒有人可以照顧她,有沒有辦法聯絡到她老爸?」

 

「這我就不知道,這要問阿盈。」阿卿嬸搖了搖頭。

 

「老闆娘,我來通知就好。」

 

老闆娘回頭,看見阿盈臉色慘白的走過來,擔心的站了起來,「阿盈,身體有沒有好一點,有沒有怎麼樣?」

 

「老闆娘,我沒代誌,就是輕微燙傷而已,藥膏抹一抹就好了。」

 

老闆娘點了點頭,「下次要小心一點,廚房裡比較危險,就不要讓小孩子跑進來,你有沒有辦法通知這小孩子的父親?」

 

阿盈想了想,走到門口拿起剛剛小柔放在門口的書包,從裡頭拿出了一本家長簽名簿,她印象中他小兒子的聯絡簿裡,應該都會有留下家長的聯絡電話。

 

打開聯絡簿,上頭用著畫著一個爸爸又畫著一個媽媽旁邊寫著兩組歪七扭八的電話號碼。

 

他翻了翻聯絡簿,忽然看見就在剛剛小柔翻給他的我爸爸和媽媽的名字和電話旁,畫著爸爸和媽媽牽著他的手的模樣,然後寫著爸爸媽媽我想你,我愛你,幾個注音。

 

她一看心理一酸,又不由自主的留下眼淚。

 

「找到沒有?」老闆娘看著似乎在發呆的阿盈。

 

「找到了,找到了,聯絡簿裡面有電話。」

 

阿盈轉過頭去,偷偷抹掉眼裡的淚水,「我馬上打電話給他老爸。」

 

看著哭個不停的小柔,阿盈心痛的走過去,抱著她輕輕的安慰著。

 

□ □ □

 

白凌浩光著身子沿著階梯猛往下跑,慌張的連跑帶跳,恨不得自己可以多生兩條腿,時不時的就向後回頭,害怕那幾個凶神惡煞的大漢會窮追不捨。

 

奔出了樓梯,他踉踉蹌蹌的衝出逃生門的門口,三步併做兩部的朝著酒店的大門口衝出去。

 

現在正是中午的時間,酒店裡雖然沒有像晚間的客人那麼多,卻還是有熙熙攘攘的客人和不少的服務生,正在櫃檯裡開心的聊天著。

 

幾個女服務生突然間看見光著身子裸奔而出的白凌浩,尖叫聲頓時此起彼落的響起,紛紛慌張的閉開臉去。

 

門口的保全被服務生和小姐的尖叫聲吸引,紛紛朝著尖叫的聲音望去,這一看差點讓他們的眼睛脫了窗。

 

一個光溜溜拳裸的男人,正朝著他們的方向衝過來,保全眼尖的發現這個男人除了全身沒穿衣服外,一隻手拿著衣服和褲子,但是另外一隻手卻拿著一把像是手槍的東西。

 

這下他們可緊張起來,紛紛拔起腰間的警棍,戒備的面對著衝過來的男子。

 

「停下來。」警衛大吼。

 

白凌浩愣了一下,他怎麼可能停下來,他恨不得立刻離開這個倒楣的地方,回頭看了眼慢慢的打電梯門,他的心臟又重重的跳了一下。

 

回頭看見門口的警衛保全,拿著警棍戒備的盯著他,他奮力的衝過去二話不說的舉起手上的槍。

 

兩旁的警衛被白凌浩量出的黑槍嚇了一跳,紛紛的向兩側的掩蔽物撲去。

 

白凌浩朝著門口扣下扳機,「砰」的一聲,大門口的大片落地旋轉門,「啪」的應聲碎了一地,尖叫聲頓時四起。

 

他也不回的穿過破碎的旋轉門,朝著酒店旁的小巷子奔了進去。

 

□ □ □

 

「妹妹不哭,你要乖乖喔!妹妹是乖小孩不可以哭哭喔,阿姨幫你擦擦眼淚。」阿盈伸手抹了抹眼淚。

 

小柔搖了搖頭,哽咽的說道:「阿...阿姨...我要媽咪,我...要媽咪...你幫我找媽咪好不好。」

 

阿盈一時之間,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哄著個小女孩,是該要老實跟她說殘酷的事實,還是該用謊言哄哄這個年記小,還年幼無知的小女孩。

 

小柔啜泣著拉了拉阿盈的衣袖,「阿姨,我要媽咪,妳帶我去找媽咪好不好?」

 

阿盈回過神來,輕輕的抱著小柔,柔聲的說道:「小柔乖乖,等等叫爸比來帶妳回好不好?」

 

「不要,我要找媽咪,小柔要媽咪。」小柔生氣的跺了跺小腳。

 

「小柔要聽話啊!妳是不是媽咪的乖小孩。」

 

小柔一聽,立刻停止了哭泣,伸出小手揉了揉眼睛,口齒不清的說道:「我是乖小孩,我媽咪的乖小孩,所以我不哭哭。」

 

阿盈笑了笑,摸著小柔的頭說道:「對啊!妳是媽咪的乖小孩,所以不可以哭哭喔!這樣媽咪才會來看小柔。」

 

小柔點了點頭,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阿盈說道:「阿姨,妳帶小柔去找媽咪好不好?小柔很乖,不哭哭,妳帶小柔去找媽咪。」

 

「媽咪去了很遠的地方,所以沒有在這裡啊!乖。」

 

「媽咪去哪裡了?小柔也要去,阿姨你帶我去好不好?」

 

阿盈頓了頓,猶豫了一下,這才慢慢說道:「小柔的媽咪去了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旅行,要很久很久才會回來,所以你要乖乖喔!」

 

「媽咪去什麼很遠的地方?為什麼媽咪不帶小柔一起去?」

 

「媽咪去了一個叫做天堂的地方,天堂離這裡很遠很遠,所以妳媽咪沒有辦法帶妹妹一起去啊!」

 

「可是小柔想媽咪,小柔也要跟媽咪去小柔也要去天堂找媽咪。」

 

阿盈看著小柔不斷的拉著她的手,想要拉著她往門外走去,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伸手將她抱起來放在椅子上。

 

她拿起手機看了看電話,剛剛撥出好幾通的給小柔的爸爸的電話,都是響了數聲之後就進入語音信箱。

 

她看了眼睜著大眼,一副渴求模樣的小柔,決定還是趕緊將通知她的爸爸,趕緊陪在這個可憐的小女孩身邊。

 

□ □ □

 

白凌浩喘著大氣,看著手機上的不明的電話號碼,稍稍的猶豫,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接通電話。

 

手機上已經有好幾通他不曾看過的電話顯示在他的未接紀錄裡頭,剛剛只為了逃命,根本就沒有時間接電話。

 

而且適才他渾身光溜溜的在街上跑,實在是太過引人注目,他跑過的地方都是引起一陣驚叫和驚呼聲,好不容易趕緊找了個陰暗的巷弄將衣褲穿上,他現在才有辦法停下來喘息。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下通話鍵接起說道:「喂,您好!」

 

「喂喂,您好,請問是白先生嗎?」

 

「我是,請問你是哪位?」

 

「白先生,我是阿君的同事,你們家的小孩跑來哭著要找媽媽,你能不能趕緊過來處裡一下。」

 

白凌浩心中一凜,心臟很狠的跳了一下,他才剛剛躲過那幾個像是黑道的人物的控制,心情都還沒穩定下來,立刻接到這通電話,差點沒讓他岔了氣。

 

「小...小孩?什麼小孩?」

 

這幾天王琇君的事情發生太過突然,他借酒澆愁根本就忘記王琇君是跟小柔住在一起。

 

他記得王琇君之前說過要將孩子先交給她的大姨帶個一陣子,所以孩子現在應該是有人照顧著才對,怎麼會忽然說孩子跑到媽媽工作的地方找媽媽呢?

 

「喂喂!你不是白先生嗎?請問你是不是王曉柔她的父親?

 

白凌浩猶豫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自己該回答是或者不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