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請問有聽到嗎?」阿盈以為白凌浩沒聽見,刻意提高了音量。

 

白凌浩回過神來,急忙的應道:「是、是,我是!我是曉柔她的父親,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琇君她的同事,我叫做淑盈,你可以叫我阿盈就好。」

 

「阿盈小姐,曉柔她...怎麼了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白凌浩的語氣帶著一點緊張。

 

「白先生,你們家小朋友中午的時候就跑了過來,吵著說要找媽媽,但是琇君不在這裡,我也不知道怎麼待這孩子回去。」

 

阿盈頓了頓,「所以能不能請你馬上過來一趟,小孩子剛剛差點被菜肴給燙傷,現在應該是受到驚嚇,剛剛一直哭個不停,一直吵著要找她媽咪,我想想也沒辦法,幸好她的聯絡簿上有你的電話,所以我就趕緊通知你。」

 

白凌浩一聽,不禁露出驚慌的表情,「小柔現在有沒有怎麼樣?她人在哪裡?麻煩告訴我我馬上過去。」

 

「小孩子沒事,就是受到驚嚇一直哭個不停而已,你不用擔心,我現就在他的旁邊照顧她,只是現在是中午用餐的時間,我們店裡非常的忙錄,我沒辦法陪在她身邊太久。」

 

「阿盈小姐,真的很不好意思造成妳的困擾,我現在就馬上過去,在麻煩你照顧一下曉柔,拜託你了。」

 

「白先生,你太客氣了,再說我也是琇君的同事,他也幫過我不少忙,所以你不要太介意,你要不要跟小朋友說說話?」

 

阿盈將電話放在小柔的耳旁,「小柔,爸比打電話給妳囉!妳跟爸比說話說話,好不好?」

 

小柔止住了淚水,點了點頭,雙手接過電話,「爸比,小柔有乖乖的聽話,小柔好想妳。」

 

電話裡突然傳來小柔童稚的聲音,白凌浩一愣,心裡不自覺的突然有一種酸澀的感覺。

 

「小柔寶貝,妳有沒有怎樣?乖乖,爸比馬上就過去帶妳了,妳不可以亂跑,要乖乖聽阿姨的話知不知道?」

 

「爸比,我好想你,爸比你來陪妹妹好不好。」

 

阿盈接過電話,問道:「白先生,妳現在就要過來接孩子嗎?」

 

「對!我立刻就過去帶孩子,麻煩你們照顧一下曉柔,不好意思造成你們的麻煩,真的很感謝妳,謝謝。」

 

掛斷電話,白凌浩小心翼翼的左顧右盼,確定沒有人跟蹤在他的四周,這才低著頭謹慎的走出了巷弄。

 

一路上遮遮掩掩,他為了怕曝露自己的行蹤,還特地在路邊買了一頂鴨舌帽和口罩,將自己的整個臉旁遮了起來,讓人看不見他的容貌。

 

他著實害怕再撞見那幾個不知道打哪來的黑道份子,這些人不知道是屬於哪個幫派,竟然每個人都隨身攜帶槍械。

 

他連車子也還停在酒店附近,暫時也不敢回到酒店將車子開走,只能一路躲躲藏藏的搭上公車,坐到阿盈所說的快餐店地址附近的站牌。

 

公車快要到達阿盈地址上說的站牌的時候,坐在公車上往窗外看去,他就覺得這個地方非常的眼熟,直到了下了公車,這才發現快餐店距離王琇君住的大樓,不過也就一個巷口的距離而已,這也難怪小柔會跑到工作的場合去找母親。

 

一想到王琇君,他的腦海裡頓時又冒出了許許多多,當初他和王琇君剛認識時的回憶,以及那天王琇君甩開他的手一躍而下的場景,一幕幕的像是播放電影般不斷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他甩了甩頭,將這些回憶拋了開去,朝著不遠處的快餐店裡頭看了一眼。

 

快餐店裡人滿為患,他睜大眼睛四處尋找小柔的身影,但是就是沒看見小柔的身影,他轉身四處瞄了瞄,朝著側邊的小巷弄走去。

 

轉過街角才走沒幾步,他就看見不遠處,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牽著一個小女孩的手站在門口,臉上掛著愁容望向他的方向。

 

那個女人她不認得,但是他手上牽著的小女孩他卻是一眼就認了出來,小女孩就是她和王琇君的女兒王曉柔。

 

他忘記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看到自己這個女兒了,一看見小柔,就想到電話裡琇君的同事說小柔被燙傷的事情小又看見小柔站在一旁不斷的哭泣,他心裡感到一陣心痛,便著急的小跑著朝著兩人奔了過去。

 

阿盈帶著曉柔在門口,是要等待小柔的爸爸過來將他帶回去,卻沒想到突然看見一個頭戴鴨舌帽,戴著黑色口罩的陌生男子,來勢洶洶的朝著她們的方向奔來,她的心裡一驚,趕緊檔在曉柔的面前,臉色嚴肅戒備的看著奔過來的男人。

 

白凌浩小跑著奔到了阿盈面前,阿盈卻突然擋在了小柔的面前,擋住了她的動作和去路。

 

他心急如焚,不知道孩子到底是不是受了傷,著急的說道:「你閃開,把孩子給我。」

 

聽了蒙臉男子著急的語氣,阿盈護著曉柔臉色戒備的問道:「請問先生你是哪位?」

 

「我是曉柔的爸爸。」

 

阿盈戒備的臉色,透露一絲懷疑的神情,「你是曉柔的爸爸?」

 

「對,我就是,我是曉柔的親生父親,麻煩妳快點讓我見見孩子。」

 

小柔聽見聲音,躲在阿盈的背後只嘆出一顆頭來,「爸比...爸比?」

 

她睜著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著眼前戴著鴨舌帽和口罩的人,只是聲音很像是爸比的聲音,但是看起來卻不是她的爸比,她小小的臉蛋不禁露出困惑的表情。

 

「小柔我是爸比。」白凌浩著急的想要繞過阿盈去抱住曉柔。

 

但是阿盈卻又擋住他的去路,不讓他碰觸到小柔。

 

白凌浩不禁抬起頭不高興的說道:「請問你是誰?為什麼要一直擋住我抱我女兒?」

 

阿盈眉毛一挑,視線直勾勾的瞪著白凌浩,「這位先生,對不起,你將頭臉都包的密不通風,我怎麼知道你到底是誰?」

 

白凌浩這才恍然大悟,他見到孩子太過高興,一時之間忘記自己還戴著帽子和口罩遮住臉龐,親人根本就認不出來他是誰,更不要說是外人了。

 

經阿盈一提醒,他這才趕緊將帽子和口罩脫了下來,露出口罩底下的臉孔。

 

小柔瞪著大眼看見脫下帽子和口罩的就是爸爸,高興的伸開雙手奔了過去。

 

「爸比。」

 

白凌浩一把抱起小柔,臉上露出滿滿的擔心,「小柔,你偶沒有哪裡受傷,爸爸看看好不好。」

 

小柔搖了搖頭,小手緊緊的抱著白凌浩的脖子,將小臉蛋貼在白凌浩的臉上,「沒有,爸比小柔好想好想你。」

 

白凌浩輕輕的抱著小柔,一手摸著曉柔的頭髮,眼裡盡是說不盡的溫柔,「寶貝乖,爸比也很想妳。」

 

「爸比,我們去找媽咪好不好,小柔想媽咪,曉柔好想媽咪。」

 

白凌浩愣了一下,抬起頭看了眼睜著大眼睛的小柔,忽然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小柔看見爸比一點反應都沒有,使勁的搖了搖白凌浩的脖子,撒嬌道:「爸比,小柔想媽咪,小柔會乖乖,你帶小柔去找媽咪好不好。」

 

白凌浩摸了摸小柔的頭,「小柔乖,爸比也不知道媽咪去哪裡了?」

 

小柔用力的搖了搖頭,突然抱著白凌浩的脖子低低的哭著,「芭比,我好想媽咪,我好想...媽咪 。」

 

「媽咪去哪裡了?是不是媽咪不要我了?」小柔啜泣著。

 

白凌浩輕輕的拍打著小柔的背部,輕聲的安慰道:「小柔乖,媽咪不會不要妳的,小柔乖。」

 

曉柔放開白凌浩的脖子,「芭比,那媽咪去哪裡了?你帶小柔去找媽咪好不好?」

 

白凌浩沉默, 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孩子這個問題,如果直接說出母親已經去世,肯定會在這個孩子的心上留下陰影,但是如果欺騙了孩子,那等到她懂事之後了解事情的真相,那又會是造成內心多麼痛苦的煎熬。

 

一時之間,他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孩子這樣一個問題,他不知道是該說實話好,還是該欺騙一個天真的孩子,只能愣愣的呆立在原地。

 

曉柔看著爸比伊動也不動的發呆著,歪了歪頭,突然大聲的說道:「爸比,小柔知道,阿姨說...說媽咪去天堂了,爸比我們去天堂找媽咪好不好?」

 

白凌浩臉色突然一陣死白,轉過頭不悅的看了眼阿盈,阿盈只能略帶歉意的朝著他點點頭。

 

 

白凌浩轉過頭,看著一眼高興的小柔,低著聲音說道:「小柔乖,爸比帶妳回家好不好。」

 

小柔搖了搖頭,嘟起了嘴巴,「不要,小柔想要找媽咪,小柔想要去天堂找媽咪,爸比你帶我去找媽咪。」 

 

白凌浩將小柔放了下來,摸著他的頭說道:「天堂在很遠很遠的地方,要等小柔長大後才可以去找媽咪,所以小柔要乖乖,好不好。」

 

小柔停止了哭泣,點了點頭,「小柔不哭,小柔會乖乖,小柔要去找媽咪。」

 

「好,妳要答應爸比喔!我悶勾勾手,我們現在回家好不好?」

 

小柔點了點頭,用力的抱住爸爸的脖子,將頭靠在白凌浩的肩膀上。

 

白凌浩朝著阿盈點了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那棟大樓,一把抱起小柔,慢慢的朝著王琇君原本居住的那棟大樓走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