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手錶上一動也不動時間,我不死心的又甩了甩手腕,手錶上的分針秒針卻是依然一動也不動的靜止著。

 

我感到非常的懊惱,不得不想到可能是因為不久前從上頭一路摔滾下來的意外,不但摔壞頭燈就連手錶也因為受到撞擊而故障,這不禁我有點擔心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損壞。

 

這支手錶雖然是從夜市地攤貨購買,但是也已經使用一段很長時間,就這樣突然壞掉,心裡還是覺得很可惜。

 

雖然覺得可惜,但是在這種地方也不可能立刻將他修理,我只好將手錶脫下放進身後的背包中,也只能暫時將他擱在心裡。

 

轉過頭去,幾個教授們依舊聚精會神的盯著石壁上的繪畫研究,王強則像是不知疲倦一般,依舊是拿著相機不斷的在教授身後拍攝。

 

我不禁笑了笑,要不是有王強這幾個年輕人,給這支隊伍帶來一點活力,否則跟著這些年紀稍長的教授們肯定是死氣沉沉。

 

但是我卻突然發現,史教授似乎至始至中一直都站在同樣的一個地方沉思,一動也不動的盯著他眼前石壁上的壁畫。

 

那個位置我記得,就是我看到幻覺的那個壁畫前方,暈倒前的恐怖的畫面頓時又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渾身一個哆嗦,忽然感到一絲不安,趕緊朝著史教授的方向走去。

 

史教授眉頭糾結打結在一起,像是在想著什麼極度困擾的事情一般,但是又似乎沉受著痛苦,時不時的臉頰扭曲的顫抖一下。

 

我擔心的走到史教授的身旁,小心翼翼的試探問道:「史教授,這些壁畫你是不是有看出什麼樣的端倪來了」

 

史教授聽見我的聲音,慢慢轉過頭來一看見我,糾結的眉頭立刻舒展開來,兩隻眼睛炯炯有神的盯著我看,像是在看一件其特的東西一般,直盯著我瞧了老半天。

 

我被史教授盯著看著渾身不舒服,就像是自己身上有著什麼奇怪的東西一般,趕緊低下頭看看自己的身上,卻是也沒什麼奇怪之處。

 

「怎麼了?我…我身上有什麼都東西嗎?」我看了看史教授,又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臉好奇的徐思敏。

 

徐思敏瑤了搖頭,看見我看向她,也是好奇的轉頭看向史教授。

 

史教授搖了搖頭,慢慢說道:「沒什麼,只是覺得你這小子命還真硬,竟然只是昏睡一下就醒過來了。」

 

史教授說的這句話,讓我聽的似懂非懂,但是我忽然想到當我觸摸這面牆時產生的恐怖幻覺,不禁讓我猜想,難道教授說的會是這件事情。

 

但是我隨即想到不對,這件事情我都還沒有像任何人說過,史教授不可能會知道,而且會產生幻覺應該是因為太疲憊才導致如此。

 

「小子,你是不是在這壁畫上看見什麼東西,說出來讓我聽聽,也許可以幫你避免掉一些麻煩事。」

 

「沒有,沒有,我也只是覺得這壁畫有些古怪,只是不知道古怪在哪裡?剛剛一不小心看到入迷,頭暈了一下而已。」

 

史教授看了我ㄧ眼,似乎是不相信我說的話,但老實說我自己都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總不能就將自己看到那些奇怪的畫面和聲音說出來,包準被人當作是神經病。

 

「頭暈?你以前有這種症狀?」

 

我趕緊點了點頭,「史教授您忘了?我有一次就是因為昏倒住院,所以曉柔才請了好幾個禮拜的假在醫院照顧我,那次聽曉柔說您還特地來看我。」

 

史教授點了點頭,「這件事情我是記得。」

 

「所以,我剛剛也是因為頭暈了一下,只是這狀況自從來到北歐已經有一陣子沒發生過,最近似乎又開始出現。」

 

史教授拄著下巴一臉懷疑的眼神看著我。

 

我實在是被史教授那雙閃著精光,彷彿可以看透人心裡想法的眼神,看的有點發慌,明明我就沒有說錯什麼事情,真不知道史教授為何一臉的懷疑。

 

我趕緊指著壁畫扯開話題:「教授,你看這壁畫。」

 

一提到壁畫,史教授果然立刻將視線離開我的身上,銳利的眼神盯著石壁上東瞧西瞧。

 

瞧了半會兒,轉頭看著我問道:「你發現什麼東西了嗎?」

 

我趕緊揮了揮手說道:「不是,不是,我是想說,史教授您剛剛觀察這壁畫這麼久,是不是觀察出什麼東西來了?」

 

史教授瞥了我一眼,說道:「我還以為你這小子發現什麼東西了,原來是在騙我這老頭子。」

 

我尷尬的乾笑了幾聲。

 

幸好徐思敏趕緊出聲替我解圍,「教授,您可以說給我們聽聽嗎?我都看不太懂這些東西!」

 

史教授點了點頭,看著壁畫說道:「這些壁畫看描寫著當時生活的狀況,但是這些生活裡又充滿著許多神話色彩,有些東西我現在也不能馬上就下論斷,還要將該蒐集的資料整理過後才會有個結論。」

 

我點了點頭,問道:「教授,那有沒有什麼東西需要幫忙蒐集,我和徐思敏可以幫忙你弄些東西。」

 

史教授轉過頭來看著我說道:「該收集的東西差不多都已經收集完畢,剩下的就是確定這東西的年代,不過這就要等到回去的時候才有辦法使用儀器測量。」

 

「嗯,我有請王強他多拍一些照片回去,到時這就可以當作一部分研究的佐證資料了。」

 

史教授看了看我,擔心的問道:「你的身體有沒有不適的地方?要不要在去多休息一下,我們不知道要多久才可以離開這裡,你身體的狀況自己要多注意一些。」

 

「我沒事了,剛剛休息一下已經感覺好多了,謝謝教授關心。」

 

史教授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要說些什麼,頓了頓卻又將話吞了回去。

 

史教授說的話沒錯,我們不知道還要在這地道走多久,才可以走出這個地方,我略為想了一下,決定不要在這裡耽擱太久。

 

我一一的詢問其他的教授,大致上大夥都已經將該用的東西用好了,於是我點了一下人數,準備要繼續向前邁進。

 

清點人數的時候,卻發現那個酷酷的擺著臭臉的年輕人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我走過去問了問王強,他搖搖頭說道:「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一點都不合群,剛剛看他還一個人站在那裡看著那些牆上的畫,也沒怎麼注意他,搞不好是自己一個人又不知道跑去哪裡鬼混了?」

 

我繼續問道:「他的個性原本就這樣嗎?」

 

「他在學校裡就是一副酷酷的樣子,對任何人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仗著家裡有錢一副我行我素,他那種人管他去死。」

 

徐思敏突然出聲說道:「王強你不要亂說話!成維他一直都對我很好,他只是比較不愛笑而已,所以看起來才會讓人覺得酷酷的不容易接近,小強你不要誤會他啦!」

 

「我哪裡有誤會他,我跟他那種有錢的少爺不熟,他哪一次給我好臉色過,搞的好像是我欠他很多錢沒還一樣。」

 

我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兩個為了李成維的事情開始爭執起來,趕緊出聲阻止:「好了,好了,李成維他應該是先往前走了,我看這條通道也沒什麼危險,他應該沒事,你們兩個把東西收一收,我們要繼續前進了。」

 

其實雖然嘴裡說說,但是我還是有點擔心那個年輕人,畢竟歐陽教授脫離隊伍已經是讓人非常擔心了,現在又多了一個李成維脫隊。

 

我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沒想到有什麼老師還真的就有什麼樣的學生。

 

我跟史教授說明了一下狀況,趕緊招呼所有人將東西收拾完畢,我們一群人繼續向通道前方邁進。

 

這次因為有了通道上壁畫的這個發現,原本有點沉悶的隊伍變的比較有了精神,幾個教授們掩飾不住喜悅,已經開始彼此的討論起來。

 

一路上通道四周都是散佈的碎石,我們一群人踩下的時候,通道裡盡是細石滾動的細碎回響。

 

隊伍的氣氛很活絡確實是讓人高興,這代表著行進的腳程增快,雖然前方視線並不是很明亮,但是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發生任何危險,這是直得慶幸的地方。

 

只不過雖然隊伍的氣氛變的熱絡許多,但是自從觸摸石壁上產生的幻覺之後,我就一直覺得心上彷彿壓了一塊石頭,壓抑的有些喘不過氣。

 

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我會平白無故的出現那些幻聽和幻覺?而且,這是因為我身體太過虛弱產生的緣故,還是因為那片石壁上的壁畫產生的幻覺?

 

但是因為觸摸石壁而產生幻覺,這種理由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如果詢問其他人不就被其他人嗤之以鼻,況且這隊伍裡的都是一些學術界有所成就的教授,說出來肯定被當作笑話。

 

也許真的是因為自己最近身體又開始有了變化,我不禁想到難道是因為我被那個奇怪的老人餵下的那個東西所造成的結果。

 

一想到這裡,我額頭上的冷汗不斷的滴落,薇兒丹帝所說的那些關於亡者之國的敘述出現在我腦海。

 

突然王強大叫了一聲,「出口到了,大家快看那裡。」

 

我回過神來,眼前一個廣大的黑色河流圍繞著一座巨大的宮殿,展現在眾人眼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