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晚上沒有睡好,一大早醒來又發現自己跑錯屋子,現在醒來又聽到被找上門來,不禁讓我差點欲哭無淚。

我趕緊扯開話題,「哪裡有時間卻約會 ?昨晚跟公司的經理去見客戶談一件大案子,結果一不小心就喝醉了。」

曉柔皺了皺眉頭,捂著鼻子說道:「難怪你渾身都是酒味和酸味,很噁心耶!還直接就睡在床上,你快點去把身體洗一洗,一整個早上都聞你身上的怪味,我都快吐了。」

我聞了聞自己身上的衣服,果然是一股酒味還有一股酸酸的味道,我趕緊拿了衣服要進去浴室沖洗一番,卻又被曉柔給叫住。

「等一下,我忽然想到有個問題還沒問你耶...」

我轉過身,「什麼問題啊?快說,我要去洗澡了。」

曉柔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慢條斯里的問道:「你什麼時候,跟對面新搬來沒多久的房客那麼熟啦?」

「誰啊?對面住的是誰我又不認識,哪有什麼熟不熟的問題。」我趕緊裝傻,走到飲水機旁,拿起水杯倒了杯開水。

曉柔聳了聳肩,「我也不知道對面住的是誰,但是那女人就是剛剛跟你提到,動不動就會驚聲尖叫的那個新房客。」

我手裡正拿著開水喝到一半,聽曉柔提到那個女人,一不小心被剛喝下去的噎的咳嗽不止。

我拍了拍胸口,咳著說道:「我不認識她,她怎麼了嗎?」

「也沒怎麼了,我忘記跟你說,她下午拿了一個皮夾過來,說是你忘記帶走的東西,我看了看裡面的證件還真的是你的,就幫你收起來了。」

我頓時感到臉上一陣火辣辣,伸手往褲袋裡摸摸,才發現自己的皮夾真的不在褲子裡頭。

我的心裡一驚,忽然想到早上尷尬的那一幕,應該是早上不小心掉在被子裡頭。

「她...她還有說什麼嗎?」

「沒有啊!她只說下次別再跑錯別人的房間了。」

我一聽,含再嘴裡的一口水「噗」的一聲噴了出來。

「嘖嘖嘖,原來你昨天沒回來,是跑到對面去睡了,你們什麼時候便的那麼熟,我怎麼都不知道啊?」

「妳少亂說話,我連對面住的人是誰都不認識,怎麼可能會跟那個人很熟。」

「不熟還會跟別人一起睡覺?皮包還要別人幫你送回來?老哥,妳別騙我了。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

曉柔指著我說道:「哥,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一夜情?你竟然去搞一夜情。」

「妳別亂猜了!你哥是那種人嗎?自從宜靜走後,妳也知道我就從來沒遇到珍正喜歡的對象了。」

「對了,你說我的皮夾放在哪裡?有看見我的西裝外套嗎?」我趕緊轉移話題。

「在那裡啦!」曉柔指了指桌上的皮夾。

「那女生說你的西裝外套吐的都是酒酸味,她幫你送去洗了,隔天在幫你送過來。」曉柔沒好氣的白了慌慌張張的我一眼。

她手指頭一邊敲著鍵盤,一邊問道:「什麼時候交往的?我看他人長的還蠻漂亮的,對你也不錯,改天也介紹給你妹妹認識一下。」

「真的是誤會啦!我跟對面的房客根本就不認識。」我無奈的解釋著。

「原來你們不熟,人家還會好心幫你把衣服洗好呢!」

「這…」 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不知道曉柔在吃什麼醋,我還真感到有些頭疼,「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我跟本就不認識她。」

「哥,你不用解釋了啦!趕快去將身體洗一洗,你全身都是酒味的,我都快被薰死了啦!」

我將皮夾丟回了桌上,拿了一套換洗的衣服,說道:「曉柔,幫我開一下瓦斯。」

「對了,哥,我記的你不是不會喝酒的嗎?既然不是一夜情,那你不會是酒後做了不該做的事吧?」

我踉蹌了一下,差一點被曉柔這句話嚇的跌倒。

「應...應該沒有,我只是跑錯房間而已。」我說完一溜煙的溜進去浴室,將水聲開到了最大。

這麼糗的事情,還真的很難說出口,如果被公司裡的同事知道了,肯定會被笑掉大牙,哪有人會跑錯自己家裡。

熱水順著蓮蓬頭從頭上嘩啦啦灑下,我一邊洗著澡一邊想著,為什麼我會睡到對面的房間去了?怎麼想還是想不懂,難道是因為喝醉酒的關係? 總部可能是真的什麼一夜情吧?

果然喝醉酒不是什麼好事情,做過什麼事情隱隱約約都有一點印象,但是就是記不清楚詳細的過程,這筆什麼事情都糟糕。

而且,那個女人似乎認得我的樣子,我是有點覺得她好像眼眼熟,但是卻怎麼也想不出在哪裡見過她。

「哥,你洗快一點,不要忘記你自己答應我,晚上要帶我去華納威秀影城看電影。」

曉柔這一提醒,我頓時想到明天是曉柔的生日,我答應她要帶她去看電影還有吃一頓大餐,幸好他有提醒,不然差一點就忘記這件事情。

「好,我快洗好了,妳先準備一下。」

一想到明天是曉柔的生日,我忽然才想到這幾天太忙,忙到忘記提前先預約餐廳,我趕緊隨便沖一沖身體,拉了條圍巾裹住身體,趕緊走出浴室。

洗完熱水澡,渾身總算是舒暢了許多,宿醉的頭疼也減輕許多,似乎不在有宿醉的頭疼出現。

走出浴室我就就看見曉柔已經穿了件黑色的粉亮短裙,上半身穿著一間粉紅色黑點洋裝,頭髮上夾了一個大大的粉紅色蝴蝶結,看起來甜美中帶著可愛的氣息。

曉柔看我洗完澡,從椅子上站起來轉一圈說道:「哥,你看我穿這樣好不好看。」

我笑了笑說道:「當然很漂亮,我的妹妹原本就很漂亮了,穿什麼都漂亮。」

曉柔喜孜孜的說道:「哥,你先等等我,我畫個妝,不一會兒就好了。」

「呵呵呵,原來你也會化妝啊!我還以為我妹妹只會讀書而已呢?連男朋友都還沒交,倒是先學會怎麼化妝了。」

「哥,你少笑我了,你自己也沒交女朋友,怎麼會輪的到說我呢?」

「我只是比較希望妳趕快交個男朋友,才不會每天宅在家裡,有個人照顧妳,我也比較放心。」

「我有哥哥照顧就好了,不用跑出個男朋友跟你搶,如果吃起醋來,這樣子我會覺得太麻煩了。」

「不會不會,妳放心好了,我絕對不會跟他搶。」我笑道。

「好了,我畫好妝了。」

「這麼快?」我訝異。

曉柔轉過臉來,笑嘻嘻的說道:「水嫩蘋果肌大眼亮晶晶妝完成。」

她的臉上鋪著一層淡淡的粉底,臉頰兩旁有淡淡的紅暈,眼睛打了點眼影看起更大更有神采,活脫脫就是一個小公主。

我拍了拍手,「驚為天人啊!我從來沒看過妳化妝,不錯!化完妝看起來更亮眼了,帶你去相親好了,肯定會有一堆男人被你吸引。」

她撲了過來,雙手在我身上亂打著說道:「要相親你自己去相親啦!誰跟你相親,你那麼老了幹麻不自己去相親,壞蛋!」

「哈哈哈,開玩笑的,別打了,哈哈哈。」

打鬧了一下,我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趕緊伸出手來阻擋曉柔不斷的進攻,說道:「好了,好了!不要像個小孩子一樣打打鬧鬧,我們該出發了,不然就來不急了。」

「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取笑我,小心我趁你睡覺的時候偷偷拔你的腿毛喔!」曉柔一臉壞笑。

我嚇了一跳,「不用這麼狠吧!我輸了我輸了,我不會笑妳要去相親了。」

曉柔手扠著腰,哼了一聲說道:「這還差不多,你以後要是笑我,晚上就小心我...」

開玩笑,睡夢中被拔腿毛,那跟本就是十大酷刑嘛!

天哪!女人果然是不可以亂惹。

曉柔看我ㄧ臉嚇到的表情,俏皮的說道:「騙你的啦!嘻嘻,我怎麼可能這麼殘忍呢?」

她頑皮的笑著,穿上高跟鞋,高興的說道:「走吧!出發。」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穿一雙將近十公分的高跟鞋,她本來就不矮,這一穿上頓時跟我一樣高。

在曉柔伸手要開門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慌忙的阻止道:「等一等,先不要開門。」

「怎麼了?為什麼不門?」曉柔疑惑的看著我。

我趕緊走到門口,朝著門上的貓眼向外看去,確定對面的門並沒有人走出來的時候,我才慢慢的將門打開。

「哥,你幹麻啊?看什麼東西?」曉柔一臉不解。

我回過頭,尷尬的說道:「沒有啦!我只是確認一下外面有沒有人而已。」

曉柔像是想到什麼,歪著頭邊走邊說道:「喔,我知道了,你在看對面那個女人有沒有出來對不對?你果然跟她有一腿,關係不尋常喔,嘖嘖嘖。」

「噓,小聲一點啦!就已經跟妳說,我跟她沒有什麼關係,妳要所有的人都知道是不是?」我的臉尷尬的紅了起來。

曉柔捂著嘴竊笑,我則趕緊快步的走向了電梯,在門口多站一分,要是對面那女人剛好出來,那個場面想起來就尷尬。

走到電梯門口,清潔的阿姨看見我和曉柔,停下手邊的工作笑著說道:「兄妹倆要出去玩啊?」

曉柔笑著跑過來挽住我的手臂,說道:「對啊!哥哥要帶我出去看電影和吃大餐。」

「這麼好?你們兄妹倆感情真好,不認識的人還以為你們是男女朋友呢?」

我尷尬的笑著說道:「不會啦!阿姨辛苦妳了,妳應該也快要準備下班吧?」

「那有那麼好,昨天不知道是哪個人喝醉酒,吐的整個電梯都是酒味和酸味,剛好就是你們這樓層,電梯門口也吐的到處都是,我還要想辦法把味道給處理掉。」

我的臉燒燙燙,昨天那個人應該就是我,曉柔則在一邊偷偷笑著。

清潔的阿姨操著台灣國語的腔調說道:「樓下警衛室大夜班那個警衛還說,不知道是誰還趁他不小心恍神的時候,打開警衛室的門朝他身上撒了拋尿,他醒來的時候就沒看到人。」

曉柔的眼神看像了我,眼裡帶著一絲循問的意味,我趕緊避開她的眼睛,看著邊拖邊抱怨的清潔阿姨。

「搞不好是小狗尿的吧?哪有人會尿在警衛室的?」

「哪有這款代誌,小狗哪有手開門?就算要尿也不會噴的到處都是,我光是清那間警衛室就清了一個早上,清的腰酸背痛,肯定是同一個喝醉的人。」

電梯門開的時候,我快速的根清潔阿姨揮了揮手,趕緊將曉柔拉進了電梯。

電梯門一關上,曉柔放開捂住的嘴,不顧形象的大笑起來,笑到蹲在地上直到電梯的門再次打開,才站了起來。

我尷尬的滿臉通紅,沒想到自己竟然做出這麼多糗事,原來那是警衛室不是廁所,我快步的經過警衛室,曉柔則還是笑個不停,只差沒在地上打滾。

看著曉柔幸災樂禍的表情,我深吸一口氣,下次絕對不可以再讓自己喝醉酒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