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財務危機來自高層內部出現監守自盜的行為,竟然在三天之內掏空公司資金,經過判斷,他們兩人應該是有計畫的行事而且佈局已久,該名高層是董事會的三個元老級人物之一,而另一名則是總部的一名經理,

初步的分析研判應該是由該名董事策劃,並在經由該名經理以董事會的名義進行資金調度,將公司款項逐步分批匯出海外,他們會做出對這樣對公司的傷害實在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目前兩人皆已經潛逃在外,公司也已經對該兩人發出提告,兩人已經被列為經濟罪犯通緝在案。

雖然今年遇到全球金融海嘯來襲,但是公司在金融海嘯中並沒有受到多大影響,因為多角化的經營方式反而逆勢突起,擁有不錯的業績,所以依然快速的向海外擴展,目前海外的子公司已經達到一百一十七家,而且還在持續增加中。

但是這次人為的掏空案,使的公司的經營狀況頓時陷入危機,第二季資金已經無法如期注入,國內外許多生產線受到波及,在無資金可供調度運轉之下,許多生產線已經暫時停止運作,造成公司的虧損達到空前的嚴重,公司內部裁員聲浪不斷,公司外則是抗議聲浪不斷。

公司雖然在近期內裁撤將近三千人,但卻還是無法抑制直直摔落谷底的業績,公司的營運瞬間面臨巨大的考驗,緊急召開的會議就是董事會經過一致的決定,調派總公司的人員派駐海外各廠,進行品質、人員的策略管控,希望能渡過此次的金融海嘯危機。

而這次的人事調動我也在名單之內,雖然很訝異我才剛接任企劃部經理位置沒有多久,就又必須接受信的人事異動真的有點無奈,但還是必須接受公司的安排。

林總看起來對我很是抱歉,但是我一點也沒有責怪他的意思,他一直是個很照顧我的慈祥爺爺,我相信真的會有這個決定,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

況且,這次的人事異動除了外派之外,職位也有了新的調動,我將接任北歐奧斯陸子公司的總經理,我想這也是我沒有辦法去責怪林總的原因。

只不過公司的緊急會議通過的緊急應變方案,要所有外派的人員在四十八小時內到達指定的位置,讓我感到非常的緊迫。

散會的時候,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沉重的表情,但是小劉依然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我實在搞不懂他到底是來做什麼事情?明明就是經理級以上幹部才能參予的會議,他怎麼會出現在會議室裡。

後來他才神神秘秘的說,這次的人事大異動因為很多中、高階主管都被調往海外,所以台灣本部就空出很多的職缺,而他則確定可以接任業務部經理的位置。

這讓我很訝異,我記得家族事業不是都由家族內的人員,接掌公司的重要位置嗎?但是轉頭一想又想到自己也是個例外,也就不再去細想。

走出會議事之後,我不禁突然又想起開會之前站在門口的那個女人,我轉頭朝著休息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已經有許多祕書和助理都已經走了過來,但是就是沒看到在開會之前,站在門口觀望的那個女孩子,我想也許真的是自己看錯。

「你在找哪個漂亮美眉啊?」小劉笑的一臉猥褻。

我沒好氣的說道:「誰跟你在看美眉,我再找開會之前跟你說的那個女孩子。」

「煞到人家了?在哪裡在哪裡?」

我四處又看了一次,意外的瞥見剛剛看見的那個女孩子,她正坐在角落的咖啡桌旁,笑笑的盯著我看,朝著我招了招手。

我拍了拍小劉的肩膀說道:「找到了,快點看!她坐咖啡桌那邊跟我招手,你快看。」

小劉一聽立刻轉過頭,朝著我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他看了半天,他才疑惑的問道:「你說的那個女人在哪裡?我沒有看到啊!」

「靠,那麼大個人坐在那裡,還是個正妹你說沒有看到,你瞎了是不是?」

「你神經病,你才瞎了,我看你是看到鬼,明明就沒有人在哪裡。」小劉不滿的說道。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向咖啡桌旁,那個女孩子卻已經消失,我嚇了一跳,四處看了一圈,正好瞥見她擠進電梯裡頭,而電梯的緩緩關上。

我二話不說,趕緊衝過去按住電梯的按鈕,但是電梯門早已經關起來,看著電梯往一樓而去,我立刻從側邊的樓梯衝了下去。

後面傳來小劉大喊的聲音:「喂,你要去哪裡?你記得趕快回去整理行李啊!」

小劉看著我衝下樓梯,搖著頭自言自語得說道:「頭腦摔壞了不成,有電梯不坐...非得要從樓梯衝下去就是了。」

我不相信我是眼花,非得要好好的確定一下並不是我自己看錯,而是小劉他沒有看到眼前的這個大美女。

衝到一樓的門口時,電梯早就已經又再度關上電梯門,我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卻沒看見剛剛像我揮手的那個女人,只看到門口滿滿一排採訪車。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有點失望,我可不認為是自己的眼睛有問題,而是我似乎錯過了什麼而感到失望,那個女孩子的眼神明顯得就是想要告訴我什麼事情一般。

我愣愣的看著面前的路口由紅燈變成了綠燈,突然又瞥見那個女人走過去的身影,正要打算衝過去跟她打聲招呼的時候,卻發現她又轉頭朝著我這一個方向走了回來,於是我停下腳步,卻又看見她又朝著對面走了過去。

我對她的舉動感到有點好笑,怎麼會有人就在馬路上來來回回玩了起來,我靠在7-11的公共電話旁,一邊數著她來來回回的次數。

她似乎也看到我了,笑著朝著我揮揮手,我也笑著朝著她揮手,正準備追上去的時候,她又朝著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我實在有點想笑,搞不懂她在斑馬線上來來回回有什麼好玩?

本來我以為她看見我,會走過來和我說話,但是我錯了,她轉頭又繼續朝著對面走去。

看著綠燈的倒數只剩下短短的五秒鐘,我忽然感覺她似乎是故意在走給我看,感覺像是再耍我一樣,我立刻邁開腳步朝著她的方向追過去的時候,驚訝的發現她又不見了。

我站在新光三越前看著絡繹不絕的人潮愣了一下子,有點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剛才明明看見那個女人在斑馬線上來來回回,為什麼我追過來的時候就突然的消失不見,她的手腳也太俐落了。

我歪著頭,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和車水馬龍得馬路,我可以確定他是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內,只是我還是想不通,他是用什麼方法我的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難不成,我真的見鬼了?

不可能!我晃了晃頭腦!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鬼這種東西,科學發展至今都還無法證明鬼這種東西的存在。

忽然,我有了一個非常荒誕的想法,記得前一陣子看過ㄧ本小說,哈利波特這本書中有個「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突發奇想,或許這也是個通往魔法世界的方式,我忽然覺得很興奮,全身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小說裡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必須要在火車站的第九和第十月台之間的柱子,朝著柱子衝過去,就會到達另外一個空間的月台,而那個月台就是小說中魔法世界的月台,所以叫做「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會不會其實這裡也有個類似小說情節中的空間呢?

我努力的回想著,剛剛衝下樓梯的時候,應該是號誌燈剛轉換為綠燈的時候,而那個女孩子正好朝著新光三越的方向而去,然後又走了回來,我在心裡默默的數著她一共來回的次數。

看著斑馬線上的號誌又從紅燈轉換成路燈,我毅然決然的踏出腳步朝著對面的7-11走了過去,然後又往回走回去新光三越,憑著剛剛的記憶沒錯的話,剛剛那個女人似乎來回二十四次的斑馬線。

來回二十四次聽起來好像不多,但是當我發現要在短短的四十三秒內來回二十四次的時候,我才知道這根本是在考驗一個上班族殘弱的體力。

「十一、十二、十三....」我一邊來回的穿越斑馬線之間一邊數著數。

周圍的行人都用著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我,所以我只好低著頭,一邊數著一邊加快腳下的速度,綠色號誌燈已經剩下不到十秒,而我才剛走完第十三遍而已,在汽機車兇猛的喇叭聲之中,我驚險的趕緊跑回人行道上。

我嘆了口氣,「太扯了!這路口斑馬線這麼長,怎麼才四十幾秒,用走的根本來不及走完。」

我抹了抹臉上留下的汗水,看著紅燈再次轉變成綠燈,在眾人訝異的眼神之中,這次我直接就衝了出去,我忽然恨自己平常工作都疏於運動,這種長距離的折返袍還真是差點要了我的小命,跑到第十九遍時我已經累的氣喘吁吁。

這已經是我第五輪在跑一次斑馬線了,看著倒數的綠燈號誌,我忽然覺得要在四十三秒內來回跑完二十四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嘛?

抬起頭一看又是剩下倒數十秒,我喃喃的唸著,拜託慢一點再慢一點,雖然已經累的想要放棄,但是我還是想要完成試試。

路旁許多經過的路人,紛紛的為我加油,我尷尬的想要立刻找個地方躲起來,又突然聽見了小劉大喊的聲音。

倒數十秒鐘!

只剩下三趟的來回,我不顧小劉在喊些什麼,低下頭拼了命的向前衝,我沒有發現的是剛剛隨著我的喃喃自語時,胸口的懷錶透出一點點的紅芒,分針滴答細響的向後退轉一格,整個世界的時間細不可微的倒退了一分鐘,綠色號誌上的秒數從新回到了四十三秒的狀態。

終於在我堅持的完成了二十四遍後,累的我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著,胸口痛的彷彿像是要爆炸。

加上成功的這一次,算一算我已經前後來回跑了五十幾趟的斑馬線,許多人都投來異樣的目光,就連記者也紛紛好奇的看向我,其實穿著西裝在斑馬線上來回不斷的奔跑真的是還蠻奇怪地一件事情。

但當我抬起頭時,自己已經不是在原來的新光三越前面了,在我面前的是一間白色門扉的咖啡屋,我掩飾不住心中興奮,前後看了看我是在一條巷子裡,雖然景色沒有什麼改變,但是我很確定以前並沒有看過這一間白色的咖啡屋。

我慢慢的站了起來輕輕的推開門進去,咖廳裡滿滿都是人,但是當我推門進走去的時候,所有的聲音都靜了下來,齊齊的看向我這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然 的頭像
李然

李然故事館

李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